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九月 22, 2019

更多新闻

三年来表现差劲犹如虚设 杨薇讳:终止砂无国籍及无身份证件特委会是明智之举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表示,由砂福利、社会和谐、妇女、家庭及儿童发展部长法蒂玛负责掌管的砂无国籍及无身份证件特别委员会(SCC)三年来表现差劲,被联邦内政部终止是一项明智的决定。 她称,砂无国籍及无身份证件特别委员会在过去即从2016年设立以来,效率欠差,根本没有积极去处理砂无国籍与公民权的问题,3年多来收到723份申请,却只有区区120份被批准,这种表现是无法被接受的。 “过去在国阵政府执政几十年来,砂州严重出现许多无国籍与没有持有合法身份的问题,可是却没有受到国阵政府的重视与理会。” 实际上,砂无国籍及无身份证件特别委员会的设立犹如虚设,根本没有真正的解决砂拉越的无国籍与公民权问题。 她解释,她本身就有提呈几个申请者案例给砂无国籍及无身份证件特别委员,可是至今都没有获得处理批准。就算有向砂福利、社会和谐、妇女、家庭及儿童发展部长法蒂玛跟进此课题,她也不能做什么,只表明等待内政部的回复。 换句话说,通过该委员会提呈的申请名单也没有看到有即时获得处理及成效。她更举例指,其中一个案件申请了8年,也提呈了给该委员会跟进处理,可是一样没有任何下文,

俞利文携火箭团队探访遭洗劫家庭

民主行动党古晋区国会议员俞利文和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私人助理朱秋云等人前往肯雅兰张君光路,慰问及关心于上周在住家遭歹徒闯入行劫的家庭。 据他们向事主了解得知,案发当时只有一对老夫妇(79岁及80余岁)在家,其余人则外出未归,致使歹徒伺机闯入住家,制伏2名老人后洗劫屋内的财物。 据悉,犯案的歹徒有3人,其中2人入屋犯案,另一人则是在屋外车里等候接应,直至事主归家见到有陌生车子停在屋前而鸣车笛后,屋内2名歹徒才匆忙登上同党的车子逃离。 古晋区国会议员俞利文等人向屋主年迈的母亲了解案发情况。 事主表示,被匪徒抢走的财物甚多,包括该对夫妇在农历新年期间收到亲友及晚辈给予的红包钱,及60多年前结婚的金饰也无侥幸,全被歹徒抢走。 对于这对老夫妇的不幸遭遇,民主行动党深感同情,今天拜访他们时,也给予援助。

States在辞典解读为邦、国或州 修宪还原1963年原本宪法字眼

按照英汉国际大辞典,‘States’可解释为‘国’,也可解释为‘邦’和‘州’。关键的问题在于,1963年的原本宪法用词是‘States’,若要还原也只能用原本的辞句,并以原文用的字眼为依规和标准。 砂行动党顾问张守江表示,这批人说要争取的是‘邦’不是‘州’,但是不敢否认1963年原有用词是‘States’。再说,如果是‘邦’,那么英文的正确用词又该是什么﹖他们始终没有标明过。 张守江称,砂希盟领袖耗费了许多心血,才说服中央领袖同意还原砂、沙原有的平等权益,所以修宪无疑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缘,但却因为GPS领袖的抵制和杯葛,导致修宪败在自己人手中。 他也理解,巫统、伊斯兰党和马华抵制修宪是为了担心成功修宪将削弱西马各州的政治地位,但实在不解GPS明明可以得利为何却选择放弃,显然GPS是为了反而反。 更甚的是,一些政治领袖及投机政客还直指修宪是陷阱,所以不应迫切进行。 他强调,修宪恢复砂沙地位一直是梦寐以求的事,从13州之一提升到与西马11个州平等对立的地位是只有利而无一害,砂沙人民已经足足等了43年,难道还要继续痴痴的等下去吗?

路面交通指示线脱漆模糊 陈方其促北市重新上漆

民主行动党浮罗岸区州议员黄庆伟的特别助理陈方其呼吁古晋北市市政局,立刻将椰子路(Jalan Nyiur) 路面的交通指示箭及白线重新上漆,以策交通安全及方便司机使用道路。 他说,由于区内一些路面的交通路指示箭及白线的漆油已脱落模糊,甚至未漆上白线及黄格,令司机无所适从,也威胁交通安全。 陈方其也说,路面指示箭及白线的不清楚,导致有些不熟路况者往往误闯单向道,容易车祸引起纠纷。 此外,居民也向民主行动党浮罗岸选区服务团队反映,当地的沟渠塌陷、沟盖也不见、非法丢垃圾的问题、和杂草丛生等。居民透露,这些问题早已存在许久,可是当局却忽视这些问题。

用户长期未接获水单 陈祥智促水务局改善服务质量

古晋水务局受促改善服务质量,准时派发水单给用户,以免旷时日久累积数额巨大,造成用户的困恼和不满。 陈祥智表示,民主行动党聖淘沙服务中心经常接获民众的投诉,例如老港下的童军路、摩拉端路的一丰花园、和苏丽雅花园等,水单可以在几个月甚至一两年都没有来,最后必须亲自前往水务局索讨才知道水费欠款多达数百至上千令吉不等。 其中一名投诉者何先生表示,其住家水单已经两年多没来,他的左右邻居也面对一样问题。当他前往水务局询问时,对方则以“不够人手”送水单为由给予答复。 他也说,其住家在过去的每月水费大约20令吉左右,但是,近年来水费则突然飙升至每月约120令吉,但水务局给予的解释是家里水管漏水,当局答复让他感到十分不满也不负责任。 由于用户长期没接获水单,根本不知道水费爆涨,试问谁该负责承担所谓的漏水的费用,这也是其中的争议焦点。 因此,陈祥智建议有关当局应该增加人力,每月按时将水单送到用户手中,让用户掌握住家的用水量。

全马最多! 截至今年4月30日 砂共获得2亿9千80万道路维修拨款。

诗巫区国会议员林财耀日前在国会上向联邦财政部提问指,如何纠正道路维修拨款(MARRIS FUND)分配,因砂沙两州拥有较大的道路覆盖率。 联邦财政部透过书面回应指,中央政府给予州政府的拨款乃根据联邦宪法109(1)(b)条文,即道路授权条文下发放,目的是协助州政府建设城区、廉价住宅区、后巷、甘榜道路、农业道路及岛屿旅游道路。为确保各州都能得到该拨款,各州州政府都必须在网上道路维修拨款系统进行注册。 财政部指,各州如何使用联邦政府发放的道路维修拨款乃是州政府的权限。而该部门在5月27日是发出了道路维修拨款管理指南(Garis Panduan Tatacara Pengurusan Pemberian MARRIS), 包括向未达公共工程最低标准或没在marris线上注册的道路提供维修费用。 另外,中央政府也将道路、桥梁、排水道或沟渠的提升与维修开销,放宽限制到不超过一年实际管理费用的15%,或不超过1500万令吉,视哪一方为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