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九月 28, 2020

更多新闻

道路残破照明模糊 多年问题无人解决

杜当工业区道路出现窟窿及石头,每逢下雨就积水,尤其是午夜视线模糊,导致一些车辆撞上窟窿使车主损失,问题存在多年无受理。 砂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团长许溧根这次再接到民众的投诉,今早特地前往有关地点了解情况,他表示杜当工业区道路出现窟窿,凹凸不平,每逢下雨必积水,他希望有关当局尽快修补道路,改善问题。 他表示,这对道路使用者造成一定的危险,因此有关当局应尽快派员展开修补工作,勿推卸责任。 他披露,过去也曾经接获同样的投诉,也已经向有关单位做出投诉,但非常遗憾的市政局还是无动于衷。 上述路段所出现的问题,也曾经有电单车发生翻覆,导致皮外伤。此外,也有多车辆撞上窟窿,使到汽车损坏,造成车主损失。 “市政局拥有32位的庞大阵容,当中包括正副市长,但感觉整个市政局处于“冬眠状态”,民生课题一摞摞都无法解决,凸显市政局的无能。”

石油税收应惠及更多人 林宝龙促公开透明化

阿邦佐日前声明砂拉越国际学校的本地学生将从国油所付的销售税中受益。 在声明中他表示这符合州政府设立国际学校的目标,以允许来自农村或城市的砂拉越人可以接受拥有国际水准的教育。 为此,行动党西连支部代主席林宝龙今日发文告提醒阿邦佐即来自农村和城市地区的B40家庭的大多数小孩都在国立学校就读。 “这笔钱不应只用在砂拉越国际学校就读的学生,毕竟很多孩子还因为交通困难挣扎着前往政府学校上课。” 因此,砂政府应该讲这笔钱用用来维修已经困扰砂拉越多年的破旧学校,尤其是郊区,以便这些师生能在更舒适环境下上课。 他说,诚如阿邦佐所言,在国际学校就读的砂拉越学子将获益,但具体指向哪些国际学校呢?毕竟砂政府所计划的五所国际学校还得等到2023年才落实。

拜访沉船事主 行动党将竭尽所能提供援助

民主行动党实旦宾国会议员张健仁及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今日与日前在丹绒坡海域遭大海浪击沉的渔船船主黄发友会面,以竭尽所能,为后者提供一些援助。 事主黄发友在沉船案事发后今日首次前往古晋新渔村渔船公会会所,除了获得当地的渔民们关心外,同时,也获得民主行动党实旦宾国会议员张健仁及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亲临关怀,了解情况。 此宗沉船事件是在本月17日在丹绒坡海域发生,当时,渔船上共有5人,包括船主黄发友,及带著4名员工出海捕鱼。

砂获得29亿税收固然是喜讯 但不公开协商内容背后是否有隐忧?

民主行动党实旦宾支部秘书黃國為指出,砂州政府得到29亿石油产品销售税看起来是砂拉越的一大胜利,但这胜利的背后却含有隐忧,因为砂拉越人民根本就不知道砂政盟以及国油所协商的内容与细节,而按照先前的条例,砂拉越所追回的仅是5%的石油销售税,但变相的是必须承认《1974年石油开采与发展法令》、1966年《大陆架法》以及2012年《海域法》,接下来的石油销售税也只可以维持在5%。 他强调,砂州政府得到29亿石油产品销售税固然是喜讯,但他认为砂政盟应该秉持着一个公开透明的原则,公开让砂拉越人民清楚的知道砂政盟与国油所协商的内容,否则这在砂拉越人眼中看来,这并不是胜利,反而是让人民更加清楚的看到砂政盟二度把砂拉越石油及天然气权益让出给国油。 “人民质疑的是砂政盟和国油为什么要绕开了MA63咨委会来展开协商,这中间到底是有什么蹊跷,这是不符合程序的,因为这样也表示了MA63咨委会以及砂拉越人民不知道协商的内容到底是什么,如果是根据先前的条例的话,那就表示了砂拉越将得不偿失,这简直是二度把砂拉越的石油及天然气权益让出给国油。” 他也说到,若协商内容真的是根据先前追回5%石油销售税的条例,那砂首长就没有资格强调他延续前首长阿德南的斗争,因为这正是违背了已故前首长阿德南为砂拉越追讨20%石油税的初衷,况且,砂州议会朝野议员也已经在2014年一致通过动议,即向联邦追讨20%石油税。 对此黃國為呼吁,砂州政府必须秉持公正透明的原则,公开与国油的协商内容以正其身,即使砂拉越政府没有法律义务需要公布和解条约,但他们仍负有道德义务向人民透露这些条约,以让人民可以更加清楚了解到砂政盟是否真正的为砂拉越人民争取权益而非向联邦妥协。

一再攻击行动党了无新意 陈方其批人联党只为转移视线

砂行动党古晋社青团团长陈方其表示人联党指责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的言论犹如陈词滥调了无新意,他是针对人联党巴都林当支部日前抨击行动党秘书长打压砂拉越的言论而做出回应。 他说,希盟拨款四千万令吉到拉曼校友会协助拉曼发展在人联眼里沦为打压,这简直是谬论。但如今,全国人民看到的是人联伙同砂政盟友党紧抱巫伊联盟的结果就是多所希盟批下的华校迁校项目被搁置和华校2020年拨款仍无下文。 “反观希盟执政期间,各源流学校的拨款倍增,在短短的两年内增加了两倍,同时独中更是历史性的获得了联邦拨款,相比起国盟政府提议要关闭各源流学校,打压的言论根本就不存在。” 他也说到,如今人联党在内的砂政盟以造王者的身份拱着巫伊联盟入主布城执政联邦,联邦所拨款给拉大的钱倒是落回马华政党手里,而学生的助学金却没了。这就是人联党所谓的扶持拉曼,但这到底是扶持拉曼又或是壮大马华党库只有人联党以及马华知道。 打压砂拉越一说更是不知从何说起。砂政盟(前砂国阵)连同国阵自肥让砂拉越沦为全国几个拨款最低的州属之一的时候,人联不敢吭声更不敢争取,而希盟执政22个月,中央对砂拉越的拨款比之国阵增长了40%,一举跃居全国中央拨款第二多,却在人联党眼里沦为打压,这简直是莫名其妙。 他表示,在希盟执政的22个月里做到了人联党几十年来做不到的事情,其中包括了逐步打破砂拉越的垄断政策,其中就包括了白糖垄断政策以及统一砂拉越加帛油价;不仅如此,希盟还在执政后的短短几个月内就在国会提呈修宪将砂沙三邦之一的地位恢复,但砂政盟却二度出卖砂拉越拒绝支持,导致修宪胎死腹中。

无论支持沙菲益或安华任相 黃國為:行动党目标明确杜绝贪腐

民主行动党实旦宾支部秘书黃國為指出,行动党无论是支持沙菲益、安华担任首相,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拒绝贪污腐败以及极端的政府,他也呼吁人联党与其一再的抨击行动党,不如自我反省为何要为了自身利益去支持一个贪污腐败以及极端的政府。 他表示,在国阵时期,人联党就一直支持涉嫌贪污的首相,不仅如此,该党主席沈桂贤当时甚至还在报章上公开表明纳吉是最好的首相;而如今,砂政盟为了自身利益而以造王者的身份支持极端主义的巫统以及伊斯兰党入主布城,人联党也以“入阁为了监督”的理由去合理化支持巫统以及伊斯兰党。 “但事实上砂拉越人民所看到的是,巫统以及伊斯兰党在执政联邦后多次发出极端言论如:禁酒令、关闭多源流学校甚至亵渎圣经等等。人联党却一声不吭,这让人质疑人联党领袖所谓的入阁为了监督在哪里?” 他指出,相比起人联党助纣为虐的帮助巫统起死回生,行动党在执政联邦的时期,不仅仅是为了救国,也拟定许多有利于人民的福利政策。更重要的是,希盟执政后把纳吉、扎希、东姑安南、慕沙阿曼、礼扎阿兹和罗斯玛等多位涉嫌贪污案的领袖提控上庭,这是前所未有的。 “然而,就在砂政盟携手巫统以及伊斯兰党入主布城后,国盟不到三个月就撤销其中两人的控状,而预计接下来会有更多人会继续逍遥法外,单单是从这一点来看,人联党所谓的入阁是为了监督到底在哪里?” 再说,人联党在面对砂拉越的特有文化被侵蚀的时候也不敢吭声,海唇街路牌事件就是一个铁铮铮的例子,这证明了人联党在巫统以及伊斯兰党淫威之下一点尊严都没有,也证明了人联党口中的“捍卫砂拉越”也只是空谈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