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一月 21, 2021

更多新闻

杨薇讳促砂政府为灾黎提供体恤金 助灾民度过艰难时刻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呼吁砂州政府为受水灾影响的灾黎提供水灾体恤金,帮助他们度过艰难时刻。 杨薇讳昨晚与古晋区国会议员俞利文巡视民达华第一巷水灾情况,由于适逢雨季和涨潮,大部分的屋子都被潮水淹入屋内,家具电器用品皆被浸水损毁,居民苦不堪言。

俞利文吁建更多弃婴舱 避免无辜小生命牺牲 青少年需有未婚先孕风险意识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呼吁联邦和砂州政府应该考虑设更多的“弃婴舱”,除了保护新生儿避免牺牲无辜小生命,同时倡议弃婴舱的需求和重要性,以教育公众对未成年或青少年未婚先孕风险的正确意识。 俞利文表示,针对古晋近日发生的弃婴惨死案件,着实令人非常痛心和遗憾。 他指出,为了避免类似悲剧发生,政府可以采取多种步骤阻止这种情况出现,特别是为受影响未婚妈妈、未成年少女孕妇等提供相关支持,让她们在需要帮助时不会感到独立无助。 俞利文补充,古晋专科医院旧址过去曾经提供有关弃婴舱服务,不过,随着该医院迁至新址,便不再提供相关服务。 因此,他希望古晋专科医院以及其他私人医疗机构能够再次考虑提供弃婴舱的服务,同时,政府也应该将有关服务设施扩大至砂州每个地区。 俞利文解释,设立弃婴舱服务并非意味鼓励青少年怀孕或未婚先孕,而是提供她们最后办法的选择,尤其将弃养的新生儿放置在安全地方,以免危及无辜小生命。

砂疫情严重 为避免学生上学有感染风险 刘强燕吁砂政府慎重考虑是否返校

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表示认同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于昨日宣布在诗巫包括诗巫、加拿逸和实兰沟3个县区从本周六即16日至29日开始实施行动管制令(MCO)为期2个星期。 她表示,随着诗巫的疫情日趋恶化,截至昨日诗巫的单日确诊病例就高达150宗,虽然这项措施似乎来得有点迟,但是在目前来说这也是唯一亡羊补牢的办法。 根据昨晚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公布的诗巫行动管制令的标准作业程序(SOP),从本周六开始,诗巫、加拿逸和实兰地区的学校学生,当中包括大学、学院、学校、幼儿园和托儿所不需要在本月20日开学当天返校上课。 “随着这项行动管制令的标准作业程序公布,我相信所有这些地区的学生家长可以松了一口气,之前担忧孩子会受到病毒感染的忧虑暂时可以一扫而空。由此也可以看出,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是有办法采取一些行动来解决州内疫情红区学校开学日的事宜,问题是在于他们有没有诚意要采取一些行动而已!” 刘强燕说,这项标准作业程序(SOP),即学生不须要返回学校的措施目前只在诗巫落实,但其他属于疫情红区的美里与古晋地区的学生家长还是得继续担心他们孩子开学后的安全。 她说,据砂灾难管理委员会昨日的文告,仅是截至昨天巴塞感祥染群共有462确诊病例,就包括了古晋(1宗)、民都鲁(2宗)、达拉(3宗)以及实文然(2宗),显示了诗巫巴塞感染群已经扩散至砂多个地区。

诗巫医院人力物资皆匮乏 砂行动党募捐凑集解医院之困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黄培根批评砂拉越州政府在处理诗巫疫情上疲塌怠慢、并要求州政府认真看待诗巫疫情,马上为诗巫医院以及治疗中心拨款。 “诗巫现在是全砂疫情最严重的地区,但是无论是人力还是物资都严重不足。而诗巫医院也被迫向人民募捐,而无论是联邦政府或是州政府都未为诗巫医院拨出紧急拨款。这难道就是砂州政府处理疫情重区的方式吗?” 砂州卫生局长钱仁兴昨日表示诗巫冠病病床使用率已高达79%,而目前已设有4个隔离以及低风险治疗中心。黄培根表示,诗巫无论是病床,人力,或是物资都严重不足,而州政府必须马上为诗巫医院拨款。 在星期一(1 月18日),柏拉旺州议员黄培根及武吉阿瑟州议员郑爱鸽将民众募捐的物资,如風扇、胶靴、温度计,血壓量度器等物資移交给诗巫医院,他也代表砂拉越行动党感谢善心人士以及团体的热心帮忙。 “我们很感激在这个艰难的时候仍有许多的善心人士以及团体愿意为诗巫医院以及人民做出贡献。但是人民募捐能做的终究有限,而政府必须履行他们的责任马上为诗巫医院拨款。” “抗疫所需的拨款不该经过无数个繁杂的程序,人民的性命以及安全不能等。州政府必须马上拿出并使用这笔拨款,而不是一再的拖拖拉拉。”

想有效阻断新冠给眼疫情 俞利文吁卫生部提高检测效率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认为,卫生部应该提高新冠病毒的检测能力与效率,尤其是在目前行管令期间,当局若真的要阻断我国当前病毒感染暴增,是不能减少对感染群及近距离接触者的检测工作。 俞利文说,卫生部日前发出新通令,即检测的样本数量取决曝露于感染群的人数,同时只对出现冠病症状的近距离接触者进行检测。 然而,他对于卫生部所采取的新措施存有强烈疑虑,因为当局此举不仅会人为上的减少确诊数据,也让那些可能有症状甚至无症状,但却具有传染病毒风险的人,存在一种虚假的安全感。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表示,目前我国新冠病毒检测阳性率为8.2%,而专家建议最好是低于5%。为此,政府当务之急是需要增加检测能力,而不是减少检测。 据了解,卫生部的最新通令是于1月14日生效,需要检测的样本数量取决曝露于感染群的人数;若低于50人,20个样本就足够;若超过50人,则需要30个样本或10%,视何者为低。 根据该通令,如果他们之中有人出现症状,则需隔离并接受检测。假设该名人士确诊,这些集体隔离的人士需在他确诊的那天起再隔离10天。尽管如此,他们不必在第10天接受冠病检测。

抗疫一年处理仍显混乱 周政新对砂政盟抗疫方式感失望

丹绒峇都区州议员周政新指出,他对砂政盟政府处理冠状病毒病的方式感到失望,冠病爆发至今已接近一年,情况越来越糟,如今确诊病例高居不下,政府的处理方式却显得混乱。 “砂政府应该援引本身的自主权解决如今学校即将开课的问题,州内众多学生家长甚至老师都对于目前的严峻疫情深感担忧。政府绝对须要顾及学校老师和职员们的处境。” 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不断说砂自有一套抗疫,迄今每每看在砂人的眼中就是成事不足,目前接连的逾百宗确诊病患的情况就证明所谓自己的一套不是说到没有做到,就是根本没有效用。 他也提醒砂盟政府处理各种防疫措施是确保疫情及疾病得到控制,人民不受到感染,人民健康与控制冠病不是在于表面与形式上,而是工作是否确切到位。 周政新今日在文告中说,如今砂拉越各地落实的是依据确诊人数而划分不一的有条件行动管制令,或是复原行动管制令,这做法将出现混乱,即红区入绿区是一个程序,由绿区人红区又另一个程序。 “抗疫理应是一条心同心协力,携手合作直到疫情受控制,主要是要防止疾病的传染,若是因为程序的复杂及困难,难保导致弄巧成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