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5, 2021

沒有文章可显示

更多新闻

科兴加强剂选择政策上后知后觉 杨薇讳批砂政盟让砂子民深感失望

行动党朋岭区原任议员杨薇讳指出,砂政盟(GPS)在防疫加强剂选择的政策上,对广大民意需求的後知後觉丶行动缓慢的态度,经让广大的砂拉越子民深感不安丶失望和愤怒。 “为了加强人民对新冠病毒,尤其Delta病毒的防护,GPS及当局应即刻提供科兴加强剂,并快速的替尚未注射加强针的广大民众接种。” 亦是砂拉越行动党组织秘书的杨薇讳说,随着第三针的推行,砂子民对科兴加强剂的选择,在短时间内就形成了强大的民意,然而,GPS却在这项防疫行动上,再次表现出反应迟纯的做法,置广大人民於危险之中。 她表示,自从Delta病毒入侵砂拉越,曝露了砂政府防疫政策与行动能力低下後,GPS和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显然采取了与联邦卫生部同步同调的做法,这包括人民对科兴加强剂的殷切需求,尽管在庞大民意的压力之下,砂拉越人民在今天仍未看到科兴加强剂。 杨薇讳指出,GPS无能力对抗变种病毒,在政策问题屡生之後,跟随联邦政府的防疫措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过度依赖联邦而忽视砂拉越广大子民对科兴加强剂急切的需要,充份凸显它对病毒威胁民众健康的事务漫不经心的态度。

不当家又不当权 人联未战先丢两席

GPS宣布候选人,人联党放到口中的肉竟被叼走,未开打就先丢失两席! 沈桂贤在记者会上抗议,GPS内部有人“暗中来”,抢走了曼旺区和都东区。 砂行动党沙玛拉朱准候选人翁政杰指出, 表面上未直接点名,实际上人人都知道他在剑指抢走曼旺的土保党,以及抢走都东的砂民进党张庆信。 “在砂盟阵营里,曼旺及都东传统上都由人联党上阵。” 他说,曼旺区州议员耶里苏修原籍人联党,2016年随黄顺轲退党成立联民党,2019又再跳至土保党。当年沈桂贤已经放话“留席不留人”,青蛙可以跳,但土保党必须把议席还给人联党。

议席分配连自身选区都保不住 杨薇讳:历史告诉我们人联不可信

行动党朋岭区准候选人杨薇讳强调,人联党在GPS分配选区上,再次表现出窝囊的态度,已成为砂拉越政治的笑谈,一个连本身选区都无法保住的政党,它所谓的承诺和政治宣言还有可信度吗? 在广大人民权益及大是大非的事务下,以人联党此种弱软的表现,人民甚至相信该党会采取像马华一样的做法,借着“尿遁”丶“装病”或“请假”将自己置身事外。 亦是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的杨薇讳指出,人联党主席沈桂贤用“震惊、生气与难过”的藉口来评述该党所属的都东州选区落入民进党手中,是真的令人“震惊”,这反映出他似乎不在GPS里面,以及人联党在GPS内没有任何决定权,包括了这次州选举的人选与选区所属权。 这已非人联党首次默认GPS对该党选区的任意支配,在2016年州选举,人联党的都东丶巴湾阿山丶柏拉旺丶埔奕的出战权就落在非国阵成员的联民党(团结党)手中,沈桂贤当时就无视该党基层的情绪,选择了无条件的妥协。

领袖应谨慎勿论为政党利用工具 违背社团超越政党的地位初衷

砂行动党秘书林思健为相关标榜争取众人,及整体社群利益的民间团体的领导人缺乏自重,而滥用本身的职位谋取私利,不惜违背社团原则表达政治倾而丢失一个人的基本尊严向感到羞耻,砸烂本身组织的招牌,广泛大众看来更是深感不齿和可笑。 他严正呼吁民间的团体、社团领袖非常不应该遭执政党的候选人等利用和骑劫,却让人看了说显得懵懂、一头雾水,自己却沾沾自喜,这是非常自取其辱。 在民主社会里面,若是以个人的身份,肯定不会受到阻止,可是一旦让学府、社团等成为某执政党候选人拉票的喉舌与平台,这个是有失身份和违背学校及社团成立的原则与宗旨,让人们感到是整个组织被牵着鼻子走。 社团原本必须尊重组织会员不同声音和意见,所以必须以超越政党的眼界关心政治,对事实课题能够发表意见。问题不是在于统一的意见,而是以个人身份凌驾一个组织,这样是失去自量能力,屡次让人看到来自会员及成员委托的身份是被滥用和利用,这让他非常心疼。 最近接获不少民间团体、非政府组织成员的投诉,他们被无形的压力,被要求进行视频录影,让他们向选民喊话,以社团领导的身份影响本身的会员,或是社会上广大的选民,给予执政党候选人争取选票的打开方便之门。

政府应强化国家健康保险计划 不能一味打人民公积金主意

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说,政府应强化国家健康保险计划(mySalam), 让更多保险公司参与,如此人民可自由选择并且受益,而非一直打人民公积金的主意。 周长佑于今日指出,针对雇员公积金局将推出i-Lindung计划,允许会员从第二户头提款,通过公积金平台购买人寿和严重疾病保险一事,作出回应。他说,自国盟政府开始,国家健康保险计划的内容也随之削弱,甚至到了后期逐步暂停M40群体原有的受保福利。 他说,国家健康保险计划是希盟执政时期,为社会B40和M40群体所提供的保险计划,其中除了从36种增至45种疾病、并可在政府医院使用及申请住院费用,国家健康保险计划更在后期也让新冠肺炎确诊者每日可申请补贴。 “然而,这效率却一日不如一日,从原有10天批准后出款,到现在需要30天及无期限的等待,整个mySalam的服务及功能没有像当初这样让受惠者真正受益,此外,即便是记录显示申请已被批准,许多符合资格者唯有痴痴等待,更不知道何时出款日。” 他表示,政府不但没有设法解决国家健康保险计划问题,反而又再次打人民老本的主意,推出i-Lindung计划,这对人民来说是弊多于利,将来能取得的退休金会更少。

砂政盟内部关系错综复杂 一旦引爆对政权绝对是大危机

诗巫国会议员林财耀表示,明眼人分分钟可以看到砂政盟的内部问题,问题也绝对比在野党更加严重,他们内部的问题就像一粒计时炸弹,随时都可能被引爆,这对GPS政权绝对是最大的危机。 他说, 砂拉越政党联盟(GPS)本身也面对错综复杂,勾心斗角的内部利益问题,但是砂首长只关注并放大在野党的问题,却选择忽视GPS自己本身内部所存在的诸多矛盾。这招是将头埋入泥沙中避而不见的“鸵鸟计”。 他举例说,砂政盟GPS的人联党与民进党在席位上的争夺问题;土保党也面对内部派系的问题;人民党也存在着内讧的问题,这些都是砂首长不能否认真实存在的矛盾问题。可笑的是,砂首长选择了避开自身问题及转移群众注意力,把矛头指向反对党。 林财耀讽刺道,或许砂首长清楚知道自己的内部问题复杂而自己偏偏却没有能力与智慧解决,所以就选择漠视该问题,并将问题扫入地毯下。而反过来说反对党组政府不稳定,其实是耍太极的避开正视自身问题而已。 他说,这是俗话所说的,只看到别人眼中的牙签,却看不到自己眼中的梁木。当一个人将食指指向别人时,自然就会有三根手指指向自己。希望首长阿邦佐明白这简单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