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4月 20, 2021

更多新闻

“呼吁民众与冠病共存”的言论是不负责任的做法 黄培根:这是首长的观点还是人联党的观点?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兼柏拉旺议员黄培根批评砂首长署政治秘书程明智昨日“与冠病共存”的说法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说法。 “有许多民众都对他昨日的“共存论”感到惊讶,而我们也对于首长政治秘书的说辞感到遗憾。试问这番不负责任的言论是砂首长阿邦佐的观点还是程明智的个人观点?” 黄培根表示,要与冠病“共存”,不代表政府该放任人民不管。正是因为必须与冠病共存,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国家安全理事会等机构必须迅速并正确的的拟定新政策来推广新常态,包括在有需要的时候关闭学府并以网课代替等等。 “我们所说的共存是为人民提供疫苗、禁止群聚、不鼓励堂食等等,以在疫情受控以前尽量的减低疫情扩散的风险和所带来的影响,而不是因为“共存”而可以开放学府。若是像他所说,既然病毒将持续数年而不需要关闭学校,那么也不需要政府筹备疫苗,也不需要严控边境,禁止群聚了是吗?” 黄培根表示,绝大多数的家长、教职人员、以及前线人员都对砂政府继续开放学校的决定感到不解、质疑、和愤怒。而砂政府应该在此时行使自主权而要求关闭学校,并加强管制。 “就像我多次所说的,砂政府在此时必须拿出砂拉越所自豪的储备金来帮助人民,而不是要求人民“多配合”和“自求多福”。砂政府不能不为人民提供援助的情况下,却又以担心经济受影响等理由要求人民学习“与病毒共存”。”

疫情失控砂灾委不应再推脱责任 林思健吁砂灾委速拟有效抗疫方案

砂希盟秘书林思健上议员抨击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在目前看来已经失控和失败的砂拉越防疫与疫情是责无旁贷,希望他们彻底拟出更有效的完善措施与方案全面遏止,不是不断把矛头指向民众和商家的转移视线“滥招。 砂近来的确诊数据令人非常惊心,如今在我国都是坐亚望冠的数据,责无旁贷的是当今的政府,尤其是砂政府主导的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必须有魄力的拿出成绩来。 与国内一些州属相比,砂拉越较少的人口确出现这种确诊人数及死亡率,令人非常惊心。希望当局彻底出更有效的措施与方案遏制目前整个国家,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可以开诚心,布公道,颁布更有效的长远性防疫措施。 “如今确诊数据是砂拉越名列前茅,这种情况若是以每天数据人们感觉是数百宗,但是若是以10天计算就是已经有数千人确证,在砂这确诊数据和死亡率在砂拉越这较少的人口,这种确诊人数及死亡率会引起不安和疑虑。” 中央政府如今才姗姗来迟表明派出500名医务人员前来砂拉越各地执行救援任务,包括检测、防疫及疫苗接种等工作,但是在疫苗接种方面,当局目前的速度只能够以“龟速”形容,若是以这样的速度恐怕在2022年砂未必能够达至70%人口的接种目标,更不要说是在今年8月份。 民众和商业活动一年来不断的依据当局所发出的指南,在外地入境砂拉越也有14天的隔离,可是在砂本身社区到底出现何漏洞,导致这些案例是层出不穷的,在这方面政府有保护民众性命和财产的责任,也必须有担当。

曾多次捍卫和保障砂土著习俗地 张健仁喜见里查马拉尊成为砂职业律师

我欢迎高庭的决定,批准丹斯里里查马拉尊成为砂拉越的执业律师。 在他担任砂沙大法官及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时,他对法庭管理的制度作出很大的改革。 也是他在其任期内,他的改革令到沙砂高等法庭所实行的电子法庭及电子案件管理系统也曾是我国的模范。 更重要的是,丹斯里里查马拉尊也曾对砂土著习俗地地主面对法律打压的案件上,作出许多捍卫和保障砂土著习俗地地主权利的裁决。 他曾在联邦法院的其中一项裁决中,针对《砂土地法典》第5(3)和(4)条文(有关废除土著习俗地权力的条纹),作出非常严厉的评论。 他在其判决中指出: “...

电讯公司合并不利消费者权益 MCMC应介入调查并不给予批准

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MCMC)应该就天地通(Celcom)与数码网络(DIGI)拟议的合并事宜作出调查,并不给予批准。 根据马来西亚1998年通讯及多媒体法令,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是电讯行业的监管机构,其中马来西亚《1998年通讯及多媒体法令》第133条文阐明:“持有执照者不得进行可降低电讯市场竞争力之举。” 不过,根据该法令第140条文,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可以批准持有执照者以“国家利益”为由作出的申请。 目前,马来西亚有4大主要的电讯公司,即: 数码网络(DIGI)-截至2020年第二季度拥有1060万名手机用户;Maxis- 截至2020年第二季度拥有950万名手机用户;天地通(Celcom)-截至2020年第二季度拥有800万名手机用户;U Mobile- 截至2020年第四季度拥有700万名手机用户

开课至今186所学校出现师生确诊 疫情期间安排学生返校国盟严重失策

民主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今日发表文告,抨击国盟政府在疫情期间安排学生重返校园是一项严重失策之举。 “全国学校自3月1日分阶段复课至今,根据数据至少有186所中小学出现涉及校长、教职员或学生的冠病确诊病例,而且我相信学校确诊病例还会陆续有来。” 刘强燕指出,砂拉越境内的学校,尤其是诗巫及民都鲁等各中小学都不断相继出现校园师生确诊病例,这也证明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之前采用的“风险评估及遵照新常态学校管理及运作指南2.0”完全是行不通的。 她也提到,随着前天(4月16日)砂拉越暴增960宗确诊病例,创下单日历史新高纪录,也充分显现砂灾管会的抗疫策略也已经彻底失败,也意味着越来越多的学生和教师会受到感染风险。 也是砂行动党宣传秘书的刘强燕表示,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原本在上星期三(4月14日)要向教育部要求批准暂时关闭疫情严重的诗巫及民都鲁的学校,岂料时隔一天后却要诗巫及民都鲁省灾难管理委员会自行与各省教育局及卫生局讨论,而时至今天也毫无进展。 “岂料昨日砂地方政府及房屋部长沈桂贤还继续称有关当局将“探讨”暂时关闭红区学校,以堵截冠病传染,我奉劝他不要睁着眼睛说瞎话!沈部长应该采取实际行动来应对实实在在摆在眼前的疫情失控问题而不是一直以“探讨” 二字来忽悠人民以掩盖所谓“造王者”的无能,无作为!”

诗巫7区新SOP引混淆 刘强燕:不伦不类且乱七八糟

为了阻止冠病的传播,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在诗巫7个区(zones)分别为苏功/拉达、曼迪斯、保由、武吉立麻、东山、市中心及中华路落实了新的条件行动管制令SOP。 对此,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表示这项仅针对诗巫7个区实施的新SOP “不伦不类,乱七八糟”。 “ 我从今早开始就不断接获来自四方八面民众的电话要求厘清这些新SOP的疑惑,甚至我本身也对一些SOP感到混乱。“ 刘强燕指出,根据官方公布的其中一项SOP,这七个区内的“必要行业”可以运作,前提是得先需获警方批准,她说既然是“必要行业”那为何还得多此一举去申请以获得警方的批准呢? “我接获许多这些受影响地区的饮食业者(饮食业属于必要行业)询问他们是否也需要申请准证才可以开门让顾客前来打包食物,我向有关当局再三询问后被告知不需要申请准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