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4月 20, 2021

更多新闻

疫情失控砂灾委不应再推脱责任 林思健吁砂灾委速拟有效抗疫方案

砂希盟秘书林思健上议员抨击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在目前看来已经失控和失败的砂拉越防疫与疫情是责无旁贷,希望他们彻底拟出更有效的完善措施与方案全面遏止,不是不断把矛头指向民众和商家的转移视线“滥招。 砂近来的确诊数据令人非常惊心,如今在我国都是坐亚望冠的数据,责无旁贷的是当今的政府,尤其是砂政府主导的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必须有魄力的拿出成绩来。 与国内一些州属相比,砂拉越较少的人口确出现这种确诊人数及死亡率,令人非常惊心。希望当局彻底出更有效的措施与方案遏制目前整个国家,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可以开诚心,布公道,颁布更有效的长远性防疫措施。 “如今确诊数据是砂拉越名列前茅,这种情况若是以每天数据人们感觉是数百宗,但是若是以10天计算就是已经有数千人确证,在砂这确诊数据和死亡率在砂拉越这较少的人口,这种确诊人数及死亡率会引起不安和疑虑。” 中央政府如今才姗姗来迟表明派出500名医务人员前来砂拉越各地执行救援任务,包括检测、防疫及疫苗接种等工作,但是在疫苗接种方面,当局目前的速度只能够以“龟速”形容,若是以这样的速度恐怕在2022年砂未必能够达至70%人口的接种目标,更不要说是在今年8月份。 民众和商业活动一年来不断的依据当局所发出的指南,在外地入境砂拉越也有14天的隔离,可是在砂本身社区到底出现何漏洞,导致这些案例是层出不穷的,在这方面政府有保护民众性命和财产的责任,也必须有担当。

避免交通严重堵塞 当局应适时加速进行检查

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促请相关当局在交通流量巅峰时段,军警检哨站应适时进执行任务,以双道行驶加速检查工作。 “开放双道加速检查工作是有必要的,以疏通道路,省却使用者塞在路上的时间,特别是上下班和中午放饭时段。” 周长佑表示,当局自前日,在民都鲁4个路段增设军警检哨站,管制每辆车内不超过两人的措施。即便民众在上述措施公布后,已有心理准备,但却比预期来得塞,以致将自己陷入车龙里。 民众严重塞在车龙里,有些更是平日10分钟的车程昨日却耗费半余至1小时,此情况在今早周一为上班日更是严重,特别是敦胡仙翁路及实比河路。 他指出,当局须顾虑到许多民众有要事在身,即使已经提早出门,还是免不了避开车龙。有鉴于此,竟然已禁止堂食和限制超市消费人数,以及许多近来增加的防疫措施,对于军警检哨站方便理应适当,勿连民众欲办理正事、甚至外带或外送服务都百般困难。 “上班族们为了减少病毒感染的威胁,甚至早起预备家人早、午餐,之后再提前出门就是为了可以准时抵达办公室。结果还是堵在车龙里无法动弹。”

曾多次捍卫和保障砂土著习俗地 张健仁喜见里查马拉尊成为砂职业律师

我欢迎高庭的决定,批准丹斯里里查马拉尊成为砂拉越的执业律师。 在他担任砂沙大法官及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时,他对法庭管理的制度作出很大的改革。 也是他在其任期内,他的改革令到沙砂高等法庭所实行的电子法庭及电子案件管理系统也曾是我国的模范。 更重要的是,丹斯里里查马拉尊也曾对砂土著习俗地地主面对法律打压的案件上,作出许多捍卫和保障砂土著习俗地地主权利的裁决。 他曾在联邦法院的其中一项裁决中,针对《砂土地法典》第5(3)和(4)条文(有关废除土著习俗地权力的条纹),作出非常严厉的评论。 他在其判决中指出: “...

颁布指令未做到上情下达 砂政府应事先知会校方

红区学校关闭2周,砂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团长许溧根表示支持,他直言,虽然此作法犹如“亡羊补牢”但至少州政府聆听民意。 他强调,本身一直以来就认为学校复课将引发感染危机,所以过去不断促美里灾难委员做出关闭学校决定,遗憾遭到有人以小人之心,批他在政治化教育,如今决定关闭学校,也肯定他之前的言论。 “美里灾委会最后还是执意坚持开课,所以造成了今天有不少学生确诊的局面,对此感到非常遗憾,若学校没有坚持复课,就不会导致13%的学生无辜遭殃。” 无论如何,他表示过去的决定已经是过去,他希望砂灾委会做任何决定应该以民为本,做出适当的抗疫决定,更应该果断,而不是扭扭捏捏,拖泥带水,等到事态严重才来补救。 另外,许溧根希望灾难委员会在做出有关决定时可以先知会校方,好让学校老师可以做出准备,而不是像昨天,因为宣布不明确,导致老师家长都无所适从,不知该如何是好,是否上课也不能给出一个正确的决定。 “任何决定应该事先让学校知道,让学校有足够时间做好准备,而不是最后一分钟宣布,如此是在为难校方,砂教育局应该做出明确的指示。"

疏忽导致电脑系统故障 古晋海港局应承担额外的货柜费用

古晋海港局应该全面吸纳由船运公司基于实纳里码头电脑系统出现故障而向进出口商征收的额外的货柜费用。 昨天,所有运输公司宣布,由于当局的电脑系统故障,导致货船周转及货运延误,他们将向进出口商征收额外费用,即20尺货柜300令吉和40尺货柜600令吉。 根据当局的官方数据显示,古晋海港局在2019年的货柜吞吐量达24万TEU(20尺货柜单位)。 以此推算,古晋海港局的货柜吞吐量每月平均达2万TEU。 若是每个货柜单位征收300令吉的额外费用,那么每月征收的额外费用则高达600万令吉,或一年7200万令吉的额外费用。

根据ISARAWAKCARE指示 前往古晋福利部却无法得到金卡 杨薇讳:问题出在哪里?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要求掌管砂福利、妇女与家庭发展部长的陈赛明做出交代,为何ISARAWAKCARE ”所显示领取肯雅兰金卡领取地点是在古晋福利部,可是民众却面对古晋福利部需要耗时数个星期依然无法找出金卡的下落,究竟问题出在哪里? 她说,砂政府自推出肯雅兰金卡以来,砂福利局没有设立一个完善的系统来处理肯雅兰金卡事宜,就单单一张金卡,古晋福利部就无法有效率的寻找金卡的下落,引起申请者对砂州政府的办事效率感到怨声载道。 杨薇讳透露,民众日前所面对的问题就是就算通过面子书的“ISARAWAKCARE”显示申请者可以前往福利部领取金卡,可是,当申请者事先拨打电话向福利部确定时,却被告知福利部需要时间来找寻金卡的下落,卡找到之后会通知申请者前往领取。 “最不能接受的是,一张卡寻找了两个星期,依然没有音讯,就算重新跟进,福利部官员又同样的重覆回复需要时间来寻找金卡,找到之后会做出通知。再者,砂福利部的电话很难拨通,不是占线,就是没人接听,或是通话被转来转去,最后挂断。” 杨薇讳说,民众为了一张肯雅兰金卡,几乎被搞得心力交瘁,这种所谓的惠民计划到底诚意何在?砂州政府及负责的部长是否有为这些乐龄人士着想?不但没有为他们带来方便,反而制造更多的问题。 更何况,目前仍是疫情时期,肯雅兰金卡的申请者都是年长乐龄人士,也是属于高风险群,不应该让他们奔波劳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