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二月 26, 2021

更多新闻

暂缓砂拉越返校日 黄培根吁州政府行使自主权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兼柏拉旺区州议员黄培根怒斥,砂拉越州政府必须行使砂拉越的自主权以暂缓砂拉越州内的返校日。 他说,目前砂拉越,尤其是诗巫的疫情未稳定及好转,而教育部却在此时贸然要求全国各地的学子从3月1日起陆续返校的决定是极不明智的。 “疫情未在砂拉越爆发之前,砂拉越内的学校就已经关闭并采用线上教学。然而疫情还是因为州政府的居家隔离政策而爆发了,今天砂又創單日新高的353確診人數,现在想要开放学校?疫情肆虐的现在有多少家长能安心的送孩子回学校,又有多少教职人员有信心能够控制以及照顾好校内的安全?” 他表示,有许多学校,教师以及家长们都为了做网课的准备而做出了许多付出,而联邦政府也在2021年财政预算案中拨出了1亿5千万令吉为有需要的学生购买线上学习设备。 “虽然目前还没看到任何关于这些设备的消息,但是我们可以看到,政府是有意推行线上教学的,而许多教师家长也为了添购所需的设备而做出了许多的开销。但是政府却突然要求学生们从3月开始开始返校,那么校方以及家长们的装备和花费是否都白费了? 难道教育部都没一个详细的规划,而是临时做出决定的吗?” 他补充,砂拉越因为有着庞大的面积,而许多郊区的学子都必须到寄宿学校留学。而在此时要求学生返校只会使砂拉越的疫情进一步的恶化。

要想诗巫由红专绿 詹礼新:砂灾委努力还不够

诗巫国会议员林财耀特别助理詹礼新表示,如果诗巫想成为绿区,按砂灾委会现在的表现来看,还远远不够,错误的决策和优柔寡断的实施有条件行管令。他希望砂灾委会在解决诗巫疫情时效仿纽西兰,果断实施像去年三月那般严谨的行管令。 诗巫人民不可随意行动,包括饮食业在内的众多行业,均不准运作,这绝对有助将诗巫人民的健康获得保障,再者可以在短时间内有效控制疫情。 每个商人应该都意识到,禁止营业是为了防止更大的亏损,即不受控制的新冠病毒在诗巫市区传播,甚至扩散到诗巫各角落。 詹礼新说正所谓长痛不如短痛,如果病毒的传播不能被阻断,所谓经济复苏只能沦为空谈。工人不能安心工作,老板不能安心赚钱。 此外,不要让商人感受不到来自联邦和砂政府的温暖。特别是砂政府应好好利用之前收到的30亿石油产品销售税去加大援助力度与速度,优化流程手续帮助商人度过难关,以确保免于倒闭。 最后他指出现时民众若身体不适可立即到政府医院,作必要的COVID-19检查。防范病毒传染实现健康砂拉越你我都有责任。

给教育高级部长的公开信

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严重,确诊病例高居不下的当儿,惊闻联邦教育部高级部长拉兹吉丁宣佈上课日期,顿时让我和广大的家长忧心不已,而是否如期送孩子到学校上课,已成为我们人生中最艰难的选择。 根据教部长高级部长的宣佈,小学将分成两批在3月1日和8日返校上课,而中学则会在4月4日和5日返校。学前教育、小学一年级和二年级学生将率先在3月1日返校上课,三至六年级学生则在3月8日起返校上课。 这位国盟部长给出的理由何其荒谬,幼小生先上课的原因,竟然是因为这些学生上课天数极为有限,并要让他们适应学校。这番言论与卫生部长喝温水治冠病、妇女部长要女性“模仿哆啦A梦”向丈夫撤娇、莫名其妙的新春和宗教聚集的SOP以及减少外国商团的隔离时间等言论及政策何其相似。 身为一个母亲,孩子即将上学前教育,我与许多家长拥有同样的心情,突然接获这项消息,以为又是“假新闻”,多方求证之下,证实这又是国盟部长的另一项罔顾人民健康和生命安全的一项政策,顿时感到愤怒、失望与惊慌,并寝食不安。 我们都曾经是学生,对上课的情况非常清楚,学校推出再严格的SOP,也难以全面避免学生之间会出现偶然的互动,更何况间中还存在与家长接触的因素。而新冠肺炎的病毒在近距离就能够传染,让人防不胜防。 为什麽政府会做出这样的决定,竟然让年幼的学子先上课,小学高年及中学的学生反而较迟,难道年幼的孩子抵抗力会比年长的学子更强吗?这项决策是以科学化和专业的意见为基础吗?

作为主要赞助人,拿督斯里张庆信不应逃避事实,应该坦白告诉民众他所移交予民都鲁医院所谓检测样本能在数小时内获得准确结果的冠病检测仪器,如今本地民众却苦等近一个星期后,还是没有任何结果出炉。

丹绒峇都区州议员周政新说,民都鲁国会议员拿督斯里张庆信不要逃避事实,应该坦白的告诉民众为何由他为主要赞助人,所移交予民都鲁医院所谓检测样本能在数小时内获得准确结果的冠病检测仪器,如今本地民众需要苦等近一个星期,却没有任何结果出炉。 “如今许多接受检测的相关人士仍然受困,致使他们的生意及生计停顿,民众是手停口停,也没有获得政府提供的金钱援助。” 周政新指出,今天仍然可以在脸书上阅览许多民都鲁土著市场的伊班摊贩为停业呐喊,他们自本月7日被突然勒令关闭迄今已经9天,但是对于他们的检测结果仍似遥遥无期。他们没有收入只能够心疼的看着各自无法摆卖日益烂掉的蔬果无法出售。 “政府当局要关闭他们的谋生地点非常容易,可是后续工作却没有任何妥善安顿,只是让他们等待到不知何时。若是福利局分发的粮食的吃完,明天吃的又是什么?” 若是检验的结果真的如所说的在数小时内就出炉,这些人士根本不需要深受等待的煎熬和痛苦。 他说,如今张庆信国会议员又自己在筹备第二所的化验室,并要向大众筹募300万令吉,他应该告诉民众,对于政府而言区区300万令吉,为何不向所谓的国盟支取,而向民众开刀,难道国盟政府缺乏资金,或是张庆信国会议员根本连要兴建民都鲁省第二冠病检测化验室的300万令吉都无法争取。

砂拉越闪电水患愈发频密 古晋社青团严厉谴责砂政盟

砂政盟执政砂州已57年,非但无法解决长期以来困扰人民的水灾问题,反观近来更显得严重。对此,民主动党古晋社青团团长陈方其严厉抨击身为砂政府的人联党无能。 陈方其今日发文告指出,古晋市昨晚连夜豪雨,导致古晋市多个地洼地区出现闪电水灾,同时很多路段严重积水,不少车辆更因涉水行驶致使抛锚在路边。 根据2016年5月20日的报章,砂地方政府部长拿督沈桂贤当时披露在隔月州议会召开时寻求7000万令吉额外拨款,以针对闪电水灾问题采取必要措施。 不过,至今已有五年时间,但治水的问题依然未获得解决。为此,陈方其质问沈桂贤有关治水拨款去了哪里? 陈方其也提醒沈桂贤,当初他在2016年以砂国阵人联党出战石角选区时其中竞选宣言是推展社区电子应用程式平台,供居民通报意外事宜(如议会维修工程等)及提供警报(如水灾警报);惟,时隔多年的今天,该项宣言却没有兑现过。 “别忘了,这些建设都隶属于沈桂贤部长的房屋及地方政府部所管。”

方便大专生返校 砂灾委应立即批准航班

砂政府應該協調本地大學及大專生返回國內各地學校的航班,也應該將教育環節納入抗疫其中的首要工作之一,必須妥善照顧這些學子的利益,若是他們須要重返校園,就需要有足夠的航班,將他們接送並安全的返校上課。 砂希盟秘書林思健上議員表示,砂境內的大學及大專生須要返回沙巴、西馬半島各個相關州屬的學府,但是目前仍然缺乏航班,譬如說前往首都吉隆坡,或是柔佛州的,也有許多本地學子在該州求學。 他促進當局增加或是安排這些原本可以直航的州屬地點的航班,可以避免學生在抵達首個地點後,例如在抵達吉隆坡後,仍須要再轉搭長途巴士或是其他交通工具前往目的地州屬,這可以降低當中所存在的染疫風險。 林思健說,為了學生的福祉與健康,砂政府必須尋找對策,而並不是高教部已經指示準備開學,但是學生是面對機票一票難求。 他指出,許多學長與家長也擔心訂購機票,若是訂購後可能面對無法成行,或是更改航班,及有關航線直接被撤銷。 “砂拉越政府在這方面必須有所確定,才能夠解決學生及家長的困境,這是他們的心聲,我一直以來都有反映,也致函予高等教育部反映這問題,砂政府當局同樣必須嚴正看待並有效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