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8月 1, 2021

更多新闻

封锁整个巴都吉当路段并非唯一途径 江峰年不苟同罗克强说法

针对罗克强认为关闭 峇都吉当的一个路段是强制封锁Kampung Bumbok的唯一方法,砂行动党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江峰年对此表示不敢苟同。 他说,像古晋周边的任何甘榜一样,Kampung Bumbuk确实有很多通道。然而,罗克强却轻易地回避了为什么当局不能只设置这些特定入口点的封锁而需要关闭 峇都吉当路的一大部分分的问题。 “最近 Kampung Tabuan Abdul Drahman(俗称 Kampung Tabuan Foochow)也传出了感染群,而该地区共有 8 条道路可供出入上述甘榜。当局所做的是安排警察、军队或人民自愿队在上述8个出入进行封锁而已。”

已派发2200份食物篮 本周末柏拉旺选区将最后一次派发

国会粮食援助计划下,诗巫国会选区里的3个州选区给被分配5000个食篮,而柏拉旺选区的食援派发活动将在这个周末(31/7 – 1/8,早上9点到下午3点)继续进行。 柏拉旺区议员黄培根透露这个周末将是柏拉旺区内最后一次的大型食篮分发活动。 分发地点与前两周相同,位于新珠安菜市场对面的迷你邮政局/大萬的后方。该店屋是属于诗巫华团会长严品胜(木旁),黄培根也感谢严会长义务性的让柏拉旺选区办公室免費在该店屋分发食篮。 黄培根也透露由于这个周末将是最后一次有工作人员在现场分发食篮并未民众填写申请表格,他决定让所有在柏拉旺区内并还未申请或未领取食篮的家庭来到现场申请,即可在当场领取,而不需要再等待通知。 他也呼吁所有已申请却还未收通知或已收到通知但却还未领取食篮的民众都可以在这个周末到分发食蓝的现场领取或查询。

国盟绕过最高元首和上下议院撤列 阿都阿兹质疑撤列有效性

砂行动党峇都吉当支部主席阿都阿兹表示,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达基尤丁哈山在国会称,由国盟领导的联邦政府不会向最高元首建议延长紧急状态。他还说,联邦政府决定撤销根据《联邦宪法》第 150(3) 条所颁布的紧急法令。在7 月 21 日,共有 6 份行政令在宪报刊登并被撤销。此举动让人深感错愕。 “撤列的宣布令在国会议员们都感到震惊。 ” 他说,联邦政府必须解释为什么没有在 7 月 21 日当天宣布撤销 6 个 紧急条例。这完全没有隐瞒的必要。根据联邦宪法第 150(3) 条,撤列的决定必须提交上下议院定夺。

协助砂民及商业领域渡过难关 阿邦佐应即刻召开砂州议会 提呈及通过巨额附加预算案

砂民主行动党欢迎及支持砂拉越颁布各别地区性的紧急状态,以确保不会在疫情肆虐时期举行州选。这也是我在周一的国会会议上参与辩论时所作出的呼吁。 全国紧急状态于今年8月1日结束,砂州立法议会将会自动解散,砂宪法规定,砂拉越必须在砂州立法议会解散的60天内举行州选,即是今年10月1日。对此,除非最高元首针对砂拉越颁布地区性的紧急状态,我们必须在今年10月1日之前举行州选。 鉴于砂州疫情严峻,在当前的情况下举行州选绝对是自寻死路。因此,我在国会建议在砂拉越颁布地区性的紧急状态。 我的这项建议也随即获得砂政盟秘书长亚历山大的支持,尽管砂政盟的一些部长不认同并强调砂政盟已做好准备应对随时举行的州选。 最终,我很欣慰国家元首御准在砂拉越颁布各别地区性的紧急状态,展延举行州选。 随着砂拉越延长紧急状态,州选将展延至明年举行。如此一来,政府将能够在这个非常时期更专注于推行抗疫政策和措施及协助人民。

砂拉越占据德尔塔确诊榜首 林思健狠抨砂灾委三不态度

砂希盟秘書林思健上議員指出,馬來西亞目前的防疫政策已經是以失敗告終,這就是迄今國人清楚看見的事實,砂拉越政府自己管理砂災難管理委員會只是在等死,對外不斷的表現展示自主權,實際上根本沒有實權,如今DELTA讓人們擔心砂拉越疫情將爆發。 在全國的記錄迄今本月22日,全國共有189宗DELTA,而砂就超過50%,居然有93宗高居全國之冠,92宗是本土受感染,可以預見這感染率是多麼驚人,這是讓砂人感到憂心忡忡、心驚膽戰。 砂和各省份災難管理委員會卻對這威脅力極大的病毒,採取不聞不問、不理不睬、不溫不火的處理態度,加上對於這病毒如何進入砂,受感染的群體人們是一知半解,當局沒有坦誠公佈。 這DELTA病毒是非常嚴重的,我國過去一周不斷出現破萬和創新高的病例,其中多少是DELTA造成,在外國許多國家確診節節攀升同樣與這,顯然這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發難以收拾。 基於砂拉越醫療體系得缺乏,是否有能力應對,一旦疫情爆發攀升,可以預見是難以應付的,無論是在設備人力資源上。 但是砂在難管理委員會沒有給予砂人信心,沒有做出未雨綢繆的準備,也沒有如過去所說邀請國外專家前來指導,如何能夠更加成功防疫,迄今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根本沒有拿出實權做出落實有利於防疫政策。

漠视疫情多次要求大选 黄培根轰卡林为了政治议程罔顾砂民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兼柏拉旺议员黄培根表示砂拉越并不应该在近期举行选举,批评砂青年与体育部长拿督阿都卡林更以“还政于民”以及“了解人民权利”为借口,为了自身的政治议程而罔顾砂拉越人民,执意举行砂选举。 “从去年以来,我们就看到阿都卡林屡次要求举行选举,很遗憾的,从今年砂拉越在因为砂政盟的疏忽而导致疫情爆发以来,这位部长也只是事不关己的继续要求进行选举,而不理解一般大众在疫情之下所面对的困难和担忧。阿都卡林说砂政盟想要重新得到人民的委托,却没为人民试想难道人民现在想要的是一个可能让疫情再次爆发的选举吗?” “阿都卡林在昨日更表示若疫情将再持续5年,难道选举将再延迟5年?这个说法是站不住脚的,无论是反对党又或是执政党的议员,都并不是只一味的要求延迟选举,而是等到疫情受控、疫苗接种人数达至少70%,达到群体免疫之后才进行选举。要与疫情共存也不是指什么都不改,并以以往的方式来进行这次的选举。除非阿都卡林认为在砂政盟的管理下,疫情在接下来的5年内都不会受控,才会做出这番发言。” 黄培根表示,虽然根据JKJAV(COVID-19疫苗供应保证特别委员会)的报告,砂拉越疫苗接种率是除了纳闽之外国内最高,但是与砂拉越政府预定在8月达到全砂州80%疫苗接种率的目标却有一段距离。加上目前国内因为疫情的严重,特別是Delta變種病的出現,在跨省跨州上仍有许多的限制,因此在此时并不宜举行选举。 “根据JKJAV截止昨日的报告,砂拉越目前有超过120万人已完成2剂的疫苗接种,为成年人的60.1%,但在2019年砂拉越就已有约281万的人口,目前估计应有约300万人。若想要达到全人口的70%接种疫苗率则需要为约210万人接种疫苗。因此砂拉越不该只以80%成年人(约160万人)已完成接种疫苗为由而贸然举行选举,近日也可看出砂拉越的疫情还并未受控,昨日的全国检验阳性率也高达11.32%,砂拉越的基本传染点数 (RT)则为 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