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一月 21, 2021

更多新闻

杨薇讳促砂政府为灾黎提供体恤金 助灾民度过艰难时刻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呼吁砂州政府为受水灾影响的灾黎提供水灾体恤金,帮助他们度过艰难时刻。 杨薇讳昨晚与古晋区国会议员俞利文巡视民达华第一巷水灾情况,由于适逢雨季和涨潮,大部分的屋子都被潮水淹入屋内,家具电器用品皆被浸水损毁,居民苦不堪言。

古晋连绵豪雨成灾 俞利文吁砂政府为灾民提供援助

连绵两天豪雨让古晋多个地区成了水患灾区,因此,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呼吁砂州政府针对此次水灾情况,为受影响灾黎和居民在经济上提供特别援助,帮助他们度过艰难时刻。 俞利文今早与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走访古晋市和石角地区,发现多处的水灾情况严重,除了石角多个地区外,就连市区范围包括史打博、黄梨路等住宅区也浸水。 因此,俞利文和杨薇讳将向有关当局反映水灾情况,并要求清理堵塞沟渠以疏通排水,同时提升沟渠排水系统。 俞利文也说,本身也会继续跟进联邦政府耗资1亿5000万令吉在古晋市实施的防洪计划进度,当时政府在国会有说到该防洪计划会在2021年即今年展开, 由砂水利灌溉局执行工程。 他表示,是项防洪计划是古晋市民期盼已久的工程,因此,他会积极去跟进并监督工程进度,更不希望市民每逢雨季和涨潮就饱受闪电水灾的困扰 俞利文指出,他在过去两个晚上有开车外出视察古晋市的淹水情况,除了监督也做记录,把问题上呈予有关当局以便跟进

多少医护人员检测呈阳 砂卫生局长和砂灾委需澄清

砂拉越卫生局长和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必须澄清是否是6位或是13位来自诗巫医院的医护人员的新冠检测结果呈阳性。值得关注的是,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在本月19日的新闻声明指出6位医护人员的检测结果呈阳性。但是砂拉越卫生局长同一天的新闻声明却指出是13位。所以,到底谁是正确的?此外,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也必须详细披露这6位或13位医护人员在该医院的工作职位。毕竟从定义上来看,医生到行政管理人员都包括在‘医护人员’定义之下。有关当局必须澄清此事,不是因为我们想针对他们个人,而是因为要是是医生或护士患上病毒,那人们必须更应该加强警惕。毕竟比起行政人员的医护人员,医生和护士有着和病人更密切的接触。这也会让公众意识到诗巫疫情的现况是多么的严重和危急,也让公众知道我们诗巫的医疗系统就正走在崩溃的边缘。 自巴塞祥感染群出现的阳性结果激增以来,我们的医生、护士、医务人员、医学实验室技术人员和大多数的医务工作者冒着生命危险不分昼夜地工作。然而,砂灾难管理委员会每一天仍然给民众一种一切都还在掌控之中的印象, 比如不顾家长们的担忧,仍然允许中六和中五学生回校上课。而这错误的印象使人们无法真正意识到我们前线医护人员是在多么危急的状况下继续操作。因此,我们可以看到,相比去年三月的第一次行动管制令,人们不太认真对待这一次的行动管制令。我相信这是因为人们还没意识诗巫疫情的真实情况和当我们医疗系统和医疗设备在每下愈况的情况下真正崩溃时会面临的后果。 有关当局已宣布说我们得把在诗巫检测的新冠样本委外给砂拉越综合医院、砂拉越心脏中心、婆罗州医药中心、马来西亚砂拉越大学(UNIMAS)、私人实验室Gribbles,甚至位于吉隆坡的几间私人实验室。于2021年1月19日,1500 样本已被送出。此宣布应该引起大家的注意说一切并没有在掌控之中。这委外显示我们诗巫医院的实验室因大量的拭子检测而再也无法应付。我们的诗巫市议会主席也在面子书上发帖称目前还有1万人正等着他们的检测报告。至今日,并没有任何有关部门予以驳斥。 我们也应该注意到有关当局已在诗巫设立了四间隔离和低风险患者治疗中心(PKRCs)。这些中心能够容纳1173张病床。这些中心预计从下个星期开始运作。我们不否认让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为最坏的情况做准备是件好事。但是,这也 表明他们预计诗巫的新冠病例数将在这一两周之内达到其高数字。 砂拉越卫生局长也已宣布说以确保我们的诗巫医院能继续运作,他们已动员其他医院和诊所的工作人员来帮助诗巫医院。这也表明我们诗巫医院的前线医务人员急需帮助才能继续前进。

抗疫从未邀请在野势力参与 黄灵彪恐联手抗疫沦为纸上谈兵

泗里街区国会议员黄灵彪针对某报今日报导当局将设立独委会,朝野联手抗疫—事有话说及反驳。 他今日上午11时,在民主行动党泗里街支部召开一项新闻发布会上说,自从冠状病毒于去年3月间爆发以来,作为在野党的他未者受邀出席任何省灾难委员会会议或相关会议。既然不受邀出席会议,又如何谈联手抗疫呢? 他表示,所谓联手抗疫只是纸上谈兵,根本是我行我素,把在野党放在—边,置之不理。 他也接投诉说,自从州灾难委员会宣布本州乡区为恢复行管令(CMCO) 之后,古晋、诗巫及美里成为CMCO 区,为何要把泗里街纳入诗巫区。诗巫是处在红区,而泗里街是在绿区,为何把两区混在—起。 他说,自从实行C2MCO 后,有人投诉,在前往诗巫时,泗里街警局告知无须通行准字,可是前往诗巫巴拉当警!察检查站时,被告知必须出示通行证才肯放行,要不然,必须打道回府。

曾二度致函教育部 刘强燕感谢教育部聆听民意

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表示她欢迎昨天联邦教育部长所做出的宣布,即让未到宿舍报到的国内师范学院(IPG)学生可选择住校,或继续留在家中从1月17日起透过线上教学模式来学习。 她也表示感谢教育部做出这项对的决定。她在1月7日和1月13日已经二度致函给联邦教育正副部长及教育局建议延迟国内师范学院生返校日期而改为线上学习,虽然教育部迟至昨天才公布相对措施,但是迟到总是好过没到。 同时,刘强燕也认同砂灾难管理委员在全砂其他省县从本月18日(星期一)开始执行有条件行动管制令(CMCO)直到本月31日(星期日)为止的决定。 “由于砂拉越疫情持续吃紧,截至昨天全砂各地仍有7个感染群处于活跃状态,因此这项措施在目前来说是无可厚非的。” 她也感到欣慰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之后也宣布了砂州内小学1至6年级包括学前教育的学生,中学1至4年级的学生,砂拉越技职学院2020年度大马技职文凭(SVM)以及大马技职证书(DVM)第二学期的学生从本月20日开始改为居家上课(Home-based Learning)。 “随着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做出这项决定后,这也证明砂灾管会以及联邦教育部最终也认同了我之前不断向他们提出延迟砂拉越州内学生返校上课的建议。”

20日开课出席率不乐观 翁政杰吁教育部检讨开学日

20日开课出席率不乐观、教育部受促检讨开课日 教育部长决定本月20日为新学年开课日,落实行动管制令州属只有公共考试班学生,如大马教育文凭(SPM)的应考生须返校,而有条件行动管制令和复原行动管制令地区的学校如期开课。既然已经颁发了紧急状态令,意味着我国疫情严峻,因此我个人反对政府的这项回校上课政策。 我不解的是,为什么220人的国会不可以开会,但拥有比220人更多的学校却让学生回去上课?既然紧急状态令已经发出,政府有必要检讨开学的决定,并且寻找替代教学方式让家长安心,也让学生的健康更有保障。 自从政府颁发行动管制令和紧急状态令后,有多位家长已经跟我放映他们的担忧。他们多数要求我协助他们写信向校方请假,他们都表明将不会让孩子回校上课。我觉得可以预见的是,上课的出席率肯定不理想。既然无法保持出席率,缺席的孩子可能面对学习和进度的难题,教育部为何还不打算检讨回校上课的决定呢? 教育部必须加快脚步,提升线上教学的硬体和软体设施,将线上学习发展的更加普及化。教育部也应该和更多的商家合作,如电讯商、电脑商等让每个线上学习的孩子都能拥有线上学习的设备,毕竟这可能成为了未来的一种新常态。 除此,我也呼吁市民捐献已经本身无用到的二手电脑、笔电或平板电脑。我们将把收到电子设备进行复兴和提升,再把有关设备捐给有需要的贫穷家庭学子们。我们希望每个孩子都有公平的受教育机会,受教育不但可以让孩子未来造福社会也可以减少青少年治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