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0月 23, 2021

更多新闻

俞利文拨款4万充常年开销 中华小学旗下四所学校均受惠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日前移交选区拨款共4万令吉,予古晋中华小学的4间华小,充作改善学校设施及常年开销用途。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和古晋中华小学校董会成员交流时摄 4间受惠的华小分别是古晋中华小学第二校、第三校、第四校和第五校,每间各获1万令吉。 俞利文指出,在古晋市国会选区,华小发展是他的其中一个关注事项,这与希盟理念是一致的。虽然希盟不再是政府,但还是会特别关注华小发展。 俞利文强调,希盟的原则是,选区拨款是取之社会用之社会,因此所有的拨款都是属于人民拥有,务必回馈予社会大众。

张健仁俞利文各拨一万给云南善堂 充作善款援助有需要弱势群体

实旦宾国会议员张健仁与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透过各自选区拨款,拨出共2万令吉予砂云南善堂,作为该善堂慈善布施用途,让更多真正有需要弱势群体得以援助。 今日,张健仁和俞利文一同前往砂云南善堂,将各自1万令吉的选区拨款亲自移交予该善堂理事会。 俞利文表示,此举旨在帮助社会上有需要的弱势群体,确保他们不被遗忘或边缘化,尤其在艰难时期可以感受到人间温情。 他说,每年佳节来临之际,古晋行动党从来没有忘记弱势群体,也尽所能满足他们的应节需求,通过云南善堂举办布施活动帮助他们,更重要是减轻他们的生活负担。 另一方面,砂云南善堂主席郑文新亦感激张健仁和俞利文的善举,并赞扬两人对善堂各项福利工作不遗余力给予支持。

砂3-5级确诊病患人数有所上升 政府勿为选举提前结束紧急状态

由于砂拉越当前疫情有着上升趋势,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告诫砂政府勿为了提早举行砂拉越选举铺路,将原本在2022年2月结束的砂拉越紧急状态提前解除,促使砂议会自动解散顺理成章迎来选举。 他指出,砂选举在11或12月举行的传闻在坊间已甚嚣尘上,惟,砂拉越疫情至今未见好转,若今年内仓促提前选举,疫情后果将令人堪忧。 根据卫生部公布的最新数据,可清楚看到确诊患者住院治疗出现上升趋势,尤其是第三至第五级的病患。 截至10月20日,砂拉越一周平均的住院冠病患者为442人,在过去7天也出现增长17%趋势,仅次于雪兰莪和巴生谷的全国第三高。 此外,砂拉越于冠病的病床使用率73%、呼吸辅助器使用率53.1%、以及加护病房使用率81.3%,则为全国最高。 俞利文说,这种增加不排除是疫苗的有效性随着时间推移而减弱,以及政府放宽公众的行动管制。

自认自身无能反指责行动党 社青团:人联党行径幼稚

“人联党中央宣教处的文告无疑明明白白告诉砂民他们即便身在联邦也是无能的存在。哪怕身为造王者又如何?从国阵时期至今人联也只能扮演椰子瓶的角色。” 针对人联中央宣教处自称不是万能的文告,砂行动党古晋社青团如此表示。 古晋社青团副团长陈祥智表示,人联将自身的无能,推脱给行动党,让行动党给华社独中出头是多么可笑之举。行动党在朝近两年,拨款独中共2900万令吉。然,人联只顾着自己回到政治主流圈,不仅罔顾华社的大众利益,如今还自认自己身处联邦却无能为力的事实。 他指出,口口声声以砂独中优先。却不知道因为其自认的无能,砂拉越十四所独中少了从至少1500万令吉中获得更多拨款的机会。 “人联从强势期沦落到如今只剩下理查烈一位国会议员正是给该党最好的警惕。为何沦落至这地步难道人联党心里没数?” 陈祥智直言,独中在2020年没有拨款,行动党该议程当下是反对的。奈何在国会中哪怕希盟全员反对,也架不住这些从后门进来官官相护的国盟议员。为了让财案顺利通过,免得国盟后门政府刚上任就面临不信任危机,国盟议员可谓是极力护航,而恰恰人联就身在其中。

诗巫治水计划工程延缓导致水患 丁永豪勿要试图推卸责任误导民众

针对日前诗巫市议会主席丁永豪在报章上的言论,砂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的特别助理周俊毅对此深表错愕。 周俊毅说,丁永豪的言论极具误导性且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行为。砂政盟从国阵时期在众多大马计划下,诗巫治水一直进展缓慢。眼看马上进入第12大马计划,而落在第11大马计划,从2015年至今的第三期治水工程至今都未能完成。这间中存在工程进度问题至今为何 不见房屋及地方政府追责? “身为诗巫市议会主席,丁永豪应深知诗巫民众多少年来遭遇水灾所面临的损失有多大。然同为人联党的代表,不见其进言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的党魁追责工程进度,却将矛头指向人民代议士?” 他直言,丁永豪的言论极具推卸责任与误导民众的嫌疑。 周俊毅举例称,武吉阿瑟曾位列诗巫第三期治水计划中,可最终却不知何缘故,该区拨款被引向他处。原本的第六道排水闸不能如期建设,还被抽离了计划。而砂行动党州议员追问水利局后得知这个计划是前朝政府修改的。 “这前朝可是有着砂国阵的影子,而人联恰巧身在其中。不知能作何解释。”

砂不应仓促解散州议举行选举 黄培根:没有任何理由

对于今日有新闻报导指出砂拉越州议会将于明日解散并于11月举行选举一事,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兼柏拉旺议员黄培根表示砂拉越首长阿邦佐应出来澄清此事,因为砂州政府现在没理由,也不应该仓促举行州选。 黄培根指出,虽然目前砂拉越每日确诊已降低不少,但是其中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每日监测数量减少,而事实上砂拉越疫情仍属国内最严重的的州属之一。 “我国多处的死亡人数都有下降的趋势,然而砂拉越在过去两周里却有150人不幸离世,居我国榜首,多项疫情的指标,如每一百万人口死亡人数、入院人数、加护病床使用率以及阳性率都是国内最高的州属之一。虽然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已开始放松管制,但这并不代表砂拉越的疫情已不严重。” “目前民众最担心且风险最高的群体自然是年长者以及还未接种疫苗的青少年及儿童,而这个群体也是目前才刚开始接种疫苗或准备接种第三剂加强针。州政府现在应确保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完成他们的疫苗接种程序,而不是贸然进行选举。民众都担心不必要的外出有可能将病毒带回家中并感染他们的家人。” 黄培根表示,州政府应聆听民声及需求,而非一意孤行解散州议会并举行选举。 “阿邦佐难道是听不见民众的声音吗? 人民现在要的并不是选举,而是希望能尽快从疫情所带来的的打击中恢复。砂拉越的2022年财政预算案也已通过,州政府可实行预算案中已批准的事项,并没理由匆忙举行选举。现在州政府的当务之急应该是如何协助人民并尽快的复苏砂拉越的经济。若州政府有信心控制疫情并复苏经济,那为何执意今年内举行选举,而不等到来年二月?还是说这背后有别的议程或隐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