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财案华教独中被边缘化 造王者砂政盟居功至伟

659

砂行动党社青团署理团长沈杰龙表示,随着2021财案涉险过关后,财长进一步证实,来年华教独中拨款为“零”。这都多亏了砂政盟这造王者在至关重要的时候送上的临门一脚,将国盟送进了布城。结果落得砂拨款被边缘化与如今的华教下场。

“国盟的华教“零”拨款,比之18年以前的国阵更为不堪。恰恰这两个政府联盟成员是何其的相似。”

他指出,从砂国阵到砂政盟,这联盟中的政党都在华教课题上做着倒米的事。以前是不敢给独中争取更多的中央拨款,如今是哪怕知道了独中即将面对“零”拨款也不敢站出来反对这2021年中央财案。从种种迹象看来,无论是过去的国阵或如今的国盟,砂政盟的角色是何其尴尬。说好听叫同盟,说不好听就是附庸。因为砂政盟从来不敢对中央所颁布的政策说“不”。

更讽刺的是,口口声声说入阁为了监督的人联党,在明知自身人微言轻的情况下还大放厥词。如今可谓活生生的被打脸。不知之前大声说出这话的人联青年领袖可会为此脸红?

他说,砂政盟的临门一脚,华教从希盟时期获得1500万令吉拨款变成来年的“零”拨款,可谓一脚将华教踢入万丈深渊。而在砂政盟内的华基政党如今又准备如何向华社与华教独中交代?毕竟没有砂政盟的拥护,国盟组不成政府。

“从砂拉越拨款被削、被边缘化到华教“零”拨款,种种事件串联起来,砂政盟都是实锤的罪魁祸首。”

他质问砂政盟,紧抱着执政中央的砂政盟,如今可有一丁点惭愧?答案想必是否定的,毕竟从选择国盟开始,砂政盟考虑的都只是如何延续自己在政治主流舞台的出路。

同时也是砂实淡宾国会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的他强调,人联党伙同砂政盟的朋党让大马华教面对如今的局面,那么砂人民也会在恰当的时机将这些罔顾人民权益的政党们送进冷宫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