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五月 26, 2020

更多新闻

砂政盟自我标榜自主权 加盟国盟证明自主只是虚构

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指出砂拉越政党联盟(GPS)已是国民联盟的一分子,这显示这个阵营过去大打的主权牌根本就只是虚构,也证明他们只是以炒作砂人情绪的谎言治理砂和希望保住砂政权,犹如一边扛着维护砂主权的旗号,却往着出卖砂权益的方向。 周长佑表示,砂政盟实际上是在上届州大选中获得人民强大的委托全力争取砂拉越的权益,但是这个阵营屡次的欺哄砂人民,在希盟执政时拒绝能够清廉、透明与公正管理砂资源以之治理砂拉越的多方面献议。 他们巫伊联手推翻东西马同等伙伴的修宪,阻扰让砂人能够获得更多之前国阵时期被这些自我标榜砂拉越“自己人”一一出卖的权益,目的就是担心希盟揭穿他们的真面目,可是今天砂政盟对于国盟的表态显示他们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更不要说治理砂拉越的方向。 “我们相信砂拉越人已再一次仔细的分辨了真伪,如今身在国盟的砂政盟领袖异口同声的所谓可以为砂拉越争取最大的利益不过变本加厉的幌子,当然当中不少人已经获得高官等职位,可是这阵营却是彻底的否决人民的民主权益,只是让一小撮人以违背民意获得的益处。” 砂政盟认为国盟比希望联盟更具适应性,就是因为他们的国阵同伙在当中,这与首长阿邦佐哈里政府说退出国阵是正确的选择根本完全矛盾,这一再证明了他们的“真心”从没有离开国阵,也印证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所说一旦国阵获得政权,砂政盟就会重返国阵。 砂政盟在巫伊合作上“锦上添花”直接把国家再带回到国阵执政时期的贪污腐败,种族与宗教极端主义的政治路线治国,就是砂政盟的投怀送抱促成如今多数砂人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游子返砂 检测报告未出 未满14天就回家 黄培根批砂政府太草率

砂行动党署理主席黄培根州议员认为,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处理西马回乡的学子及游子们安全回家的安全举措,做得不足与太草率。 他称,他们得到的可靠消息显示,这些回乡的人士虽然被安排在酒店暂时居住,可是这些人在卫生部的检验后,没有等报告出来就被“赶回家”。 “这样的隔离只是象徵性罢了,没有任何的实际效果,是做戏还是什么?” 他续称,按照新闻报导,要从西马、沙巴和纳闽回乡的学子人数,就有8千116人,政府早前宣布所有回到砂拉越的学生,都必须经过14天的隔离才能回家。 他说,第一批回乡的是被安排在酒店隔离14天才回家,可是后来的几批,就只象征性的被隔离一两天,替他们做冠病测验后就让他们回家,而且他们在酒店是被安排两人同宿一房,而不是真正的各自隔离,让人们猜疑州政府对抗疫的决心。 黄培根表明不了解为何州政府要改变政策,并表明如果要隔离,就必须各自隔离才能减低传染的风险。

返砂需申请2准证且程序琐碎 刘强燕抨政府没为砂子民着想

随着昨日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下令要所有大马公民(包括砂拉越人)若要入境砂拉越,就必须向警方和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两方申请准证;若没有先获得警方准证该委员会也将不会批准他们入境砂拉越的申请。 目前身在吉隆坡的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也因此成为受困的一份子。她今早在警察局苦等了2个半小时,还未轮到她办理手续。她说,砂灾难管理委员会这项的新做法已经迫使那些欲返回砂州家乡的砂拉越子民长时间滞留在警察局。 刘强燕国会议员说,为了加强对疫情的防控,之前砂政府推出了向警察申请准证的标准作业程序,而由西马返回东马的民众,只需上网申请准证。然而,随着新指施的实行,砂州人民返乡需要拥有2个准证。 “我认为,申请跨州警察准证在西马是必须的,因为他们多数是使用车跨州。就比如我们在砂州也需要申请跨县警察准证一样。但,从西马跨州回砂拉越也需要申请警察准证对砂拉越的子民,包括在外谋生的游子与学生,他们返乡需要乘搭飞机,有关做法只会增添许多不必要的困扰。” 刘强燕国会议员说,在这起事件上,砂州政府显然并未为身在外地的砂拉越子民着想。 她说,从网上的资料指示,申请者必须自行将表格打印出来,填好後到警局排队申请。而砂拉越的子民获得准证後,才能在网上申请砂拉越的准证。换言之,砂州子民要顺利返乡,需要花费额外时间去申请2个准证。...

出行措施变更导致人民滞留西马 俞利文:政府应针对特例给予调整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许多原本打算返砂的砂拉越人因为政府昨日宣布出行措施变更,而无法获得警方批准申请,导致他们被滞留在西马。 俞利文今日针对国家安全理事会不允许公众跨州举措事宜发文告表示,本身乃接获来自民众寻求帮助,尤其是那些在措施变更之前已购买机票的砂拉越人,因为他们不确定是否还能飞回砂州。 他称,虽然在非常时期强烈建议民众只在有必要时才出行,但政府可以针对一些特定因素和地理环境给予调整或者豁免,尤其是对沙巴和砂拉越给与特别考量。 “我们接获一些滞留在吉隆坡和柔佛的砂拉越人来电,即使他们已经购买返砂的机票,但警察仍拒绝批准他们的申请。” 他解释,有的砂拉越人飞去西马是在当地医院寻求医疗护理或复诊,他们现在希望可以返回砂州休养,但政府的禁止跨州措施促使他们无法回来。 俞利文认为,如果各机构之间在标准作业程序方面取得良好协调,或是仅通过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以管制入境流量,不但可以避免民众混淆,也能更有效的将问题控制。

店内用餐比走廊用餐更不卫生 许溧根促政府重新检讨 咖啡店业者走廊摆桌问题

砂地方政府应慎重再检讨咖啡店走廊不准摆放桌椅的措施。 行动党美里社青团团长许溧根指出,在过去接获许多咖啡店业者来电反映对此项政策不合理,而他本人在走访数间咖啡店巡视察觉,店内用餐相比在走廊用餐更不卫生。 “在店里面对油烟问题外,主要是店内空间窄小,空气不流通,感觉闷热,因此有理由相信如果病毒传播,在店内速度肯定比走廊来的更快。” 许溧根于今日针对咖啡店走廊不准摆放桌椅发文告表示,只要业者遵从标准作业程序,在走廊摆放桌子保持至少2公尺距离,因此认为地方政府应该给予通融,毕竟业者都已缴付每月15令吉费用。 此外,许溧根提醒烟民,卫生局在现阶段奔波劳命应对新冠肺炎毒病的非常时期,因此取缔烟民行动减少,但不代表咖啡店允许民众吸烟,他劝阻烟民勿以身试法,驾凌在法律至上,被取缔才来后悔。

指行动党壮大了伊斯兰党 许溧根:愚论难掩人联与极端主义联手

美里社青团团长许溧根指出,人联党今日支持的伊斯兰党,其终极目标是要落实神权治国,推行伊斯兰刑事法,这和当年由聂阿兹所领导的伊党截然不同." 他说:“聂阿兹开明、中庸,是位温和派的伊党领袖,他所推崇的是福利国而非神权国;而哈迪阿旺则不同,他一心只想着建立回教国。” 许溧根今日针对日前人联党中央宣教秘书俞小珊指行动党过去曾壮大伊党,并促行动党向华人道歉言论,发表谈话。 他指出伊党在与行动党合作下,国会议席从23席减至21席、失去吉打州政权、无法赢回霹雳州务大臣、甚至在吉兰丹这个伊党腹地输多六个州席,何来“壮大”之说呢? 无可否认,与行动党的结盟让伊党获得许多非马来票,然而伊党党内的保守派却认为这是一把双刃剑,因为它让伊党的基本盘受损,马来乡区选票流失,总的来说,与行动党的结盟得不偿失,总体成绩比起2008年未结盟时来得差。 因此,对伊党来说,行动党是个负担,既然是负担,又怎么能够说“行动党壮大伊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