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4月 20, 2021

更多新闻

行动党为更好马来西亚而奋斗 陈国彬抨击人联误导民众

砂行动党青草路支部主席陈国彬表示,“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是行动党不曾改变的奋斗。行动党一直都不是一个以种族或肤色为出发点的政党。所以人联党在报章上的言论极具误导性。 陈国彬是在今晨在肯雅兰为民众办理手续时,民众向其反映说,他们并不苟同人联党青年总团秘书在报纸上针对行动党的批评,更指出人联党最犀利的武器就是将所有自身做不好的事情推给行动党。 年长民众向国彬吐槽人联党在报章上的言论 对此,陈国彬表示,人联党由始至终都在跟随巫伊联盟的步伐将路牌课题种族化。行动党粘贴中文字之举,纯粹只是为了捍卫砂拉越原有的多元和谐文化。奈何人联却将巫伊联盟极端的那一套搬到砂拉越。 “海唇街可被谓为古晋的心脏,古晋是从海唇街开始延伸开来。而古晋社青团恢复原有路牌的举动志在还原拥有历史价值的街道名称。” 陈国彬强调,行动党的政治理念百变不离其中,一心为了“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而奋斗。在希盟执政的第一年就身体力行准备修宪,恢复沙砂地位提上国会。更设立建国契约特委会探讨了内里细节,即便先前慕尤丁访砂时所说的那些,包括设立沙砂事务部长也是在希盟时期探讨同意后的结果。可笑的是,砂政盟众成员党于2019年却连同巫统和伊斯兰党一同否决了当时的修宪。否则,早已恢复到建国契约时的地位,而不是如今的邦(Wilayah)或区(Region)地位。

疫情失控砂灾委不应再推脱责任 林思健吁砂灾委速拟有效抗疫方案

砂希盟秘书林思健上议员抨击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在目前看来已经失控和失败的砂拉越防疫与疫情是责无旁贷,希望他们彻底拟出更有效的完善措施与方案全面遏止,不是不断把矛头指向民众和商家的转移视线“滥招。 砂近来的确诊数据令人非常惊心,如今在我国都是坐亚望冠的数据,责无旁贷的是当今的政府,尤其是砂政府主导的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必须有魄力的拿出成绩来。 与国内一些州属相比,砂拉越较少的人口确出现这种确诊人数及死亡率,令人非常惊心。希望当局彻底出更有效的措施与方案遏制目前整个国家,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可以开诚心,布公道,颁布更有效的长远性防疫措施。 “如今确诊数据是砂拉越名列前茅,这种情况若是以每天数据人们感觉是数百宗,但是若是以10天计算就是已经有数千人确证,在砂这确诊数据和死亡率在砂拉越这较少的人口,这种确诊人数及死亡率会引起不安和疑虑。” 中央政府如今才姗姗来迟表明派出500名医务人员前来砂拉越各地执行救援任务,包括检测、防疫及疫苗接种等工作,但是在疫苗接种方面,当局目前的速度只能够以“龟速”形容,若是以这样的速度恐怕在2022年砂未必能够达至70%人口的接种目标,更不要说是在今年8月份。 民众和商业活动一年来不断的依据当局所发出的指南,在外地入境砂拉越也有14天的隔离,可是在砂本身社区到底出现何漏洞,导致这些案例是层出不穷的,在这方面政府有保护民众性命和财产的责任,也必须有担当。

疏忽导致电脑系统故障 古晋海港局应承担额外的货柜费用

古晋海港局应该全面吸纳由船运公司基于实纳里码头电脑系统出现故障而向进出口商征收的额外的货柜费用。 昨天,所有运输公司宣布,由于当局的电脑系统故障,导致货船周转及货运延误,他们将向进出口商征收额外费用,即20尺货柜300令吉和40尺货柜600令吉。 根据当局的官方数据显示,古晋海港局在2019年的货柜吞吐量达24万TEU(20尺货柜单位)。 以此推算,古晋海港局的货柜吞吐量每月平均达2万TEU。 若是每个货柜单位征收300令吉的额外费用,那么每月征收的额外费用则高达600万令吉,或一年7200万令吉的额外费用。

“呼吁民众与冠病共存”的言论是不负责任的做法 黄培根:这是首长的观点还是人联党的观点?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兼柏拉旺议员黄培根批评砂首长署政治秘书程明智昨日“与冠病共存”的说法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说法。 “有许多民众都对他昨日的“共存论”感到惊讶,而我们也对于首长政治秘书的说辞感到遗憾。试问这番不负责任的言论是砂首长阿邦佐的观点还是程明智的个人观点?” 黄培根表示,要与冠病“共存”,不代表政府该放任人民不管。正是因为必须与冠病共存,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国家安全理事会等机构必须迅速并正确的的拟定新政策来推广新常态,包括在有需要的时候关闭学府并以网课代替等等。 “我们所说的共存是为人民提供疫苗、禁止群聚、不鼓励堂食等等,以在疫情受控以前尽量的减低疫情扩散的风险和所带来的影响,而不是因为“共存”而可以开放学府。若是像他所说,既然病毒将持续数年而不需要关闭学校,那么也不需要政府筹备疫苗,也不需要严控边境,禁止群聚了是吗?” 黄培根表示,绝大多数的家长、教职人员、以及前线人员都对砂政府继续开放学校的决定感到不解、质疑、和愤怒。而砂政府应该在此时行使自主权而要求关闭学校,并加强管制。 “就像我多次所说的,砂政府在此时必须拿出砂拉越所自豪的储备金来帮助人民,而不是要求人民“多配合”和“自求多福”。砂政府不能不为人民提供援助的情况下,却又以担心经济受影响等理由要求人民学习“与病毒共存”。”

未适当规划开课指南和程序 俞利文抨教育部罔顾师生感染风险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教育部在新冠疫情高峰时期,显然没有顾及学生和教师的感染风险,同时也未有适当规划应对大流行的学校开课指南和程序,来确保学生在不受疫情影响下跟上学习进度。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目前随着砂拉越乃至全国的病例激增,多数父母和老师很是担心学生上学的健康及安危。尤其自教育部指示学校复课以来,全国已多达186所学校,单是砂拉越就有大约112所学校出现感染病例。 他解释,本身完全理解学校复课与否是一项艰难决定,因为当中须要顾虑且考量到许多因素,特别是在保护学生健康和课业学习之间取得平衡,尤其对家境贫困和居住在郊区的学生。 令人担忧的是,在疫情大流行的一年之后,教育部似乎还没有制定解决问题的全面计划,也没有帮助教师如何应对现状。 而且,教育部每每在政策上的朝令夕改,甚至临时做决定的表现上,凸显了教育部的反应迟钝,这只会让家长感到担忧和困惑。 俞利文说,教育部差强人意表现不仅导致学生和教职员被病毒感染,甚至影响这一代学生学习,尤其来自贫困家庭的学生在居家学习方面受阻,以致他们难以赶学习进度。

10台有8台无法运作 联邦所提供呼吸机问题多 郑爱鸰:砂政府不应让联邦如此怠慢砂拉越

联邦政府和卫生部必须向砂拉越人民解释,为何于今年4月13日移交给砂拉越的10台呼吸机中有8台是发生故障的,无法发挥运作。 10台呼吸机中,其中5台是发配给诗巫医院,民都鲁医院3台,以及泗里街医院2台。分配给诗巫和民都鲁医院的呼吸机是完全无法运作的,必须送往维修;而泗里街医院的2台呼吸机,虽然可以运作,却得要不断重新启动,因为在使用一小段时间后,屏幕就会卡顿。 对于使用这些呼吸机的病患来说,他们的生命是受到严重威胁。其实,我了解到这些呼吸机是2004年款型,甚至没有内置空气压缩器。因此,除非医院病房内有壁挂式空气压缩器来连接到这些呼吸机,不然这些呼吸机是不能被使用的。 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砂拉越的医院,除了古晋以外,是缺乏呼吸机来应付高数据的新冠肺炎患者和加护病房病患。过去几年来,我们疾呼需要更多呼吸机以应付病患的病情需求。但是,很显然的,当这些呼吸机送来时却是无法发挥正常功能的仪器。就算这些呼吸机可能是过时型号,但联邦卫生部至少要确保是可以正常运作。 目前在砂拉越新冠疫情加剧情况下,呼吸机是非常需要的,攸关病患的生死问题,尤其是如果医生在面对病患,挽救性命时刻,可能被迫做出选择给予可用的呼吸机,而牺牲了另一条人命。 联邦卫生部必须做出交代,这种行为是否反映出联邦政府对砂拉越人民医疗保健视为比较不重要的待遇,以至于他们有胆量在此疫情非常关键时期,还将这些过时的机器送来砂拉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