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5月 16, 2021

更多新闻

诗巫疗养院老人未被安排接种疫苗 政府没从过去经验汲取教训

诗巫国会议员林财耀表示政府没有从过去的经验吸取教训,诗巫的疗养院到目前 为止都还没接收到发配的疫苗给疗养院里的老人接种疫苗。 林财耀说,"虽然我们即将进入第三阶段的疫苗接种,但是诗巫最需要疫苗的群体即疗养院里的老人们依然还没收到发配的疫苗进行接种。 林财耀指年初的两个疗养院感染群曾经一度造成诗巫轰动,并造成多位老人死亡, 是一个惨痛的功课。我们承担不起另一轮的疗养院感冠病感染爆发。 林财耀也表示目前砂邦中区疫情严重,诗巫确诊人数还有攀升的迹象,加上实兰沟的疫情也是不断加重,实兰沟的病患也是被送往诗巫医院治疗,这造成医院目前已经严重缺乏床位。如果再爆发疗养院感染群,届时医院可能并没有多余的床位,可能连加护病房里的床位都会是问题。 诗巫国会议员林财耀呼吁联邦政府不要在边缘化诗巫,诗巫是砂拉越最严重疫区。古晋的疗养院都已经接种疫苗,就是诗巫目前为止都还没有接收到任何疫苗给疗养院。

工作和生活平衡遥不可及 解决国民入不敷出问题迫在眉梢

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表示,解决国民入不敷出问题,比起减少其每周工作时间,来得急迫。 针对首相丹斯里慕尤丁配合劳动节发表献词上指出﹕“政府将通过减少每周工作时间,从48小时降至45小时,以推动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周长佑于今日文告表示,疫情当下,所有劳动的国民都应该如过去两周政府发放公务员节庆特别援金一样,然而最后却总是落空。 他说,许多国民早已被生活所迫兼职副业,他们所面对的债务有增无减,而不是仅仅将每周工作时间下调而已,国民别无出路也只能兼职来维持生活。 “现在的毕业生一步出社会就开始背债,从学贷、车贷、各种账单至日常生活开销,还不能出现任何意外事故以免花费更多,而且他们还未必有培养储蓄的机会。也因此,毕业生出社会后同样要选择兼职或寻求副业,如果选择先成家再立业的年轻人,他们要揹负的债务更多。” 然而,若已成家有孩子的家庭则承受更大的压力和责任,身处现实世界里,双薪家庭并且兼职已是无法避免的事实。 “每月领了薪水及缴付所有账单后已所剩无几,剩下的也只能勉强过日子,苦苦等待下一次的领薪。若没有兼职副业赚取外快,单靠一份月薪,根本不敢奢望自己存有积蓄。”

如何鉴别冠病传染高风险区 ?当局应说明HIDE使用参数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促请联邦政府和国家安全理事会必须针对“动态参与热点识别预警系统(HIDE)”中所使用的方法和参数立即给予清楚说明,尤其如何鉴定冠病传染高风险区的场所和商区并勒令关闭3天。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政府上述仓促的公布不仅给公众带来极大不便,重要是政府并没有正确解释这样决定背后的科学根据,对于受影响的业者而言是压迫且不负责任的,尤其他们已经是在挣扎求存的处境。 更糟糕的是,两名部长在同一天针对相同课题的说法甚至相互矛盾,说明了政府可能已失去控制或不知道如何应对这场疫情大流行。 他补充,在较早时候,先是凯里部长称被列入HIDE名单的商区或建筑物若非确认为感染群,除非得到当局下令,否则商家无需暂停营业。但高级部长依斯迈沙比里随后却下令所有在HIDE名单内一律被关闭,显然与凯里的先前声明是相互矛盾。 俞利文解释,本身支持政府采取积极措施,或采取适当的预防性干预措施来遏制疫情扩散,但是政府在HIDE系统下鉴定高风险场所必须要有明确的参数和方法,若没有科学支持可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除了对某商业场所的污名化进而严重影响商家生意,更糟糕是如果没有适当的解释,则被勒令关闭。 他还说,如果政府没有针对鉴定HIDE的方法和参数给予正确解释,伊斯迈沙比里昨日的宣布实际上可能会开立了危险先例。

民众反映宋庆海小贩中心问题多 陈国彬:南市应多关注

砂行动党前实旦宾国会议员陈国彬连同俞利文古晋市国会服务团队今午造访宋庆海小贩中心,协助在场民众注册疫苗接种并向小贩商家了解疫情肆虐下所面对的问题。 在与小贩们交流中得知,宋庆海小贩中心自疫情爆发后生意可说是每况愈下。虽然他们可以理解这是因为疫情的肆虐所导致,但还是希望政府能伸出援手协助大家渡过难关。 陈国彬说,他此行也获得小贩们向其反映宋庆海小贩中心所面临的一些问题: 1.作为古晋历史悠久的小贩中心之一,宋庆海小贩中心却连个像样的厕所指示牌都没有。南市只用了纸张打印箭头并贴于墙上就算完事。而贴在小贩中心的纸张在走动的人潮里并不实际,因为纸张很容易脱落,甚至扯毁。对此,小贩与商家们都希望当局能做个像样的指示牌,而不是为了节省开支就无视这些最基础的建设。 2.小贩中心的壁上瓷砖也多已脱落。业主也投诉称,这些瓷砖曾经在顾客用餐时脱落,庆幸的是并未对顾客造成受伤。对此,南市必须顾虑到商家以及顾客的安全,适时对这些美化瓷砖进行修复或保养。

既不跟随联邦落实行管令 砂灾委需加强目前的有条件管制令

鉴于砂拉越不随全国实施行管令,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认为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必须明确预定目标甚至退场策略,来加强目前的有条件行管令,尤其在5月17日之后将会带来什么样的预期抗疫效果。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本身虽然支持砂拉越享有自主权,根据当地情况和需求以制定决策及标准作业程序,但砂政府的抗疫决策必须基于科学和数据,而不是任何政治考量。 他解释,公众有权知道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为何不随全国实施行管令的真正理由,而是选择继续并加强目前的有条件行管令,尤其针对高感染率、高确诊病例、以及医疗体系濒临崩溃,特别是加护病房床位严重不足的地区。 与此同时,砂卫生局局长钱仁兴日前已透露,随着确诊病例激增,目前砂拉越各地政府医院的加护病房床位也严重告急,情况着实让人担忧。此外,俞利文亦被告知本地医院的个人防护装备使用率也达到临界点。 这意味着,砂政府若不采取有效的干预措施,特别是在主要疫情爆发地区,砂拉越的医疗系统或将面临透支窘境,尤其在砂拉越已检测出变种病毒。 俞利文说,目前砂拉越确诊病例持续走高,而疫苗接种率却还是很低,政府必须主动采取积极措施,致力阻断有利于变种病毒活跃的环境,以免难以控制感染。

公务员非政府扯线木偶 哈迪言论有背公共服务原则

砂行动党实旦宾国会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江峰年表示,国盟政府一次次地表现出其狂妄自大和对人民困境的漠不关心。伊斯兰党哈迪阿旺近日在面子书上发布的帖子印证了他严重与当前现实脱节。 贴文中,哈迪阿旺要那些不认同政府下达的指示的公务员辞职,这意味着要求这些公务员完全无视道德准则,只需成为国盟政府的扯线木偶。 “这是违反公共服务原则的,因为公务员在各自的部门为公众服务,而不仅仅是为当今的执政政府服务。” 江峰年直言,哈迪阿旺最近的立场类似于说,即使政府的指示是错误的,不道德或非法的,公务员也务必遵守上级的指示。这完全不应发生。 他补充,事实证明,一些政府公务员的不同意见,可以帮到这个国家。在1MDB的传奇案件中,是国家会计局局长Nor Salwani的良心阻止了她盲从上司的命令销毁1MDB原本的报告,让人民能看到有关这一大丑闻的幕后事件。 民众已经看到当前的国盟政府对公务员发出许多荒谬的指示。就在上个月,通讯及多媒体部向部委以及各部委机构发出了指示,要求他们追踪和给其部长和副部长的社交媒体帐户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