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七月 6, 2020

更多新闻

氢气巴士进行全面维修而停驶许久 证明了氢气技术尚未可行,不稳定和不成熟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指出 ,砂拉越经济发展公司主席阿都阿兹昨日承认氢气巴士目前停驶是因为要全面进行维修工作已充分显示出氢气技术尚未可行,不稳定和不成熟。 杨薇讳说,砂经济发展局也承认,砂州没有本地氢气专业技术专家,必须完全依靠外国的技术人员来进行一切所需要关于氢气的维修问题。就如砂拉越目前所面对的情况,即砂经济发展局就必须以“乞丐式般”去转聘中国的技术人员前来解决问题。 她痛心的表示,尽管许多国家都选择放弃投资与不采用未被证明成功的氢气科技项目,可是砂拉越政盟政府一意孤行耗费千万令吉砂拉越纳税人的钱来推行氢气巴士、建设氢气燃料补充站和生产厂等项目。 “遗憾的是,州政府已经花费了千万令吉来购买3辆氢气巴士,并建设了氢气燃料补充站和生产厂,但平民百姓却没有从中受惠,砂拉越主要城市所面对的基本公共交通设施问题仍未获解决。” 她进一步表示,氢气巴士于2019年8月开始进行试用式开跑,随后不到两个月,由于氢气生产厂和氢气补充站面对技术问题即刻被搁置,导致服务被暂停。 而在2020年1月氢气巴士再次重新启动,但不久又面对技术问题而被逼停运。

国盟本身就已经不稳定 阿邦佐谈何稳定政府?

砂民主行动党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江峰年表示,砂政盟没有资格去质疑希盟欲取回联邦政权的意图,因为这是在选举时人民所给予希盟的委托就是要希盟执政联邦。 砂民主行动党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江峰年今发文告对砂首席部长阿邦佐谈及稳定政府比谈论谁任相一事做出回应。 他表示,希盟正积极解决同盟政党成员之间的几个问题,这些问题都必须经由希盟内部达成共识才可以落实,而首相人选则是其中之一。除此之外,国家经济和人民福利等其他重要议题也是引起国内人民极高关注度的。奈何希盟将这些议题提出质疑时就会遭受多方打压,而前妇女部副部长杨巧双被警方传召一事就是一个显著的例子。 遗憾的是,砂首长未能意识到希盟欲取回联邦执政权的用意才是真正让一个国家走向稳定。马来西亚目前在国盟的领导下,人民看到慕尤丁在面对巫统、伊党和土团内部争夺权位时的无能为力,甚至需要委任多位巫统和伊党到国联公司当任要职才能暂缓目前的窘境。就算如今我们还在面对新冠肺炎的大前提下,巫统内部甚至公开呼吁进行闪电大选来向穆尤丁逼宫。试问,这样的领导层去治理国家的话,马来西亚怎么可能会趋向稳定? 他还说,种种慕尤丁的软弱迹象,让人民对如今的政府缺乏信心。联盟成员之间的关系松散,争吵不断正是政府不稳定的典型标志。这一点在5月18的一日过国会中得到了印证。从议席座位中可看出,如今的首相至多仅获113议员的支持。 他强调,如今希盟推荐沙菲益任相主要想的是如何提升东马在全国的政治地位,这无疑是东马的新希望。许多人都未曾想过东马人也有任相的一天。但希盟执政时期,人民已经看到了种种阻碍在消除中,甚至还看到了女性被任命为马来西亚联邦首席大法官,这是马来西亚历史上至今绝无仅有的。

商业执照管制行管令期间逾期受罚 疫情让收入减少还受罚款民众雪上加霜

管制令商业执照逾期仍受罚款,商家深感不满及无奈。 行动党美里社青团团长许溧根是接到多位商家投诉,指他们的商业执照在管制令期间逾期,由于管制令所有商店和政府部门一律没操作,因此他们都不能去更新,直至复原管制令所有领域包括政府部门正常运营后,商家们去更新时,都受到罚款。 许溧根继称,更新商家执照是25令吉,逾期罚款是12令吉50仙,因此管制令期间逾期商家执照的商家必须付还37令吉50仙。 他说,虽然37令吉50仙是小数目,但这显然不合理,因为毕竟当时是管制令期间,地方政府不应该向商家增收罚款。 “我促请市政局地方政府官员应该走入基层,聆听民声,多了解商家处境,而不是在此时刁难他们,包括以上的逾期罚款和标准作业程序等等的百般为难,官员应多关心商家最近所面对的问题,给予合理的协助,这是地方政府应该做的事。” 他说,商家们无法接受管制令期间商业执照逾期仍受罚款,商家在管制令时收入减少,生活费高,如今行情坏,大家生活非常辛苦。

联邦电费全国折扣50%唯独砂仅获得2% 陈国彬:这就是造王者的待遇?

联邦政府宣布全国所有家庭用户电费折扣将延长至12月31日,不过,张健仁的特别助理陈国彬质问砂政盟为何砂州仅享区区2%的折扣,不像西马半岛的家庭用户那样可以享至高达50%折扣? 陈国彬今日发文告表示,尽管砂州政府拥有自己的公用事业公司-砂能源公司(SEB),但毕竟有关延长家庭用户电费折扣举措也是属于政策一部分,理应让全国所有州属,包括东马沙巴和砂拉越都必须享有联邦政府的公平对待,而非只有西马半岛享有最大利益。 他指出,在基础上,联邦政府应该与砂州政府的砂能源公司共同合作,将有关援助措施扩大至砂州,这才是公平之举。这样一来,砂州人民就可以享有额外的电费折扣与回扣,而非仅受惠予西马的电费。 他补充,目前在砂拉越,隶属砂州政府的砂能源公司所提供的23%电费折扣,是基于联邦政府当时在经济振兴配套宣布之前以2%电费折扣为基础。 基于这是联邦政府的举措,陈国彬认为必须公平对待所有马来西亚人。同时,政府也承认有关电费措施的拨款资金是来自联邦政府倡议之一,即电力工业基金(KWIE) 他解释,在换政府之前,希盟政府的设定是在今年1月至6月,电力工业基金的资金额预计是逾15亿令吉,即该基金本身的2亿令吉储备金,以及来自发电成本转嫁机制(ICPT)和奖掖监管框架(IBR)的13亿6800万令吉。

执政后不务实却助长巫统的霸道风气 周长佑抨人联缺眼界与思维

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抨击砂人联党欠缺眼界和思维,尾随砂政盟轻视大马本是可以开创全新政治格局,继续朝向老路狂奔。 “砂政盟一再放弃自身是造王者的条件,原本可以让砂州获得更多权益及让砂人受惠的基础,如今却反倒指责在野的行动党,如此做法完全是本末倒置。” 周长佑指出,砂政盟选择拥抱国盟后门政府,与巫统、国阵重拾旧好,这次还搭配威胁我国多元种族与宗教和谐的伊党,砂政盟的领袖更是最先贬低东马人的任相建议,证明了砂政盟轻视东马地位的心态及行为。 “作为一名首长政治秘书只放眼自己眼前的利益,可见东马人任相对于砂政盟与人联而言是一幅镜子,将他们心不在东马的真面目彻底现形。 ” “砂首长不应该继续浪费纳税人的血汗钱聘请如此的政治秘书,毫无理性的人身攻击手段,每天只等着捡便宜胡乱发表似是而非的言论,尤其是人联党在国阵里执政半个世纪的政党,对砂人任相事宜只字未提过。” 周长佑揶揄,这就是人联党的素质,成天游手好闲且找人骂战视为正事,甚至不务正业的全砂“吵”透透,一再助长巫统霸道式的政治风气。

学习知识一个也不能少 利文国彬为特殊儿童康复中心 送上口罩洗手液

配合政府宣布学校分阶段复课,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与张健仁的特别助理陈国宾日前到访位于王长水路的特殊儿童康复中心(PDK Sentuhan Kasih Kuching),并送上口罩和消毒洗手液,让该中心的教职员和特殊学生使用。 该特殊儿童康复中心是向俞利文寻求协助,因此俞利文送上800片口罩及4瓶免洗消毒洗手液,予该中心的特殊儿童学生和职员。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表示,该特殊儿童康复中心的设立旨在为有需要的特殊学生提供康复服务,让他们学习一些独立的技能,以帮助他们融入社会。 由于该中心主要由志愿人士运作,因此特地为该中心送上一些防疫物资作为感谢他们的奉献和耐心教导特殊孩童。 他说,在希盟政府推行“零拒绝教育”政策下,目前有越来越多的孩童可以在政府学校的特殊教育班注册学习,有些甚至在放学后仍然前往该特殊中心接受进一步培训和相关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