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八月 8, 2020

更多新闻

林思健再捐2千片口罩予狮子会 为社群共同献爱心和关怀

美里狮子会法律顾问林思健上议员建议,有意给予弱势群体及贫困家庭援助的社会各界或是个人,能够与慈善团体合作派发,让更多因为疫情面对经济打击与影响的人士可以受惠。 身为美里狮子会狮友的林思健,其合作对象包括作为慈善先锋且历史悠久的狮子会,再通过他们所有的活动计划等等派发出去,可以达致更快更有效果事半功倍指出。 目前经济的状况非常不乐观,导致许多人失业,经济活动停顿,业务也不比以往活跃,所以基本上有面对生活水平高居不下的压力,通货膨胀等,他希望能够给予这一点贡献。 自从3月份的行动管制令迄今5个月,他已经派出3万片口罩,给有需要的人士。 美里狮子会会长陈志盛就本月26日该会与本地其他狮子会的新届理事联合就职典礼兼新会员入会,邀请林思健作为嘉宾之一,而率员拜访后者,并由筹备会主席罗立原移交邀请函。 林思健在拜访交流后,也移交2000片防护口罩予美里狮子会在狮友们见证下,并由陈志盛会长接收。

国盟政府对抗第二波疫情 陈国彬:未采取足够应对措施

“新冠肺炎疫情至今仍然反反复复,以砂拉越情况为例甚至可说第二波疫情已经来袭。政府宣布从8月1日起开始落实在公共场合强制佩戴口罩,但是砂州警察总监表示还没接收到来自武吉阿曼相关作业程序准则。” 砂行动党青草路支部筹备主席陈国彬种种迹象表明国盟政府在对抗第二波疫情时并没有采取足够的应对措施而表示担忧。 陈国彬表示,在他之前的文告中就指出,在抗疫时政府需走在疫情之前,而不是在出现感染源后才不断的追踪。 就在第二波疫情来袭前,许多国会议员和社会人士都要求国盟政府落实强制佩戴口罩的条例,但基于种种原因,尤其是抗疫上的乏力,导致如今马来西亚的第二波新冠肺炎疫情开始来袭。显然政府在应对第二波疫情时并没有做足充分准备。 国盟政府直到后来才宣布从8月1日起落实强制佩戴口罩。先前因驾驶私家车未戴上口罩被罚款的民众将可以要求退款,这正是基于相关作业程序至今仍未公告全国以致全国执法单位甚至民众都陷入混乱中。 “罚款可以落实,但必须合理。目前我国的罚金为1000令吉,相较于澳洲200澳币(约609令吉)、法国135欧元(约665令吉),明显的马来西亚的罚款是偏高。”

氢气巴士 送修逾半年 杨薇讳:SEDC应如实交代几时才会修好?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呼吁砂拉越经济发展公司(SEDC)清楚阐明,古晋的三辆氢气巴士目前维修工作进度,何时才会重新启动恢复服务? 她说,砂经济发展局主席在今年6月29日表示,三辆氢气巴士自1月杪就开始停运,由中国佛山市飞驰汽车制造有限公司进行保修后,就会全面恢复服务。 然而,令人感到遗憾的是,一个月已经过去了,到目前为止依然没有任何迹象显示三辆氢气巴士会重新投入操作。 更何况,杨薇讳表示砂经济发展公司也没有针对三辆氢气巴士所面对的问题做出进一步透露。 “ 我们不知道中国技术人员是否已经前来对此三辆氢气巴士进行维修工作。到底这个问题要多久才能获得彻底解决?花费了人民数千万令吉,但是人民对实况一概不知。” 杨薇讳强调,砂拉越州政府进行这个氢气项目上花费数千万令吉根本是在浪费公款,因为氢气项目包括三辆巴士都是不可靠,不切实际,老百姓也没有从中受益。

砂行动党严厉谴责国盟 政治迫害铲除异己

林思健上议员以砂行动党秘书的身份给予党中央的秘书长最大力的声援,明显的这是政治的手段与迫害,他高度谴责这样的手段。 他相信,治罪与否,是某方面的另一个目的,目前最明显的目的是达致敌对阵营政治上的筹码,试图让希盟方面军心大乱,以便能够增加他们继续执政的优势。 一般社会上的人士,即使是不认同行动党路线者都会有一个清晰的判断,也知道这结果是林冠英为一场政治搏斗的牺牲品,毕竟枪打出头鸟。 林思健说,过去已经证明没有任何的证据显示,也没有人赃并获,他相信司法程序若是公正进行,秘书长肯定可以讨回一个清白。 “整个调查过程,包括过去林冠英已经遭受马拉松式一天可长达整8个小时,一周内三次的到反贪委员会录取口供约21小时,这基本上已经看出有关当局在法律方面对案件的没有掌握一个强而有力的基础。” 他解释,若是为一宗很强基础的案件,在展开调查后,有关执法机关有权力搜证,这样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将林冠英控上法庭,可是他们却用这种折腾的方式让他疲惫,制造社会的舆论,打击他清廉的形象。

无受贿证据仍受逮捕 政府肃贪变迫害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没有任何收贿钱的证据下被提控。这明显是一场政治迫害。同时也显示出国盟后门政府对敌对阵营的政治迫害正式拉开帷幕。 对此,砂拉越行动党宣传部发表文告质疑政府基于何原由选择逮捕没有犯罪证据的人,却又无罪释放了身负46项罪状的同阵营人马。为了巩固政权,打压敌对政党势力政府真的就可以无所不用其极? “这是否意味着,任何站在国盟对立立场的“敌人”都将有机会面对被冠上莫须有的罪名而被逮捕?” 面对强权,反贪会不仅随着这些强权的脚步起舞,选择性地采取行动更被打回了囯阵时期“无牙老虎”的原形。 文告中说,首相曾经声明将保证国盟政府会努力肃贪。但随着希盟执政时因为贪污被提控的政治人物一个假释一个无罪释放。多重标准的肃贪沦为政治迫害,敢问首相所谓的保证如今在何方? 政府本应该给国人树立榜样,将彰显正义、正直、透明化等制定成治国体制。但这些在希盟垮台后几乎成了泡影。

作业程序模糊 罗立原为受冤业者义务抗辩

砂希盟兼行动党秘书林思健上议员特别助理罗立原律师在前者指示下,愿意为面对执法单位在复原行动管制令下,针对顾客资料等开出罚单执法行动的咖啡店业者、或是任何商家,给予法律意见,业者若是要配合,有关律师可以义务代表他们出庭抗辩。 罗立原说,的确接到许多被执法的业者和商家的投诉,而他也发现间中的执法过程,作业的标准程序,及必须遵守的法律精神方面,存有很多灰色地带。 “这在法律的定义上这些是可以被视为有争议和获得辩护的,若是业者愿意配合,我愿意义务的为他们在法庭上申诉,据理力争,最后交由法庭做出最后裁决。” 罗立原表示,得知很多商家面对经济低迷的时刻,他们被执法单位对付主要是加上外来的因素,包括顾客对于程序的不了解,或是缺乏配合意愿,而导致商家遭殃。 “且加上作业程序的确存有很辩解的空间,如何为填写资料方式的依据,这已经有待商榷。” 他身为律师也是林思健特别助理,愿意拔刀相助,欢迎有面对这方面问题,不愿意即刻付还罚款1000令吉,无论是业者或是特定的客户及相关人士,可以携带传单、填写资料的簿子前往林思健上议员的办公室见面接洽,以进行法律的研究,做足准备,到法庭上给予抗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