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七月 16, 2019

更多新闻

希盟体恤人民高成本生活 暂缓取缔食肆用家用煤气

联邦政府为体恤人民及减轻高成本生活,我国贸易与消费人事务部决暂缓所有食肆使用家用液化石油气 (Liquefied Petroleum Gas) 的执法行动。 贸易与消费人事务部副部长张健仁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有关食肆包括餐馆、咖啡店及贩摊等。 张健仁强调,上述举措不适用于大型商业用途,例如工厂、酒店等。 他说,我国液化石油气(煤气)主要分为两个部分,即家用和商用的煤气。家用的煤气津贴在2011年管制和反暴利法令下宪报的价格为每公斤1令吉90仙,而商用煤气则是随着市价浮动,约每公斤3令吉10仙左右。 家用煤气价格是: 10公斤装出产商价15令吉50仙、批发价18令吉30仙、零售价19令吉; 12公斤装出产商价18令吉60仙、批发价22令吉、零售价22令吉80仙; 14公斤装出产商价21令吉70仙、批发价25令吉60仙、零售价26令吉60仙。

符祥威扮失忆? 杨薇讳批人联才是罪魁祸首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抨击人联党尤其是该党的青总团秘书符祥威之前一直鼓吹人民购买PR1MA房屋,致使许多人民才会购买比现今贵多30%的房屋。因此,人联党才是此事件的罪魁祸首。 杨薇讳也调侃,如今的符祥威似乎是患上失忆症,忘了他之前是如何透过一马房屋发展公司多次举办房屋展销会,及拼命游说人民购买贵的PR1MA房屋。 她不忘提醒符祥威,当时对方在展销会时有说过“这是难得的机会,要青年把握机会购买一马公寓单位”的言论。 然而,一马房屋今天被折扣高达30%优惠,过去一直大力推荐人民购买一马房屋的人联党符祥威却无法做出交代,现在胡言乱语找下台阶。 杨薇讳进一步指出,当时2016年砂州选时,人联党及符祥威还把PR1MA房屋当成是大选竞选课题,更在他们的大选选民集会上把一马房屋讲到“天花乱坠”。当时的一马房屋价格这么贵,可是人联党没有给予理会,还一直游说才会导致人民去购买到昂贵的一马房屋。 “PR1MA房屋事件就是最好的铁证,人联党的话根本不能相信,只会把利益当前头,引发问题。”

摒弃前朝单一族群受惠政策 希盟关注各阶层族群福祉

在前朝政府治理下,过去的新经济政策,只有单一族群受益,不过,在希盟新政府执政下及在新的政策下,认为每个族群都有低收入的一群,无论是赤贫或贫穷,政府将会全面照顾低收入的每个族群。 泗里街区国会议员黄灵彪针对爱心援助计划(e-kasih )系统事宜发文告重申,过去在前朝政府冶理下,只有土著族群受惠。 黄灵彪希望低收入的族群尽快向e-kasih注册,并都能从政府各项援助中受惠。 据他了解,有许多低收入的族群尚未向e-kasih注册,所以他们必须尽快向当局注册或在网站上注册或到其泗里街及民丹莪服务中心寻求注册。 “就因为制度及e-kasih系统关系,目前很多人已注册,但系统还未很完整,尤其是网站、政府或有关政府机构,在连线方面还有待改善之处,比如回扣4O令吉的电费。” 他说,有些人虽然已在e-kasih系统下注册,但还是未列入在砂拉越能源公司系统里头内。

展现社会公益人情味 火箭助商家载送物资

商家自动自发捐赠救济品予灾黎,充分展现了社会公益和暖心人情味! 据悉,Uma Bawang长屋日前遭祝融,导致44户灾黎受影响。 砂行动党副组织秘书翁政杰指出,Kuasanas有限公司在得悉后,就接洽贸销部官员美嘉瓦帝,表示愿意赞助了20箱340包一公斤装食用油予灾黎。 而贸消部官员也了解砂行动党将前往灾区,因此联系他前往接收该食用油。

杨薇讳巡视新屋工程进度 料月内移交予气爆案受害者家属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在国内贸易消费人事务部长张健仁的特别助理沈杰龙的偕同下,巡视徐家在实旦宾徙殖区第10a巷的新屋工程进展,以确保屋子能够尽快建竣移交给徐父。 有关兴建工程目前已进入尾声阶段,一旦水电供被接驳后,整个屋子工程就会全面竣工,预料在这个月内可以移交屋子给徐和兴。 徐和兴是CityOne购物广场气爆案罹难者徐建永的父亲。由于他目前所居住环境不佳,且房子的土地并不属于他的。因此,在砂州政府的拨地、联邦希盟政府提供经费下,为徐父亲兴建新家。 有关新房子设有3间卧室、1个客厅、浴室、厨房及车房。

玻璃街是否合法泊车民众感疑惑 陈方其促北市回应泊车说明

民主行动党浮罗岸州议员黄庆伟的私人助理陈方其促古晋北市市政局关注位于印度街与独立购物广场之间的玻璃街的泊车问题,因为民众对该处是否合法泊车感到疑惑。 陈方其和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医生的特别助理陈祥智在接获民众致电投诉后,即刻前往该处视察并了解情况。 陈方其向商家了解后表示,玻璃街的商家与民众在该处泊车已有好几年,不过,民众近来把车停泊在玻璃街,却被警察开出罚单,罚单的理由是车辆阻碍交通。 他指出,玻璃街的路面不但没有画有禁止泊车的黄线,也没有停车格,当民众把车辆停泊在该处,却遭警察开出罚单,这让民众感到疑惑。 鉴于此,他促请北市针对玻璃街是否可以泊车作出回应,至少让民众知道该处是否可以泊车。 “玻璃街如果可以泊车,那么北市市政局务必画上清楚显眼的停车格,若不能至少也画上黄线表示不能泊车,方便民众识别可否泊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