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九月 29, 2020

更多新闻

砂国阵卖砂政绩丰硕 砂盟换上新衣继续政治衣钵

行动党⺠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佑表示,砂政盟从脱去国阵外衣再换上新衣至今,除了为了继续自己的政治衣钵屡次出卖砂州多元民情和税收权益的“政绩”,根本没有让砂人感受到任何建树。 “砂政盟特别是人联总是将矛头指向仅执政22个月的希盟,纵使希盟不断尝试改革和推进因着国阵长期执政导致陷入贪污与腐败中,而后退的政经文教各方面的进步与发展。” 周长佑指出,人联党本身与砂政盟在砂拉越和国家的历史上选择的定位就是,他们先对已被法庭判处罪名成立的前首相纳吉恭恭敬敬,尤其人联党主席甚至夸赞纳吉是历来最好的首相,这就是人联党的道德标准。 他说,希盟执政时,砂政盟连同巫统与伊斯兰否决恢复三邦平等伙伴地位的修宪,也不愿意根据法庭判决处理油气销售税,只是收取29亿令吉以重演他们过去如何出卖砂权益的行为。 “单单从沙巴看守首长沙菲益对于这销售税课题的回应,就能够厘清许多前因后果,清楚看见砂政盟根本没有心系砂拉越。” 他也说,砂政盟实际上在砂执政57年,对于修宪恢复三邦地位是只字不提,就连在希盟尝试推动时人联党更是毫无知耻的试图扭曲事实,如今区区的5%,即30亿令吉便足以塞住他们的嘴巴,显然他们的诚信已荡然无存。

石角虽有内阁部长 但却被排除在古晋市发展蓝图之外

自阿邦佐上台以来,石角区完全被边缘化于古晋市发展蓝图之外。即便石角区州议员也是阿邦佐的内阁成员之一,但还是无改于石角区被边缘化于古晋市基建发展蓝图之外。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兼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于日前出席行动党石角支部常年大会上如是指出。 他说,就以阿邦佐上台之后的许多大型计划而言,石角区都无缘分羹受益: 阿邦佐在2017年所公布的轻快铁(LRT)计划,从古晋到三马拉汉甚至到西连,但就是没有去到石角。虽然该计划最终没有实现,但即便其所公布的LRT发展蓝图,也没覆盖石角区。阿邦佐在砂州各地耗资几十亿令吉兴建跨河大桥,唯独石角却还是只有石角大桥这一座桥,既无新桥,旧桥也没扩建。这也导致石角路上下班时间严重交通堵塞,往往从MJC塞到石角大桥,长达5公里的车龙。古晋哥打圣淘沙和巴都吉当地区现今都有兴建架空大道,唯独石角区没有兴建架空大道,更甚的是,石角区的人口增长率,可媲美古晋其他地区,为何唯独石角区没有新的架空大道?阿邦佐在2017年4月宣布欲耗资10亿令吉在全砂拉越兴建5000座电讯塔。但石角区仍有许多地区不只没有电话线,连手机信号也非常差。 张健仁表示,这些重要的大型基建设施工程,才能有效的带动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就如,若石角有第二座大桥,那它肯定能带动新桥附近方圆5公里甚至10公里的地段,土地价格增加,新的住宅区和商业中心也会跟着冒起,更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给当地的人民。 “另外,架空大道也是石角路极需要而政府却没做的。原本石角MJC商业中心对面的一片200多亩的政府地,沿大路旁的地段即适合建座架空大道,以疏解石角路的交通堵塞的问题。但遗憾的是,该片地段却让砂州政府批给私人公司。”

29亿令吉已划入砂财预算案 林财耀促政府交代与国油的协议

诗巫国会议员林财耀指州政府必须交代和国油背后的协议以作为换取5%石油产品销售税的代价。 林财耀说州政府向国油收取销售税当儿,是否也意味国油在石油发展法令下的合法性。另外这29. 5亿的石油产品销售税州政府将如何应用,以确保砂州人民真正受惠。 林财耀强调以2020年砂州财政预算案里,这笔收入去年已经规划在2020年收入里,但是那时候新冠肺炎还没有爆发,这笔收入只是用在普通营运和发展开销。现在许多老百姓经济上都受到新冠肺炎的影响,这笔收入是否可以更直接广泛的协助人民,不忘记中小企业现在面对的困境。 林财耀表示人民希望看到的是政府财政收入的富足是可以让人民感受到的,不是一连串的白象计划,最后州资源只到利益相关朋党的口袋。 林财耀认为州政府必须在来临的州议会,把和国油协商内容在州议会里得到州议会的辩论和通过。让整个协商内容透明化,不让1976年石油发展法令的事重演,出卖砂人民的利益。

希盟努力恢复砂沙地位 GPS却勾结巫伊推翻

希盟政府之前欲恢复砂拉越和沙巴原有地位(砂沙复邦)所做出的努力,是被砂政盟(GPS)勾结巫统和伊斯兰党,联手推翻。 针对依德里斯布安质问希盟为砂拉越争取到什么权益,我在此提醒依德里斯布安,希盟执政时在国会提呈修改联邦宪法第1(2)条文法案,根据1963年马来西亚建国契约,恢复砂拉越及沙巴作为三邦之一,与西马半岛平等伙伴地位,而不是现在的13州之一。 然而,有关修宪法案最终无法在国会获得三分之二的多数票支持通过,砂政盟乃是罪魁祸首,因为是砂政盟在国会中与巫统及伊斯兰党联合起来,推翻了有关修宪法案。 另外,希盟执政的22个月里,内阁特别委员会针对砂沙两州所提及有关1963年马来西亚建国契约(MA 63)的21项事项中,有17项已达成共识,并准备落实。但因为政府倒台,而无法实行。 简而言之,国阵过去55年的统治下,砂沙两州的权益严重被剥削,反观希盟执政还不到两年,就已开始恢复了四分之三砂拉越和沙巴在过去55年被剥削和侵蚀的权益。 遗憾的是,希盟失去政权后,国盟政府随即废除原有的内阁特别委员会及该委员会所作出的决定,另组一个全新的委员会,此举根本是多此一举,更糟糕的是,它让一切打回原形,又从零开始。

民达华工业区格龙路 沥青工程只铺一半了事 杨薇讳批南市半途而废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表示,南市为民达华工业区格龙路(Jalan Keruing Bintawa Industrial Estate )的损坏道路铺上沥青工程,可是沥青工程只有铺上一半就了事,半途而废,导致时隔不到一个月,道路又开始损坏,当地厂商怨声四起。 杨薇讳于7月中接获当地厂商投诉指上述路段长期来没有得到市议会的保养,造成该路段出现许多大小坑洞,引起道路使者诸多不便。 她遗憾的表示,区区的一小段路,南市却无法一次性全面给予修好,需要经过多番的投诉与反映。 “南市市议会在接获她的第一次投诉,只铺上碎石草率了事;第二次投诉后只将半边的损坏道路铺上沥青就完事。换句话说,两个多月已经过去了,短短一条路段都没有能力给予修好,效率差劲。“ 她透露,本身再接获当地的厂商投诉后,第三次向南市市政局作出反映,呼吁市政局尽快展开全面修补工程。毕竟作为地方政府的市议会必须履行责任,关心民瘼,解决和提供人民的基本建设上的需求。

为选举提前造势 人联知法犯法

日前行动党古晋社青团就人联党古晋支部在选举前违反选举条例而前往警署报案促请选委会和警方介入调查。 社青团副团长陈祥智今日发文表示,该支部作为执政方的团队更是知法犯法。人联党古晋支部的团队与潜能候选人在走访浮罗岸时在咖啡店桌上甚至合影中高举映射为砂政盟投票的图标已经违反了选举条例,有在选举未来临提前造势之嫌。 根据1954年选举罪行法令第3(1)(m)条文阐明,任何包含选票或类似选票内容的广告、传单、标语牌或海报印制,只允许在选举期间使用。人联党古晋支部主席更是前浮罗岸议员,她更该知晓这种举动会违反选举条例,但偏偏带着所谓潜能候选人犯下如此失误。可谓仗着己方是执政方的势,完全无视了选举条例。 人联党没有阻止旗下支部潜能候选人为所欲为提前造势更有御下无方的责任。至今未就此事发表任何言论更有着包庇属下之嫌。 “选举本是神圣,奈何与巫伊结盟后的砂政盟却也开始以见不得光的手段开始提前宣传造势,完全视选举条例为无物。” 选委会权威已严重受到挑衅。若不加以严惩,是否代表任何政党都可以提前造势拉票?在此,行动党宣传部呼吁选委会和警方能秉持公平公正的办事,彻查此类不良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