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一月 21, 2021

更多新闻

多少医护人员检测呈阳 砂卫生局长和砂灾委需澄清

砂拉越卫生局长和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必须澄清是否是6位或是13位来自诗巫医院的医护人员的新冠检测结果呈阳性。值得关注的是,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在本月19日的新闻声明指出6位医护人员的检测结果呈阳性。但是砂拉越卫生局长同一天的新闻声明却指出是13位。所以,到底谁是正确的?此外,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也必须详细披露这6位或13位医护人员在该医院的工作职位。毕竟从定义上来看,医生到行政管理人员都包括在‘医护人员’定义之下。有关当局必须澄清此事,不是因为我们想针对他们个人,而是因为要是是医生或护士患上病毒,那人们必须更应该加强警惕。毕竟比起行政人员的医护人员,医生和护士有着和病人更密切的接触。这也会让公众意识到诗巫疫情的现况是多么的严重和危急,也让公众知道我们诗巫的医疗系统就正走在崩溃的边缘。 自巴塞祥感染群出现的阳性结果激增以来,我们的医生、护士、医务人员、医学实验室技术人员和大多数的医务工作者冒着生命危险不分昼夜地工作。然而,砂灾难管理委员会每一天仍然给民众一种一切都还在掌控之中的印象, 比如不顾家长们的担忧,仍然允许中六和中五学生回校上课。而这错误的印象使人们无法真正意识到我们前线医护人员是在多么危急的状况下继续操作。因此,我们可以看到,相比去年三月的第一次行动管制令,人们不太认真对待这一次的行动管制令。我相信这是因为人们还没意识诗巫疫情的真实情况和当我们医疗系统和医疗设备在每下愈况的情况下真正崩溃时会面临的后果。 有关当局已宣布说我们得把在诗巫检测的新冠样本委外给砂拉越综合医院、砂拉越心脏中心、婆罗州医药中心、马来西亚砂拉越大学(UNIMAS)、私人实验室Gribbles,甚至位于吉隆坡的几间私人实验室。于2021年1月19日,1500 样本已被送出。此宣布应该引起大家的注意说一切并没有在掌控之中。这委外显示我们诗巫医院的实验室因大量的拭子检测而再也无法应付。我们的诗巫市议会主席也在面子书上发帖称目前还有1万人正等着他们的检测报告。至今日,并没有任何有关部门予以驳斥。 我们也应该注意到有关当局已在诗巫设立了四间隔离和低风险患者治疗中心(PKRCs)。这些中心能够容纳1173张病床。这些中心预计从下个星期开始运作。我们不否认让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为最坏的情况做准备是件好事。但是,这也 表明他们预计诗巫的新冠病例数将在这一两周之内达到其高数字。 砂拉越卫生局长也已宣布说以确保我们的诗巫医院能继续运作,他们已动员其他医院和诊所的工作人员来帮助诗巫医院。这也表明我们诗巫医院的前线医务人员急需帮助才能继续前进。

史纳丁与周遭陷水患 林思健吁李景胜给予人民扶助赔偿

雨季让史纳汀及周围地区遇上水劫,在面对严峻疫情的当地居民,如今真的几乎是身陷“水深火热”,在人口增长过程中,显然政府在排水系统这基本设施方面的缺乏规划。 砂希盟秘书林思健上议员表示,这不是一朝一夕造成,是长年累月的忽略,而且在发展的同时,没有很好的基础设备未雨绸缪。 该区州议员拿督李景胜经常说,自从1995年担任州议员以来,许多方面取得发展,实际上地方的建设与成长是有所依循的定律。 可是今天发生在他选区一带内,民众已经面对疫情冲击生活,如今也因为当局的排水系统规划与建设落后,最终面对“水深”的困境。 “该名州议员应该通过政府进行赔偿,给予金钱上的援助及补助尤其是杜当一带主要都是B40的低收入家庭。他们遇上水灾,家里的家具、电器、甚至车辆被水淹没及损坏,他们须要这笔援助金度过难关,这是可以缓解这些居民的燃眉之急。” 这事件中的最大教训是必须具备彻底的大蓝图,虽然之前有美里大蓝图,当然有许多私人界获得政府拨出廉价的土地大兴土木,造就许多大企业,但是贫富悬殊的事实在这次的疫情是特别被凸显。

考试诚可贵生命价更高 刘强燕吁砂灾委 拟定方案减低应考生染疫风险

刘强燕国会议员表示,她认同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宣布了砂州内小学1至6年级包括学前教育的学生,中学1至4年级的学生,砂拉越技职学院2020年度大马技职文凭(SVM)以及大马技职证书(DVM)第二学期的学生从本月20日开始改为居家上课(Home-based Learning)。 但是这其中还存有另一项隐忧,那就是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的措施下,砂拉越州内凡是参加2020及2021年度重大考试,即:大马教育文凭(SPM)、大马技职文凭(SVM)、大马技术文凭(SKM)、大马高等学校文凭(STPM)、大马高级宗教文凭(STAM)以及大马技职证书(DVM)考试,以同等级及国际考试的学生,依然需要到学校上课。 ” 我们可以看到,诗巫圣伊丽莎白中学随着之前一名教职员确诊后,另一名教职员也在较后确诊,这已经明确证明校园也都会有病毒感染连存在的机率和风险,因此家长们的担忧不是没有理由的。” 她说,针对这一项隐忧她也接获一位应考生要求帮忙签署他们在网上发起的一项诉求行动,即他们不同意在这段冠状病毒泛滥期间冒着生命的危险返回学校上课,可见不只学生家长,学生本身也对自身的安危感到提心吊胆。 也是砂行动党宣传秘书的刘强燕说,她明白这些公共考试对学生都很重要,她也了解不是所有地区都适合上网课,尤其是缺乏宽频网络信号覆盖的郊外地区。因此她也建议砂灾管会或许可以考虑只让那些疫情轻微,且没有网络信号覆盖地区的应考生们回校上课。但前提是,砂灾管会必须要清楚列出一套明确的返校上课的标准作业程序(SOP),比如说一间课室的学生人数必须受到限制,以避免万一班上出现确诊病例导致太多的学生需要被隔离而无法出席考试的局面发生,这至少可以把负面的影响减至最少。

消防部队缺救援艇 阿都阿兹吁政府应优先解决配备问题

砂行动党峇都吉当支部主席阿都阿兹表示古晋消防局急需更多消防救援船以疏散水灾灾民灾民。 他于昨日造访许多地点巡视水患灾情。距离他最后一站造访德莎威拉重新安置计划住宅区时,他注意到适逢消防员在疏散灾民,但是后勤物资的匮乏使得古晋消防员未能更有效地疏散该地灾民。消防局只出动一艘消防救援艇来疏散那些灾民。遇到灾情时残疾人士,老人和妇孺应首要被疏散。但有些人不得以背着自己的年迈父母带走超过一公里路,才将年迈父母从受灾地区解救出来。 根据灾民透露,她等待好几个小时,才盼来消防员疏散自己的孩子。德莎威拉水位涨近两英尺,他们别无选择,只能通过步行将孩子带离灾区。 他质疑,为何砂拉越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但在德莎威重新安置计划住宅区救灾时只有一艘救援艇。尽管数日前在西马半岛水患救灾时发完全是不同的画面。西马的消防局似乎都配备了足够数量的救援艇。这与目前古晋的救援情况是完全相反的。为何砂拉越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呢?即便砂盟支持了国盟政府,仍受到不公平的待遇? 他说,种种迹象证明无论如今的国盟或在砂拉越执政了57年的政府都未成优先考虑到这点。在自然灾害等危机时期,政府都需要确保所有后勤物资配备齐全且足够。每一个政府机构都由州政府或中央在监管着,因此政府不可能没有收到气象局的任何提前预警,但显然砂政府没有做好准备。

曾二度致函教育部 刘强燕感谢教育部聆听民意

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表示她欢迎昨天联邦教育部长所做出的宣布,即让未到宿舍报到的国内师范学院(IPG)学生可选择住校,或继续留在家中从1月17日起透过线上教学模式来学习。 她也表示感谢教育部做出这项对的决定。她在1月7日和1月13日已经二度致函给联邦教育正副部长及教育局建议延迟国内师范学院生返校日期而改为线上学习,虽然教育部迟至昨天才公布相对措施,但是迟到总是好过没到。 同时,刘强燕也认同砂灾难管理委员在全砂其他省县从本月18日(星期一)开始执行有条件行动管制令(CMCO)直到本月31日(星期日)为止的决定。 “由于砂拉越疫情持续吃紧,截至昨天全砂各地仍有7个感染群处于活跃状态,因此这项措施在目前来说是无可厚非的。” 她也感到欣慰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之后也宣布了砂州内小学1至6年级包括学前教育的学生,中学1至4年级的学生,砂拉越技职学院2020年度大马技职文凭(SVM)以及大马技职证书(DVM)第二学期的学生从本月20日开始改为居家上课(Home-based Learning)。 “随着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做出这项决定后,这也证明砂灾管会以及联邦教育部最终也认同了我之前不断向他们提出延迟砂拉越州内学生返校上课的建议。”

杨薇讳促砂政府为灾黎提供体恤金 助灾民度过艰难时刻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呼吁砂州政府为受水灾影响的灾黎提供水灾体恤金,帮助他们度过艰难时刻。 杨薇讳昨晚与古晋区国会议员俞利文巡视民达华第一巷水灾情况,由于适逢雨季和涨潮,大部分的屋子都被潮水淹入屋内,家具电器用品皆被浸水损毁,居民苦不堪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