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5, 2021

沒有文章可显示

更多新闻

百物上涨民众叫苦连天 砂政盟空有贸消部长却无动于衷

行动党浮罗岸区准候选人张健仁表示,百物涨价苦了人民,政府应该以实际的行动解决问题,减轻人民的经济负担。 他今日带领行动党团队走访实都东菜市场,期间接获许多摊贩和民众反映物价的问题,希望政府加以重视及解决。 “近来大家都在讨论物价上涨的问题,各种食品及生活日常必需品都起价,平民百姓倍感吃不消 。” 张健仁指出,疫情肆虐重挫我们的经济,导致许多人收入减少生活陷困,如今刚进入复苏阶段,又出现物价上涨的情况,无形中加重人民的经济负担。 张健仁表示,疫情当前,百货涨价,人民生活及生命都受影响,砂政盟不思对策,却在此时举行州选。根本是莫名其妙,冷血无情。

2022财案对沙砂拨款严重失衡 希盟与财政部正式会面表达欲增加拨款数额

詩巫国会议员林财耀表示,因为强烈不满财政部给予砂拉越及沙巴的2022年财政预算拨款不成比例,希盟于11 月17 日与财政部正式会面,强烈反对并坚持要增加拨款的数额,财政部最终同意为沙巴和砂拉越增加 5 亿,在 2022 年预算案的发展支出项目下,砂沙两州各获得 2.5 亿令吉的拨款。 他说,由于砂拉越及沙巴的拨款不成比例,希盟于会议上向财政部表达对财政预算细节的强烈不满。 希盟要求财政部在2022年的预算中,增加砂拉越及沙巴的发展支出。沙巴和砂拉越的拨款分别为52亿和46亿。 林财耀表示,在这场会议上,希盟强烈反对不成比例地拨款给沙巴和砂拉越,并坚持要增加拨款,否则希盟将无法让预算获得通过。希盟也在会议上,要求增加一些负责监督政府行政运作部门的拨款,以监督政府行政的问责制和透明度,这被视为行政改革重要的一部份。

百物上涨已明显将百姓压得透不过气 周长佑抨政府不知民間疾苦

百物上涨的涨风已明显将百姓开始压得透不过气,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表示,在面对世界通膨走势的同时,我国也必须在管理货币值上恰到好处,否则最后受苦的还是人民。 周长佑于今日指出,我国人民承受着的通膨如今已涵盖各大领域,所有与衣食住行相关的都受牵连,然而政府却不知民间疾苦,甚至拖到10月尾才发表“必需品价格稳定,鸡肉和鸡蛋没涨价”等消息以安民心,惟大家所面对的事实却是百物依然不断上涨,甚至鸡蛋也已在一个月内调涨了两次。 过去,当砂政盟在野时,动辄拿物价上涨议题攻击希盟;如今交换了身份,砂政盟对其过去挂在口边的大事却傲慢以对,完全不在乎民众感受,也拿不出有效对策,这除了“失能”二字,没有别的形容。 “从最开始的食品涨价到五金及建筑材料,如今更牵连到面包、蔬菜水果等,甚至是轮胎、运输也跟着受影响,这些涨幅都是十分惊人的,当中还没包括接下来若国际油价大涨导致输入性通膨,将出现多一层的物价涨风。” 他说,政府总是将通膨问题归到其他事如国际问题、原料涨价问题,而如此的行为是要不得的,政府有职责确保市场上的食品和物品价格的稳定性,而非当作个案去处理问题,如听闻鸡肉要调涨才压制,如此治标不治本的方法都只是在酝酿再一波的涨价潮。

成立航空公司涉足商业领域非首要任务 陈国彬:政府应先搞好经济环境

砂行动党前实旦宾国会议员陈国彬表示,政府与其设立新的航空公司,更应专注于协助企业的成长和创造有利与繁荣的环境。 “成立公司涉足商业领域并不是政府的首要任务。” 政府反而需要确保公务员能够无缝且有效地发挥他们的角色,而不会成为其中的绊脚石,尤其是在现金处于经济复苏时期,给企业带来困难。他说,这是迫切需要加紧努力的,当这些关键要素得到解决时,包括本地和外国航空公司都将涌入,从而提供战略性的连接。 “在疫情爆发之前,外国航空公司减少航班的主因是因为本地的旅游业和配套基础设施缺乏吸引力。” 他举例称,即使在首府古晋周遭也缺乏便利的公共交通。如果不是电召车行业横空出世,那么情况将会更糟。

拜访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美里分局 林思健移交枪手户口名单促请调查

美里行动党秘书林思健一行人移交17名脸书网络枪手的匿名户口和详细资料,予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美里分局的主管法兹丽娜,并将副本移交予总部鉴证科进行调查。 一行人今日是礼貌拜会该委员会美里分局主管法兹丽娜,并向后者反映目前网络布满抹黑,仇恨,肮脏手段的竞选小动作。 目前网络战在砂州选举是非常关键,行动党希望选举能够在更公平、更公正进行,而不是受到网络中乌烟瘴气的混淆视听模式所影响,透过这些方破坏、抹黑对手,这样涉及人身攻击的所作所为,当局可以根据通讯与多媒体法令采取对付的行动。

指责火箭企图掠夺砂资源 陈展鹏:人联党做贼喊捉贼

“卖砂党高喊他人掠夺砂资源,这分明就是做贼喊捉贼。” 民主行动党实旦宾支部宣传秘书陈展鹏指出,日前,砂行动党元老通过文告揭露了不为年轻的砂人民所知的“人联黑历史”。同时也道出了砂行动党之所以能成立且扎根砂拉越,正是因为人联党的贪慕虚荣,从70年代本做为砂拉越在野阵营的人联为了自身的政治利益果断投身国阵霸权的大熔炉中。 “这促使砂拉越在一段时间内属于议会一言堂,毫无制衡可言。砂拉越沦为13州之一不正是他们一言堂的手笔吗?签署丧权还要赔款,把砂拉越石油给赔出去。” 人联党处在砂政府,完全知晓石油税因何胎死腹中。他们不敢告诉民众,他们不愿意签署希盟的献议,以致使石油税不见着落。随后更无耻的来一招狸猫换太子,试图更换概念把20%石油税说成是希盟不愿意兑现。 他直言,以人联这卖砂党来跟民众说行动党准备掠夺砂资源简直就是可笑之至。除非人联党都是睁眼瞎和厚颜无耻之辈,否则绝说不出这般丢人现眼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