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5, 2021

沒有文章可显示

更多新闻

发展还需靠议员拨款 州政府存在有何意义?

詩巫区国会议员林财耀特别助理詹礼新律师揶揄道,如果地方发展是靠YB拨款,那州政府就不具备存在的意义了。丁永豪身为詩巫市议会主席,这番言论也推卸及否决了市议会的职责。丁主席请不要忘记,砂拉越发展最多的城市都是有行动党赢下的。 詹礼新是针对诗巫市议会主席丁永豪昨天在报章上所发表的言论—“市议会拨款有限,发展不能单靠市议会,只能通过选出人民代议士,才能为诗巫带来拨款和发展计划”的言论做出回应。 他表示,砂拉越政府几十年来长期执政,一直以来总是用打压在野党,惩罚在野党胜出的选区为惯例手段,那就是利用自己是执政政府的身份,断绝拨款给在野党议员,殊不知其实这就是公然在“惩罚”在野党胜出的选区选民。这是一个不民主的政府所干的事情,大家有目共睹其中的行政偏差与不公平手段。 詹礼新说,发展国家与城市是政府的必然责任,因为国家要均衡发展及进步,才可以避免出现贫穷州或落后州的不良局面。但遗憾的是,砂政盟却不知道砂拉越要集体进步,就要全面发展的大格局,而只是小心眼地往牛角尖看,看看哪些选区是自己砂政盟阵营的,就给他们拨款,如果不是砂政盟阵营的,就断绝拨款,惩罚选民及为难在野议员,打压是不民主的执政手段,也可以看出政府自称的“勤政爱民”,也不过只是照顾自己砂政盟的选区选民而已。 他说,12月6日提名,12月18日投票,砂拉越将再次迎来州选举。这个关键时刻,砂政盟应该明白到一个事实,过去的州选举中,詩巫人选择行动党的推出的候选人,是因为他们务实地都在为民服务,为民发声,而不是像砂政盟许多的议员那样,中选了就荣华富贵的当官,然后四年后的大选前,赫然又出动进行动土礼及派糖果,这是非常敷衍选民的做法,人民的眼睛绝对是雪亮的。

成立航空公司涉足商业领域非首要任务 陈国彬:政府应先搞好经济环境

砂行动党前实旦宾国会议员陈国彬表示,政府与其设立新的航空公司,更应专注于协助企业的成长和创造有利与繁荣的环境。 “成立公司涉足商业领域并不是政府的首要任务。” 政府反而需要确保公务员能够无缝且有效地发挥他们的角色,而不会成为其中的绊脚石,尤其是在现金处于经济复苏时期,给企业带来困难。他说,这是迫切需要加紧努力的,当这些关键要素得到解决时,包括本地和外国航空公司都将涌入,从而提供战略性的连接。 “在疫情爆发之前,外国航空公司减少航班的主因是因为本地的旅游业和配套基础设施缺乏吸引力。” 他举例称,即使在首府古晋周遭也缺乏便利的公共交通。如果不是电召车行业横空出世,那么情况将会更糟。

砂政盟为政治利益罔顾疫苗加强针进度 张健仁:苦了民众和志愿者

民主行动党浮罗岸区准候选人张健仁抨击砂政盟(GPS)政府为了政治利益,只顾着举行州选,罔顾疫苗加强针接种工作与进度,苦了民众和志愿者。 他强调,政府应该在古晋区设立更多的加强针接种中心,以便能有效的疏散人群,同时也加快加强针的接种进度。 他说,目前Spring购物商场提供科兴和辉瑞加强针,而南市室内体育馆则提供辉瑞加强针。 “因此,许多想要接种科兴加强针的民众都来到Spring购物商场排队等候接种。然而,大批民众聚在一起,倘若当中不幸有人受感染,则有可能造成感染群。”

2022财案对沙砂拨款严重失衡 希盟与财政部正式会面表达欲增加拨款数额

詩巫国会议员林财耀表示,因为强烈不满财政部给予砂拉越及沙巴的2022年财政预算拨款不成比例,希盟于11 月17 日与财政部正式会面,强烈反对并坚持要增加拨款的数额,财政部最终同意为沙巴和砂拉越增加 5 亿,在 2022 年预算案的发展支出项目下,砂沙两州各获得 2.5 亿令吉的拨款。 他说,由于砂拉越及沙巴的拨款不成比例,希盟于会议上向财政部表达对财政预算细节的强烈不满。 希盟要求财政部在2022年的预算中,增加砂拉越及沙巴的发展支出。沙巴和砂拉越的拨款分别为52亿和46亿。 林财耀表示,在这场会议上,希盟强烈反对不成比例地拨款给沙巴和砂拉越,并坚持要增加拨款,否则希盟将无法让预算获得通过。希盟也在会议上,要求增加一些负责监督政府行政运作部门的拨款,以监督政府行政的问责制和透明度,这被视为行政改革重要的一部份。

百物上涨已明显将百姓压得透不过气 周长佑抨政府不知民間疾苦

百物上涨的涨风已明显将百姓开始压得透不过气,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表示,在面对世界通膨走势的同时,我国也必须在管理货币值上恰到好处,否则最后受苦的还是人民。 周长佑于今日指出,我国人民承受着的通膨如今已涵盖各大领域,所有与衣食住行相关的都受牵连,然而政府却不知民间疾苦,甚至拖到10月尾才发表“必需品价格稳定,鸡肉和鸡蛋没涨价”等消息以安民心,惟大家所面对的事实却是百物依然不断上涨,甚至鸡蛋也已在一个月内调涨了两次。 过去,当砂政盟在野时,动辄拿物价上涨议题攻击希盟;如今交换了身份,砂政盟对其过去挂在口边的大事却傲慢以对,完全不在乎民众感受,也拿不出有效对策,这除了“失能”二字,没有别的形容。 “从最开始的食品涨价到五金及建筑材料,如今更牵连到面包、蔬菜水果等,甚至是轮胎、运输也跟着受影响,这些涨幅都是十分惊人的,当中还没包括接下来若国际油价大涨导致输入性通膨,将出现多一层的物价涨风。” 他说,政府总是将通膨问题归到其他事如国际问题、原料涨价问题,而如此的行为是要不得的,政府有职责确保市场上的食品和物品价格的稳定性,而非当作个案去处理问题,如听闻鸡肉要调涨才压制,如此治标不治本的方法都只是在酝酿再一波的涨价潮。

议席分配连自身选区都保不住 杨薇讳:历史告诉我们人联不可信

行动党朋岭区准候选人杨薇讳强调,人联党在GPS分配选区上,再次表现出窝囊的态度,已成为砂拉越政治的笑谈,一个连本身选区都无法保住的政党,它所谓的承诺和政治宣言还有可信度吗? 在广大人民权益及大是大非的事务下,以人联党此种弱软的表现,人民甚至相信该党会采取像马华一样的做法,借着“尿遁”丶“装病”或“请假”将自己置身事外。 亦是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的杨薇讳指出,人联党主席沈桂贤用“震惊、生气与难过”的藉口来评述该党所属的都东州选区落入民进党手中,是真的令人“震惊”,这反映出他似乎不在GPS里面,以及人联党在GPS内没有任何决定权,包括了这次州选举的人选与选区所属权。 这已非人联党首次默认GPS对该党选区的任意支配,在2016年州选举,人联党的都东丶巴湾阿山丶柏拉旺丶埔奕的出战权就落在非国阵成员的联民党(团结党)手中,沈桂贤当时就无视该党基层的情绪,选择了无条件的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