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4月 20, 2021

更多新闻

为保相位权益分赃内阁人数达世界之最 慕尤丁再委副部长难让国人信服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的特别助理陈祥智表示,马来西亚内阁正副部长达70人,被公认为全世界人数最,也是最臃肿的内阁政府。 国盟政府自篡位后,为了维持政权稳固,将许多部门的工作细化分成多个不同部门,实行权益分赃政策拉拢人心,使每个支持慕尤丁的议员即使没有分到部长职务也得到官联公司总裁的职位作为报答。 他称,当内阁正副部长每个月薪金都数以百万计,但许多部长的表现却差强人意,拜政治局面不稳定因素所赐,这些表现不及格的部长,却依然稳坐钓鱼台袋袋平安。 他指出,首相慕尤丁前天才讲新冠肺炎花掉政府多达6000亿令吉,目前国库已经没有钱了,语言刚落,今天又再委任多一名来自立新党的议员出任副部长。虽说,首相为保政权用心良苦,但其做法实在太夸张难以让国民信服。 陈祥智建议,面对新冠疫情继续肆虐蔓延,经济低迷不振的情况下,国家应该实行精简各政府机构改革,革除办事无能的部长,以减轻国家的财政负担,同时让民众感受到政府致力于打造美好未来的诚意。

曾多次捍卫和保障砂土著习俗地 张健仁喜见里查马拉尊成为砂职业律师

我欢迎高庭的决定,批准丹斯里里查马拉尊成为砂拉越的执业律师。 在他担任砂沙大法官及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时,他对法庭管理的制度作出很大的改革。 也是他在其任期内,他的改革令到沙砂高等法庭所实行的电子法庭及电子案件管理系统也曾是我国的模范。 更重要的是,丹斯里里查马拉尊也曾对砂土著习俗地地主面对法律打压的案件上,作出许多捍卫和保障砂土著习俗地地主权利的裁决。 他曾在联邦法院的其中一项裁决中,针对《砂土地法典》第5(3)和(4)条文(有关废除土著习俗地权力的条纹),作出非常严厉的评论。 他在其判决中指出: “...

为让民众更快捷检测冠病 民灾委应延长医院和诊所检测时间

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呼吁民都鲁灾难管理委员会适时调整增长省内医院和诊所冠病检测时间。 周长佑于今日文告指出,日前接获民众反映有关省内医院和诊所现有的冠病检测开放时间,要求更加弹性,以提供民众更多便利。 据他所知,当局现有的冠病检测工作分为早和午两次,然而,当医护人员完成手上的筛检工作,后来的人士得等到隔日再“列队”在人龙里。他说,随着冠病蔓延至今已一年多,上述检测工作理应是更方便且快捷的,好让受检测人士能在最短时间内得知报告结果,并让当局更快地找出感染源头。 他认为,当局也应加强检测处的环境,包括提供MySejathera的扫描和体温测量设施,他解析,虽然登记人士之后仍须进行检测,惟他们或陪同者有可能已带着病毒、有可能已确诊,因此,更宽阔和安全的检测地点显得十分重要,除了提供足够的遮阳帐篷,也要确保民众在等待期间,时刻保持着安全距离。 “如今,许多民众面对的情况是,在他们结束了工作后前往医院或诊所接受检测,但却发现检测部已结束当天的工作。我们感激前线人员在抗疫期间的付出和辛劳,甚至全天候穿着防护装备的不便,以及结束工作后还有其它任务等待完成。但是,民众在屡次上门碰钉子的情况下,也明显地造成了他们的许多不便。” 因此,他期盼卫生部长必须即刻做足增援工作,增加砂州各地医疗部门人手,确保前线人员的抗疫工作不被“人手不足”原因所影响。更尤其是,砂拉越如今严缺1436名医护人员,加上砂境内每日居高不下的确诊人数,而卫生部才要增430名人手,是严重的微不足道。

电讯公司合并不利消费者权益 MCMC应介入调查并不给予批准

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MCMC)应该就天地通(Celcom)与数码网络(DIGI)拟议的合并事宜作出调查,并不给予批准。 根据马来西亚1998年通讯及多媒体法令,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是电讯行业的监管机构,其中马来西亚《1998年通讯及多媒体法令》第133条文阐明:“持有执照者不得进行可降低电讯市场竞争力之举。” 不过,根据该法令第140条文,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可以批准持有执照者以“国家利益”为由作出的申请。 目前,马来西亚有4大主要的电讯公司,即: 数码网络(DIGI)-截至2020年第二季度拥有1060万名手机用户;Maxis- 截至2020年第二季度拥有950万名手机用户;天地通(Celcom)-截至2020年第二季度拥有800万名手机用户;U Mobile- 截至2020年第四季度拥有700万名手机用户

颁布指令未做到上情下达 砂政府应事先知会校方

红区学校关闭2周,砂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团长许溧根表示支持,他直言,虽然此作法犹如“亡羊补牢”但至少州政府聆听民意。 他强调,本身一直以来就认为学校复课将引发感染危机,所以过去不断促美里灾难委员做出关闭学校决定,遗憾遭到有人以小人之心,批他在政治化教育,如今决定关闭学校,也肯定他之前的言论。 “美里灾委会最后还是执意坚持开课,所以造成了今天有不少学生确诊的局面,对此感到非常遗憾,若学校没有坚持复课,就不会导致13%的学生无辜遭殃。” 无论如何,他表示过去的决定已经是过去,他希望砂灾委会做任何决定应该以民为本,做出适当的抗疫决定,更应该果断,而不是扭扭捏捏,拖泥带水,等到事态严重才来补救。 另外,许溧根希望灾难委员会在做出有关决定时可以先知会校方,好让学校老师可以做出准备,而不是像昨天,因为宣布不明确,导致老师家长都无所适从,不知该如何是好,是否上课也不能给出一个正确的决定。 “任何决定应该事先让学校知道,让学校有足够时间做好准备,而不是最后一分钟宣布,如此是在为难校方,砂教育局应该做出明确的指示。"

“呼吁民众与冠病共存”的言论是不负责任的做法 黄培根:这是首长的观点还是人联党的观点?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兼柏拉旺议员黄培根批评砂首长署政治秘书程明智昨日“与冠病共存”的说法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说法。 “有许多民众都对他昨日的“共存论”感到惊讶,而我们也对于首长政治秘书的说辞感到遗憾。试问这番不负责任的言论是砂首长阿邦佐的观点还是程明智的个人观点?” 黄培根表示,要与冠病“共存”,不代表政府该放任人民不管。正是因为必须与冠病共存,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国家安全理事会等机构必须迅速并正确的的拟定新政策来推广新常态,包括在有需要的时候关闭学府并以网课代替等等。 “我们所说的共存是为人民提供疫苗、禁止群聚、不鼓励堂食等等,以在疫情受控以前尽量的减低疫情扩散的风险和所带来的影响,而不是因为“共存”而可以开放学府。若是像他所说,既然病毒将持续数年而不需要关闭学校,那么也不需要政府筹备疫苗,也不需要严控边境,禁止群聚了是吗?” 黄培根表示,绝大多数的家长、教职人员、以及前线人员都对砂政府继续开放学校的决定感到不解、质疑、和愤怒。而砂政府应该在此时行使自主权而要求关闭学校,并加强管制。 “就像我多次所说的,砂政府在此时必须拿出砂拉越所自豪的储备金来帮助人民,而不是要求人民“多配合”和“自求多福”。砂政府不能不为人民提供援助的情况下,却又以担心经济受影响等理由要求人民学习“与病毒共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