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三月 7, 2021
主页 作者 Posts by DAP Sarawak

DAP Sarawak

2596 文章 0 意見

更多新闻

威利挺孙伟瑄试图合理化自身行为 选区需要发展不应成为叛逃借口

砂行动党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江峰年表示威利会公开支持孙伟瑄最近支持国盟的决定是很自然的现象。毕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威利试图通过这样的举动来证明自己当初背叛希盟和民意,跳槽加入支持国盟的行为是正确的。 “叛徒们都有个共同借口,那就是他们各自的选区需要发展”。 孙伟瑄既是最好的例子,他声称如楼是该砂拉越最贫穷的选区,迫切需要发展。 “请记住,孙伟瑄曾在2001年至2011年担任砂政盟(前砂国阵)砂拉越州议员。他甚至是砂拉越州内阁的助理部长。” 如楼这样的选区仍不发达且贫穷,那就是国阵和砂政盟的问题。因此,对于孙伟瑄如今再次与砂政盟携手支持慕尤丁和国盟而言,这类似于拥护于引发大火烧毁整个村庄的罪魁祸首。 同时,他指出,对于政治人物而言,仅依靠拨款来为其选民服务是太肤浅的思维。

砂1045学校在三月八复课 俞利文吁砂灾委向民众说明理由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表示,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和教育部应保持透明化,尤其基于什么样的参数考量,向大众说明砂州政府仓促决定让砂州1045间学校在3月8日复课的理由。 俞利文认为,疫情之下,学校复课无疑是项重大决定,尤其涉及到学生甚至教职员的健康和安全。因此,政府必须基于科学数据来做出有关决定,不能在做出决策后又朝令夕改。 他完全理解,决定学校复课是一项艰难的决定,因为要考虑到很多因素,特别是家境清寒和在郊区的学生,确保他们不会被排除在学习之外,以及在保护学生健康之间找到平衡。 然而,令人担忧的是,即使在疫情大流行的一年之后,教育部似乎也没有制定解决问题的全面计划,并且每每在政策上的朝令夕改,甚至临时做决定的表现上,凸显了教育部的反应迟钝,这只会让家长感到担忧和困惑。 俞利文也说,砂州政府最初决定是疫情红区的学校继续关闭至3月14日虽然合乎情理,但政府随后又宣布提前复课,因此,政府应该说明为何学校可以安全复课的理由。以消除家长的疑虑。 他指出,根据砂州副首长的声明,当局并非基于疫情分区系统,而是根据州卫生局和教育局的风险评估所做出的决定。

道路护栏被撞损 路口处出现三角坑洞 陈方其吁市议会速采取行动解决

民主行动党古晋社青团团长陈方其呼吁南市市政局迅速采取行动,将位于宋天祝路(Jalan Song Thian Cheok)被车辆撞损的道路护栏维修好, 以免发生不幸的意外。 陈方其实地视察后,发现道路护栏应该是被失控的车辆撞上路堤而撞损的。 他表示,已经在2月24日通过南市市政局的iPEOPLE手机应用程序提呈有关投诉,可是日到如今当局还没采取任何行动。 他也表示,有关道路护栏栏损坏已有一段很长的时间,但未见当局派工作人员前来维修。因此,除了对使用行人道的市民构成安全威胁也有损市容美观,毕竟宋天祝路属于古晋市的市中心之一。 为免发生不必要意外,他促南市市政局严重关注有关问题,希望有关当局能够尽快采取行动,把损坏的道路护栏修复。

停止青蛙政治! 既失多数支持慕尤丁应辞相位

砂行动党实旦宾国会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江峰年表示,一周后,国会将在08.03.2021召开会议。有趣的是,许多议员先前提出的不信任动议是否将最终得到应有的重视。根据议长阿兹哈阿兹占•哈仑以及首相署部长达基尤丁•哈山过去的评论,我们不太有希望在近期内看到该情况发生。 江峰年指出,但是一切仍有希望。自从纳兹里撤回对慕尤丁政府的支持后,如今的国盟政府仅有109名议员的支持。显然这并未达到多数支持,为了继续执政,慕尤丁成功地说服了最高元首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而该状态实际上中止了议会对国盟政府的任何形式制衡。 虽然颁布紧急情况的原因是为了有效打击新冠疫情,但民众已经看到,事实并非如此。 国盟并未尽心实施行管令。同时,慕尤丁更未积极向卫生部寻求解决方案来遏制新冠肺炎。相反的,他这段时间参加了更多的政治活动,而砂拉越国会议员孙伟瑄和钟少云今日表明对慕尤丁的支持证明了这一点。 “民众已对所有这些伪善的政治举动感到厌倦。民众所投的票是给赞同了建立一个新的政治理念和制度的希盟政府。由于此时此刻不适宜进行全国大选,鉴此慕尤丁应该停止所有收购青蛙的举动。” 他举例,前霹雳州议员阿末法依扎,在他不再获得多数派的支持时,选择可辞去州议长一职。甚至意大利总理朱塞佩•孔特也因无法抑制新冠肺炎而辞职,这也显然他不再拥有有多数支持。 鉴此,江峰年强调,由于国盟不再拥有多数支持,慕尤丁就应该辞职。通过这种无私的举动,在这个艰难的时刻,为马来西亚人带来新的希望曙光。

俞利文吁联邦与卫生部 严正看待前线人员的投诉和顾虑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吁请联邦政府和卫生部严正看到前线人员所提出的投诉和顾虑,而非对前线人员的检举做出威胁,甚至让他们感到畏惧。 俞利文指出,尤其卫生部日前发文告,警告任何官员或公务员切勿在社交媒体上发表相关疫苗接种计划言论或上载图片,否则将受到对付一事,给予高度关注。 俞利文发文告强调,卫生部本应认真看待这些投诉和指控,而不是向投诉者施以纪律处分对付。 “政府不应该把前线人员的方便当作随便,在合意的时候就夸赞他们是抗疫勇士,若不合意就威胁他们,甚至采取纪律处分对付。” 他说,尽管不乏官方投诉管道,但官方投诉管道所接获的投诉往往没有得到认真看待及调查,包括早前有医生涉嫌侵犯下属事件,也只有在媒体曝光后,当局才来采取行动。 俞利文补充,尤其近来有关疫苗接种顺序的指控可能涉及到高官权贵,如果当局没有认真彻查此事,这会让人民认为政府把问题扫在地毯下私下解决。因此,政府必须严正看待这个问题的重要性。

妄想颠覆希盟复邦善举 人联党选择性看不见事实

民主行动党实旦宾支部秘书黃國為表示,人联党身为砂拉越子民应该要实事求是,而非选择性的看待事实,而人联党颠覆希盟的善举,将希盟执政后在2019年提呈动议,修改联邦宪法将沙巴以及砂拉越13州之一的地位恢复为1976年的三邦之一地位称之为“希盟欲陷砂政盟于不义的政治陷阱”是一件让砂拉越人民感到非常可笑的事情,也让砂拉越人民清楚的看到人联党企图掩盖砂政盟二度出卖砂拉越的事实。 黃國為是针对人联党巴都吉当支部青年团团长所发表的文告而作出回应,他表示,如今科技发达的时代,所有新闻都可以通过网络上查询,而人联党青年领袖竟然颠覆希盟修宪为砂沙复邦的善举,这不禁彰显出人联党在作出抨击之前没有实事求是。 他强调,希盟提呈有关修宪法案的用意,除了恢复1963年共组马来西亚时的精神,也纠正人联党以及砂政盟之前在1976年所犯下的错误,更重要的一点是,这是希盟对于沙巴以及砂拉越的重视。 人联党没有看到的是,砂沙复邦修宪在一读过后,在经过辩论并听取砂沙各方的意见后,在修宪提呈二读前就同意修正措辞,甚至接受砂州副首长詹玛欣的建议,即确保所有建国内容维持不变、贯彻契约精神,完整的还原MA63的最初版本。遗憾的是,尽管希盟汲取了各方包括砂政盟的意见,也同意修正并还原MA63的最初版本,但砂政盟最终却选择联手伊斯兰党以及巫统选择否决,导致希盟欲还原砂沙三邦之一地位的修宪动议胎死腹中。 “砂政盟的这个举动也换来了沙巴反对党国会议员的谴责,当时就连沙巴全体国会议员,包括了沙巴反对党国会议员,除了1名巫统议员之外,大家都力挺希盟的复邦修宪,还原砂沙在MA63的原本地位,遗憾的是,就因为GPS携手巫统以及伊斯兰党的否决,导致动议无法闯关成功,让砂沙子民大失所望。” 历史不能忘,砂政盟二度出卖砂拉越是事实。对此黃國為揶揄道,这是一段人联党不愿意看到也选择性看不到的事实,不仅如此,如今人联党还假惺惺一再的把砂拉越主权挂在嘴上,身为执政党几十年却不能为砂拉越拿回应有的主权而怪罪只执政短短22个月的希盟,这何其荒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