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七月 16, 2019

更多新闻

黄庆伟遭禁足州议会一年 社青团抨议长是杀鸡骇猴

针对浮罗岸区州议员黄庆伟遭禁足出席砂拉越立法议会长达12个月,民主行动党古晋社青团表示这对黄庆伟来说是极度不公平,因为议长是针对其个人做出攻击,目的就是为了“杀鸡骇猴”。 该团宣传秘书陈方其说,黄庆伟被指控和被定罪一个“隐形”的控状。州议会对他的指控是没有任何法律根据,尤其是他的言论并没有说明抵触任何条文,但却只是惩罚条文,即在州议会特权及权力法令第14(1)条文下,议长可以禁足任何议员不可长达12个月。这显示了议长滥权打压希盟议员。 他也说,议长“杀鸡骇猴”不仅要告诉希盟州议员不可以去得罪议长,也借机告诉在朝议员,议长是神圣不可侵犯也不可撤换。 “议长此举不止禁止黄庆伟出席砂拉越立法议会长达12个月,也禁止了浮罗岸选民们的心声传达到议会里,这简直是太不公平了,议长一定要撤换,议会改革势在必行”。

运用百亿拨款还债 张健仁质疑砂政府绕过议会程序

哥打圣淘沙区州议员张健仁质疑砂拉越政府绕过议会程序,运用上百亿拨款。 "单只2015年至2017年这3年时​​间,砂州政府总共拨款超过40亿令吉给政府供款所批准机构的信托基金,替5间政府公司还债。” “这5间公司用砂州政府担保举债,发出债券,而买债券者的钱则由这些公司花费,砂州政府之后就替这些公司还债。” “关键问题是,这些举债的钱用于什么计划,怎么花我们都不知道,很多砂政盟议员也不知情,只有首长及寥寥无几的圈内人知道。” 对此,他质问,这是否是另一个1MDB丑闻事件的开始? “如果这些钱是真正拿来发展工程,为什么拨款不能直接在州议会拨出,而要经过这信托基金,再由这些公司借钱?”

观察种族极化课题 希盟不容政客分裂各族关系

泗里街区国会议员黄灵彪在国会向首相署提问,政府将采取何措施,以确保政治人物不会滥用种族和宗教课题来捞取政治资本。 首相署透过书面回应指出,历史证明了国家可面对任何挑战若是国民得以团结、共患难。多元种族国民是我国的强项,它不应该被利用成为冲突的课题,而它必须被使用成为达成发展和社会经济进步的成份。 观察现时种族极化继续成为被讨论的课题,政府将不允许政治家及不负责任人的在演说时如此分裂国民。政府也将不允许各族间的和平关系被种族极化和受到政治影响,这将分裂各族间的关系。 在首相领导下的新政府,对于涉及种族和宗教的课题,特别是敏感议题将给予关注,并以下列措施来保护国民和谐: A) 提醒政治领袖关照种族和宗教的敏感性,不公开评论。所有言论不许刺激到任何族群和信徒; B)...

【希盟执政满一周年】秉持一贯决心理念 希盟冀全民携手新政府走下去

砂希联秘书林思健上议员指出,改革不是一段短暂的路途,也不是在希盟获得政权当天就成功,509实际上不过是一个收拾国阵烂摊子的起点,国家在国阵执政61年已经满目疮痍,希盟政府不可能在一年之内可以如同魔术师般解决根深蒂固的问题,但新政府依然秉持一路走来的决心和理念前进,希望全民与希盟政府携手走下去。 他表示,新政府一上台就马上收拾前朝留下的各种投资亏损,包括一马公司​​、朝圣基金、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也有多名涉及贪污案件的前朝包括前正副首相,纳吉与阿末扎希等多名高官被控上法庭。 他说,国家无法正常的进步,及人民无法享有应有的经济发展成果,这都与贪污带来的后果不无关系,希盟为了不再重蹈覆辙,规定所有国会议员及政府官员须要申报财产,提高政府的透明化,同时,新政府也委任在野党国会议员担任国会公账会主席。 “为了避免抽佣,教育部拨款也全面采用电子转账,让学校更直接的受惠。” 政府也重新检讨和谈判大型计划及多项发展项目,包括进行公开招标以提升国家财务管理,也从中节省了数百亿令吉,包括东铁计划节省215亿令吉,第二捷运线(MRT2)节省50亿令吉,第三轻快铁(LRT3)节省150亿令吉,并重启大马城计划。 政府也取消4家独立发电厂(IPP)的合约,节省12亿6000万令吉。

符祥威扮失忆? 杨薇讳批人联才是罪魁祸首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抨击人联党尤其是该党的青总团秘书符祥威之前一直鼓吹人民购买PR1MA房屋,致使许多人民才会购买比现今贵多30%的房屋。因此,人联党才是此事件的罪魁祸首。 杨薇讳也调侃,如今的符祥威似乎是患上失忆症,忘了他之前是如何透过一马房屋发展公司多次举办房屋展销会,及拼命游说人民购买贵的PR1MA房屋。 她不忘提醒符祥威,当时对方在展销会时有说过“这是难得的机会,要青年把握机会购买一马公寓单位”的言论。 然而,一马房屋今天被折扣高达30%优惠,过去一直大力推荐人民购买一马房屋的人联党符祥威却无法做出交代,现在胡言乱语找下台阶。 杨薇讳进一步指出,当时2016年砂州选时,人联党及符祥威还把PR1MA房屋当成是大选竞选课题,更在他们的大选选民集会上把一马房屋讲到“天花乱坠”。当时的一马房屋价格这么贵,可是人联党没有给予理会,还一直游说才会导致人民去购买到昂贵的一马房屋。 “PR1MA房屋事件就是最好的铁证,人联党的话根本不能相信,只会把利益当前头,引发问题。”

借题攻击希盟威信推翻修宪 GPS令砂沙成最大受害者

砂盟联合巫统和伊斯兰党成功推翻希盟政府的第1(2)章修宪法案,他们虽然已成功达到他们的政治目的,即,使政府“蒙羞”及失威信,但砂拉越和沙巴却是最大的受害者。 国内贸易与消费人事务部副部长张健仁发出文告表示,希盟政府的是项修宪法案,与1963年宪法条文是完全一模一样。这是最直接的还原砂拉越和沙巴在马来西亚原本的宪法地位。 在1963年,宪法第1(2)章阐明: “联邦的州属是: (a)马来亚州属,即,柔佛、吉打、吉兰丹、马六甲、森美兰、彭亨、槟州、霹雳州、玻璃市、雪兰莪及登嘉楼; 及 (b) 婆罗洲州属,即,沙巴及砂拉越;及 (c) 新加坡。 ” 在1976年,经国阵政府修改的宪法第1(2)章阐明: “联邦的州属是柔佛、吉打、吉兰丹、马六甲、森美兰、彭亨、槟州、霹雳州、玻璃市、沙巴、砂拉越、雪兰莪及登嘉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