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1月 30, 2021

沒有文章可显示

更多新闻

砂拉越特别拨款无增加 政府在争取砂权益上已失败

民主行动党泗里街支部副主席兼民主行动党N45准候选人黄拔明认为,政府在争取砂拉越应有权益上,已经失败. 他表示,砂人联党/砂政盟在争取联邦宪法条例112D下,砂拉越的政府特别拔款已经撤底的失败. 在1973年,签署石油发展法令(PDA)之后, 砂人联党/砂政盟已经失去了最宝贵的资源 - 石油及天然煤气.砂拉越政府每天奉上超过2亿令吉给联邦政府.无能的砂人联党/砂政盟真的无法开采资源吗?只拿5巴仙的税收.在第12届州选举中,我们要抛棄砂人联党/砂盟政府. 在2022财政预算案中,联邦政府只拔80亿令吉之中的6巴仙发展金给砂拉越.要知道,砂拉越的面积占全国的30巴仙,税收是全国的30巴仙及全国人口的10巴仙.这对砂拉越是非常不公平的.我们的首长还口口声声在说:“继续为砂拉越争取应有的权益”. 掌管法律与国会的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旺朱乃迪博士在新任首相之下,首100天的表现,他与砂人联党/砂政盟的首要任务是把大马契约(MA63)恢复原状.我们仍在等待之中.

VTL计划下 已完成接种疫苗者可往返新马两地 刘强燕:国民迎来回家曙光

于11月29日起,已完成接种冠病疫苗的旅客将可在疫苗接种者旅游通道(Vaccinated Travel Lane,VTL )计划下,通过吉隆坡国际机场和新加坡樟宜机场以及通过新加坡 – 马来西亞陆关卡往返两地。在这计划下旅客除了须接受冠病检测之外,已经无需履行居家通知或隔离。 砂行动党宣传秘书兼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今日发表文告表示欢迎政府落实这项入境措施。 “这项计划为长年留在新加坡工作的我国国民迎来了回家的曙光,只要乘搭一趟飞机回国,不用担心居家隔离和年假不够的问题,惟,目前这项计划只限于新加坡樟宜机场和吉隆坡国际机场之间及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兀兰陆路关卡进出。” 对此,刘强燕国会议员也敦促政府也尽快落实新加坡和砂拉越机场之间的疫苗接种者旅游通道以方便在新加坡工作的砂拉越人回乡。

百物上涨已明显将百姓压得透不过气 周长佑抨政府不知民間疾苦

百物上涨的涨风已明显将百姓开始压得透不过气,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表示,在面对世界通膨走势的同时,我国也必须在管理货币值上恰到好处,否则最后受苦的还是人民。 周长佑于今日指出,我国人民承受着的通膨如今已涵盖各大领域,所有与衣食住行相关的都受牵连,然而政府却不知民间疾苦,甚至拖到10月尾才发表“必需品价格稳定,鸡肉和鸡蛋没涨价”等消息以安民心,惟大家所面对的事实却是百物依然不断上涨,甚至鸡蛋也已在一个月内调涨了两次。 过去,当砂政盟在野时,动辄拿物价上涨议题攻击希盟;如今交换了身份,砂政盟对其过去挂在口边的大事却傲慢以对,完全不在乎民众感受,也拿不出有效对策,这除了“失能”二字,没有别的形容。 “从最开始的食品涨价到五金及建筑材料,如今更牵连到面包、蔬菜水果等,甚至是轮胎、运输也跟着受影响,这些涨幅都是十分惊人的,当中还没包括接下来若国际油价大涨导致输入性通膨,将出现多一层的物价涨风。” 他说,政府总是将通膨问题归到其他事如国际问题、原料涨价问题,而如此的行为是要不得的,政府有职责确保市场上的食品和物品价格的稳定性,而非当作个案去处理问题,如听闻鸡肉要调涨才压制,如此治标不治本的方法都只是在酝酿再一波的涨价潮。

打抢芝巴民众土地还称之为发展? 周政新抨砂政府手段过时且要不得

民主行动党民都鲁支部主席周政新谴责砂政盟政府正在剥夺犹如打抢芝巴居民的土地,如此灭了人民的命根,所谓声称是成为芝巴再也的发展,可是地主得到的是什么?人民不反对发展,但是这种以发展为名的抢掠转移土地的手段已经过时,更是要不得的。 “民都鲁人民记得非常清楚,80年代至2011年,30多年的民都鲁地段地主,因地段在被划上红线下失去了多少他们的土地,或是当局以廉价直接没收有关地段,私人发展一直被控制,错失许多私人发展良机。” 周政新表示,这场噩梦如今又回到芝巴,多名的当地地主,由于他们在当地的地段遭砂政盟政府纳入所谓芝巴再也的大蓝图内,当局说是要发展对面港的芝巴地段,而遭到划上红线,地主面临土地交易上的受阻。 这些地主的地契是在2022年12月到期,而他们早在数年前已经向政府申请更新,向当局写了一封有又一封申请更新的信函,可是只是遭到砂政府当局当作足球般的踢来踢去,迄今仍未获得更新。 他说,看起来砂政盟政府就是与这些地主们玩时间游戏,要将地契有效期拖延至届满,让之自动失效,让地主自动丧失土地上一切的权利,这些土地将被政府白白的拿回,地主将得不到半分的钱或赔偿。

选区拨款“支持我就有”? 砂拉越已被砂政盟“私营化”

砂行动党秘书林思健谴责人联宣传秘书俞小珊依旧发表过去半个世纪的“家长式论调”,所谓地方选区拨款是“支持我就有”运作模式,等于告诉广大的砂拉越人,砂拉越不是属于砂拉越人的,而是属人联或是阿邦佐所领导的砂政盟私家的。 “这是让许多人砂人感到非常气愤的说词,来自广大民众辛劳赚取的血汗钱缴交税收后,反而被包括人联在内所组成的砂执政党充当武器威胁人民。” 所谓的人联宣传秘书应该说明为何半个世纪来砂政府管理一个资源如此丰富的砂州,让砂拉越成为全国的贫穷州之一,等于自身的执政能力和绩效极为差劲和惨不忍睹,迄今依然视这样的不公平分配拨款是理所当然。 俞小珊所谓的宣传上吃亏根本就是一种极度虚伪的论调,显然也毫无担当,企图逃避责任。 单单是每逢在选举前夕和期间的各种毫无根据的诬蔑、抹黑的文宣就琳琅满目,包括看似有意无意发表责怪选民没有支持,而无法获得地方选区拨款,这等于说一切都是人民的错,是人民自己不要发展的言论。这俨然是试图误导,和又要以钞票及拨款剥夺民众说应有的自主选举权,事实上这些政府拨款根本不是任何政党候选人的私家财产。

别让学府沦为官方喉舌 郑方仁:廉中董事长应自重

砂民主行动党卑尔骚支部副主席郑方仁今日促请廉律中学联合董事长拿督斯里刘久健自重,别再公器私用,肉麻的话可以留在私底下说。 郑方仁指出,学府乃培养人才,教育国家未来主人翁的神圣场所,不应该成为政党喉舌。 郑方仁表示,刘久健在募捐活动公开呼吁人民支持人联党,已经公然玷污神圣的教育殿堂。堂堂董事长为了利益而冲昏头脑,食相实在是丑陋! 郑方仁还提到,希盟执政时,开始制度化拨款全国独中,数目高达1500万,是史无前例的。由于希盟的强大和制度化拨款,抛砖引玉,如今社会各界也开始对独中教育逐渐关注起来。虽然如此,可是希盟以至行动党也从来不敢居功,毕竟维护华教,扶持国家教育,匹夫有责。 鄭方仁說,獨中教育一路以來依靠大家的扶持方能茁壯發展。如今在砂拉越選舉前哨,劉某竟然公然放話,公器私用,在學校的官方活動中為執政喊話,搖尾乞憐,難道真的是被利益沖昏了頭腦嗎?這種別出心裁的肉麻拉票活動,執政黨候選人難道也不覺得難為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