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五月 26, 2020

更多新闻

游子返砂 检测报告未出 未满14天就回家 黄培根批砂政府太草率

砂行动党署理主席黄培根州议员认为,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处理西马回乡的学子及游子们安全回家的安全举措,做得不足与太草率。 他称,他们得到的可靠消息显示,这些回乡的人士虽然被安排在酒店暂时居住,可是这些人在卫生部的检验后,没有等报告出来就被“赶回家”。 “这样的隔离只是象徵性罢了,没有任何的实际效果,是做戏还是什么?” 他续称,按照新闻报导,要从西马、沙巴和纳闽回乡的学子人数,就有8千116人,政府早前宣布所有回到砂拉越的学生,都必须经过14天的隔离才能回家。 他说,第一批回乡的是被安排在酒店隔离14天才回家,可是后来的几批,就只象征性的被隔离一两天,替他们做冠病测验后就让他们回家,而且他们在酒店是被安排两人同宿一房,而不是真正的各自隔离,让人们猜疑州政府对抗疫的决心。 黄培根表明不了解为何州政府要改变政策,并表明如果要隔离,就必须各自隔离才能减低传染的风险。

出席喜来登行动足已证明一切 俞利文:GPS休想掩盖与巫伊联盟事实

随着砂政盟秘书长亚历山大声称砂政盟是国盟一份子,就证明了砂民主行动党在一开始的说法,砂政盟领袖试图误导砂州子民以掩盖他们促成巫统和伊斯兰党入阁的事实,尤其让巫伊两党有机可乘在国家政策上影响人民。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今日发文告重申,在敦马辞相前,砂政盟打从一开始就是国盟的一份子,特别是砂政盟现任高级部长早在“喜来登行动”的时候,也觐见最高元首表达砂政盟欲与巫统和伊斯兰党组成新联盟的意愿。 他解释,砂政盟如此做法不仅将腐败污名的巫统回归到联邦内阁,甚至把可以对我国世俗构成威胁的伊斯兰党也一并带入国家决策体制的主流当中。 他称,尽管砂政盟领袖处处为国盟护航,也试图证明国盟对砂州的好,但目前唯一得利的只是砂政盟本身,而不是砂拉越子民。例如获得部长职位、政府官联公司主席、甚至被委任享有与部长同等地位的特使职位。 俞利文说,当国家正经历经济衰退,导致成千上万人士失去工作和收入之际,反观政府却将人民的纳税金用在政治目的上,去奖励这些政客。 “在人民失去工作面临经济窘境时,他们这些却还能享获两份工作和收入。”

被美国科学公司排除在外 俞利文冀政府敦促生产方重新检讨相关决定

美国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与印度和巴基斯坦的5家药厂达成协议,授权美国以外的127个国家生产“瑞德西韦(Remdesivir)”。惟,马来西亚却被吉利德科学公司排除在外,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对此感到遗憾。 除了马来西亚,其他被排除在外的东盟国家也包括新加坡和汶莱。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表示,这意味着我国人民届时将无法享有津贴价格,而需以全额价格购买该公司的瑞德西韦药物,尤其是瑞德西韦在将来会被用作医治冠病的全球护理标准。 他说,虽然有关药物在4月23日的首次试验报告中并未显示出对冠病患者有着明显益处,但在随后的试验则显示出令人期盼的结果,包括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于4月29日试验报告显示,较于其他只使用安慰剂的类似患者,有接受瑞德西韦药物治疗的患者取得更快康复。 “根据初步结果显示,接受瑞德西韦的患者的康复时间,比接受安慰剂的患者快31%。具体而言,接受瑞德西韦的康复期为11天,而安慰剂则要15天;此外,接受瑞德西韦治疗的死亡率是8.0%,安慰剂则是11.6%。” 俞利文指出,马来西亚作为世卫组织发起“团结”试验(SOLIDARITY...

返砂需申请2准证且程序琐碎 刘强燕抨政府没为砂子民着想

随着昨日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下令要所有大马公民(包括砂拉越人)若要入境砂拉越,就必须向警方和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两方申请准证;若没有先获得警方准证该委员会也将不会批准他们入境砂拉越的申请。 目前身在吉隆坡的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也因此成为受困的一份子。她今早在警察局苦等了2个半小时,还未轮到她办理手续。她说,砂灾难管理委员会这项的新做法已经迫使那些欲返回砂州家乡的砂拉越子民长时间滞留在警察局。 刘强燕国会议员说,为了加强对疫情的防控,之前砂政府推出了向警察申请准证的标准作业程序,而由西马返回东马的民众,只需上网申请准证。然而,随着新指施的实行,砂州人民返乡需要拥有2个准证。 “我认为,申请跨州警察准证在西马是必须的,因为他们多数是使用车跨州。就比如我们在砂州也需要申请跨县警察准证一样。但,从西马跨州回砂拉越也需要申请警察准证对砂拉越的子民,包括在外谋生的游子与学生,他们返乡需要乘搭飞机,有关做法只会增添许多不必要的困扰。” 刘强燕国会议员说,在这起事件上,砂州政府显然并未为身在外地的砂拉越子民着想。 她说,从网上的资料指示,申请者必须自行将表格打印出来,填好後到警局排队申请。而砂拉越的子民获得准证後,才能在网上申请砂拉越的准证。换言之,砂州子民要顺利返乡,需要花费额外时间去申请2个准证。...

投身国盟砂政盟撕下伪装 鼓吹本土情节以砂利益优先只是一场戏

上议员林思健指出,砂政盟自行宣布自己是身为后门政府国盟的一分子,这证明这个在509后不断以砂拉越与砂人权益伪装的阵营如今已经是赤裸裸的违背民意与民主精神,出卖砂和砂人的权益。 他表示,砂政盟从早前就联合如今成为国盟一分子的巫伊推翻希盟在国会提呈恢复东西马同等伙伴的大马协议修宪,及近来以20亿令吉私下解决原本高调要通过法庭证明砂拉越权益的与国油诉讼案,显示出他们的从未改变一直以来没有维护砂整体权益的本质。 “如今他们就是国盟政府的内阁成员,因此,根本不需要在争议和辩解他们的定位,他们就是沦为与国盟这违背民意的后门政府同流合污的阵营。” 林思健说,这个阵营在希望联盟执政时急急忙忙的退出国阵,鼓吹并炒作本土情意结憎恨西马,可是如今却已经投身以西马为主干,甚至更可悲的与极端的伊斯兰党狼狈为奸,也急着表达他们的效忠。 “他们当然会指说行动党也曾经与伊斯兰党合作,人们应该记得一个事实,当行动党以往与伊斯兰党合作时,是当时开明的伊斯兰党领袖,包括现在的所有诚信党的领袖仍然在该党,这已经是与现在的伊斯兰党截然不同的时空背景。” 他表示,这些伊斯兰党的前领袖就是因为不认同党中的保守派要采取的神权与极端宗教路线,而最终选择退出,并且由前国防部长末沙布成立诚信党。

指行动党壮大了伊斯兰党 许溧根:愚论难掩人联与极端主义联手

美里社青团团长许溧根指出,人联党今日支持的伊斯兰党,其终极目标是要落实神权治国,推行伊斯兰刑事法,这和当年由聂阿兹所领导的伊党截然不同." 他说:“聂阿兹开明、中庸,是位温和派的伊党领袖,他所推崇的是福利国而非神权国;而哈迪阿旺则不同,他一心只想着建立回教国。” 许溧根今日针对日前人联党中央宣教秘书俞小珊指行动党过去曾壮大伊党,并促行动党向华人道歉言论,发表谈话。 他指出伊党在与行动党合作下,国会议席从23席减至21席、失去吉打州政权、无法赢回霹雳州务大臣、甚至在吉兰丹这个伊党腹地输多六个州席,何来“壮大”之说呢? 无可否认,与行动党的结盟让伊党获得许多非马来票,然而伊党党内的保守派却认为这是一把双刃剑,因为它让伊党的基本盘受损,马来乡区选票流失,总的来说,与行动党的结盟得不偿失,总体成绩比起2008年未结盟时来得差。 因此,对伊党来说,行动党是个负担,既然是负担,又怎么能够说“行动党壮大伊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