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8月 1, 2021

更多新闻

砂政府应以抗疫与恢复经济为首要任务 陈国彬:一切回归正轨后再谈选举

砂行动党前实旦宾国会议员陈国彬表示,喜见拿督阿历山大南达林奇认同了行动党主席张健仁在国会中的提议,既,即便8月1日全国撤销紧急状态后不宜在60天内举行砂拉越选举。 陈国彬说,在全砂达至群体免疫前,举行大选无疑是典当砂人民的健康,砂政府能有人在此时站出来表态是砂民喜闻乐见的。 疫情肆虐至今已有年余,部分砂民在疫情和经济的双重打击下,生活不仅拮据,更是已快见底。如今砂政府的首要任务仍是控制疫情的传播,稍次之就是在紧急状态解除后尽百分之二百的力量集中在恢复砂人经济上。 他指出,砂政府应尽速发放已经许诺的援助金,另外面对众多民众申请援助被驳回且无从上诉的事件上给予正视且加以解决。 虽然砂政府在我爱砂拉越6.0的经济援助配套上做出了努力,但至今这些援助都还没发放。民众仍需要苦苦支撑以渡过难关。 “唯有砂民的经济恢复到正常轨道上,砂拉越才有望正常运作。”

多位领袖迫不及待要求大选 砂政盟不应将政治利益置于人民利益之上

砂行动党秘书的林思健上议员慎重表明,砂政盟必须以民众的健康和利益为首要的考量,做好完善和足够的长远保护措施后,才谈选举、权力和地位的问题。 “若近期举行州选是关乎公共健康危机,关系众多砂人的性命,这并非儿戏,选举在当下不是一件事不宜迟的事,并且可以依法挪后,砂政盟如今继续掌权,稳坐安乐椅子,不解为何如此急促。” 在野的一方同样是希望通过选举证明自己获得多数支持,同样有执政的机会,都没有急于一时,在野党的立场非常鲜明,就是要疫情真正获得控制后,才适宜举行第12届砂拉越选举。 在野党不要砂拉越在沙巴去年举行州选后的情况上重蹈覆辙,疫情蔓延一发不可收拾,目前加上出现DELTA变种病毒,这杀伤力非常强大的病毒,15秒内可以传染,届时性命的牺牲,民众的病危这些后果的责任是谁可以担当得起,谁能够偿命,这并非开玩笑的事情。 也是砂希盟秘书的林思健奉劝砂政盟许多迫不及待站出来不断要求选举的领袖,停止罔顾民众性命的、草菅人命的作为,这显示出他们霸道自私的行为。 他呼吁砂政盟自己在再三考虑,难道砂政盟的政治利益大于民众的性命和健康?

阿都卡林无视疫情一再主推选举 行动党青草路支部抨其自私自利

砂行动党青草路支部今日发文告表示,砂青年与体育部长阿都卡林日前针对砂拉越选举的课题表示了砂拉越选举不宜延迟的文告。这是一种罔顾人命,十分自私的表现。这与阿都卡林同僚的南达林奇的“赞成砂拉越实行局部紧急状态”说法简直差天差地。 文告中提到,砂拉越的疫情每况愈下是众所周知的。作为砂拉越内阁一部分的阿都卡林是不可能不知道的。更何况,砂拉越也发现Delta变种病毒的案例后,阿都卡林应该清楚知道这不是举办选举的时候。 在阿都卡林的文告里,他指出他不愿意在没有人民委托的情况下继续执政。这是十分荒谬的。今天的国盟政府严格来说是没有获得人民委托的政府。然而,这个政权一直都获得砂拉越政党联盟的支持。阿都卡林作为砂拉越政盟的一份子,难道不知道砂拉越政盟一直都在支持一个没有人民委托的政府?那他又有什么道德制高点来说为了要获得人民委托而举行砂拉越选举? 显然,阿都卡林不是为了所谓的人民委托而急于要举行砂拉越选举,反而是在今天疫情的情况,砂拉越政盟身为执政党,而在野党却在政府混淆不清的SOP之下绑手绑脚又随时面对执法单位刁难,对砂政盟有利的情况下,让其能够更容易在砂拉越选举获胜。现阶段疫情还非常严重的情况下举行选举,根本是因砂政盟的政治利益而罔顾人民安全的决定。 文告中直言,阿都卡林应该向其同僚南达林奇学习,别为了自身政治利益而罔顾全体砂拉越同胞的性命。 正因如此,砂拉越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也对此发出了文告,表示希望能够在砂拉越实行紧急状态,避免在疫情正严重的情况下举行选举。这时候阿都卡林应该放下政治成见,支持张健仁的这项提议。作为造王者的砂政盟,更应该发挥出造王者的影响力,为了砂拉越同胞的性命,逼迫国盟政府在砂拉越实行紧急状态,避免举行砂拉越选举。

封锁整个巴都吉当路段并非唯一途径 江峰年不苟同罗克强说法

针对罗克强认为关闭 峇都吉当的一个路段是强制封锁Kampung Bumbok的唯一方法,砂行动党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江峰年对此表示不敢苟同。 他说,像古晋周边的任何甘榜一样,Kampung Bumbuk确实有很多通道。然而,罗克强却轻易地回避了为什么当局不能只设置这些特定入口点的封锁而需要关闭 峇都吉当路的一大部分分的问题。 “最近 Kampung Tabuan Abdul Drahman(俗称 Kampung Tabuan Foochow)也传出了感染群,而该地区共有 8 条道路可供出入上述甘榜。当局所做的是安排警察、军队或人民自愿队在上述8个出入进行封锁而已。”

Delta 变种病毒病例节节攀升让人感到担忧 杨薇讳:现阶段不应该进行砂州选举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指出,新冠肺炎病毒仍在砂拉越肆虐,加上Delta 变种病毒病例节节攀升让人感到担忧,现在根本不宜举行砂拉越大选的时候。 她说,就算全国包括砂拉越已实行几轮的行动管制令也不能有效控制冠病疫情;如果砂盟领袖坚决今年举行砂大选,就意味着他们为了自己的权益而罔顾砂拉越人民的健康,性命与州内的经济状况。 众所周知,砂拉越目前是国内爆发Delta变种病毒病例最多的州属。根据卫生部通过官方面子书公布的资料显示,截至7月12日至22日,我国记录了119宗涉及变种病毒的确诊病例,其中106宗是传染率更快及更严重的Delta病毒病例。不但如此,106宗Delta病例当中,砂拉越占了大部分,即76宗。 因此,她提醒砂盟政府,在Delta 变种病毒如此严重情况下,加上目前还是实行行动管制令,疫情依然严重,如果加上目前进行大选,后果肯定不堪设想。 更何况,她说,政府应以过去沙巴州选举而引发的疫情作为借鉴。

最高元首揭露撤销紧急条例未获御准 社青团:国盟举动已引发宪政危机

砂行动党古晋社青团今日发文告表示,首相署部长达吉尤丁在7月26日的国会里宣称紧急状态的法令被撤销后,在29日就被国家元首狠狠打脸了。这是在1963年建国后十分罕见的状况,以“历史性”来形容毫不夸张。然而历史性这一词自喜来登行动后,用在国盟政府顶上只能是贬义的。因为这是罕见的部长误民之余,还欺君的状况,其恶心的程度简直人神共愤。 然而,在全国都面对着疫情与及宪政危机之际,抗疫无能的砂政盟政府还在随后借着君主立宪制以及需要稳定的政局这两个借口来为其在马来亚的主子,即国盟政府护航,其恶心、荒谬、无耻的丑态以厚颜无耻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同时,文告中指出,在君主立宪体系下,元首是不能干预政治这摊污水的,因为元首是超越政治的。 然而,砂政盟联同国盟政府频繁的欺君误民是在不断逼使元首干政,而从元首自喜来登行动后所做的一切决定,任何有理智的人都可以看出元首是在不断地遵循君主立宪制的原则行事。 反而是砂政盟与国盟的政客在不断挑起元首与及君主立宪制的底线,甚至企图挟天子以令诸侯。 那试问这群欺君误民的政客还有什么道德制高点来跟人民说要尊重君主立宪制? 再者,砂政盟也提起了抗疫需要稳定的政府才能够成功。这是最为无耻的借口。自年头颁布紧急状态后,国盟政府一直都可以避开反对党的问责,可以说是为了确保政府能够稳定执政不惜陷马来西亚民主于万劫不复之境。 然而,结果却是疫情每况愈下,众多的马来西亚人民更是因为政府抗疫与及恢复经济都无能之下而白白牺牲。 毫不夸张地说,国盟政府手上沾满了马来西亚同胞的血,而在砂拉越作孽的砂政盟可以说是共犯,也是让砂拉越同胞白白牺牲的刽子 手。 无论是国盟政府,还是砂政盟政府,都是今天马来西亚与及砂拉越疫情严重的罪魁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