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八月 12, 2020

更多新闻

口罩成了贫困群体的负担 阿都阿兹吁贸消部再调低顶价

鉴于联邦政府规定8月1日至8月14日起,必须在公共场强制性戴口罩政策,今早,我带领巴都吉当火箭团队一起上街派发近400包免费口罩。 我们在位于巴都吉当州选区的3里Maong Bazaar分发口罩给予该区的小贩和民众。除此之外,我们还派发了400张有关预防新冠肺炎的传单和DAP简介传单,借此提高人民防疫的健康意识。 政府实施强制性戴口罩后,我收到了许多当地小贩和民众的投诉。他们向我申诉政府并没有采取必要的措施来降低口罩的顶价。甚至还有人告诉我,相比起希盟执政时,希盟领导的国内贸易和消费者事务部(贸消部)还会体恤人民而设法降低了三层口罩的顶价。 希盟执政时期,每片三层口罩的最高价格仅为每片RM0.80(零售价)。那时,贸消部由赛夫丁和张健仁领导。 不幸的是,希盟联邦政府在被砂政盟以造王者的身份联手巫统以及伊斯兰党夺权后,就将每片三层口罩的顶价调涨至RM1.50。 虽然,当新任部长(来自砂拉越)最近在国会宣布将价格上限从2020年8月15日开始降低至每片RM1.20时,此顶价仍然过高,许多人还是无法负担。这是因为该建议顶价比希盟政府时期高出50%。 过高的顶价将使消费者容易受到商家的剥削,尤其是考虑到政府已强制公众在公共场所戴口罩。

拜访诗巫警区主任史丹里 行动党助民众反映问题

我和武吉阿瑟州议员郑爱鸰于昨天拜访诗巫警区主任史丹里,针对目前疫情下的复原期行动管制令(RMCO)与标准作业程序(SOP),我们向主任反馈一些人民面对的问题。 根据诗巫警区主任的数据,从5月27日至今诗巫警官在SOP条例下共开了针对个人148个及针对业者53个罚单。我们希望民众对警方开SOP罚单的流程有一定的了解,以保护自己的权益。在SOP条例下,触犯方的罚单必须在当场开,罚单也不可回到警局内开,警方也无权将触犯方的身份证取回警局,而罚款则向卫生部缴付。民众若被开罚单可以要求警方出示所触犯的条例,若警方无法明确指出所触犯的条例仍然开罚单,民众可以以理据争。 我们要求全部SOP条例必须在宪报上刊登,因为任何的法律必须在宪报上刊登才有法律效益。目前一些SOP的条例并没有在宪报上刊登,使其标准只能依照各区相关单位自行拟定,进而导致各区、各州SOP标准不一的乱象。我们认为应该将SOP的条例、实行条件等相关细节写入宪报,让SOP成为法律条文才能够有个标准供人民遵守。先前甚至出现警方针对车内不戴口罩人士开罚单,后来得知车内不戴口罩符合SOP而将罚单取消的笑话。在法治国家,我们不能将罚款当儿戏,我们需要一个标准,什么地方应该戴口罩、社交距离多少、公共场所人数限制等相关条例都应该清楚刊登在宪报上。 对于联络方式追踪(contact tracing),目前政府已强制商家出示mysejahtera app二维码供民众扫码。一些没有手机的民众,我们呼吁民众不要抗拒写全名名字和准确的电话号码,万一爆发新病例,院方和卫生部可以明确追踪与患者接触人群,最快速度降低病毒扩散的风险。SOP的实施不是为了为难大家,而是要保护你、保护你的家人免于病毒毒害。在这个困难的时候我们呼吁民众积极与警方配合,对抗疫情。 现在复原行管期经济复苏是重点,砂拉越及诗巫的疫情可以说得到控制,我们认为行政单位更应该把重点放在从外国进入砂州的人士身上包括隔离期间的一些问题,如:一些砂拉越的病例是发生在西马检测是呈阴性、回砂后却呈阳性的情况;入境砂拉越人士隔离地点需要妥善安排;严格管控与加里曼丹边境的老鼠路以防漏网之鱼;执法单位应该严惩戴隔离环仍外出者。

后门政府夺权 三权分立成泡影

丹绒峇都区州议员周政新表示我国过去半年的确出现让国人感到百感交集及变化,尤其是在多个层面的政治演变,可是这一切都乃源自国人在2年前当时509给予希盟的支持,得以让过去努力不懈且牺牲的果实绽露。 “我国最新的政治演进莫过于沙巴的闪电州选举,这让不少人感到意外,而接踵而至的就是砂州选举,甚至有可能出现让国际关注的全国闪电大选。不过,希盟和行动党相信,这个国家改革已拉弓射箭出去,因此不会再走回头路。” 周政新指出,虽然过去许多因素让一些选民感到失望和不满,但是今天这个国家的立法、行政与司法,对比巫统一党独大时期,尽管希盟接手烂摊子的举步维艰,但至少已经绽放多方面的微弱却有望持续的曙光。 他说,希盟清楚国会即立法机构是三权分立中,最能体现民意,最能监督政府的机构。因此在希盟执政后首次委任在野党领袖担任公账会主席,确保公账会扮演监督及制衡的角色。 过去,公账会主席一直由执放党后座议员担任,但希盟在执政后在这方面展现改革勇气。 但遗憾的是,在国盟促使的政权轮替后,却影响整个公账会的运作,虽然国盟目前履行政府应有的抗疫义务和责任,但整个国家都毫无施政方针,未来相信是难以交出任何成绩单。

城乡医生比例差距大 为满足全国医疗需求 政府需更全面分析

针对卫生部长阿汉峇峇表示我国的医患比例乃迎合世界卫生组织的全民医疗卫生(Universal Healthcare Coverage)目标,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认为这可能无法充分反映出实际情况,尤其是在沙巴和砂拉越郊区,以及西马半岛原住民徙置区对医生的迫切需求。 他补充,即使我国有着很高的医生和病患比例,但卫生部仅以该比例来概括整个标准,是无法反映出实际情况。这也可能意味着在大城市,例如巴生谷地区的医疗人员过剩,但在郊区方面却是严重匮乏。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有关比例基本上是显示整个国家医疗人力的平均水平,但从微观层面来看,尤其是在各州就会出现不同情况,例如沙巴的医生和人口比例是1:856,而砂拉越则是1:662。 他补充,如果以更仔细且深入角度去分析,特别是在城郊之间差距,就可以更逼近的看到实况。尤其在砂拉越215间的郊区诊所,其中45.6%即98间诊所只有医药助理和护士在营运。 此外,根据2018年总稽查司报告,我国的急诊及创伤部门(ETD)乃面对人力和资金不足,及超负荷工作量等,这些问题都会导致医护人员在工作上出现倦怠,甚至影响患者的护理质量。

国盟提控林冠英是报复 砂政盟是帮凶之一

前财政部长林冠英和妻子周玉清被捕和面控是新政府采取的报复性行动,砂行动党政治教育主任陈长锋今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当希盟政府垮台后换了新政府,行动党已经知道这样的事情将会发生,新政府肯定会报仇。 新政府缺共同理念 “尽管已经预测会发生这种事,但是当事情真正发生的时候,大家还是感到伤心和失望,不单只是行动党支持者,相信很多不同民族的马来西亚人都很明显的感觉到,这是一场报复性的行动,新政府的举动将导致国家未来发展和世界地位往下滑。” 他指出,新政府是由几个持不同政治理念的政党组成,他们共同的目的是把行动党拉下台,因为行动党坚持要一个清廉、公平的政府,也强调马来西亚是世俗国。 “但是新政府内的政党却没有共同的政治理念,巫统强调马来人的特权,而伊斯兰党则主张神权主义,一个用宗教,一个用民族,将形成不公平、不平等的社会。” “很遗憾的是,若不是砂政盟的支持,这个新政府不能成立,按照砂政盟主席的说法,支持新政府是为了稳固政局,这种说法是不正确的,若要稳固当时的政局,应该支持希盟政府。”

协助贫困家庭 力所能及火箭尽力而为

古晋民主行动党团队获得国州议员张建仁和热心公益的人士得赞助。为贫病的家庭送上温暖,购买单人床与床垫,轮椅及日常生活用品食物等。 今日上午已将所筹集的捐赠物,食品及援助金交给受惠家庭。 行动党团队,虽然无法协助所有贫穷家庭。但将尽我们能力所及,在未来我们会配合热心公益单位与私人企业,协同下帮助更多有需要家庭,让社会充满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