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十一月 29, 2020

更多新闻

巫伊联盟不尊重大马其他族群 陈方其促砂政盟别再执迷不悟

针对首相署副部长(宗教事务)阿末马祖在报章上所发表限制售卖烈酒或扩大至各国的言论,行动党古晋社青团团长陈方其质问砂人联党为何没有为此政策发声,是否意味着人联同意或默许该项该政策呢? 他说,人联党是每次口口声声说道砂政盟是造王者,可每每遇到极端政策或言论时却不敢为砂拉越人发声,选择了沉默以对。 他指出,所有砂拉越人民应该清楚看到,国盟政府的议程是由巫统和伊斯兰党决定。 “种种迹象显示巫统和伊斯兰党内的极端份子并不懂得尊重或考虑到其他人民的宗教和文化,而且他们还会捉紧任何机会要把他们的生活方式强加于其他人的身上”。 他补充说,虽然砂政盟与巫统和伊斯兰党同组联邦内阁,但是砂政盟的部长根本无力阻止巫统和伊斯兰党的极端议程。显然砂政盟为了保住官位,砂政盟的部长们也只能随着巫统和伊斯兰党的议脚步起舞。 “禁酒的建议只不过是一个开始,随着联邦政府的议程由巫统和伊斯兰党决定,将来会有越来越多包含着伊斯兰党思想意识的政策出现及被实行,而砂拉越也将难以幸免。”

房屋与地方政府部部长回复泗里街区国会议员黄灵彪的提问

泗里街区国会议员黄灵彪在国会会议上,询问房屋与地方政府部部长,在疫情期间,房地产生意下降了百分之多少,明年预计下降百分之多少? 房屋与地方政府部部长回复说,根据国家房地产资料中心(NAPIC) ,2020年上半年房地产报告,2020年上半年房地产(H1 2020)市场严重下跌,比2019年同一时期(H1 2019),H1 2020期,有75,318 次交易,即256.1亿,这下降了24.6%(单位),以值(nilai)来看,下降了26.1%。国内州属表现都下降。 她表示,根据大马国家银行(BNM)报告,大马经济预计将在2020下半年逐步复苏,因经济领域已经分阶段开放,在外的要求逐步好转。2020年5月头经济重新开放,5月和6月的房地产市场都有好转变。 "虽然在国家经济复苏计划(PENJANA)下,市场活动获得提升,但是房地产市场预计持续走慢直到2020年下半年,一直到2021年。房地产市场走高,仍有赖于国内因素,政治稳定,油价和全球商品与疫情。"

杜当巴士站荒废近20年 林思健抨砂政盟浪费纳税人金钱

砂希盟秘书兼上议员林思健指出,杜当巴士站设施估计荒废近20年,这已经赤裸裸的证明前身为国阵的砂政盟是如何欠缺对于地质的了解,及地理位置的毫无规划,白白浪费纳税人的金钱和土地资源,过后也没有一个改善的方案。 他今日质问史纳汀州议员拿督李景胜,及美里市政局尤其是市长俞小珊,关于这已经形如废墟的白象计划日后的“命运”将如何。 “我看见如今这巴士总站的地陷情况非常严重,这证明有关当局没有事先长远的规划并鉴定合适的地点,如今等于是“英雄无用武之地”。” 根据他了解,这是公共资产建筑物,如今到底是被何方租赁,用于什么用途,是否有进行公开招标,其中的条件、契约期限、租金价格、涉及范围,及保养方面等,应该公开让纳税人知道其中的详情。 他说,目前在当地可以看见有挂上一些招牌,破旧的巴士及一些待售汽车,到底是基于何用途,交给何方人士或私人公司,这些详情必须明确清楚的向美里人交待。

含糊不清的宪法对民众构成影响 既知不完善何必仓促进行?

“州议员是砂拉越的立法者。如果州议员无法正确的了解及诠释法律,就会制定出用词不当的法律(或宪法),进而对民众构成影响。” 针对州议会匆匆忙忙通过含糊不清的修正法案,砂行动党圣淘沙议员张健仁特助江峰年如是表示。 他说,人联党主席沈桂贤声称修宪是只允许砂拉越人可以成为砂州议员,这是不正确的说法。因为砂州宪法中并没有 “砂拉越人”字眼。而当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提议在修宪法案中加入“砂拉越人”字眼,却被砂政盟拒绝了。 再者,修宪所采用的字眼也将允许泰益玛目的两名继子可以参选成为砂州议员。 他补充,目前,有许多西马人或沙巴人在砂拉越出生(因为他们的父母在砂拉越工作)。修宪后,我们可能会看到,这些非砂拉越人的孩子(出生于砂拉越),只要他们在砂拉越居住一段时间,就有机会参选成为砂州议员。 “砂政盟辩称可以把此事带上法庭。问题是,砂政盟为什么要通过一个会被带上法庭挑战的修正法案,尤其这是砂州宪法?”

德士业者生计陷困 申请生活援助金碰壁 张健仁吁政府尽速批准 帮助德士业者度过难关

今天我代表古晋德士业者移交信函给财政部第一副部长拿督阿都拉欣,要求财政部批准227位德士业者提出的生活援助金申请。 这些德士业者都是古晋德士车主联合公司的股东。 古晋德士车主联合公司的成立是负责管理古晋国际机场的德士固本柜台,而大部分在古晋国际机场提供载客服务的德士业者拥有该公司的一小份股份,以共同承担德士固本柜台的运作经费。 随着电子召车服务日益受落,该公司自2018年面对亏损。同时,鉴于新冠肺炎疫情,机场德士生意更是惨淡,古晋德士车主联合公司决定停止古晋国际机场德士固本柜台的服务。 然而,基于他们拥有该公司的股份,这227位德士业者欲申请政府所分发的生活援助金都不获批准。德士业者的生计在疫情的肆虐下深受打击,然而,却因为他们拥有这公司的一小份股票,他们提出的生活援助金申请被拒,这对他们来说是非常不公平的。 生活援助金申请者的收入必须在B40低收入群体的范围,即家庭收入每月4000令吉或以下。如今,大部分德士业者的收入正是处于这个范围,在这种情况下,政府不应该因为他们拥有股份而不批准他们的生活援助金申请。

代张健仁移交5000令吉予沉船事主 杨薇讳遗憾砂政府没给予援助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遗憾看到,砂州政府没有协助那些遇到沉船意外事件的渔民们。 “到目前为止,砂州政府没有为两宗分别在9月和10月发生沉船意外的新渔村渔民提供任何援助。” 让人感到痛心的是,作为人联党部长的沈桂贤每年有上千万令吉的拨款,却没有展示诚意来帮助这些渔民。 与此同时,身为首长署政治秘书陈开更是与这些遭遇沉船事件的渔民同住在一个地区,却选择性的给予处理,即只慰问9月17日的船沉事主,另外一宗在10月8日发生的沉船事主至今没有给予关心。 “这些渔民们的生活平时已经很幸苦,风险大,又不幸遇到沉船意外事件,他们损失更加惨重,可是砂州政府包括身为华基政党的人联党却对此事件抱着不闻不问态度,根本不是关心民漠的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