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财案砂仅获45亿令吉 彰显出砂政盟已失造王者光环

1032

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指出,砂拉越在2021年国家财政预算案中只获45亿拨款,作为升基建设施,医疗保健,教育设施用途是让人甚感意外的,因为这根本无法反映出砂盟支持国盟夺权的造王者本色。

这项拨款较沙巴的51亿令吉少了6亿令吉,而让人惊讶的是,首席部长阿邦佐竟然公开对有关拨款表示感到满意,并感谢国盟联邦政府。

但是,令人纳闷的是与阿邦佐同属砂政府内阁成员的砂地方政府与房屋部部长沈桂贤却与首长不同调。他表示对这次预算案中砂拉越没有获得更大的拨款份额感到失望,这也间接显现整个砂政府在阿邦佐领导下根本就不在状况之内。

她强调,砂盟应该对砂拉越的落後,基本建设缺乏,医疗设施严重不足的情况了如指掌,在国阵时代,因着巫统的霸道与专横,当时的砂国阵对本身的权益不敢争取,“禁若寒蝉”的做法是可以理解的。

然而,作为国盟政府的造王者,砂盟竟然只满意於这样的拨款,这是否意味着砂拉越在国盟政府里,再次成为了“养子”的身份?

砂盟与阿邦佐应该拿出希盟执政时的“横劲”,无论政策好坏,拨款多寡,“反”了再说。“我不认为砂盟目前“温驯如羊”的做法会感动国盟高层,并给予砂拉越更多的拨款,因为“会闹的孩子才会有糖吃”!

事实上,国盟对砂沙两州对待的差异,也反映在其它的层面,例如沙巴州的商家和小贩享有国家关怀特别津贴,砂拉越的商家和小贩却两手空空,只能在一旁羡慕。

刘强燕国会议员对2021年财政预算案最失望的是,尽管教育部获得最大的拨款504亿令吉,华校的拨款则归零,“一朝回到解放”前。

2018年希盟执政,打破了联邦政府不拨款华校与华文独立中学的政策,在2019年财政预算中,拨出了1200万令吉,2020年拨出了1500万令吉。

刘强燕国会议员说,不拨款华校,让华校自生自灭是国阵超过半个世纪的做法。国盟很显然地在教育上,吸纳了国阵极端的做法,使华校再次陷入经济的“凄风苦雨”窘境当中。

在砂拉越获得的45亿令吉拨款之中,刘强燕希望有足够的款项被用作校舍维修,包括整修华小的老旧学校建筑。因为在砂拉越,校舍老旧丶破败是教育发展的最大考验。

她说,在国阵时期,砂国阵/砂盟对联邦政府的措施,无论好坏,都选择保持缄默及支持。现今已进入国盟时代,广大的砂拉越人民正在密切关注砂盟的一举一动,这个政盟是否继续甘於做一个的“沉默追随者”?

刘强燕国会议员希望砂盟向国盟政府,据理力争华文独立中学与华校的拨款,让砂拉越的教育在“百花齐放”的盛况之下,惠益砂拉越广大的子民,并为各领域带来更大的发展。

“只要是关乎砂拉越人民的权益丶教育与经济发展的行动,我们将会全力配合。因为争取砂拉越朝向先进丶发展,摆脱贫穷丶落後,是广大砂拉越人民一致且长久的愿望。”

在2021年财政预算案中,刘强燕国会议员认为,10亿令吉拨款作为抗疫用途;减免1%的个人所得税以及B40与M40暂缓还贷的措施等,是获得支持的。

她说,除了防疫之外,振兴经济是目前国家最重要的两项行动,在预算总额3225亿令吉中,行政开销高达2365令吉是让人震惊的。“国难当前,国盟仍然保持这麽庞大的行政开销,相信广大的人民都难以接受。”

“同时,发展开销只有690亿令吉的拨款,能够支撑或振兴现今因为疫情已经百孔千疮的经济吗?”

她说,面对国内经济的萧条与大衰退,大事进行经济建设,提升经济的动力,才是让国家摆脱困境的做法。国盟应该重估及加强经济领域的发展,遏阻失业潮的扩大,为人民创造更多发展的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