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十一月 14, 2019

更多新闻

周政新冀朝野存异求同 携手迎刃国家时代挑战

丹绒峇都区州议员周政新表示,国家正面对大时代挑战的艰难时刻,人民冀望分坐议会两侧的政党能为合作伙伴,存异求同而不是对立的,以共同解决国家的问题。 “这些把我们送入议会的人民是来自不同的种族、宗教和经济背景和阶层,但他们都有共同的愿望,就有有份安稳工作、有好的生意、能够更好的生活,给予他们的後代稳定的生活基础。” 他说,一年前希盟赢得马来西亚的政权,促成马来西亚历史上首次迎来政党轮替。当时,我国就已经是债台高筑,现在也是如此。在2018年6月,我国债务已达到RM10,650亿,可见前朝贪污情况非常恶劣。大家都担心如果我们不尽快解决,这些债务和贪污的情况将把国家拖垮。 周政新指出,一年後的今天,我们经济的整体表现确实比以前好多了。我国的债务状况也趋稳定,但那些之前所造成的破坏仍然存在,许多人一直以来都是钱不够用、市景萧条、经济不景气,他们许多是在贫穷线上生活的民众,日子都仍是艰辛。 唯,这些并非新鲜事,原因是我国过往的债务和贪污;也即是为何希盟能胜选的其中主要因素,人民勇敢的做出了改变。然而,这些累积了61年的问题,必然无法在一年之前全面解决,而我们希盟政府只要求3年的时间,放眼在2021年杪把经济回归正面轨道,并用10年时间迈向高收入经济国目标。 周政新是在州议会参与州元首施政御词辩论时,这么表示。

砂基金局私占Jln Masjid一半道路 杨薇讳质问砂政府是否遵照程序进行工程

位于砂拉越基金局大厦旁(Yayasan Sarawak)的马吉路(Jln Masjid)因进行工程而被封锁超过6个月,原本属于双程线的一半道路也被该大厦所占用。为此,朋岭区杨薇讳质问砂政府有关工程是否有遵照程序及条文进行! 与此同时,杨薇讳也提出质问,砂基金局大厦既然已将马吉路的一半占用,那么该局是否有缴付赔偿金? 杨薇讳是在接获民众投诉下前去实地视察工程,并发现工地未设有相关工程的告示牌,似乎有意将民蒙在鼓里。鉴于此,她对有关工程是否有经过合法程序进行而有所保留。 作为人民代议士,杨薇讳表示她有责任向砂政府提出质问,有关道路工程是否有得到批准?为何一半的道路能被该建筑物占用?是哪个部门或机构批准允许封锁一半路段?有关当局几时提呈该计划及被批准的?

自来水供泛黄 水压低频缺水 陈祥智抨GPS政府无能又失责

民主行动党古晋社青团秘书陈祥智表示,砂州水资源丰富,但在自来水供应表现却差强人意! 陈祥智补充,撇开乡村没有干净水供不说,就连成邦江也面对食水短缺困扰。 至于古晋方面,哥打聖淘沙、甘榜哈芝峇基、煤炭路及桑路等居民纷纷投诉近一个月的自来水是泛黄色。同时,也有好多地区仍面对水压低问题,尤其是用水高峰时段就没有水可以使用。 他说,在国阵砂政盟执政56年来无法提供充裕且高质量的干净水供,着实令人失望和感到匪夷所思。 由于自来水质量不达标,导致家家户户被迫安装价值不菲的滤水器,以保障家人的健康。这明显是州政府的领导无能与失责,从中加重了人民的经济负担。 鉴于此,陈祥智促请砂拉越政府拿出诚意和决心,彻底解决城乡居民所面对食水短缺问题,同时加强监督管理好水供质量,为人民提供优质干净的自来水。

沟渠提升属于地方议会管辖 沈杰龙抨人联市议员推卸责任

张健仁特别助理沈杰龙抨击砂人联党和古晋南市市政局失责,数十年来没有提升BDC八点地的沟渠,如今还惺惺作态推卸责任。 他表示,叶耀星身为巴达旺市议员,应该很清楚道路及沟渠提升工程本就是市议会或地方政府的责任。 "如今人联党却把他们身为执政党的无能和失职推到国会议员身上, 根本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行为。" "更何况,早前沈桂贤还在报章上表扬前南市市长拿督曾长青将南市市政局的储备金从8000万增至2亿令吉。八点地本属于南市管辖范围,为何不将这笔钱用来提升八点地的沟渠及其他基建?" 对此,沈杰龙也揶揄沈桂贤,身为人联党主席,也是砂地方政府与房屋部长,对八点地的沟渠问题乃难辞其咎,更是失责。 "既然南市有那么多储备金,为什么不善加利用,任凭八点地沟渠及基建问题长年悬而未决?

三个化粪池变一个 沈杰龙抨HDC言词不一

短廊组屋化粪池课题继续延烧!国内贸易与消费人事务部副部长兼实旦宾国会议员张健仁副部长的特别助理沈杰龙指责砂房屋发展机构(HDC)阿斯曼的回应言词不一、答非所问。 沈杰龙指阿斯曼的言论清楚说明有关工程已竣工,但所谓已竣工的工程只涉及一个化粪池三个桶,却要造价26万1549令吉。然而,该处的工程告示牌却阐明是进行三个化粪池的提升工程。 但遗憾的是,除了第一的化粪池外,第二和第三个化粪池则未见有任何提升,整栋组屋周围也找不到还有施工迹象,整个工程宛如魔术师把原本应该提升的三个化粪池变成只提升一个化粪池三个桶。 因此,对于砂房屋发展部官员所指说已经解决60户的家庭污水系统问题,根本是毫无根据,且不确实际。 他质问,如果工程已经竣工,为何当地的居民仍对该化粪池问题提出诸多投诉?他甚至质疑官员是否真的有到场巡视和监督该组屋。 为此,身为砂地方政府及房屋部部长沈桂贤有必要向人民解释为何一个小小的工程需要耗资了26万1549令吉?

住宅后巷沟渠严重堵塞 陈方其促市议会速疏通及清理

拿督汉丹路(Jalan Datuk Hamdan)住宅后巷的沟渠长满野草,出现阻塞情况和积水不通,造成蚊虫滋生。此事引起民众对市议会的不满,当局受促尽快采取速疏通及清理行动。 民主行动党浮罗岸选区服务团队接获当地民众投诉,而浮罗岸区州议员黄庆伟的特别助理陈方其也在第一时间前往了解,发现沟渠内野草丛生,也堆满淤泥和枯干的叶子,造成沟水流得不顺畅和出现积水。 与此同时,住家后巷的行人道亦“不堪入目”,杂草丛生,枯叶满地,甚至不乏很多苍蝇与黑斑蚊。鉴于此,居民们都担心黑斑蚊滋长将容易患上骨痛热症。 陈方其已向古晋北市市政局反映有关问题,要求当局尽快清理住家后巷的沟渠及行人道,也促当局定时检查与清理沟渠。 他说,这种的情况显示该住家后巷的沟渠与行人道已很久没有得到清理,才会出现如此糟糕及肮脏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