2021年财案整体削减医疗预算 俞利文抨国盟缺乏远见

537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认为,政府在应对疫情方面增加拨款分配固然是好,但如果从微角度去看整个卫生部预算,几乎所有重要的医疗部门预算被大幅度削减,这将对我国整体医疗保健体系产生极大的负面影响。

俞利文表示,虽然他支持政府透过财案增加卫生部拨款,尤其作为添购防疫设备如个人防护衣套、购买疫苗、和为前线医疗人员提供特别津贴,但实际上无法解决和改善医疗缺乏的根本问题。

他坦言,政府此次在医疗保健方面的预算,确实是缺乏远见的财案,仅以满足当前疫情大流行的需求,除了无法解决整个医疗系统长期性的偏差外,也间接对其他的医疗护理质量产生长期影响。

俞利文今日发文指出,除了应对疫情,我国目前也面临着医疗保健危机,尤其是令人忧心且逐年增加的非传染病(NCDs)数据。

根据今年初公布的卫生部2019年马来西亚国民健康与发病率调查(NHMS)显示,糖尿病、肾脏疾病、心血管疾病、肥胖症等非传染性疾病存在着潜伏性的风险因素,这将为我国医疗保健系统和整个社会带来灾难性影响,甚至面对医疗成本快速的增长。

他举例,根据卫生部的2021年财政预算,政府将肾脏科预算削减了78%,也意味肾脏科明年只获5650万令吉拨款;而癌症治疗拨款也从2020年的3亿2870万令吉大幅度减至2021年的1亿3640万令吉,即削减了58.49%。

此外,他也发现心胸科拨款较往年也减少66.7%、普通科减少14.28%、呼吸科减少10.46%、及麻醉科和重症监护也减少10.03%。

俞利文补充,根据一项报告指出,我国在未来20年预料将有超过10万名大马人患有肾衰竭,同时也预计在2040年有10万6000人需要接受肾衰竭的透析治疗。

他还说,疫情肆虐除了带来经济影响外,也引发心理健康的问题,特别抑郁、焦虑、甚至自杀未遂的发生率也有所增加。惟,政府不但没有认真解决“无声的精神疾病大流行”,反而将精神科和心理科的拨款减少了9.11%。

与此同时,那些患有各种非传染性疾病的患者也因为行管令实施,以致他们错过了预约复诊和治疗,这种情况将使患者的病情或出现恶化,甚至增加病发率。

还有,所有在疫情期间积压的医疗事项预计将在明年才能得到解决,无奈政府却将拨款削减,这不但不利于医疗人员的工作分配,亦影响他们为患者提供护理的质量。

“现在我们正处于公共卫生的危机当中,除了加强防疫外,我们也必需在其他传染病方面,包括骨痛热症等,提高民众应对公共卫生的教育和意识。”

鉴此,俞利文在来临的国会财政预算案辩论中,将上述所有问题带出,并呼吁政府在着重防疫工作之际,也不能忽略其他疾病治疗的重要性,尤其确保我国医疗保健生态系统的健全和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