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十一月 23, 2019

更多新闻

黄灵彪与泗县教育组织代表交流

泗街区国会议员黄灵彪日前与泗里街县教育厅长刘义东等高级官员进行交流。 黄灵彪听取了刘义东向国会议员作出了部门筒报,对方同时寻求国会议员拔款充作发展用途。 出席会议者也包括泗里街中学校长会主席兼圣安东尼中学校长梁寿全、泗里街县小学校长会主席言辜大财、泗里街华小校长会主席廖崔岑、泗华教师会主席李高建等。 随后,黄灵彪也移交拔款予泗里街县教育厅康乐俱乐部及教育厅属下体育及文化教育服务协会(PSKPP),充作活动经费。

States在辞典解读为邦、国或州 修宪还原1963年原本宪法字眼

按照英汉国际大辞典,‘States’可解释为‘国’,也可解释为‘邦’和‘州’。关键的问题在于,1963年的原本宪法用词是‘States’,若要还原也只能用原本的辞句,并以原文用的字眼为依规和标准。 砂行动党顾问张守江表示,这批人说要争取的是‘邦’不是‘州’,但是不敢否认1963年原有用词是‘States’。再说,如果是‘邦’,那么英文的正确用词又该是什么﹖他们始终没有标明过。 张守江称,砂希盟领袖耗费了许多心血,才说服中央领袖同意还原砂、沙原有的平等权益,所以修宪无疑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缘,但却因为GPS领袖的抵制和杯葛,导致修宪败在自己人手中。 他也理解,巫统、伊斯兰党和马华抵制修宪是为了担心成功修宪将削弱西马各州的政治地位,但实在不解GPS明明可以得利为何却选择放弃,显然GPS是为了反而反。 更甚的是,一些政治领袖及投机政客还直指修宪是陷阱,所以不应迫切进行。 他强调,修宪恢复砂沙地位一直是梦寐以求的事,从13州之一提升到与西马11个州平等对立的地位是只有利而无一害,砂沙人民已经足足等了43年,难道还要继续痴痴的等下去吗?

联邦拨款500万提升古晋4道路 砂公共工程局向杨薇讳汇报工程进度

联邦希盟政府今年透过联邦工程部,拨款500万令吉作为古晋市的4条联邦道路的提升工程经费。 被提升的四条道路包括耗资200万令吉的敦拉萨路提升工程、100万令吉的DATUK BANDAR MUSTAPHA路,100万令吉的拉惹阁酒店前部分的敦拉萨路段、及100万令吉的敦朱加路工程。 砂公共工程局的代表,工程师、提升道路工程的承包公司代表前日特别向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进行上述四条道路进展时,如此做出披露。 在汇报会上,砂公共工程局也特别向杨薇讳详细汇报针对敦拉萨路三中交通灯交叉路口所进行的路面提升工程进展。

砂政府地遭贱卖 陈长锋批社区领袖“静静”

不满砂政府将公园土地贱卖给私人拥有建设油站,埔奕区州议员陈长锋与马鲁帝人民展开和平集会以示抗议,促请砂政府另择地点建设油站,并将公园土地回购归于人民。 埔奕区州议员陈长锋指出,此次和平集会吸引众多人士的出席,这充分显示马鲁帝人民对这个课题的关注,他强调马鲁帝是一个很好的地方,尤其是华人村是一个住宅区,人民都安居在这里。 他表示,乡区的发展固然重要,马鲁帝河边公园的发展也是州政府过去几年来的课题,虽然砂政府在两年前承诺会施工,但等至今年才拨款落实这项计划。 他称,砂政府虽然耗资2300万令吉为300公尺长的河滨走廊进行发展,但众所皆知马鲁帝仅有的两个加油站,而该两个加油站刚好是坐落在河滨走廊发展计划的范围之内。 基于河滨走廊发展计划的执行,该两间油站只好被迫迁至其它地点,其中一间油站则将建设在华人新村公园的原址上。 “非常遗憾砂政府看上了华人村的这块土地,这也是马鲁帝的中心点,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公园的设施完善,公园周围有很多树木可以遮阴,是一家大小在傍晚共享天伦的好去处。”

艾贝尔路重铺沥青 陈方其赞南市高效解决问题

民主行动党浮罗岸区州议员黄庆伟的特别助理陈方其感谢且表扬古晋南市市政厅有关注他所反映的民生问题,尤其是迅速地采取行动将问题解决。 陈方其是在在前往艾贝尔路巡视重铺沥青工程的情况后表示,本身是在早前接获民众投诉指爱贝尔路的路面凹凸不平,恐危及道路使用者。 当时他根据该处市民与商家了解,该路段自挖掘地下排污管工程后,承包商就草率将之铺上了沥青,导致路面情况如“膏药布”凹凸不平。为此,他第一时间将问题反映予南市。 陈方其表示,该路段重铺沥青工程已完成了七七八八,剩下画路线与安装路面的水沟盖,相信很快可以竣工。 也是民主行动党肯雅兰支部副主席的陈方其强调,民主行动党浮罗岸选区服务团队将会继续深入的关注选区上的民生课题,并坚信选区上的各项民生问题,均必须获得妥善的处理

彻查巴干路8哩处坍塌主因 杨薇讳:砂政府应设独立调查团队跟进

针对日前巴干思卡莫路8哩处发生土崩,造成严重道路坍塌事件,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认为砂政府应该要设立一个由专业人士组成的独立调查团队,以深入进行调查此事件,彻查导致该路段坍塌的真正主因。 “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政府,我们不能让坍塌事件经常发生在砂拉越路段。因为坍塌路段会对道路使用者的性命构成威胁,而且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是浪费人民的纳税钱,即政府花费了庞大经费兴建道路,但道路却不牢固。 ” 她说,在任何公共基础设施的坍塌事件中,都应该要由独立调查专业人士来做调查,不应该受到任何一方的控制与影响,好让整个事件被查出水落石出,进而才能够定夺那方必须负责事件。 她表明,任何一个工程都涉及许多负责单位,包括砂公共工程部、工程部的公务人员、被委任的顾问公司及工程师,甚至工地的监察员等。因此,如果工程监督工作不够严密,进而导致疏忽事件发生,都会影响任何建设工程的素质。 “毕竟要找出事故原因之后,才能够对症下药,用对的方式解决坍塌事件,而且也能定夺谁对谁错,好让错方负起应有的责任,同时也能够避免同样的事故重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