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8月 1, 2021

更多新闻

封锁整个巴都吉当路段并非唯一途径 江峰年不苟同罗克强说法

针对罗克强认为关闭 峇都吉当的一个路段是强制封锁Kampung Bumbok的唯一方法,砂行动党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江峰年对此表示不敢苟同。 他说,像古晋周边的任何甘榜一样,Kampung Bumbuk确实有很多通道。然而,罗克强却轻易地回避了为什么当局不能只设置这些特定入口点的封锁而需要关闭 峇都吉当路的一大部分分的问题。 “最近 Kampung Tabuan Abdul Drahman(俗称 Kampung Tabuan Foochow)也传出了感染群,而该地区共有 8 条道路可供出入上述甘榜。当局所做的是安排警察、军队或人民自愿队在上述8个出入进行封锁而已。”

国盟绕过最高元首和上下议院撤列 阿都阿兹质疑撤列有效性

砂行动党峇都吉当支部主席阿都阿兹表示,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达基尤丁哈山在国会称,由国盟领导的联邦政府不会向最高元首建议延长紧急状态。他还说,联邦政府决定撤销根据《联邦宪法》第 150(3) 条所颁布的紧急法令。在7 月 21 日,共有 6 份行政令在宪报刊登并被撤销。此举动让人深感错愕。 “撤列的宣布令在国会议员们都感到震惊。 ” 他说,联邦政府必须解释为什么没有在 7 月 21 日当天宣布撤销 6 个 紧急条例。这完全没有隐瞒的必要。根据联邦宪法第 150(3) 条,撤列的决定必须提交上下议院定夺。

疫情致使经济活动半停顿 复苏阶段民众面临通货膨胀生活艰辛

疫情后段的经济复甦,人民正开始面对百物通涨,生活很是艰辛。 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表示,全国人民历经一年多的冠病疫情,已导致经济活动呈“半停顿”状态,如今朝向经济复甦的道路上,原本希望生活能逐步走向平静,无奈却是变本加厉,遭受百物冲击至遍体麟伤。 眼看我国当下的疫情,根本无法在近期消退。因此,周长佑说,砂政府必须采用长时间实施防控措施,并且提早行动。 “人民须要的不只是疫情下的金钱援助,而是政府设法支撑整个市场的经济,特别是正在恶化中的金融流动状况,应提早拟定相关政策,减少供应链的影响。砂政府切勿再以得过且过的态度处理,这既是当前更需要专注的砂拉越处境,而非如砂政府天方夜谭‘砂可在2030年成高收入州’的言论。” 全球经济供应链虽然都深受影响,然而,他表示,我国政府有责任将其影响在我国降至最低,特别是砂拉越面对更深一层的经济压力,包括长久以来,砂拉越本身的需求绝多数依赖着外来的供应,才造成了今日的残局。 “在过去的一年多来,砂政府也一直忽略了这方面的准备功夫,也从未吸取经验,而不改善州内过于依赖外来供应的商家,如今不只面对百物上涨,还要承受供应不足问题,纵使本州拥有丰富天然资源和良好国际关系,似乎也摆脱不了现实的命运。”

砂应要求国家元首颁布区疫性紧急状态 以推迟州选举避免疫情再次燃起

诗巫国会议员林财耀特别助理詹礼新律师表示,既然现有的紧急法令已解除,州政府应该要求国家元首,针对砂拉越颁布特定区域紧急状态来推迟砂州州选举,避免疫情再次燃起。 他表示州政府不应该等联邦政府做出进一步决定,州政府应该主动向首相提议在砂州颁布区域紧急状态,避免砂拉越选举在九月进行。 詹礼新表示目前我国部分州属的确诊病例还是非常高,尤其是雪州和吉隆坡,政府必须了解其风险,因这可能导致砂拉越冠病病例提高。 他说,去年首相慕尤丁承认,沙巴州选举是导致冠病病例激增的原因之一。那个政治错误牺牲了人命、健康,还有经济损失。这些教训尤为深刻,政府必须引以为鉴,避免重蹈复辙。 砂拉越虽然已进入第二阶段的国家复苏计划,但是疫情还是很不稳定。宽且如今变种病毒又让疫苗效力大打折扣,并出现打“第三剂疫苗”的讨论。 因此他呼吁政府延后举行选举。即使砂拉越达到80%疫苗接种率后举行选举,也得有新的选举作业程序。他不认为选委会和相关单位可以经有明确的指南,要知道这东西可不是短期内可以推出的。 詹礼新希望疫情期间,所有人都遵守SOP,不仅为了降低疫情,更重要的是能保护他人保护自己。他强调防疫的责任并不只是政府和医护人员而已,每个人都有责任。

Delta 变种病毒病例节节攀升让人感到担忧 杨薇讳:现阶段不应该进行砂州选举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指出,新冠肺炎病毒仍在砂拉越肆虐,加上Delta 变种病毒病例节节攀升让人感到担忧,现在根本不宜举行砂拉越大选的时候。 她说,就算全国包括砂拉越已实行几轮的行动管制令也不能有效控制冠病疫情;如果砂盟领袖坚决今年举行砂大选,就意味着他们为了自己的权益而罔顾砂拉越人民的健康,性命与州内的经济状况。 众所周知,砂拉越目前是国内爆发Delta变种病毒病例最多的州属。根据卫生部通过官方面子书公布的资料显示,截至7月12日至22日,我国记录了119宗涉及变种病毒的确诊病例,其中106宗是传染率更快及更严重的Delta病毒病例。不但如此,106宗Delta病例当中,砂拉越占了大部分,即76宗。 因此,她提醒砂盟政府,在Delta 变种病毒如此严重情况下,加上目前还是实行行动管制令,疫情依然严重,如果加上目前进行大选,后果肯定不堪设想。 更何况,她说,政府应以过去沙巴州选举而引发的疫情作为借鉴。

疫情未见好转不宜执意举行选举 周政新:砂政府应以砂民健康为重

丹绒峇都州议员周政新呼吁砂政府必须采取应急措施,适时处理当下的疫情问题,当务之急应以疫情为重,以人民的健康为先。 “过去一年多,我国因疫情管控差强人意而延伸和浮现重重社会问题,而非砂盟政府不时假意的提选举试探民意。若执意举行砂州选举,肯定会引起全体砂人的强烈反弹,人民更不会轻易罢休。” 许多砂民众也质疑砂政盟的心里是否只想着选举,眼前严峻的疫情处理和经济复甦根本已无能为力和不知所措,只能抽象的宣布“2030年后疫情发展策略”,周政新表示,此时此刻是应对民众所面对的现实难关和处境。 “砂政盟自己清楚如今全国包括砂拉越的疫情没有好转,若是着急举行选举,这不仅顾着自己的权势地位,更是把全民的性命、安全和健康曝露在极大的危害下,与所谓的捍卫砂人权益根本是虚有其表。” 周政新指出,砂政盟所支持和寄居的国盟亦如此失策,导致国家疫情和死亡人数如此高,砂拉越也无幸免,执政当局却执仍然迷不悟只是专注选举和政治,这肯定将被民众唾弃。 “就是因为国盟和砂政盟的在疫情爆发初期的各种政治操作和盘算,导致如今整个国家被拖至几乎是无底深渊,许多民众的日常生活不仅难以恢复正常,工作、收入、家庭都面临各种冲击,学生的学业更是如此,这势必影响大马整体社会未来的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