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五月 26, 2020

更多新闻

为了及早结束抗疫 林思健冀人民坚守行管纪律

砂希盟秘书兼上议员林思健说,接下来有佳节假日,希望美里市民继续坚守纪律,大家展现抗疫决心,以大家照顾好大家的心态,希望现况尽快雨后天晴,人们恢复正常生活。 他以他个人为例,虽然所有出席国会开幕典礼的国会上下议员,是获得砂灾难管理委员会豁免返回砂拉越后不需要居家隔离,但是他为了人民的安全,确保美里可以继续保持绿区,他仍然会自行在居家隔离14天保持必要的距离。 他表示,在此前国会上下议员是否豁免居家隔离,政府在这方面没有良好的沟通与协调,当他与峇南国会议员安义尧,及实务的国会议员鲁卡尼斯曼从吉隆坡返回美里后,原本被禁止返回住家,在他们要求查证下才知道是豁免,过后才被放行。 他们三人当时却被指示戴上健康追踪腕带,就是手腕戴上有注明编号,及二维码的白色塑料带,只需用智能手机扫描腕带的二维码,便可进入全球定位系统页面输入资料。这个产品是让有关当局追踪居家隔离者的行踪。 他也依据指示进行有关程序,两小后他接到美里县长阿都阿兹致电予他告知有关作业程序有误,砂州灾难管理委员会是豁免他们隔离,因此他们可以自由四处行动。 他较后也接获美里民防部队指挥官哈兹利来电,告诉他可以将有关塑料防水环剪除,一般程序是佩戴后在隔离期间不可剪除,林思健要求后者将有关指南以Whatsapp讯息通知他,作为确实依据。

医院停车位严重不足 许溧根促病患善用电召车

美里医院在调整专科诊所门诊部病黎赴约看诊的条规与程序后,并鼓励病黎使用电召车服务,减低医院停车位不足问题。 美里医院访客委员会主席许溧根表示,医院在实施“新常态”运作程序下,病黎在预约前半小时才能进入专科诊所,等候区空间将是个挑战。 “一些病黎都会提前到医院,为了寻找停车位子,这些早过于半小时到的病黎,必须在专科诊所外等候,院方担心没有足够的等候区。” 他说,病黎或许会感到不舒适及不便,但是在现今的新常态条规运作下,院方需执行这个程序,确保双方的健康安全能够受到保障。 许溧根表示,这是因为毒病疫情,保持社交距离减低病毒传播的风险成为新常态,因此美里医院才改善处理医院专科诊所的门诊病黎。 无论如何,美里医院将会设法探讨各种解决方案,来容纳尽有可能增加的病患,一旦有新措施的变动,院方将会不断向更新通告。

游子返砂 检测报告未出 未满14天就回家 黄培根批砂政府太草率

砂行动党署理主席黄培根州议员认为,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处理西马回乡的学子及游子们安全回家的安全举措,做得不足与太草率。 他称,他们得到的可靠消息显示,这些回乡的人士虽然被安排在酒店暂时居住,可是这些人在卫生部的检验后,没有等报告出来就被“赶回家”。 “这样的隔离只是象徵性罢了,没有任何的实际效果,是做戏还是什么?” 他续称,按照新闻报导,要从西马、沙巴和纳闽回乡的学子人数,就有8千116人,政府早前宣布所有回到砂拉越的学生,都必须经过14天的隔离才能回家。 他说,第一批回乡的是被安排在酒店隔离14天才回家,可是后来的几批,就只象征性的被隔离一两天,替他们做冠病测验后就让他们回家,而且他们在酒店是被安排两人同宿一房,而不是真正的各自隔离,让人们猜疑州政府对抗疫的决心。 黄培根表明不了解为何州政府要改变政策,并表明如果要隔离,就必须各自隔离才能减低传染的风险。

出席喜来登行动足已证明一切 俞利文:GPS休想掩盖与巫伊联盟事实

随着砂政盟秘书长亚历山大声称砂政盟是国盟一份子,就证明了砂民主行动党在一开始的说法,砂政盟领袖试图误导砂州子民以掩盖他们促成巫统和伊斯兰党入阁的事实,尤其让巫伊两党有机可乘在国家政策上影响人民。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今日发文告重申,在敦马辞相前,砂政盟打从一开始就是国盟的一份子,特别是砂政盟现任高级部长早在“喜来登行动”的时候,也觐见最高元首表达砂政盟欲与巫统和伊斯兰党组成新联盟的意愿。 他解释,砂政盟如此做法不仅将腐败污名的巫统回归到联邦内阁,甚至把可以对我国世俗构成威胁的伊斯兰党也一并带入国家决策体制的主流当中。 他称,尽管砂政盟领袖处处为国盟护航,也试图证明国盟对砂州的好,但目前唯一得利的只是砂政盟本身,而不是砂拉越子民。例如获得部长职位、政府官联公司主席、甚至被委任享有与部长同等地位的特使职位。 俞利文说,当国家正经历经济衰退,导致成千上万人士失去工作和收入之际,反观政府却将人民的纳税金用在政治目的上,去奖励这些政客。 “在人民失去工作面临经济窘境时,他们这些却还能享获两份工作和收入。”

与被人民唾弃的巫伊联手 陈国彬:砂政盟吃回头草

砂行动党实旦宾支部宣传秘书陈国彬抨击砂政盟(GPS)联手巫统及伊斯兰党组成国盟并不是以砂拉越的利益作为优先考量,反之是为了GPS自身作为考量,同时,也让砂政盟光明正大的重新走回国阵巫统的怀抱。 他表示,在国盟夺权之前,身为造王者的砂政盟拥有可以让砂拉越带来更好利益的皇牌,然而,砂政盟在当时却以入阁为主要出发点去作为谈判条件,而最终砂政盟选择在国盟没有给予任何对砂拉越有利的条件下支持国盟而唾弃由人民选出来的希望联盟。 而砂政盟的加盟,也象征着马来西亚走回了之前由贪污以及滥权的国阵巫统治理的时代,他说,玩弄种族与宗教极端的巫统的回归,再加上了以宗教极端主义的伊斯兰党,将使马来西亚的宪法和砂拉越社会结构的世俗主义造成威胁。 “砂政盟身为可以改变国家命运的造王者,但是他们却没有为了砂拉越的利益着想,反而去支持玩弄宗教与种族极端的巫统,而伊斯兰党的开明派在加入了诚信党之后,与巫统联盟的伊斯兰党也是只剩下宗教极端主义者,砂政盟支持了这些以极端为首的国盟,实实在在的是威胁了马来西亚的宪法,同时也威胁了砂拉越社会结构的世俗主义。” 也是前实旦宾区国会议员的陈国彬指出,砂政盟根本就没有替砂拉越人作出一个最好的选择,他质问,难道砂政盟忘了涉及1亿8千万的砂拉越太阳能贪污事件?若巫统真的是为了砂拉越着想的话,那么这项贪污舞弊的丑闻就不会发生,同时换个角度想的话,这笔被贪污的1亿8千万如果是用来提升砂拉越的话,那么受惠的将会是人民。 随着砂政盟支持巫伊联手执政联邦,陈国彬预计接下来将会有更多正在被提控,涉及贪污被控的人士将会“无罪释放”,就好比纳吉的继子一般,只要把部分款项归还政府,就可以逐一撤销控状。

轻重不分本末倒置 俞利文抨联邦错置重点

与其在国会上寻求通过法案应对疫情解决危机,国盟后门政府更急于分配政治奖励的填补政府官联公司和委任特使,甚至避开召开国会。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认为政府放错优先的重点! 他说,掌管国会及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拿督达基尤丁至今才做公布,指政府打算最快在7月召开的国会上提呈相关新冠肺炎法案。不过,他认为7月是否如期召开国会仍是未知数,也要取决于后门政府决定。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即便国会在7月通过有关新冠肺炎法案,但还是需要在9月召开的上议院提呈。这意味相关法案最快是在9月杪或10月纳入宪报。 在整个期间,我国人民在面对疫情肆虐所造成的经济影响下,并没有受到任何法律保障。尤其是疫情所带来影响是时不待人,政府的反应却是迟缓。 他举例,邻国新加坡于今年4月初在国会通过了新冠肺炎(临时措施)法案,该法案将保护人民免受病毒所带来的经济影响,包括: (1)保障因冠病而无法履行合同义务的中小企业和公司;(2)暂缓公司与个人的清盘和破产程序;(3)保护租户免遭驱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