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4月 20, 2021

更多新闻

张健仁造访古晋海港局史纳里码头 亲自了解电脑系统出现故障事宜

针对其电脑系统出现故障事项,我昨日下午拜访古晋海港局的史纳里码头。 虽然古晋海港局总经理Robert Lau今日在报章上说“一切操作已恢复正常”,但事实确实,还是有一些集装箱却因为该电脑故障问题并为解决,而无法找到。 据我所了解,该两个星期前发生故障的电脑系统至今并未修理好,也无法使用。 如今码头所使用的系统使另一个系统,而且一部分接收及运送集装箱的程序都是以人工方式处理程序。 即便如此,Senari Port的工作人员目前皆竭尽所能的尽量处理着因该电脑系统故障所堆积在码头的集装箱。 当我们对于Senari Port员工的努力表示嘉许的当儿,古晋海港局的头头们,应认真看待此事,并重新检讨古晋海港局的政策,尤其是几年前开始实行的私营化政策。今天电脑系统故障的问题,只是整体问题的冰山一角,它带出来了古晋海港局私营化政策下所存在的更大的问题,即,虽然该私营化政策让一小撮人致富,但它却没有为古晋海港局的服务带来很大的改善。 因此,我呼吁砂州政府重新检讨古晋海港局几年前所实行的私营化政策。

校园疫情感染速度惊人 砂政府应即刻关闭学府

丹绒峇都区州议员周政新说,在砂境内疫情已蔓延入校园,而且学生和教职员受感染的速度惊人,因此,政府关闭红区学府决无任何悬念。 “我们不解当局还在讨论什么,而各校的学生和教职员确诊速度快和惊人,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不应该再拖延决策,应尽快宣布暂停实体课,而改为网课。” 他质问,当局究竟还有哪些需要探讨的部分,如今,民众和学生家长不满校内受疫情波及,是否基于当局的忧柔寡断所导致。 周政新今日文告指出,全砂确诊的学生人数超过百人,但是砂灾难管理委员会迄今只回应“这项决定仍须与卫生部讨论”,无视校园确诊人数正在敲响警钟,其中也引起众多家长的不安与焦虑。 “这样的疫情蔓延将会危害更多人的性命与安全,当局早就该果断关闭高危险地区的学校。民都鲁与古晋、美里、马拉端和诗巫等地都属疫情红区,主要省份也陆续面对着学校内传播新冠肺炎病毒的高风险。” 日前,国家安全理事会指示砂拉越红区需落实行动管制令,但是砂拉越政府拒绝这项指示,周政新认为,当局若执意避开落实行管令,至少也该暂时关闭红区学校,以网课取代实体,直至疫情受到控制。

避免交通严重堵塞 当局应适时加速进行检查

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促请相关当局在交通流量巅峰时段,军警检哨站应适时进执行任务,以双道行驶加速检查工作。 “开放双道加速检查工作是有必要的,以疏通道路,省却使用者塞在路上的时间,特别是上下班和中午放饭时段。” 周长佑表示,当局自前日,在民都鲁4个路段增设军警检哨站,管制每辆车内不超过两人的措施。即便民众在上述措施公布后,已有心理准备,但却比预期来得塞,以致将自己陷入车龙里。 民众严重塞在车龙里,有些更是平日10分钟的车程昨日却耗费半余至1小时,此情况在今早周一为上班日更是严重,特别是敦胡仙翁路及实比河路。 他指出,当局须顾虑到许多民众有要事在身,即使已经提早出门,还是免不了避开车龙。有鉴于此,竟然已禁止堂食和限制超市消费人数,以及许多近来增加的防疫措施,对于军警检哨站方便理应适当,勿连民众欲办理正事、甚至外带或外送服务都百般困难。 “上班族们为了减少病毒感染的威胁,甚至早起预备家人早、午餐,之后再提前出门就是为了可以准时抵达办公室。结果还是堵在车龙里无法动弹。”

未适当规划开课指南和程序 俞利文抨教育部罔顾师生感染风险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教育部在新冠疫情高峰时期,显然没有顾及学生和教师的感染风险,同时也未有适当规划应对大流行的学校开课指南和程序,来确保学生在不受疫情影响下跟上学习进度。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目前随着砂拉越乃至全国的病例激增,多数父母和老师很是担心学生上学的健康及安危。尤其自教育部指示学校复课以来,全国已多达186所学校,单是砂拉越就有大约112所学校出现感染病例。 他解释,本身完全理解学校复课与否是一项艰难决定,因为当中须要顾虑且考量到许多因素,特别是在保护学生健康和课业学习之间取得平衡,尤其对家境贫困和居住在郊区的学生。 令人担忧的是,在疫情大流行的一年之后,教育部似乎还没有制定解决问题的全面计划,也没有帮助教师如何应对现状。 而且,教育部每每在政策上的朝令夕改,甚至临时做决定的表现上,凸显了教育部的反应迟钝,这只会让家长感到担忧和困惑。 俞利文说,教育部差强人意表现不仅导致学生和教职员被病毒感染,甚至影响这一代学生学习,尤其来自贫困家庭的学生在居家学习方面受阻,以致他们难以赶学习进度。

疫情失控砂灾委不应再推脱责任 林思健吁砂灾委速拟有效抗疫方案

砂希盟秘书林思健上议员抨击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在目前看来已经失控和失败的砂拉越防疫与疫情是责无旁贷,希望他们彻底拟出更有效的完善措施与方案全面遏止,不是不断把矛头指向民众和商家的转移视线“滥招。 砂近来的确诊数据令人非常惊心,如今在我国都是坐亚望冠的数据,责无旁贷的是当今的政府,尤其是砂政府主导的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必须有魄力的拿出成绩来。 与国内一些州属相比,砂拉越较少的人口确出现这种确诊人数及死亡率,令人非常惊心。希望当局彻底出更有效的措施与方案遏制目前整个国家,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可以开诚心,布公道,颁布更有效的长远性防疫措施。 “如今确诊数据是砂拉越名列前茅,这种情况若是以每天数据人们感觉是数百宗,但是若是以10天计算就是已经有数千人确证,在砂这确诊数据和死亡率在砂拉越这较少的人口,这种确诊人数及死亡率会引起不安和疑虑。” 中央政府如今才姗姗来迟表明派出500名医务人员前来砂拉越各地执行救援任务,包括检测、防疫及疫苗接种等工作,但是在疫苗接种方面,当局目前的速度只能够以“龟速”形容,若是以这样的速度恐怕在2022年砂未必能够达至70%人口的接种目标,更不要说是在今年8月份。 民众和商业活动一年来不断的依据当局所发出的指南,在外地入境砂拉越也有14天的隔离,可是在砂本身社区到底出现何漏洞,导致这些案例是层出不穷的,在这方面政府有保护民众性命和财产的责任,也必须有担当。

根据ISARAWAKCARE指示 前往古晋福利部却无法得到金卡 杨薇讳:问题出在哪里?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要求掌管砂福利、妇女与家庭发展部长的陈赛明做出交代,为何ISARAWAKCARE ”所显示领取肯雅兰金卡领取地点是在古晋福利部,可是民众却面对古晋福利部需要耗时数个星期依然无法找出金卡的下落,究竟问题出在哪里? 她说,砂政府自推出肯雅兰金卡以来,砂福利局没有设立一个完善的系统来处理肯雅兰金卡事宜,就单单一张金卡,古晋福利部就无法有效率的寻找金卡的下落,引起申请者对砂州政府的办事效率感到怨声载道。 杨薇讳透露,民众日前所面对的问题就是就算通过面子书的“ISARAWAKCARE”显示申请者可以前往福利部领取金卡,可是,当申请者事先拨打电话向福利部确定时,却被告知福利部需要时间来找寻金卡的下落,卡找到之后会通知申请者前往领取。 “最不能接受的是,一张卡寻找了两个星期,依然没有音讯,就算重新跟进,福利部官员又同样的重覆回复需要时间来寻找金卡,找到之后会做出通知。再者,砂福利部的电话很难拨通,不是占线,就是没人接听,或是通话被转来转去,最后挂断。” 杨薇讳说,民众为了一张肯雅兰金卡,几乎被搞得心力交瘁,这种所谓的惠民计划到底诚意何在?砂州政府及负责的部长是否有为这些乐龄人士着想?不但没有为他们带来方便,反而制造更多的问题。 更何况,目前仍是疫情时期,肯雅兰金卡的申请者都是年长乐龄人士,也是属于高风险群,不应该让他们奔波劳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