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4月 20, 2021

更多新闻

颁布指令未做到上情下达 砂政府应事先知会校方

红区学校关闭2周,砂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团长许溧根表示支持,他直言,虽然此作法犹如“亡羊补牢”但至少州政府聆听民意。 他强调,本身一直以来就认为学校复课将引发感染危机,所以过去不断促美里灾难委员做出关闭学校决定,遗憾遭到有人以小人之心,批他在政治化教育,如今决定关闭学校,也肯定他之前的言论。 “美里灾委会最后还是执意坚持开课,所以造成了今天有不少学生确诊的局面,对此感到非常遗憾,若学校没有坚持复课,就不会导致13%的学生无辜遭殃。” 无论如何,他表示过去的决定已经是过去,他希望砂灾委会做任何决定应该以民为本,做出适当的抗疫决定,更应该果断,而不是扭扭捏捏,拖泥带水,等到事态严重才来补救。 另外,许溧根希望灾难委员会在做出有关决定时可以先知会校方,好让学校老师可以做出准备,而不是像昨天,因为宣布不明确,导致老师家长都无所适从,不知该如何是好,是否上课也不能给出一个正确的决定。 “任何决定应该事先让学校知道,让学校有足够时间做好准备,而不是最后一分钟宣布,如此是在为难校方,砂教育局应该做出明确的指示。"

为保相位权益分赃内阁人数达世界之最 慕尤丁再委副部长难让国人信服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的特别助理陈祥智表示,马来西亚内阁正副部长达70人,被公认为全世界人数最,也是最臃肿的内阁政府。 国盟政府自篡位后,为了维持政权稳固,将许多部门的工作细化分成多个不同部门,实行权益分赃政策拉拢人心,使每个支持慕尤丁的议员即使没有分到部长职务也得到官联公司总裁的职位作为报答。 他称,当内阁正副部长每个月薪金都数以百万计,但许多部长的表现却差强人意,拜政治局面不稳定因素所赐,这些表现不及格的部长,却依然稳坐钓鱼台袋袋平安。 他指出,首相慕尤丁前天才讲新冠肺炎花掉政府多达6000亿令吉,目前国库已经没有钱了,语言刚落,今天又再委任多一名来自立新党的议员出任副部长。虽说,首相为保政权用心良苦,但其做法实在太夸张难以让国民信服。 陈祥智建议,面对新冠疫情继续肆虐蔓延,经济低迷不振的情况下,国家应该实行精简各政府机构改革,革除办事无能的部长,以减轻国家的财政负担,同时让民众感受到政府致力于打造美好未来的诚意。

疫情严峻却没有采取更严厉措施 江峰年:砂灾委是否已失去能力和意志力?

砂行动党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江峰年表示,基于最近Covid-19阳性病例的激增和截至昨日的最新标准作业程序来看,砂灾委在抗议过程中已失去意志力和能力。 如今,砂拉越每天都有越来越多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即便疫情有所增加,但似乎仍旧没办法鼓动砂灾委采取更严厉的措施。 他说,当疫情稍微受控时,商业活动只被允许运营至晚上10点。 但,在疫情确诊病例增加后,这些商业活动反而被被允许营业至凌晨12点。与此同时,政府还允许学校开课。为了避免在课业上落后,作为家长的却别无选择,只能将自己的孩子送到学校。 这种不合逻辑的标准作业程序无疑是在近期疫情递增过程中扮演着关键角色。 “有许多关于学生或学生家庭成员确诊的报道,致使许多学校班级停课。 ” 其他学生极有可能与这些确诊者有过亲密接触,但学校却依然不停课。而这也引起了广大家长的关注。

开课至今186所学校出现师生确诊 疫情期间安排学生返校国盟严重失策

民主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今日发表文告,抨击国盟政府在疫情期间安排学生重返校园是一项严重失策之举。 “全国学校自3月1日分阶段复课至今,根据数据至少有186所中小学出现涉及校长、教职员或学生的冠病确诊病例,而且我相信学校确诊病例还会陆续有来。” 刘强燕指出,砂拉越境内的学校,尤其是诗巫及民都鲁等各中小学都不断相继出现校园师生确诊病例,这也证明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之前采用的“风险评估及遵照新常态学校管理及运作指南2.0”完全是行不通的。 她也提到,随着前天(4月16日)砂拉越暴增960宗确诊病例,创下单日历史新高纪录,也充分显现砂灾管会的抗疫策略也已经彻底失败,也意味着越来越多的学生和教师会受到感染风险。 也是砂行动党宣传秘书的刘强燕表示,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原本在上星期三(4月14日)要向教育部要求批准暂时关闭疫情严重的诗巫及民都鲁的学校,岂料时隔一天后却要诗巫及民都鲁省灾难管理委员会自行与各省教育局及卫生局讨论,而时至今天也毫无进展。 “岂料昨日砂地方政府及房屋部长沈桂贤还继续称有关当局将“探讨”暂时关闭红区学校,以堵截冠病传染,我奉劝他不要睁着眼睛说瞎话!沈部长应该采取实际行动来应对实实在在摆在眼前的疫情失控问题而不是一直以“探讨” 二字来忽悠人民以掩盖所谓“造王者”的无能,无作为!”

张健仁造访古晋海港局史纳里码头 亲自了解电脑系统出现故障事宜

针对其电脑系统出现故障事项,我昨日下午拜访古晋海港局的史纳里码头。 虽然古晋海港局总经理Robert Lau今日在报章上说“一切操作已恢复正常”,但事实确实,还是有一些集装箱却因为该电脑故障问题并为解决,而无法找到。 据我所了解,该两个星期前发生故障的电脑系统至今并未修理好,也无法使用。 如今码头所使用的系统使另一个系统,而且一部分接收及运送集装箱的程序都是以人工方式处理程序。 即便如此,Senari Port的工作人员目前皆竭尽所能的尽量处理着因该电脑系统故障所堆积在码头的集装箱。 当我们对于Senari Port员工的努力表示嘉许的当儿,古晋海港局的头头们,应认真看待此事,并重新检讨古晋海港局的政策,尤其是几年前开始实行的私营化政策。今天电脑系统故障的问题,只是整体问题的冰山一角,它带出来了古晋海港局私营化政策下所存在的更大的问题,即,虽然该私营化政策让一小撮人致富,但它却没有为古晋海港局的服务带来很大的改善。 因此,我呼吁砂州政府重新检讨古晋海港局几年前所实行的私营化政策。

“呼吁民众与冠病共存”的言论是不负责任的做法 黄培根:这是首长的观点还是人联党的观点?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兼柏拉旺议员黄培根批评砂首长署政治秘书程明智昨日“与冠病共存”的说法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说法。 “有许多民众都对他昨日的“共存论”感到惊讶,而我们也对于首长政治秘书的说辞感到遗憾。试问这番不负责任的言论是砂首长阿邦佐的观点还是程明智的个人观点?” 黄培根表示,要与冠病“共存”,不代表政府该放任人民不管。正是因为必须与冠病共存,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国家安全理事会等机构必须迅速并正确的的拟定新政策来推广新常态,包括在有需要的时候关闭学府并以网课代替等等。 “我们所说的共存是为人民提供疫苗、禁止群聚、不鼓励堂食等等,以在疫情受控以前尽量的减低疫情扩散的风险和所带来的影响,而不是因为“共存”而可以开放学府。若是像他所说,既然病毒将持续数年而不需要关闭学校,那么也不需要政府筹备疫苗,也不需要严控边境,禁止群聚了是吗?” 黄培根表示,绝大多数的家长、教职人员、以及前线人员都对砂政府继续开放学校的决定感到不解、质疑、和愤怒。而砂政府应该在此时行使自主权而要求关闭学校,并加强管制。 “就像我多次所说的,砂政府在此时必须拿出砂拉越所自豪的储备金来帮助人民,而不是要求人民“多配合”和“自求多福”。砂政府不能不为人民提供援助的情况下,却又以担心经济受影响等理由要求人民学习“与病毒共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