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4月 20, 2021

更多新闻

张健仁造访古晋海港局史纳里码头 亲自了解电脑系统出现故障事宜

针对其电脑系统出现故障事项,我昨日下午拜访古晋海港局的史纳里码头。 虽然古晋海港局总经理Robert Lau今日在报章上说“一切操作已恢复正常”,但事实确实,还是有一些集装箱却因为该电脑故障问题并为解决,而无法找到。 据我所了解,该两个星期前发生故障的电脑系统至今并未修理好,也无法使用。 如今码头所使用的系统使另一个系统,而且一部分接收及运送集装箱的程序都是以人工方式处理程序。 即便如此,Senari Port的工作人员目前皆竭尽所能的尽量处理着因该电脑系统故障所堆积在码头的集装箱。 当我们对于Senari Port员工的努力表示嘉许的当儿,古晋海港局的头头们,应认真看待此事,并重新检讨古晋海港局的政策,尤其是几年前开始实行的私营化政策。今天电脑系统故障的问题,只是整体问题的冰山一角,它带出来了古晋海港局私营化政策下所存在的更大的问题,即,虽然该私营化政策让一小撮人致富,但它却没有为古晋海港局的服务带来很大的改善。 因此,我呼吁砂州政府重新检讨古晋海港局几年前所实行的私营化政策。

避免交通严重堵塞 当局应适时加速进行检查

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促请相关当局在交通流量巅峰时段,军警检哨站应适时进执行任务,以双道行驶加速检查工作。 “开放双道加速检查工作是有必要的,以疏通道路,省却使用者塞在路上的时间,特别是上下班和中午放饭时段。” 周长佑表示,当局自前日,在民都鲁4个路段增设军警检哨站,管制每辆车内不超过两人的措施。即便民众在上述措施公布后,已有心理准备,但却比预期来得塞,以致将自己陷入车龙里。 民众严重塞在车龙里,有些更是平日10分钟的车程昨日却耗费半余至1小时,此情况在今早周一为上班日更是严重,特别是敦胡仙翁路及实比河路。 他指出,当局须顾虑到许多民众有要事在身,即使已经提早出门,还是免不了避开车龙。有鉴于此,竟然已禁止堂食和限制超市消费人数,以及许多近来增加的防疫措施,对于军警检哨站方便理应适当,勿连民众欲办理正事、甚至外带或外送服务都百般困难。 “上班族们为了减少病毒感染的威胁,甚至早起预备家人早、午餐,之后再提前出门就是为了可以准时抵达办公室。结果还是堵在车龙里无法动弹。”

根据ISARAWAKCARE指示 前往古晋福利部却无法得到金卡 杨薇讳:问题出在哪里?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要求掌管砂福利、妇女与家庭发展部长的陈赛明做出交代,为何ISARAWAKCARE ”所显示领取肯雅兰金卡领取地点是在古晋福利部,可是民众却面对古晋福利部需要耗时数个星期依然无法找出金卡的下落,究竟问题出在哪里? 她说,砂政府自推出肯雅兰金卡以来,砂福利局没有设立一个完善的系统来处理肯雅兰金卡事宜,就单单一张金卡,古晋福利部就无法有效率的寻找金卡的下落,引起申请者对砂州政府的办事效率感到怨声载道。 杨薇讳透露,民众日前所面对的问题就是就算通过面子书的“ISARAWAKCARE”显示申请者可以前往福利部领取金卡,可是,当申请者事先拨打电话向福利部确定时,却被告知福利部需要时间来找寻金卡的下落,卡找到之后会通知申请者前往领取。 “最不能接受的是,一张卡寻找了两个星期,依然没有音讯,就算重新跟进,福利部官员又同样的重覆回复需要时间来寻找金卡,找到之后会做出通知。再者,砂福利部的电话很难拨通,不是占线,就是没人接听,或是通话被转来转去,最后挂断。” 杨薇讳说,民众为了一张肯雅兰金卡,几乎被搞得心力交瘁,这种所谓的惠民计划到底诚意何在?砂州政府及负责的部长是否有为这些乐龄人士着想?不但没有为他们带来方便,反而制造更多的问题。 更何况,目前仍是疫情时期,肯雅兰金卡的申请者都是年长乐龄人士,也是属于高风险群,不应该让他们奔波劳碌。

电讯公司合并不利消费者权益 MCMC应介入调查并不给予批准

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MCMC)应该就天地通(Celcom)与数码网络(DIGI)拟议的合并事宜作出调查,并不给予批准。 根据马来西亚1998年通讯及多媒体法令,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是电讯行业的监管机构,其中马来西亚《1998年通讯及多媒体法令》第133条文阐明:“持有执照者不得进行可降低电讯市场竞争力之举。” 不过,根据该法令第140条文,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可以批准持有执照者以“国家利益”为由作出的申请。 目前,马来西亚有4大主要的电讯公司,即: 数码网络(DIGI)-截至2020年第二季度拥有1060万名手机用户;Maxis- 截至2020年第二季度拥有950万名手机用户;天地通(Celcom)-截至2020年第二季度拥有800万名手机用户;U Mobile- 截至2020年第四季度拥有700万名手机用户

开课至今186所学校出现师生确诊 疫情期间安排学生返校国盟严重失策

民主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今日发表文告,抨击国盟政府在疫情期间安排学生重返校园是一项严重失策之举。 “全国学校自3月1日分阶段复课至今,根据数据至少有186所中小学出现涉及校长、教职员或学生的冠病确诊病例,而且我相信学校确诊病例还会陆续有来。” 刘强燕指出,砂拉越境内的学校,尤其是诗巫及民都鲁等各中小学都不断相继出现校园师生确诊病例,这也证明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之前采用的“风险评估及遵照新常态学校管理及运作指南2.0”完全是行不通的。 她也提到,随着前天(4月16日)砂拉越暴增960宗确诊病例,创下单日历史新高纪录,也充分显现砂灾管会的抗疫策略也已经彻底失败,也意味着越来越多的学生和教师会受到感染风险。 也是砂行动党宣传秘书的刘强燕表示,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原本在上星期三(4月14日)要向教育部要求批准暂时关闭疫情严重的诗巫及民都鲁的学校,岂料时隔一天后却要诗巫及民都鲁省灾难管理委员会自行与各省教育局及卫生局讨论,而时至今天也毫无进展。 “岂料昨日砂地方政府及房屋部长沈桂贤还继续称有关当局将“探讨”暂时关闭红区学校,以堵截冠病传染,我奉劝他不要睁着眼睛说瞎话!沈部长应该采取实际行动来应对实实在在摆在眼前的疫情失控问题而不是一直以“探讨” 二字来忽悠人民以掩盖所谓“造王者”的无能,无作为!”

疫情严峻却没有采取更严厉措施 江峰年:砂灾委是否已失去能力和意志力?

砂行动党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江峰年表示,基于最近Covid-19阳性病例的激增和截至昨日的最新标准作业程序来看,砂灾委在抗议过程中已失去意志力和能力。 如今,砂拉越每天都有越来越多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即便疫情有所增加,但似乎仍旧没办法鼓动砂灾委采取更严厉的措施。 他说,当疫情稍微受控时,商业活动只被允许运营至晚上10点。 但,在疫情确诊病例增加后,这些商业活动反而被被允许营业至凌晨12点。与此同时,政府还允许学校开课。为了避免在课业上落后,作为家长的却别无选择,只能将自己的孩子送到学校。 这种不合逻辑的标准作业程序无疑是在近期疫情递增过程中扮演着关键角色。 “有许多关于学生或学生家庭成员确诊的报道,致使许多学校班级停课。 ” 其他学生极有可能与这些确诊者有过亲密接触,但学校却依然不停课。而这也引起了广大家长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