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4月 20, 2021
主页 作者 Posts by DAP Sarawak

DAP Sarawak

2742 文章 0 意見

更多新闻

疫情失控砂灾委不应再推脱责任 林思健吁砂灾委速拟有效抗疫方案

砂希盟秘书林思健上议员抨击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在目前看来已经失控和失败的砂拉越防疫与疫情是责无旁贷,希望他们彻底拟出更有效的完善措施与方案全面遏止,不是不断把矛头指向民众和商家的转移视线“滥招。 砂近来的确诊数据令人非常惊心,如今在我国都是坐亚望冠的数据,责无旁贷的是当今的政府,尤其是砂政府主导的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必须有魄力的拿出成绩来。 与国内一些州属相比,砂拉越较少的人口确出现这种确诊人数及死亡率,令人非常惊心。希望当局彻底出更有效的措施与方案遏制目前整个国家,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可以开诚心,布公道,颁布更有效的长远性防疫措施。 “如今确诊数据是砂拉越名列前茅,这种情况若是以每天数据人们感觉是数百宗,但是若是以10天计算就是已经有数千人确证,在砂这确诊数据和死亡率在砂拉越这较少的人口,这种确诊人数及死亡率会引起不安和疑虑。” 中央政府如今才姗姗来迟表明派出500名医务人员前来砂拉越各地执行救援任务,包括检测、防疫及疫苗接种等工作,但是在疫苗接种方面,当局目前的速度只能够以“龟速”形容,若是以这样的速度恐怕在2022年砂未必能够达至70%人口的接种目标,更不要说是在今年8月份。 民众和商业活动一年来不断的依据当局所发出的指南,在外地入境砂拉越也有14天的隔离,可是在砂本身社区到底出现何漏洞,导致这些案例是层出不穷的,在这方面政府有保护民众性命和财产的责任,也必须有担当。

疫情严峻却没有采取更严厉措施 江峰年:砂灾委是否已失去能力和意志力?

砂行动党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江峰年表示,基于最近Covid-19阳性病例的激增和截至昨日的最新标准作业程序来看,砂灾委在抗议过程中已失去意志力和能力。 如今,砂拉越每天都有越来越多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即便疫情有所增加,但似乎仍旧没办法鼓动砂灾委采取更严厉的措施。 他说,当疫情稍微受控时,商业活动只被允许运营至晚上10点。 但,在疫情确诊病例增加后,这些商业活动反而被被允许营业至凌晨12点。与此同时,政府还允许学校开课。为了避免在课业上落后,作为家长的却别无选择,只能将自己的孩子送到学校。 这种不合逻辑的标准作业程序无疑是在近期疫情递增过程中扮演着关键角色。 “有许多关于学生或学生家庭成员确诊的报道,致使许多学校班级停课。 ” 其他学生极有可能与这些确诊者有过亲密接触,但学校却依然不停课。而这也引起了广大家长的关注。

诗巫7区新SOP引混淆 刘强燕:不伦不类且乱七八糟

为了阻止冠病的传播,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在诗巫7个区(zones)分别为苏功/拉达、曼迪斯、保由、武吉立麻、东山、市中心及中华路落实了新的条件行动管制令SOP。 对此,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表示这项仅针对诗巫7个区实施的新SOP “不伦不类,乱七八糟”。 “ 我从今早开始就不断接获来自四方八面民众的电话要求厘清这些新SOP的疑惑,甚至我本身也对一些SOP感到混乱。“ 刘强燕指出,根据官方公布的其中一项SOP,这七个区内的“必要行业”可以运作,前提是得先需获警方批准,她说既然是“必要行业”那为何还得多此一举去申请以获得警方的批准呢? “我接获许多这些受影响地区的饮食业者(饮食业属于必要行业)询问他们是否也需要申请准证才可以开门让顾客前来打包食物,我向有关当局再三询问后被告知不需要申请准证。”

为让民众更快捷检测冠病 民灾委应延长医院和诊所检测时间

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呼吁民都鲁灾难管理委员会适时调整增长省内医院和诊所冠病检测时间。 周长佑于今日文告指出,日前接获民众反映有关省内医院和诊所现有的冠病检测开放时间,要求更加弹性,以提供民众更多便利。 据他所知,当局现有的冠病检测工作分为早和午两次,然而,当医护人员完成手上的筛检工作,后来的人士得等到隔日再“列队”在人龙里。他说,随着冠病蔓延至今已一年多,上述检测工作理应是更方便且快捷的,好让受检测人士能在最短时间内得知报告结果,并让当局更快地找出感染源头。 他认为,当局也应加强检测处的环境,包括提供MySejathera的扫描和体温测量设施,他解析,虽然登记人士之后仍须进行检测,惟他们或陪同者有可能已带着病毒、有可能已确诊,因此,更宽阔和安全的检测地点显得十分重要,除了提供足够的遮阳帐篷,也要确保民众在等待期间,时刻保持着安全距离。 “如今,许多民众面对的情况是,在他们结束了工作后前往医院或诊所接受检测,但却发现检测部已结束当天的工作。我们感激前线人员在抗疫期间的付出和辛劳,甚至全天候穿着防护装备的不便,以及结束工作后还有其它任务等待完成。但是,民众在屡次上门碰钉子的情况下,也明显地造成了他们的许多不便。” 因此,他期盼卫生部长必须即刻做足增援工作,增加砂州各地医疗部门人手,确保前线人员的抗疫工作不被“人手不足”原因所影响。更尤其是,砂拉越如今严缺1436名医护人员,加上砂境内每日居高不下的确诊人数,而卫生部才要增430名人手,是严重的微不足道。

医院、隔离酒店几乎爆满 薇讳:沈桂贤你说的砂版雷神山医院在哪里?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质问砂地方政府及房屋部长沈桂贤去年4月宣布砂拉越政府要建设的砂版雷神山医院在哪里? 她说,在去年4月,沈桂贤当时宣布要在砂拉越建设砂版雷神山医院,以做好准备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病情病床不足的现象。 可是让人感到不解的是,沈桂贤在昨日又指砂拉越确诊病例很多,医院、隔离酒店等几乎都爆满了,那试问部长及砂盟政府,一年前准备到现在为何还没有准备好?为何今天还会为医院和隔离中心爆满问题而感到忧愁? “他必须向人民做出交代,这个砂版雷神山医院建设地点在哪里?是否已经开始建设?建设与准备进展到如何? 近日来的砂拉越新冠肺炎疫情日益严重,数日来“站稳”全国总冠军宝座,其中昨日占了589宗、前日占了508宗,数据让人感到不安,同时也显示砂灾难管理委员的抗疫策略已经失败。可见砂政府都没有采取实际行动来应对摆在眼前的疫情爆发与失控问题。 杨薇讳揶揄,既然沈桂贤在一年前就敲锣打鼓式宣布砂政府为疫情做好准备包括面对病床不足而要建设砂版雷神山医院,可是今日却没有看到任何所谓砂版的雷神山医院出现,反而现在却说医院又爆满。

“呼吁民众与冠病共存”的言论是不负责任的做法 黄培根:这是首长的观点还是人联党的观点?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兼柏拉旺议员黄培根批评砂首长署政治秘书程明智昨日“与冠病共存”的说法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说法。 “有许多民众都对他昨日的“共存论”感到惊讶,而我们也对于首长政治秘书的说辞感到遗憾。试问这番不负责任的言论是砂首长阿邦佐的观点还是程明智的个人观点?” 黄培根表示,要与冠病“共存”,不代表政府该放任人民不管。正是因为必须与冠病共存,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国家安全理事会等机构必须迅速并正确的的拟定新政策来推广新常态,包括在有需要的时候关闭学府并以网课代替等等。 “我们所说的共存是为人民提供疫苗、禁止群聚、不鼓励堂食等等,以在疫情受控以前尽量的减低疫情扩散的风险和所带来的影响,而不是因为“共存”而可以开放学府。若是像他所说,既然病毒将持续数年而不需要关闭学校,那么也不需要政府筹备疫苗,也不需要严控边境,禁止群聚了是吗?” 黄培根表示,绝大多数的家长、教职人员、以及前线人员都对砂政府继续开放学校的决定感到不解、质疑、和愤怒。而砂政府应该在此时行使自主权而要求关闭学校,并加强管制。 “就像我多次所说的,砂政府在此时必须拿出砂拉越所自豪的储备金来帮助人民,而不是要求人民“多配合”和“自求多福”。砂政府不能不为人民提供援助的情况下,却又以担心经济受影响等理由要求人民学习“与病毒共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