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4月 20, 2021

更多新闻

“呼吁民众与冠病共存”的言论是不负责任的做法 黄培根:这是首长的观点还是人联党的观点?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兼柏拉旺议员黄培根批评砂首长署政治秘书程明智昨日“与冠病共存”的说法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说法。 “有许多民众都对他昨日的“共存论”感到惊讶,而我们也对于首长政治秘书的说辞感到遗憾。试问这番不负责任的言论是砂首长阿邦佐的观点还是程明智的个人观点?” 黄培根表示,要与冠病“共存”,不代表政府该放任人民不管。正是因为必须与冠病共存,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国家安全理事会等机构必须迅速并正确的的拟定新政策来推广新常态,包括在有需要的时候关闭学府并以网课代替等等。 “我们所说的共存是为人民提供疫苗、禁止群聚、不鼓励堂食等等,以在疫情受控以前尽量的减低疫情扩散的风险和所带来的影响,而不是因为“共存”而可以开放学府。若是像他所说,既然病毒将持续数年而不需要关闭学校,那么也不需要政府筹备疫苗,也不需要严控边境,禁止群聚了是吗?” 黄培根表示,绝大多数的家长、教职人员、以及前线人员都对砂政府继续开放学校的决定感到不解、质疑、和愤怒。而砂政府应该在此时行使自主权而要求关闭学校,并加强管制。 “就像我多次所说的,砂政府在此时必须拿出砂拉越所自豪的储备金来帮助人民,而不是要求人民“多配合”和“自求多福”。砂政府不能不为人民提供援助的情况下,却又以担心经济受影响等理由要求人民学习“与病毒共存”。”

疏忽导致电脑系统故障 古晋海港局应承担额外的货柜费用

古晋海港局应该全面吸纳由船运公司基于实纳里码头电脑系统出现故障而向进出口商征收的额外的货柜费用。 昨天,所有运输公司宣布,由于当局的电脑系统故障,导致货船周转及货运延误,他们将向进出口商征收额外费用,即20尺货柜300令吉和40尺货柜600令吉。 根据当局的官方数据显示,古晋海港局在2019年的货柜吞吐量达24万TEU(20尺货柜单位)。 以此推算,古晋海港局的货柜吞吐量每月平均达2万TEU。 若是每个货柜单位征收300令吉的额外费用,那么每月征收的额外费用则高达600万令吉,或一年7200万令吉的额外费用。

未适当规划开课指南和程序 俞利文抨教育部罔顾师生感染风险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教育部在新冠疫情高峰时期,显然没有顾及学生和教师的感染风险,同时也未有适当规划应对大流行的学校开课指南和程序,来确保学生在不受疫情影响下跟上学习进度。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目前随着砂拉越乃至全国的病例激增,多数父母和老师很是担心学生上学的健康及安危。尤其自教育部指示学校复课以来,全国已多达186所学校,单是砂拉越就有大约112所学校出现感染病例。 他解释,本身完全理解学校复课与否是一项艰难决定,因为当中须要顾虑且考量到许多因素,特别是在保护学生健康和课业学习之间取得平衡,尤其对家境贫困和居住在郊区的学生。 令人担忧的是,在疫情大流行的一年之后,教育部似乎还没有制定解决问题的全面计划,也没有帮助教师如何应对现状。 而且,教育部每每在政策上的朝令夕改,甚至临时做决定的表现上,凸显了教育部的反应迟钝,这只会让家长感到担忧和困惑。 俞利文说,教育部差强人意表现不仅导致学生和教职员被病毒感染,甚至影响这一代学生学习,尤其来自贫困家庭的学生在居家学习方面受阻,以致他们难以赶学习进度。

曾多次捍卫和保障砂土著习俗地 张健仁喜见里查马拉尊成为砂职业律师

我欢迎高庭的决定,批准丹斯里里查马拉尊成为砂拉越的执业律师。 在他担任砂沙大法官及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时,他对法庭管理的制度作出很大的改革。 也是他在其任期内,他的改革令到沙砂高等法庭所实行的电子法庭及电子案件管理系统也曾是我国的模范。 更重要的是,丹斯里里查马拉尊也曾对砂土著习俗地地主面对法律打压的案件上,作出许多捍卫和保障砂土著习俗地地主权利的裁决。 他曾在联邦法院的其中一项裁决中,针对《砂土地法典》第5(3)和(4)条文(有关废除土著习俗地权力的条纹),作出非常严厉的评论。 他在其判决中指出: “...

开课至今186所学校出现师生确诊 疫情期间安排学生返校国盟严重失策

民主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今日发表文告,抨击国盟政府在疫情期间安排学生重返校园是一项严重失策之举。 “全国学校自3月1日分阶段复课至今,根据数据至少有186所中小学出现涉及校长、教职员或学生的冠病确诊病例,而且我相信学校确诊病例还会陆续有来。” 刘强燕指出,砂拉越境内的学校,尤其是诗巫及民都鲁等各中小学都不断相继出现校园师生确诊病例,这也证明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之前采用的“风险评估及遵照新常态学校管理及运作指南2.0”完全是行不通的。 她也提到,随着前天(4月16日)砂拉越暴增960宗确诊病例,创下单日历史新高纪录,也充分显现砂灾管会的抗疫策略也已经彻底失败,也意味着越来越多的学生和教师会受到感染风险。 也是砂行动党宣传秘书的刘强燕表示,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原本在上星期三(4月14日)要向教育部要求批准暂时关闭疫情严重的诗巫及民都鲁的学校,岂料时隔一天后却要诗巫及民都鲁省灾难管理委员会自行与各省教育局及卫生局讨论,而时至今天也毫无进展。 “岂料昨日砂地方政府及房屋部长沈桂贤还继续称有关当局将“探讨”暂时关闭红区学校,以堵截冠病传染,我奉劝他不要睁着眼睛说瞎话!沈部长应该采取实际行动来应对实实在在摆在眼前的疫情失控问题而不是一直以“探讨” 二字来忽悠人民以掩盖所谓“造王者”的无能,无作为!”

行动党为更好马来西亚而奋斗 陈国彬抨击人联误导民众

砂行动党青草路支部主席陈国彬表示,“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是行动党不曾改变的奋斗。行动党一直都不是一个以种族或肤色为出发点的政党。所以人联党在报章上的言论极具误导性。 陈国彬是在今晨在肯雅兰为民众办理手续时,民众向其反映说,他们并不苟同人联党青年总团秘书在报纸上针对行动党的批评,更指出人联党最犀利的武器就是将所有自身做不好的事情推给行动党。 年长民众向国彬吐槽人联党在报章上的言论 对此,陈国彬表示,人联党由始至终都在跟随巫伊联盟的步伐将路牌课题种族化。行动党粘贴中文字之举,纯粹只是为了捍卫砂拉越原有的多元和谐文化。奈何人联却将巫伊联盟极端的那一套搬到砂拉越。 “海唇街可被谓为古晋的心脏,古晋是从海唇街开始延伸开来。而古晋社青团恢复原有路牌的举动志在还原拥有历史价值的街道名称。” 陈国彬强调,行动党的政治理念百变不离其中,一心为了“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而奋斗。在希盟执政的第一年就身体力行准备修宪,恢复沙砂地位提上国会。更设立建国契约特委会探讨了内里细节,即便先前慕尤丁访砂时所说的那些,包括设立沙砂事务部长也是在希盟时期探讨同意后的结果。可笑的是,砂政盟众成员党于2019年却连同巫统和伊斯兰党一同否决了当时的修宪。否则,早已恢复到建国契约时的地位,而不是如今的邦(Wilayah)或区(Region)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