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七月 16, 2019

更多新闻

海唇街流浪汉问题影响市容 陈方其促社会福利局关注

民主行动党浮罗岸区州议员黄庆伟的特别助理陈方其呼吁古晋社会福利局加以关注与处理位于海唇街(Main Bazaar)的流浪汉问题,因为夜宿街头流浪汉卫生的问题令人担忧,并且影响商家营业情况。 陈方其称,他是在今年三月接获民众投诉关于海唇街一带商业店五脚基,有一位流浪汉随意躺卧,在商店门前睡觉已有一段时间了,这个情况显得不雅观以及影响城市形象。 他在接获商家投诉后,就在前往海唇街视察并了解情况,也在当天反映给古晋社会福利局,但至今还没看到古晋社会福利局有所行动,流浪汉依然还躺卧在五脚基。 陈方其说,根据一商家透露,流浪汉以五脚基为家,苦了当地的商家,也影响商家的顾客来源,不敢前来消费。 他也说,每当顾客或路人经过,见到流浪汉躺卧在五脚基,就掉头就走,不然就绕过一边到别处去。遇到这种情况,商家只能感叹无奈。 此外,他也表示海唇街是一个坐落在城中最古老的街道,也是老古晋的中心,甚是古晋闻名的观光景区之一,很多本地与外地游客都喜欢到那里参观与摄影,但见到流浪汉躺卧在五脚基的情景会让游客们留下不好印象,甚至感到反感而却步。

心虚者把无根据罪名强加给行动党 刘强燕:脱马提问无关背叛

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指出,首相有关砂州脱马的谈话,引来人联党网络抢手及与伪民运挂钩的政党谩骂丶污蔑,且毫无根据的指控,并将罪名往行动党身上推,这是极可笑与幼稚的行为,证明了他们在这项课题上的“心虚”,惟恐真相及背後的目的被戮破。 她说,这仅是在国会中的其中一个提问,且之前也曾提过,目的是要让砂拉越人知晓现有的法律,以及参与争取砂拉越脱马的人士,他们的行动究竟会否抵触法令,这与背叛砂拉越完全扯不上关系! “人联党网络枪手与伪民运过敏的反应,唯一的理由是砂独的真相被戮破,无法再替背後的主子及所谓的本土政党,利用这个课题捞取廉价的政治资本,因此恼羞成怒,希望透过乱按罪名的手段,榨取残余的政治利益。” 她有理由相信,这批有心人士的做法还存有其他政治目的,例如制造更大的舆论及政治压力,迫使反贪局无暇调查砂拉越的“贪污大鳄”,藉此保护他们的主子。 “这些人士无论大小事都刻意针对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甚至将卖砂的罪名按在火箭身上,他们的目的众人皆知,就是替所谓的本土政党在来届州选举中,捞取更多的政治筹码。” “有关人士口口声声,重覆咒骂砂拉越民主行动党卖砂,这是最幼稚的政治谎言与污蔑。希盟政府至今才执政1年余的时间就把卖砂的罪名在没有根据的情况下强加在行动党的身上,这举动其实是想要让人民忘记砂拉越其实从1970年开始就由砂国阵/GPS联手巫统剥削至今。

殊教育班科艺室工程建竣 行动党今移交钥匙予民达华小学

希盟执政联邦政府后,积极透过拨款改善学校的软硬体设施,包括特殊班的学习环境。 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古晋区国会议员俞利文与前实旦宾区国会议员陈国彬今日出席民达华政府小学一项特殊教育班科艺室钥匙移交仪式。 这项耗资4万3497令吉的科艺室提升工程,是透过国内贸易与消费人事务部副部长张健仁拨款下所争取到的。此工程是在去年12月展开,并于今年1月竣工。 “随着这个科艺室的落成,将让该校的37名特殊学生受惠,进而也让这些特殊的学生能学习生活技能如烹饪及裁缝等课程,他日出来社会就拥有这些的生活技能。 ”

黄庆伟抛砖引玉 为患病学妹捐款

为善不落人后!也是古晋中学校友的浮罗岸区州立法议员黄庆伟捐助1000令吉,作为田采霖学妹的医疗费用。黄庆伟于日前将捐款亲自送到田采霖的住所。 现年14岁的田采霖居住在峇都林当区老店,目前于古晋中学就读。她因为脊椎侧弯,急需募款1万8000令吉的医药费,以赴中国广州“龙脊康骨专科”接受物理治疗并量身订制德国施罗斯GBW脊椎侧弯支具,让其脊椎侧弯情况受到控制且康復。 由于田采霖双亲都是打工族,收入不多只足以一家人餬口,但要马上掏出一笔1万8000令吉医疗费,对其家人而言是雪上加霜。 田采霖的母亲日前向马来西亚善心组织古晋理事提出求助,并在善心组织的协助号召下,捐款陆续而来。 在古晋,为田采霖进行物理医疗,和安排她赴广州接受进一步物理医疗和量身订制脊椎侧弯支具的骨伤科护理中心已确定,同时,田采霖将于6月13日飞往中国广州。不过,其医疗费必须在6月8日之前缴清。 有意捐款给采霖的善心人士,可将善款汇入其母亲房孜娜(Piong...

以联邦拨款为民谋福利 黄庆伟走访万福路平民房

民主行动党浮罗岸区州议员黄庆伟律师今日前往万福路平民房,拜访当地的选民。此次拜访是以联邦政府的拨款为人民谋福利。 黄庆伟表示,唯有走到基层人民, 实际协助人民才能体会人民的需要。 他强调,“希盟当政府,会以实际行动证明基层人民的需要不会被忽略”。

掌握多种语言是优势 杨薇讳:偏袒式教育政策应被改进

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指出,马来西亚的教育政策是多元体系,任何偏袒或特定族群而设立的教育制度都应该逐步被探讨与改进。 杨薇讳是针对教育部长马智礼的言论,即如果土著不再因不谙中文而失去工作机会,再来谈论废除大学预科班固打制的言论而引来非议,如此做出看法。 她举例,就如独中教育也没有限定给华人子弟就读,反之,不管你是什么族群,只要自己有意接受独中教育,独中都无任欢迎。 她表示,职场上有不同的求职需要和要求,所以一个人如果能够掌握多种语文能力,肯定是占优势的条件,因此,我们处于一个多元国家的体系,不应该特别去保护一个族群的特权。 “作为政府应该鼓励人民学习多种语言,而不是限制他们的掌握语文能力。” 更何况,她强调,沙特阿拉伯国家已将华语列入学校教育课程,以让该国的人民掌握使用华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