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9月 25, 2021

更多新闻

砂加护病房使用率高达91% 砂灾委应重新审视抗疫策略 以确保砂医疗系统不会崩溃

诗巫国会议员林财耀指砂加护病房使用率已经高达91%, 砂救灾委员会应该重新审视抗疫策略,确保砂医疗系统不会崩溃。 林财耀批评砂救灾委员会太过高估疫苗的成效,把接种疫苗当做抗疫的最终解决方案,完全没有计划接种疫苗后的防疫规划。现在砂疫情大爆发,他相信也是在砂救灾委员会意料之外。 林财耀说目前高确诊案例,已经造成人心惶惶,疫情在砂并没有因为疫苗的接种而缓解,反而更倾向恶化。虽然重症率低,但是在有限的医疗服务下,砂邦内的医疗系统最终还是面临爆满的窘境。 林财耀表示失望砂救灾委员会对目前的疫情控制已经束手无策。他没有看到新一轮的抗疫方案,人民处于非常无助的情况,每天只能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林财耀也表示现今这个情况,10月学校开学也还是一个大问题,虽然16,17岁已经打了疫苗,他相信许多父母还是担心把孩子送去学校。 林财耀建议政府继续加强普及化自我检测盒,透过津贴和价格管制,让检测盒的价格低于rm10,...

希盟拨款沙砂高居前朝之冠 社青团:人联最爱睁眼说瞎话

砂民主行动党社青团今日发表文告表示,人联党一再的睁眼说瞎话抨击行动党是无谓的举动,因为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而一再的污蔑行动党的行为不仅仅是将砂拉越人当作傻瓜,同时也是无济于事的举动。 社青团是针对人联青总团长的言论而作出评论,团长许溧根直言,任何有跟进国家政治的民众都会知道,人联党青年领袖有多胡扯。因为纵观马来西亚历史,希盟对于沙巴以及砂拉越的拨款是最高的,这也凸显出希盟政府重视砂沙三邦之一的地位。 “相较起国阵政府以及后门政府,希盟更重视沙巴以及砂拉越人民的权益以及三邦之一的地位,而希盟对砂沙所作出的努力,比起历任首相只会口头上重视可说是犹如天渊之别,这是人联青所看不到的。” 就希盟执政后2019年马来西亚财政预算案当中,砂拉越共获拨款高达43亿令吉,继沙巴后高居全国第二。试问这在国阵和国盟时期可曾发生?而在2020年,砂拉越从全国发展开支总拨款就获得了44亿令吉,沙巴则有52亿令吉。 因此,砂拉越所获得的发展开支拨款,占全国发展开支总拨款的7.8%。 可以很明显看出的是,自希盟倒台后,2021年财政预算案,全国发展开支总拨款为690亿令吉,砂拉越却只获得45亿令吉,这看似增加的一个亿但实则在总体来说却少了1.3%。砂拉越所获得的发展开支拨款,只占了全国发展开支总拨款的6.5%。这意味着,砂拉越获得的发展开支拨款从希盟时代的7.8%,减少到如今国盟时代的6.5%。 他直言,随着全国拨款的提高,若按公平分配,砂拉越所获的拨款应增加更多或至少保持在7.8%,而不是减少。但面对被削减的拨款比例,人联和砂政盟众领袖不但没有指责国盟,还欣然接受,阿邦佐甚至表示满意及声声感谢联邦政府。这间中逻辑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现任议长或成国会改革绊脚石 林思健:议长应首先被撤换

砂希盟秘书林思健指出,希盟4个成员党与首相沙比里所领导的当今政府签署的《改革及政治稳定谅解备忘录》备忘录,提及的大部分内容为国会改革,但是这些议程须在国会下议院议长阿兹哈被撤换的前提才可能得以顺利落实,否则是不进则退。 备忘录内容包括将设立一个10人指导委员会,含有政府和在野党各5名代表,10人指导委员会每两周召开至少一次会议,共同制定,协商和监督运作条款,他们应该探讨将懦弱且没有担当的议长撤换。 他说,换一个具备担当、勇气、魄力和远见议长,首推前副议长拿督斯里阿莎丽娜是目前适合的人选之一。 国会是彰显国家立法机的崇高地位,也是三权分立的关键角色之一,但是阿兹哈的怕事、怕死的作风肯定是国会改革与进步的一大绊脚石,他过去只是偏袒和听命于行政。 原本是他本身致函予安顺国会议员倪可敏代班主持昨日下午2时30分至4时的国会,一个议长是负责主持1个小时半的国会,这是凭着倪可敏曾经担任副议长的经验,对于议会常规驾轻就熟,而议会常规下第7(3)条文赋予议长绝对权力,不须通知任何人,可以委任任何下议会议员担任议长职务。 但是根据报道在下午1时50分因为接获高级部长的来电施压,结果成为缩头乌龟、束手无策,自己慌忙的撤回对倪可敏的委任,硬着头皮主持这个会议。

避免进一步分裂人民与国家 东西马各族群应在共享繁荣中进步

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于2021年9月21日在国会下议院参与国家元首施政御词辩论 上周,希盟与联邦政府签署“转型与政治稳定”谅解备忘录,而在刚过去的9月16日,我们也庆祝马来西亚日58周年纪念。 我的同僚们在参与辩论时都已提及“转型与政治稳定”谅解备忘录的其他条款以及国家经济复苏计划,而我只有12分钟的辩论时间,因此,我此次的辩论将着重于谅解备忘录的第5项,即1963年马来西亚建国契约(MA63)的事项与执行。 马来西亚组成58年后,原本我们应该是期待一个更加团结的国家,东西马两地人民共享繁荣,大家一致为国家的建设而努力。然而,遗憾的是,情况并非如此。 马来西亚不仅出现越来越多的种族分歧,归功于巫统和伊斯兰党多年来不断的炒作和煽动种族及宗教课题。 如今,就连东马和西马之间也存有越来越大的分歧,许多砂拉越人更纷纷提出争取砂拉越独立,脱离马来西亚的说法。 促使砂拉越出现这种争取独立的情绪的关键因素之一就是西马和砂拉越之间长年以来不公平和不平衡的发展,以致让许多砂拉越人认为,我们在1963年9月16日只是从英国殖民地,转变成为马来亚政府殖民地。

联邦企图继续打压大马女性地位 砂政盟拥10内阁成员仍支持上诉让民失望

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指出,政府应该尊重高庭的裁决,大马籍女子即便在海外产子将自动获公民权,而政府迟迟不撤回上诉的做法,真叫人失望。 高庭于9月9日裁决,允许大马籍女子与外籍配偶所生的孩子,可自动获得大马国籍,周长佑认为,这也证明了我国在承认性别平等方面,更迈进了一大步,惟,如今却“卡”在总检察署的上诉,让整件事彷佛都回归原点。 公民权议题一直缠绕着我国的许许多多家庭,其中也衍生不少问题,有些一等就是十年载,甚至更久,已让人有种“取得公民是可遇不可求的”的感觉。今天,这件事再次在高庭掀起和裁决,甚至还出现部长所谓“国安”、“争取时间”的理由,数十年来也都是停留在重复又重复的承诺。他表示,政府如果不赞同大马籍女子海外产子将自动获公民权,那就要设法修宪解决问题,而非一拖再拖。 本身在处理一些民众的公民权问题也同样经历了,申请的手续须经过繁文缛节,有时候就连等待一个签名,就是数年,即便递出多少公函也无济于事。不可否认,申请公民权须有一定的手续和过程,但最终得到的结果往往不尽人意,都并非如指定的条规般,而是现有繁杂程序已出现不公平且不成比例的负担。 也因此,周长佑不赞同内政部长所言的“海外产子获公民权须修宪”甚至“争取时间”的言论,因为高庭的裁决已足以成为修宪的原因,理应立即生效。 “这些大马籍母亲和孩子们正经历着痛苦,甚至无法用言语去形容他们的无助。每个孩子都由伟大母亲生,允许自动获公民权的对象不能只供予父亲,这完全不符合逻辑及错误的,更带着性别歧视,同时也已违反联邦宪法。”

确保全民安全过渡地方性流行病环节 政府应清楚讲解筛检策略下所实施计划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当政府在高谈步入地方性流行病之际,政府应清楚讲解国家筛检策略下所实施的计划,这是确保大众安全过渡的重要一环。 俞利文日前在国会中提及,国家筛检策略是步入新常态的基础,并认为在上个月甚至更早时候就应该实施。像是政府宣布浮罗交怡启动“旅游泡泡”的计划,理应与筛检策略同时完成,确保往返浮罗交怡的民众受到保护。 他称,政府缺乏周详考量,尤其临时改变决定导致前往浮罗交怡的出游者面对混淆,包括需要在飞进或飞出之前进行筛检。 俞利文补充,政府从一开始就必须要设想周到,不仅要保障旅游泡泡的安全,也要确保游客在旅程结束后回到各自地方的的安全。 他强调,既然政府正在谈论开放更多的旅游泡泡,那么制定的防疫策略就必须要到位。 事实上,国家筛检策略涵盖所有的商业和社会经济领域,政府不能继续根据“必要或非必要”针对经济活动进行分类,尤其迄今市道不景,所有行业领域都是缺一不可,政府可以风险程度来进行评估,透过筛检策略作出迎合并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