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五月 26, 2020

更多新闻

投身国盟砂政盟撕下伪装 鼓吹本土情节以砂利益优先只是一场戏

上议员林思健指出,砂政盟自行宣布自己是身为后门政府国盟的一分子,这证明这个在509后不断以砂拉越与砂人权益伪装的阵营如今已经是赤裸裸的违背民意与民主精神,出卖砂和砂人的权益。 他表示,砂政盟从早前就联合如今成为国盟一分子的巫伊推翻希盟在国会提呈恢复东西马同等伙伴的大马协议修宪,及近来以20亿令吉私下解决原本高调要通过法庭证明砂拉越权益的与国油诉讼案,显示出他们的从未改变一直以来没有维护砂整体权益的本质。 “如今他们就是国盟政府的内阁成员,因此,根本不需要在争议和辩解他们的定位,他们就是沦为与国盟这违背民意的后门政府同流合污的阵营。” 林思健说,这个阵营在希望联盟执政时急急忙忙的退出国阵,鼓吹并炒作本土情意结憎恨西马,可是如今却已经投身以西马为主干,甚至更可悲的与极端的伊斯兰党狼狈为奸,也急着表达他们的效忠。 “他们当然会指说行动党也曾经与伊斯兰党合作,人们应该记得一个事实,当行动党以往与伊斯兰党合作时,是当时开明的伊斯兰党领袖,包括现在的所有诚信党的领袖仍然在该党,这已经是与现在的伊斯兰党截然不同的时空背景。” 他表示,这些伊斯兰党的前领袖就是因为不认同党中的保守派要采取的神权与极端宗教路线,而最终选择退出,并且由前国防部长末沙布成立诚信党。

繁琐只为同一性质准证 俞利文促砂政府检讨回乡政策

古晋市国会俞利文促请砂州政府妥善考量及检讨砂人返回砂拉越的政策和标准作业程序,尤其是砂州政府一直逆转政策不仅造成人民混淆,也为返砂人民带来极大不便。 据悉,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主席道格拉斯昨日宣布一项政策变更,即要求所有入境和返砂人士必须先获得警方准证,方才可以在线上向砂灾难管理委员会进行入境砂州申请。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有关额外的步骤,是要求人民先到警局排队申请准证,然后再向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申请准证,才可以被允许返回砂州。 无可否认,大家在非常时期都要遵守要求,但他不解为何需要透过两个不同平台去申请两个用意相同的准证。 此外,砂州政府的逆转政策也引起人民混淆,他本身接获许多砂州人民的询问与反馈,特别是需要返回砂州的人士。 “对于那些从国外返回砂州的人,他们只能在吉隆坡国际机场短暂停留转机回砂州,试问他们要如何外出警局申请准证?”

砂政盟自我标榜自主权 加盟国盟证明自主只是虚构

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指出砂拉越政党联盟(GPS)已是国民联盟的一分子,这显示这个阵营过去大打的主权牌根本就只是虚构,也证明他们只是以炒作砂人情绪的谎言治理砂和希望保住砂政权,犹如一边扛着维护砂主权的旗号,却往着出卖砂权益的方向。 周长佑表示,砂政盟实际上是在上届州大选中获得人民强大的委托全力争取砂拉越的权益,但是这个阵营屡次的欺哄砂人民,在希盟执政时拒绝能够清廉、透明与公正管理砂资源以之治理砂拉越的多方面献议。 他们巫伊联手推翻东西马同等伙伴的修宪,阻扰让砂人能够获得更多之前国阵时期被这些自我标榜砂拉越“自己人”一一出卖的权益,目的就是担心希盟揭穿他们的真面目,可是今天砂政盟对于国盟的表态显示他们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更不要说治理砂拉越的方向。 “我们相信砂拉越人已再一次仔细的分辨了真伪,如今身在国盟的砂政盟领袖异口同声的所谓可以为砂拉越争取最大的利益不过变本加厉的幌子,当然当中不少人已经获得高官等职位,可是这阵营却是彻底的否决人民的民主权益,只是让一小撮人以违背民意获得的益处。” 砂政盟认为国盟比希望联盟更具适应性,就是因为他们的国阵同伙在当中,这与首长阿邦佐哈里政府说退出国阵是正确的选择根本完全矛盾,这一再证明了他们的“真心”从没有离开国阵,也印证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所说一旦国阵获得政权,砂政盟就会重返国阵。 砂政盟在巫伊合作上“锦上添花”直接把国家再带回到国阵执政时期的贪污腐败,种族与宗教极端主义的政治路线治国,就是砂政盟的投怀送抱促成如今多数砂人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轻重不分本末倒置 俞利文抨联邦错置重点

与其在国会上寻求通过法案应对疫情解决危机,国盟后门政府更急于分配政治奖励的填补政府官联公司和委任特使,甚至避开召开国会。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认为政府放错优先的重点! 他说,掌管国会及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拿督达基尤丁至今才做公布,指政府打算最快在7月召开的国会上提呈相关新冠肺炎法案。不过,他认为7月是否如期召开国会仍是未知数,也要取决于后门政府决定。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即便国会在7月通过有关新冠肺炎法案,但还是需要在9月召开的上议院提呈。这意味相关法案最快是在9月杪或10月纳入宪报。 在整个期间,我国人民在面对疫情肆虐所造成的经济影响下,并没有受到任何法律保障。尤其是疫情所带来影响是时不待人,政府的反应却是迟缓。 他举例,邻国新加坡于今年4月初在国会通过了新冠肺炎(临时措施)法案,该法案将保护人民免受病毒所带来的经济影响,包括: (1)保障因冠病而无法履行合同义务的中小企业和公司;(2)暂缓公司与个人的清盘和破产程序;(3)保护租户免遭驱逐。

出行措施变更导致人民滞留西马 俞利文:政府应针对特例给予调整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许多原本打算返砂的砂拉越人因为政府昨日宣布出行措施变更,而无法获得警方批准申请,导致他们被滞留在西马。 俞利文今日针对国家安全理事会不允许公众跨州举措事宜发文告表示,本身乃接获来自民众寻求帮助,尤其是那些在措施变更之前已购买机票的砂拉越人,因为他们不确定是否还能飞回砂州。 他称,虽然在非常时期强烈建议民众只在有必要时才出行,但政府可以针对一些特定因素和地理环境给予调整或者豁免,尤其是对沙巴和砂拉越给与特别考量。 “我们接获一些滞留在吉隆坡和柔佛的砂拉越人来电,即使他们已经购买返砂的机票,但警察仍拒绝批准他们的申请。” 他解释,有的砂拉越人飞去西马是在当地医院寻求医疗护理或复诊,他们现在希望可以返回砂州休养,但政府的禁止跨州措施促使他们无法回来。 俞利文认为,如果各机构之间在标准作业程序方面取得良好协调,或是仅通过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以管制入境流量,不但可以避免民众混淆,也能更有效的将问题控制。

医院停车位严重不足 许溧根促病患善用电召车

美里医院在调整专科诊所门诊部病黎赴约看诊的条规与程序后,并鼓励病黎使用电召车服务,减低医院停车位不足问题。 美里医院访客委员会主席许溧根表示,医院在实施“新常态”运作程序下,病黎在预约前半小时才能进入专科诊所,等候区空间将是个挑战。 “一些病黎都会提前到医院,为了寻找停车位子,这些早过于半小时到的病黎,必须在专科诊所外等候,院方担心没有足够的等候区。” 他说,病黎或许会感到不舒适及不便,但是在现今的新常态条规运作下,院方需执行这个程序,确保双方的健康安全能够受到保障。 许溧根表示,这是因为毒病疫情,保持社交距离减低病毒传播的风险成为新常态,因此美里医院才改善处理医院专科诊所的门诊病黎。 无论如何,美里医院将会设法探讨各种解决方案,来容纳尽有可能增加的病患,一旦有新措施的变动,院方将会不断向更新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