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9月 25, 2021

更多新闻

国盟宣布成立砂国盟联委会 企图合理化砂政盟拥抱伊党的事实?

针对国盟宣布并议决成立一个由土团党和伊斯兰党(PAS)组成的砂国盟联委会,以协助砂政盟“服务”人民一事,砂行动党古晋社青团表示这完全只是在给砂政盟拥抱伊斯兰党和二度拥护伊斯兰党入主布城定下了合理论调。 古晋社青团副团长陈祥智表示,砂政盟曾经表示该联盟并未加入新成立的“国民联盟”(Perikatan Nasional),只是维持友好政党的关系。但事实上让人民看到的是,砂政盟对于伊斯兰党似乎过度“友好”,甚至就连伊斯兰党被砂政盟送进联邦之后所发表的种族与宗教极端的言论,砂政盟没有出言谴责,任其放肆,甚至还要以“砂拉越不一样”为借口去忽悠砂拉越人民。 如今伊斯兰党与土团党所组成的砂国盟联委会,正是伊斯兰党涉足砂拉越的第一步,遗憾的是,砂政盟为了自身的利益而忽视了伊党入阁后给全马甚至砂拉越所带来的的影响。他举例,砂拉越基督徒吉尔爱尔兰( Jill Ireland Lawrence Bill )挑战禁用“阿拉”字眼一案,经过13年的司法斗争虽然获胜。但遗憾的是,即便高庭已做出了标杆性判罚,身处内阁的砂盟仍旧支持国盟政府对该案件提出上诉,出卖砂拉越的同胞。 除此之外,伊斯兰党一再发表种族和宗教极端言论,包括呼吁政府废除多源流学校、发表“圣经被扭曲”的言论、禁酒令再到,再到近期的草拟管制非伊斯兰宗教法案的草拟等等,这都是蓄意挑起种族和宗教情绪。

无视民众病情高压追讨余款 张健仁助民申请庭令阻断电

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今午通过云端方式召开记者招待会,严厉谴责砂电力局以高压且冷血的手段向民众追讨余款。 张健仁日前接获屋主张女士及家人的投訴,针对砂电力局向其收取高达3万4千令吉的款项,随后张女士在无奈之下唯有向行动党寻求帮助。 也是实旦宾区国会议员的张健仁说,根据张女士所提供的资料,砂电力局分别在2011年、2013年与2015年在未通知屋主的情况下三度更换张女士住家电表。然,事后电力局在2016年才向张女士发来通知称所更换的电表经检查出现损坏痕迹。向张女士追讨一笔4万3千令吉的款项。 “当时张女士通过律师在几经商讨下,双方同意以一笔Rm9090.60与砂电力局一笔勾销。但历经两年后,砂电力局却在2019年又发了一封通知信给张女士告知对方还有拖欠电力局3万4千令吉。” 张健仁指出,事主于收到第二封通知后深觉愤愤不平,并向他请求协助。但砂电力局却一意孤行并在今年9月中旬发出最后通牒强迫屋主必须于9月25日前缴清余款否则将切断电源。有鉴于砂电力局出尔反尔有违当时一笔勾销的决策。张女士最终决定入禀法庭由法定裁决屋主是否需要缴付余下款项。 张健仁也提到,在张女士决定入禀法庭后,便致函砂电力局,表明屋主如今需要医疗仪器来协助处理她的身体状况,要求砂电力局在法庭作出裁决之前撤销9月25日前必须缴清余款否则断电的决定。但让人感到遗憾的是,电力局却以极度嚣张与强硬的态度回函,并阐明除非得到庭令否则断电行动势在必行。

砂拉越要迈向高文明先进发展州 需学会如何人性化处理弱势群体问题

砂行动党前实旦宾国会议员陈国彬表示,福利部应制定适当的机制或解决方案,以确保无家可归的街友得到妥善与安全的安顿。 “这些街友每个案例都是独一无二,且有自己不得已的过去才导致他们目前的困境。通过适当的精神病治疗或咨询,相信我们可以解决其中一些案件并帮助他们恢复正常生活。” 他指出,行动党服务团队在短短两个月内就收到了至少两起此类案件的投报。这不是典型的在街上闲逛的无家可归者。部分人有住宿的地方,但基于一些创伤、家庭问题或其他心理和情绪压力,暂时导致他们不知所措。通过适当的专业治疗或咨询,他们应能回到日常生活中。 在最近一个案例中,公众向我们投报,施先生,一名无家可归的人经常在101商业街附近晃悠并坐卧在商店五脚基上。该地商业街的商家对这现象表示担忧,他们也在力所能及的为该男子提供食物。通过与这些商家的交流,他们表示施先生的家就在商业街不远处。施 先生或因为家庭问题已经处于这个心理阶段超过 10 年。 “我们已经通知了当局,并相信他会在得到适当照顾的情况下恢复日常生活。”

卫生部长回复黄灵彪国会提问 为何施打疫苗后疫情依然攀高

泗里街区国会议员黄灵彪,在第14届国会第4季第1次会议上,询问卫生部部长凯里,解释为何施打两剂疫苗后,冠病确诊数据还是很高. 卫生部部长凯里答覆如下: 1)出现新的变种病毒,如德尔塔(Delta)更快速传播,传染指数极高。根据疾病控制预防中心(CDC),德尔塔变种病毒比一般病毒传播率高二倍。疾病控制预防中心( CDC)也指出,德尔塔可传染已经接种二挤.,剂疫苗的人士(突破性感染),也可快速传播。 2)接种二剂疫苗后,需要几个星期形成抗体,对冠病病毒形成反应。所以,已经接种了二剂在抗体未形成期间,还是容易被传染。 3)冠病病毒将持续在社群一段时间,我们必须适应这个新常态。因此,我们开始从播报每日数据,改进至注重其他指标,包括医疗设施的使用率,加护病房病床的使用率,呼吸设备的使用率和医院的容量。

确诊数据出入突显抗疫欠缺沟通 与其遮遮掩掩不如坦荡将数字展现

砂行动党实旦宾支部宣传秘书陈展鹏表示,就2021年9月21日卫生部与砂灾委所公布砂拉越确诊人数出现出入一事突显出彼此间存在着沟通不良的问题。 针对日前(9月21日)卫生部发布的数据,砂拉越确诊人数为3732,而随后砂灾委公布的数据则为3724,这间中足足少了8宗病例。让人费解的是古晋南市市长在转发砂灾委数据图的同时,自己却另领公布了全砂确诊3734与砂灾委和卫生部的数据更是令人感觉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 对此,人民纷纷提出质疑,为什么同属一天的数据经三方报道能产生出三个不同的数字组合? “前后仅差半小时公布的数据,砂灾委、卫生部与南市市长黄鸿圣所公布的数字却截然不同,这不禁让人怀疑,砂灾委与卫生部是否互不咬弦?如果是的话,那么砂拉越人民还能期望砂灾委与卫生部对抗严重的疫情吗?” 陈展鹏说,人民所质疑的不仅仅是欠缺沟通,同时也有人质疑砂灾委或卫生局对于确诊人数有所隐瞒?他指出,这看似小失误,但在民众眼里必然对国内的一切疫情数据再无信任可言。先是砂灾委摘除了重症病患数据,再到昨天的确诊数据偏差,终归还是透明度不足。 同时,他也强调,虽说政府抗疫方针如今不再看重单日确诊数据,但是为了挽回民众对联邦与地方政府的抗疫信心,卫生局和砂灾委皆有必要为确诊数据偏差做出澄清。否则,从慕尤丁时代已被民众认定为抗疫失败的政府标签不会那么轻易从如今的联邦政府身上摘除。

随着联邦与希盟签署备忘录 政府应解密MA63最终报告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新政府必须采取第一步以展示诚意,履行他们在1963年大马协议(MA63)对沙巴和砂拉越人民的承诺,尤其首相近日与希盟签署谅解备忘录中,在野党促请政府必须将早前归在官方机密法令(OSA)下被处理的MA63最终检讨报告公诸于众。 俞利文在昨日的国会辩论环节也提到MA63的重要性,他身为砂拉越人要看到新政府将如何采取切实措施,确保沙砂恢复原有权益并且获得更大保障。 他说,本身对朝野签署谅解备忘录表示欢迎,尤其备忘录的其中重要条款包括了MA63。因此,他不希望MA63事宜最后沦为“纸上谈兵”,甚至推迟实施。 俞利文还说,同样身为砂拉越人的首相署国会及法律事务部长拿督斯里旺朱乃迪亦承诺在施政100天的关键绩效指标方面,也会侧重于MA63事项。 他表示,如果新政府真有诚意,首要事项就是将希盟时期完成的MA63特委会报告在官方机密法令下被销密并移除在外,同时将MA63检讨报告公诸于众。 在希盟时期,有关特委会在MA63的21项检讨事项当中,有17项已取得共识。但是,自从国盟夺权后,国盟政府却将有关MA63最终检讨报告归为官方机密法令下被处理,拒绝将之公诸于众,甚至将之搁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