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8月 1, 2021

更多新闻

封锁整个巴都吉当路段并非唯一途径 江峰年不苟同罗克强说法

针对罗克强认为关闭 峇都吉当的一个路段是强制封锁Kampung Bumbok的唯一方法,砂行动党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江峰年对此表示不敢苟同。 他说,像古晋周边的任何甘榜一样,Kampung Bumbuk确实有很多通道。然而,罗克强却轻易地回避了为什么当局不能只设置这些特定入口点的封锁而需要关闭 峇都吉当路的一大部分分的问题。 “最近 Kampung Tabuan Abdul Drahman(俗称 Kampung Tabuan Foochow)也传出了感染群,而该地区共有 8 条道路可供出入上述甘榜。当局所做的是安排警察、军队或人民自愿队在上述8个出入进行封锁而已。”

砂政盟既然表明支持君主立宪制 那就应该退出国盟以正其身

砂拉越行动党古晋社青团副团长陈祥智今日发表文告表示,经历昨日最高元首发文踢爆国盟政府宣布撤销紧急状态条例,竟还未获得王室御准的政治激流后,砂拉越政党联盟(GPS)总秘书拿督阿历山大发表了一则表明支持君主立宪制的文告,但可悲的是内容不仅空泛毫无立场可言。 “整个事件始末,砂政盟作为国盟一份子,且坐拥内阁部长,可所犯下了共犯之罪。毕竟此类公布必然是通过内阁协商后才有此一出戏。” 然,砂政盟昨日表明支持君主立宪制的文告,就试图将自己和整个事件中摘除和撇清。仅仅表明支持君主立宪制,却没有勇气再如先前般表明支持慕尤丁政府,完全将其骨子里那股墙头草的性子表露无疑。 陈祥智表示,这文告并无实际意义。全民皆知,大马成立以后近一甲子的岁月里马来西亚一直都秉持着君主立宪制(西敏制)在治国。此时表态支持君主立宪制的意义何在? 若砂政盟还是个有担当的政党联盟,应伙同慕尤丁等内阁成员集体体面的总辞,为“欺君”的行为买单。 “可笑的是他们并没有这等觉悟。”

协助砂民及商业领域渡过难关 阿邦佐应即刻召开砂州议会 提呈及通过巨额附加预算案

砂民主行动党欢迎及支持砂拉越颁布各别地区性的紧急状态,以确保不会在疫情肆虐时期举行州选。这也是我在周一的国会会议上参与辩论时所作出的呼吁。 全国紧急状态于今年8月1日结束,砂州立法议会将会自动解散,砂宪法规定,砂拉越必须在砂州立法议会解散的60天内举行州选,即是今年10月1日。对此,除非最高元首针对砂拉越颁布地区性的紧急状态,我们必须在今年10月1日之前举行州选。 鉴于砂州疫情严峻,在当前的情况下举行州选绝对是自寻死路。因此,我在国会建议在砂拉越颁布地区性的紧急状态。 我的这项建议也随即获得砂政盟秘书长亚历山大的支持,尽管砂政盟的一些部长不认同并强调砂政盟已做好准备应对随时举行的州选。 最终,我很欣慰国家元首御准在砂拉越颁布各别地区性的紧急状态,展延举行州选。 随着砂拉越延长紧急状态,州选将展延至明年举行。如此一来,政府将能够在这个非常时期更专注于推行抗疫政策和措施及协助人民。

疫情致使经济活动半停顿 复苏阶段民众面临通货膨胀生活艰辛

疫情后段的经济复甦,人民正开始面对百物通涨,生活很是艰辛。 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表示,全国人民历经一年多的冠病疫情,已导致经济活动呈“半停顿”状态,如今朝向经济复甦的道路上,原本希望生活能逐步走向平静,无奈却是变本加厉,遭受百物冲击至遍体麟伤。 眼看我国当下的疫情,根本无法在近期消退。因此,周长佑说,砂政府必须采用长时间实施防控措施,并且提早行动。 “人民须要的不只是疫情下的金钱援助,而是政府设法支撑整个市场的经济,特别是正在恶化中的金融流动状况,应提早拟定相关政策,减少供应链的影响。砂政府切勿再以得过且过的态度处理,这既是当前更需要专注的砂拉越处境,而非如砂政府天方夜谭‘砂可在2030年成高收入州’的言论。” 全球经济供应链虽然都深受影响,然而,他表示,我国政府有责任将其影响在我国降至最低,特别是砂拉越面对更深一层的经济压力,包括长久以来,砂拉越本身的需求绝多数依赖着外来的供应,才造成了今日的残局。 “在过去的一年多来,砂政府也一直忽略了这方面的准备功夫,也从未吸取经验,而不改善州内过于依赖外来供应的商家,如今不只面对百物上涨,还要承受供应不足问题,纵使本州拥有丰富天然资源和良好国际关系,似乎也摆脱不了现实的命运。”

阿都卡林无视疫情一再主推选举 行动党青草路支部抨其自私自利

砂行动党青草路支部今日发文告表示,砂青年与体育部长阿都卡林日前针对砂拉越选举的课题表示了砂拉越选举不宜延迟的文告。这是一种罔顾人命,十分自私的表现。这与阿都卡林同僚的南达林奇的“赞成砂拉越实行局部紧急状态”说法简直差天差地。 文告中提到,砂拉越的疫情每况愈下是众所周知的。作为砂拉越内阁一部分的阿都卡林是不可能不知道的。更何况,砂拉越也发现Delta变种病毒的案例后,阿都卡林应该清楚知道这不是举办选举的时候。 在阿都卡林的文告里,他指出他不愿意在没有人民委托的情况下继续执政。这是十分荒谬的。今天的国盟政府严格来说是没有获得人民委托的政府。然而,这个政权一直都获得砂拉越政党联盟的支持。阿都卡林作为砂拉越政盟的一份子,难道不知道砂拉越政盟一直都在支持一个没有人民委托的政府?那他又有什么道德制高点来说为了要获得人民委托而举行砂拉越选举? 显然,阿都卡林不是为了所谓的人民委托而急于要举行砂拉越选举,反而是在今天疫情的情况,砂拉越政盟身为执政党,而在野党却在政府混淆不清的SOP之下绑手绑脚又随时面对执法单位刁难,对砂政盟有利的情况下,让其能够更容易在砂拉越选举获胜。现阶段疫情还非常严重的情况下举行选举,根本是因砂政盟的政治利益而罔顾人民安全的决定。 文告中直言,阿都卡林应该向其同僚南达林奇学习,别为了自身政治利益而罔顾全体砂拉越同胞的性命。 正因如此,砂拉越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也对此发出了文告,表示希望能够在砂拉越实行紧急状态,避免在疫情正严重的情况下举行选举。这时候阿都卡林应该放下政治成见,支持张健仁的这项提议。作为造王者的砂政盟,更应该发挥出造王者的影响力,为了砂拉越同胞的性命,逼迫国盟政府在砂拉越实行紧急状态,避免举行砂拉越选举。

国盟绕过最高元首和上下议院撤列 阿都阿兹质疑撤列有效性

砂行动党峇都吉当支部主席阿都阿兹表示,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达基尤丁哈山在国会称,由国盟领导的联邦政府不会向最高元首建议延长紧急状态。他还说,联邦政府决定撤销根据《联邦宪法》第 150(3) 条所颁布的紧急法令。在7 月 21 日,共有 6 份行政令在宪报刊登并被撤销。此举动让人深感错愕。 “撤列的宣布令在国会议员们都感到震惊。 ” 他说,联邦政府必须解释为什么没有在 7 月 21 日当天宣布撤销 6 个 紧急条例。这完全没有隐瞒的必要。根据联邦宪法第 150(3) 条,撤列的决定必须提交上下议院定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