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8月 1, 2021

更多新闻

疫情未见好转不宜执意举行选举 周政新:砂政府应以砂民健康为重

丹绒峇都州议员周政新呼吁砂政府必须采取应急措施,适时处理当下的疫情问题,当务之急应以疫情为重,以人民的健康为先。 “过去一年多,我国因疫情管控差强人意而延伸和浮现重重社会问题,而非砂盟政府不时假意的提选举试探民意。若执意举行砂州选举,肯定会引起全体砂人的强烈反弹,人民更不会轻易罢休。” 许多砂民众也质疑砂政盟的心里是否只想着选举,眼前严峻的疫情处理和经济复甦根本已无能为力和不知所措,只能抽象的宣布“2030年后疫情发展策略”,周政新表示,此时此刻是应对民众所面对的现实难关和处境。 “砂政盟自己清楚如今全国包括砂拉越的疫情没有好转,若是着急举行选举,这不仅顾着自己的权势地位,更是把全民的性命、安全和健康曝露在极大的危害下,与所谓的捍卫砂人权益根本是虚有其表。” 周政新指出,砂政盟所支持和寄居的国盟亦如此失策,导致国家疫情和死亡人数如此高,砂拉越也无幸免,执政当局却执仍然迷不悟只是专注选举和政治,这肯定将被民众唾弃。 “就是因为国盟和砂政盟的在疫情爆发初期的各种政治操作和盘算,导致如今整个国家被拖至几乎是无底深渊,许多民众的日常生活不仅难以恢复正常,工作、收入、家庭都面临各种冲击,学生的学业更是如此,这势必影响大马整体社会未来的前景。”

漠视疫情多次要求大选 黄培根轰卡林为了政治议程罔顾砂民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兼柏拉旺议员黄培根表示砂拉越并不应该在近期举行选举,批评砂青年与体育部长拿督阿都卡林更以“还政于民”以及“了解人民权利”为借口,为了自身的政治议程而罔顾砂拉越人民,执意举行砂选举。 “从去年以来,我们就看到阿都卡林屡次要求举行选举,很遗憾的,从今年砂拉越在因为砂政盟的疏忽而导致疫情爆发以来,这位部长也只是事不关己的继续要求进行选举,而不理解一般大众在疫情之下所面对的困难和担忧。阿都卡林说砂政盟想要重新得到人民的委托,却没为人民试想难道人民现在想要的是一个可能让疫情再次爆发的选举吗?” “阿都卡林在昨日更表示若疫情将再持续5年,难道选举将再延迟5年?这个说法是站不住脚的,无论是反对党又或是执政党的议员,都并不是只一味的要求延迟选举,而是等到疫情受控、疫苗接种人数达至少70%,达到群体免疫之后才进行选举。要与疫情共存也不是指什么都不改,并以以往的方式来进行这次的选举。除非阿都卡林认为在砂政盟的管理下,疫情在接下来的5年内都不会受控,才会做出这番发言。” 黄培根表示,虽然根据JKJAV(COVID-19疫苗供应保证特别委员会)的报告,砂拉越疫苗接种率是除了纳闽之外国内最高,但是与砂拉越政府预定在8月达到全砂州80%疫苗接种率的目标却有一段距离。加上目前国内因为疫情的严重,特別是Delta變種病的出現,在跨省跨州上仍有许多的限制,因此在此时并不宜举行选举。 “根据JKJAV截止昨日的报告,砂拉越目前有超过120万人已完成2剂的疫苗接种,为成年人的60.1%,但在2019年砂拉越就已有约281万的人口,目前估计应有约300万人。若想要达到全人口的70%接种疫苗率则需要为约210万人接种疫苗。因此砂拉越不该只以80%成年人(约160万人)已完成接种疫苗为由而贸然举行选举,近日也可看出砂拉越的疫情还并未受控,昨日的全国检验阳性率也高达11.32%,砂拉越的基本传染点数 (RT)则为 1.04。”

协助砂民及商业领域渡过难关 阿邦佐应即刻召开砂州议会 提呈及通过巨额附加预算案

砂民主行动党欢迎及支持砂拉越颁布各别地区性的紧急状态,以确保不会在疫情肆虐时期举行州选。这也是我在周一的国会会议上参与辩论时所作出的呼吁。 全国紧急状态于今年8月1日结束,砂州立法议会将会自动解散,砂宪法规定,砂拉越必须在砂州立法议会解散的60天内举行州选,即是今年10月1日。对此,除非最高元首针对砂拉越颁布地区性的紧急状态,我们必须在今年10月1日之前举行州选。 鉴于砂州疫情严峻,在当前的情况下举行州选绝对是自寻死路。因此,我在国会建议在砂拉越颁布地区性的紧急状态。 我的这项建议也随即获得砂政盟秘书长亚历山大的支持,尽管砂政盟的一些部长不认同并强调砂政盟已做好准备应对随时举行的州选。 最终,我很欣慰国家元首御准在砂拉越颁布各别地区性的紧急状态,展延举行州选。 随着砂拉越延长紧急状态,州选将展延至明年举行。如此一来,政府将能够在这个非常时期更专注于推行抗疫政策和措施及协助人民。

以砂拉越人民性命和健康为优先张健仁促砂政盟别为政治便利而进行州选

联邦及砂政府在举行下一届州选之前,必须确保所有选民都可以在安全的情况下投票。否则,如果砂政盟(GPS)政府只为了他们的政治权宜之计而把砂拉越人民的生命和健康置于危险之中,砂政盟政府将难辞其咎。 截至7月25日,只有58.9%的砂州人口已接种第一剂疫苗,40.5%的人口接种第二剂疫苗。换言之,约60%的人口还没有完成接种。 更糟糕的是,最近爆发的Delta 变种病毒病例显示,接种两剂疫苗的人士还是有可能会感染Delta变种病毒。 至今,砂拉越每天还是有数百宗新确诊病例。学校依然关闭。许多商业领域还是禁止营业,而大部分获准营业的商业只能在减少人手的情况下营业。雇主面对着生意和支付员工薪资而苦苦支撑,员工则为减薪、减少津贴以及可能被裁退而苦苦挣扎。每天都有许多人寻求粮食援助。 在这样的情况下,现阶段绝对不是举行州选的时候。 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今日在国会透露,内阁决定撤销紧急状态。一旦紧急状态被撤销,这也表示砂拉越必须在撤销紧急状态的60天内举行州选。

砂拉越占据德尔塔确诊榜首 林思健狠抨砂灾委三不态度

砂希盟秘書林思健上議員指出,馬來西亞目前的防疫政策已經是以失敗告終,這就是迄今國人清楚看見的事實,砂拉越政府自己管理砂災難管理委員會只是在等死,對外不斷的表現展示自主權,實際上根本沒有實權,如今DELTA讓人們擔心砂拉越疫情將爆發。 在全國的記錄迄今本月22日,全國共有189宗DELTA,而砂就超過50%,居然有93宗高居全國之冠,92宗是本土受感染,可以預見這感染率是多麼驚人,這是讓砂人感到憂心忡忡、心驚膽戰。 砂和各省份災難管理委員會卻對這威脅力極大的病毒,採取不聞不問、不理不睬、不溫不火的處理態度,加上對於這病毒如何進入砂,受感染的群體人們是一知半解,當局沒有坦誠公佈。 這DELTA病毒是非常嚴重的,我國過去一周不斷出現破萬和創新高的病例,其中多少是DELTA造成,在外國許多國家確診節節攀升同樣與這,顯然這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發難以收拾。 基於砂拉越醫療體系得缺乏,是否有能力應對,一旦疫情爆發攀升,可以預見是難以應付的,無論是在設備人力資源上。 但是砂在難管理委員會沒有給予砂人信心,沒有做出未雨綢繆的準備,也沒有如過去所說邀請國外專家前來指導,如何能夠更加成功防疫,迄今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根本沒有拿出實權做出落實有利於防疫政策。

阿都卡林无视疫情一再主推选举 行动党青草路支部抨其自私自利

砂行动党青草路支部今日发文告表示,砂青年与体育部长阿都卡林日前针对砂拉越选举的课题表示了砂拉越选举不宜延迟的文告。这是一种罔顾人命,十分自私的表现。这与阿都卡林同僚的南达林奇的“赞成砂拉越实行局部紧急状态”说法简直差天差地。 文告中提到,砂拉越的疫情每况愈下是众所周知的。作为砂拉越内阁一部分的阿都卡林是不可能不知道的。更何况,砂拉越也发现Delta变种病毒的案例后,阿都卡林应该清楚知道这不是举办选举的时候。 在阿都卡林的文告里,他指出他不愿意在没有人民委托的情况下继续执政。这是十分荒谬的。今天的国盟政府严格来说是没有获得人民委托的政府。然而,这个政权一直都获得砂拉越政党联盟的支持。阿都卡林作为砂拉越政盟的一份子,难道不知道砂拉越政盟一直都在支持一个没有人民委托的政府?那他又有什么道德制高点来说为了要获得人民委托而举行砂拉越选举? 显然,阿都卡林不是为了所谓的人民委托而急于要举行砂拉越选举,反而是在今天疫情的情况,砂拉越政盟身为执政党,而在野党却在政府混淆不清的SOP之下绑手绑脚又随时面对执法单位刁难,对砂政盟有利的情况下,让其能够更容易在砂拉越选举获胜。现阶段疫情还非常严重的情况下举行选举,根本是因砂政盟的政治利益而罔顾人民安全的决定。 文告中直言,阿都卡林应该向其同僚南达林奇学习,别为了自身政治利益而罔顾全体砂拉越同胞的性命。 正因如此,砂拉越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也对此发出了文告,表示希望能够在砂拉越实行紧急状态,避免在疫情正严重的情况下举行选举。这时候阿都卡林应该放下政治成见,支持张健仁的这项提议。作为造王者的砂政盟,更应该发挥出造王者的影响力,为了砂拉越同胞的性命,逼迫国盟政府在砂拉越实行紧急状态,避免举行砂拉越选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