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五月 26, 2020

更多新闻

返砂需申请2准证且程序琐碎 刘强燕抨政府没为砂子民着想

随着昨日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下令要所有大马公民(包括砂拉越人)若要入境砂拉越,就必须向警方和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两方申请准证;若没有先获得警方准证该委员会也将不会批准他们入境砂拉越的申请。 目前身在吉隆坡的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也因此成为受困的一份子。她今早在警察局苦等了2个半小时,还未轮到她办理手续。她说,砂灾难管理委员会这项的新做法已经迫使那些欲返回砂州家乡的砂拉越子民长时间滞留在警察局。 刘强燕国会议员说,为了加强对疫情的防控,之前砂政府推出了向警察申请准证的标准作业程序,而由西马返回东马的民众,只需上网申请准证。然而,随着新指施的实行,砂州人民返乡需要拥有2个准证。 “我认为,申请跨州警察准证在西马是必须的,因为他们多数是使用车跨州。就比如我们在砂州也需要申请跨县警察准证一样。但,从西马跨州回砂拉越也需要申请警察准证对砂拉越的子民,包括在外谋生的游子与学生,他们返乡需要乘搭飞机,有关做法只会增添许多不必要的困扰。” 刘强燕国会议员说,在这起事件上,砂州政府显然并未为身在外地的砂拉越子民着想。 她说,从网上的资料指示,申请者必须自行将表格打印出来,填好後到警局排队申请。而砂拉越的子民获得准证後,才能在网上申请砂拉越的准证。换言之,砂州子民要顺利返乡,需要花费额外时间去申请2个准证。...

国盟虽顺利通过一日国会 林财耀:实则并不稳定

诗巫国会议员林财耀表示虽然国盟顺利通过一天国会,不代表接下来国盟将会是个稳定的政府。 林财耀说从国会可以看出首相慕尤丁的支持率并没有报导般说的114,减去斯里阿曼国会议员和副议长倪可敏,慕尤丁只有112最多。 林财耀预测接下来到7月国会将会是另一轮的考研给国盟政府。因为巫统和回教党已经放话,他们冲其量只是支持慕尤丁任相,并不是国盟一份子,也并不受国盟约束。虽然开5月国会之前巫统和回教党领袖签署了国盟的文告。因此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巫统绝不会让土团强大,土团也会想尽办法限制巫统,什么时候会爆发巫统出走的爆发点,只是时间的问题。 林财耀继续说国盟是以利益联合的联盟,其中它的国会议员都分到官职来安抚,以及收买。到底国家要付出多少资源来维持国盟这个联盟?这问题是首相慕尤丁应该交代的。 林财耀调侃砂政盟是最没有骨气的联盟,最终还是为了官位,官位不大还不坐。甚至还可以与现在喊着要实行回教刑事法的回教党合作。大家都知道国盟是一个以种族和宗教为基础的联盟,打着要实现马来人在政治上大团结为目标。是一个想继续用种族政治来生存的联盟,这是和马来西亚各族平等的愿景是相违背的。 “砂政盟一边厢喊着砂拉越不一样,我们没有种族政治;一边厢却和种族宗教的联盟合作,到底居心何在。”林财耀说道。

被美国科学公司排除在外 俞利文冀政府敦促生产方重新检讨相关决定

美国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与印度和巴基斯坦的5家药厂达成协议,授权美国以外的127个国家生产“瑞德西韦(Remdesivir)”。惟,马来西亚却被吉利德科学公司排除在外,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对此感到遗憾。 除了马来西亚,其他被排除在外的东盟国家也包括新加坡和汶莱。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表示,这意味着我国人民届时将无法享有津贴价格,而需以全额价格购买该公司的瑞德西韦药物,尤其是瑞德西韦在将来会被用作医治冠病的全球护理标准。 他说,虽然有关药物在4月23日的首次试验报告中并未显示出对冠病患者有着明显益处,但在随后的试验则显示出令人期盼的结果,包括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于4月29日试验报告显示,较于其他只使用安慰剂的类似患者,有接受瑞德西韦药物治疗的患者取得更快康复。 “根据初步结果显示,接受瑞德西韦的患者的康复时间,比接受安慰剂的患者快31%。具体而言,接受瑞德西韦的康复期为11天,而安慰剂则要15天;此外,接受瑞德西韦治疗的死亡率是8.0%,安慰剂则是11.6%。” 俞利文指出,马来西亚作为世卫组织发起“团结”试验(SOLIDARITY...

砂政盟称没加入国盟 张健仁:玩弄双面人政治

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指出,砂政盟(GPS)一直在与国民联盟(PN)结盟的课题上玩弄双面人的政治伎俩。 他说,在联邦方面,砂政盟的联邦部长宣称他们已经与国盟一起。另一边厢,在砂州方面,其州部长却表明砂政盟并没有加入国盟。这种玩弄双面人政治伎俩的原因显而易见。 砂政盟那些身在联邦内阁中的联邦部长别无选择,他们只能跟着国盟的框架与政策走,而砂政盟的州部长及州议员则必须安抚砂拉越人的情绪,因为砂拉越人厌恶任何与极端的伊斯兰党和贪污腐败的巫统合作的人。 事实是,作为联邦内阁成员,砂政盟无论有无正式加盟,都已经是国盟的一份子,与巫统和伊斯兰党一起制定国家政策和法律。砂政盟绝对无法与巫统和伊斯兰党的联盟切割和撇清关系。 他继称,砂政盟与巫统和伊斯兰党结盟的其中一个后果,就在日前对砂拉越人民实行的从西马返回砂拉越必须向联邦警方申请准证一事表露无疑。3天前,砂拉越政府规定,凡是从西马返回砂拉越的砂拉越人民,必须在西马前往临近的警署申请准证,才可上网向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申请返砂准证。 “只有你获得警方的准证,就理所当然可以得到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的批准。如果你没有警方的准证,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就不会批准你的返砂申请。这也表示,警方掌握着砂拉越人民是否能够返回砂拉越的决定因素。”

出席喜来登行动足已证明一切 俞利文:GPS休想掩盖与巫伊联盟事实

随着砂政盟秘书长亚历山大声称砂政盟是国盟一份子,就证明了砂民主行动党在一开始的说法,砂政盟领袖试图误导砂州子民以掩盖他们促成巫统和伊斯兰党入阁的事实,尤其让巫伊两党有机可乘在国家政策上影响人民。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今日发文告重申,在敦马辞相前,砂政盟打从一开始就是国盟的一份子,特别是砂政盟现任高级部长早在“喜来登行动”的时候,也觐见最高元首表达砂政盟欲与巫统和伊斯兰党组成新联盟的意愿。 他解释,砂政盟如此做法不仅将腐败污名的巫统回归到联邦内阁,甚至把可以对我国世俗构成威胁的伊斯兰党也一并带入国家决策体制的主流当中。 他称,尽管砂政盟领袖处处为国盟护航,也试图证明国盟对砂州的好,但目前唯一得利的只是砂政盟本身,而不是砂拉越子民。例如获得部长职位、政府官联公司主席、甚至被委任享有与部长同等地位的特使职位。 俞利文说,当国家正经历经济衰退,导致成千上万人士失去工作和收入之际,反观政府却将人民的纳税金用在政治目的上,去奖励这些政客。 “在人民失去工作面临经济窘境时,他们这些却还能享获两份工作和收入。”

砂政盟违背民意联手巫伊 人联还企图为结盟撇清关系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遗憾的指出,砂政盟与国盟之间的结盟已是不争的事实,愿意与巫统和伊斯兰党站在同一阵线,成立违背民意的国盟政府,不惜民主制度,更走回国阵过去执政马来西亚55年的贪污腐败、种族与宗教极端的政治路线治国。 她说,就连砂盟秘书长拿督亚历山林奇终于承认砂盟就是国盟的一份子,因此,砂盟,尤其是人联党还要掩人耳目,与国盟撇清关系,根本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众所周知,伊斯兰党从来不放弃建立神权回教国,巫统更是一个维护盗贼统治的政党。可是,砂盟却愿意典当砂宗教和谐的优势,选择与极端腐败的巫伊合作。这无疑将对联邦宪法和砂拉越世俗社会结构造成极大破坏。 她也抨击,砂政盟包括土保党、人联党、人民党及民进党选择与国盟联盟的举动,就如等同于“引清兵入关”,让贪污腐败及极端的政权死恢复燃。 最令人感到担忧的是,接下来我国国家的许多政策包括孩子教育制度、医疗系统、金融系统、商业生态系统等都会深深的受到伊斯兰党的回教意识形态所影响。 她强调,伊斯兰教并不是砂拉越的官方宗教,而是以达雅族群信奉的基督教为主。因此,她呼吁人民要提高警惕,制止砂盟与国盟为所欲为,不让巫统及伊斯兰党在砂拉越有立足的余地。人民有必要竭尽所能,维护砂拉越原本享有的世俗社会的架构地位,同时,砂人民能在不受种族、宗教文化的背景影响下,共同和睦相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