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二月 29, 2020
主页 作者 Posts by DAP Sarawak

DAP Sarawak

1149 文章 0 意見

更多新闻

别再无谓争论 国会记录自有公道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刘强燕国会议员对民都鲁国会议员张庆信仍然用莫须有的罪名,展开抹黑行动党感到遗憾,在国阵统治下的马来西亚国会发生了什么事,国会记录清楚的记载著,再多的狡辩,也无法扭曲事实。 刘强燕指出,到底张庆信在国会下议院开会期间有没有每天在国会?每天在国会中多少的时间?每个季度召开的国会出席多少天?相信他本身心知肚明, 就算他本身忘记,每天的会议记录报告都会有注明。 对此,刘强燕吁请张庆信可以公开邀请砂拉越人民前往国会参观,届时就可以清楚的看出砂拉越的朝野国会议员到底花了多少时间在国会。  “国会是反映民情和民意的神圣殿堂,我本身非常珍惜在国会开会的时间,并尽最大的努力争取发言。因为这也是人民投选我成为他们代议士的主要原因。” “ 我认为,人民投选代议士进入神圣的议会殿堂是要让中选的议员为他们发声。 所以,人没有在国会,也能有效的为民发言的说法是不实际的。”

教育之下一视同仁 希盟冀特殊群体皆能接受正轨教育

丹绒峇都州议员周政新指出在希盟政府零拒绝教育政策下,我国去年的特殊学生比2018年的8万3598人增加了4821人达到8万8419人,教育部在这方面取得积极的增长,政府希望国内特殊学生在透过接受正轨教育后,未来可以平等的融入社会,加强自力更生,让他们也同样有发挥的能力,一起为国家作出贡献。 他表示,自我国前任教长2018年在国会宣布了零拒绝教育政策后,使到接受特殊教育的学生有增长的趋势。并在2019年为特殊学生带来了新气息,学生得以在政府学校和政府津贴学校接受相关和更有素质的教育。“随着学生的增长,政府也改善了教育设施,让学生能在更有利的环境学习。目前已有75所学校积极推动新的综合特殊教育计划,使到提供由幼教至中学特殊教育的学校数量增至2418所。” “教育部自2018年起也逐年增加特殊学生援助金拨款,2018是1亿令吉、2019年1亿4200万令吉,2020是1亿5510万令吉,也让每位特殊学生每月可以获得政府发出150令吉的援助金。” 周政新强调,除了鼓励更多学校开放特殊学生班级,政府也了解到我国教育部在一些现有学校的特殊学生硬体设施须要提升,并在2020财案首次拨款2300万令吉予国内共115间学校,作为这方面的提升工作,平均每间学校将获得20万令吉。

勿为反而反拒还原MA63 GPS应扮演建设性反对党

诗巫国会议员林财耀特别助理詹礼新律师表示,GPS必须在国会中扮演有建设性的政党,而不是为了反对而反对的政党。 詹礼新的看法是,4日2019年联邦宪法(修正)法案,GPS不应该趁机利用事件﹐来捞取政治资本和博取宣传。相反GPS必须与希盟联邦政府一起全面恢复砂拉越的自治主权。 詹礼新表示,GPS必须以砂拉越人民的福利和权利为先。 他强调,希盟联邦政府已经履行其竞选宣言开始这程序,即遵守“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精神,恢复沙砂原有的主权与地位, 然而它需要的是帮助,而不是无谓的批评。毕竟要做到真正全面的恢复更多自主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詹礼新指出,在此之前, 前国阵政府从未提及任何相关的言论, 更别说砂拉越政党联盟好像失忆似的, 完全忘记从来没有反对把砂拉越和沙巴从“邦”贬为“州”的修宪。然而希盟联邦政府在一年内完成修宪的一读程序。

欲速则不达 修宪是争取砂权益重要第一步

砂拉越要去争取的其它权益还有很多,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正所谓欲速则不达,所以只能按部就班去争取,而不是还未长羽毛就想飞。由此可见,修宪是重要的第一步。 针对有者指修宪内容没有概括全部所求的权益的说法,砂行动党顾问张守江反问,若没有同等的宪法地位,又如何争取已在国阵政府时代断送的砂沙权益﹖难道还是以13州之一的宪法地位去争取权益会更占优势? 他说,希盟已多次强调修宪只是开始的第一步,但GPS就是不愿踏出那一步。 回顾历史,砂土保党、砂人联党及砂国民党在1976年断送了砂拉越政治平等地位,而如今乃是将功赎罪的大好机会,但GPS还是错过了,说白了GPS是将自己的政治利益置于人民权益之上。 基于修宪课题严重,关乎到砂拉越人民的身价及命运,所以身为马来西亚建国过程的见证者,以及各条修宪在国会通过之后的受害者,他自觉有义务道明真相,以让人民为子孙的未来做出正确的选择。

SPM优等生申请大学预科班被拒 教部将带入内阁讨论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医生就大马教育文凭(SPM)优等生申请大学预科班被拒的事件反映给副教育部长张念群,副部长于今次也与大学预科班负责单位了解相关事件。 与此同时,俞利文也被告知这事件也将被带入下一次的内阁会议中讨论,以寻求解决方案。 俞利文透过文告说,自新一期大学预科班开放给大马教育文凭考生申请以来,他接获一些学生在大马教育文凭取得优良成绩,且依据程序申请大学预科班资的格被拒的投诉。 他说,且社交媒体上也有数个个案,指有获得10A 佳绩的大马教育文凭考生没有获得大学预科班资格。 俞利文鼓励申请大学预科班被拒绝的大马教育文凭优等生提出上诉,以寻求重新审核。 “其实这问题已经存在多年,许多成绩优越的大马教育文凭考生欲选择大学预科班为他们进入大学的途径,惟基于各项原因,他们无法如愿。”

收了钱袋袋平安 市议会除了推脱还是推脱

民主行动党诗巫柏拉旺区州议员黄培根的助理叶玲表示接获许多民生问题,恰如排水问题,路况问题,环境卫生问题等等。 民生问题原归诗巫市议会管辖的责任,当我们接获居民投诉的时候,都会向市议会反应。 这些本来是市议员的责任,可是我们从来都不计较,因为我们抱着服务民众的宗旨。 问题在于,市议会往往不理这些投诉,给的理由是这些是私人道路,他们收到投诉后就没下文了,就比如中兴路后段和乌也路22巷等许多道路。 这些居民住了几十年也都有还门牌税,可是当面对问题的时候,市议会就说这是私人道路来推卸责任。这些人问除了会收门牌税,可随之而来的民生问题,市议会可说是能推则推。 每一年来自联邦道路系统记录的拨款高达3千万,加上门牌税的税收也是3千多万。我们相信市议有足够的款项来人性化的处理上面所提及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