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1月 30, 2021

更多新闻

与前首相纳吉异口同声发表“人民拒绝政治青蛙”论调 杨薇讳:砂政盟正是与青蛙同心的政团

首长阿邦佐与前首相纳吉异口同声发表“人民拒绝政治青蛙”的论调,无异于自打嘴巴的廉价政治宣传,为砂拉越政坛再添笑料,同时也进一步曝露砂政盟GPS缺乏政治诚信! 砂拉越行动党组织秘书杨薇讳表示,GPS砂政盟是与“政治青蛙”挂钩并同行的政治党团,其主席竟然用“人民拒绝政治青蛙”来评述西马的政局,充份披露该党利益至上的政治议程! 她强调,砂政盟2020年初与西马的一众“政治青蛙”,联手发动“喜来登政变”,篡夺民选政权,导致今天马来西亚仍陷入政治乱局中。同时,也让侵蚀世俗价值观的极端宗教政策,有机会频频落实推行与扩大,而砂政盟无疑是背後主要的推手之一。 杨薇讳说,砂政盟本身就曾上演一出“政治青蛙”的剧情,来蒙骗广大的砂拉越子民。2018年国阵失去政权後,砂拉越国阵宣布“跳出”国阵,并组织砂政盟GPS,这确曾令一些人被这个虚假的政治伎俩所误导。 事实上,这不过是砂政盟的障眼法而已!它希望藉此清洗过去与巫统狼狈为奸所创下污秽不堪的政治历史,包括主动且支持将砂拉越石油和天然气的掌控权“送出”给联邦,来换取本身的政治利益,同时也全力在国会中支持领海法令,导致砂拉越丧失油气自主权等。...

国盟上台后减少给砂特别拨款 俞利文质问砂政盟为何默不作声?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质问砂政盟在《联邦宪法》第112(D)条文下,拒绝逐年增加特别拨款予砂拉越的意图及策略。 俞利文补充,是项《联邦宪法》第112(D)条文修正法案,是在希盟执政时期致力争取下完成的,包括逐年增加砂拉越和沙巴的特别拨款。 惟,在国盟篡位后,国盟自2021年起减少给予砂拉越的特别拨款,甚至把在希盟时期增加给砂拉越的特别拨款砍半。 俞利文说,财政部长披露鉴于目前沙巴和砂拉越政府正针对收益分享进行谈判,因此拒绝保留在希盟时期设下的高额支付。 此外,沙巴与砂拉越事务部长拿督麦西慕也在2022年财政预算案中透露,沙巴和砂拉越政府已要求有关特别委员会推迟审查特别拨款的会议。

确保砂民能够以更低廉机票回砂投票 俞利文:政府应采取更多干预措施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表示,为促进砂拉越人本着民主精神,联邦和砂政府必采取更多干预措施,确保砂拉越人能够以更实惠及低廉的机票价格回来砂拉越参加砂选举投票。 据了解,由于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严格限制航班飞行,以致航班趟次锐减,往返砂拉越的机票价格也随之飙涨,远超过一般人能够承担的能力。 俞利文表示,即使砂交通部长李景胜日前宣布从12月11日开始增加飞往砂拉越的航班,并从每周223趟航班增至307趟。惟,砂选举投票日前后几天的机票价格仍然很高,这可能有阻许多人返砂履行他们投票的义务。 新闻报道称,随着飞往砂拉越的航班增加,如亚航等航空公司已将吉隆坡飞往古晋的机票价格降至200令吉以下。 但事实是,若在航空公司官网查询票价,往返砂拉越的低价机位却是相当有限,即使有单程也要约300令吉,其大部分单程机位还是超过1000令吉,就连廉价航空亦是如此,这肯定无法迎合那些想要返砂投票的砂选民意愿和需求。

没解决12月往返砂机票狂飙的问题 砂政府扼杀选民回砂投票意愿

砂行动党秘书林思健指出,12月从西马往返砂州的机票狂飙,这显示出砂政盟和人联的原任交通部长李景胜过去根本没有认真的看待和解决缠绕砂沙两地的高价机票问题,而砂原任首长则只沉浸在兴建更多机场或成立航空公司的梦中,这样根本没有捍卫砂人的权益。 林思健指出,投票是大马人的权益,所有选民可以依据本身的自由意愿投票,民选政府则应该坦然允许选民投票,不是让人看到如今这样设下重重关卡,包括机票的价格,让选民投票的成本百上加斤,这是让人极为愤怒的小动作,根本是不尊重选民。 砂政盟在本次一意孤行的快马加鞭为了避开18岁的民意,不顾疫情让砂人面对病毒威胁下的选举,卫生部长凯里也表明这样的期间根本不适合举行选举,也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这就是在打脸以阿邦佐为首执意要选举的砂政盟政府,意味着在这样瘟疫肆虐的大环境,无论是砂政盟抑或是人联是疼惜自己的权位,而不顾民众的生死。 “我们知道无论任何阵营担任政府都可能面对这个长期困扰砂沙人民的高价机票压力,特别是在佳节等特定时期,而希盟执政时期就主打在佳节期间提供特价机票,砂政盟则在问题闹大,来自民众的排山倒海的压力下,才半推半就的处理,这样的心态根本就是毫无诚意为民服务。” 如今选委会在公布投票日期后,期待返回家乡投票的选民却面临这样高价的机票,这证明砂政盟为其中一员的中央政府,在为难和意图阻拦要返乡投票的砂选民,同时更不解民间疾苦,砂政盟所谓本身可以捍卫砂拉越和砂拉越人的权益根本是虚伪,更是多次不攻自破。

选区拨款“支持我就有”? 砂拉越已被砂政盟“私营化”

砂行动党秘书林思健谴责人联宣传秘书俞小珊依旧发表过去半个世纪的“家长式论调”,所谓地方选区拨款是“支持我就有”运作模式,等于告诉广大的砂拉越人,砂拉越不是属于砂拉越人的,而是属人联或是阿邦佐所领导的砂政盟私家的。 “这是让许多人砂人感到非常气愤的说词,来自广大民众辛劳赚取的血汗钱缴交税收后,反而被包括人联在内所组成的砂执政党充当武器威胁人民。” 所谓的人联宣传秘书应该说明为何半个世纪来砂政府管理一个资源如此丰富的砂州,让砂拉越成为全国的贫穷州之一,等于自身的执政能力和绩效极为差劲和惨不忍睹,迄今依然视这样的不公平分配拨款是理所当然。 俞小珊所谓的宣传上吃亏根本就是一种极度虚伪的论调,显然也毫无担当,企图逃避责任。 单单是每逢在选举前夕和期间的各种毫无根据的诬蔑、抹黑的文宣就琳琅满目,包括看似有意无意发表责怪选民没有支持,而无法获得地方选区拨款,这等于说一切都是人民的错,是人民自己不要发展的言论。这俨然是试图误导,和又要以钞票及拨款剥夺民众说应有的自主选举权,事实上这些政府拨款根本不是任何政党候选人的私家财产。

打抢芝巴民众土地还称之为发展? 周政新抨砂政府手段过时且要不得

民主行动党民都鲁支部主席周政新谴责砂政盟政府正在剥夺犹如打抢芝巴居民的土地,如此灭了人民的命根,所谓声称是成为芝巴再也的发展,可是地主得到的是什么?人民不反对发展,但是这种以发展为名的抢掠转移土地的手段已经过时,更是要不得的。 “民都鲁人民记得非常清楚,80年代至2011年,30多年的民都鲁地段地主,因地段在被划上红线下失去了多少他们的土地,或是当局以廉价直接没收有关地段,私人发展一直被控制,错失许多私人发展良机。” 周政新表示,这场噩梦如今又回到芝巴,多名的当地地主,由于他们在当地的地段遭砂政盟政府纳入所谓芝巴再也的大蓝图内,当局说是要发展对面港的芝巴地段,而遭到划上红线,地主面临土地交易上的受阻。 这些地主的地契是在2022年12月到期,而他们早在数年前已经向政府申请更新,向当局写了一封有又一封申请更新的信函,可是只是遭到砂政府当局当作足球般的踢来踢去,迄今仍未获得更新。 他说,看起来砂政盟政府就是与这些地主们玩时间游戏,要将地契有效期拖延至届满,让之自动失效,让地主自动丧失土地上一切的权利,这些土地将被政府白白的拿回,地主将得不到半分的钱或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