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五月 26, 2020

更多新闻

游子返砂 检测报告未出 未满14天就回家 黄培根批砂政府太草率

砂行动党署理主席黄培根州议员认为,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处理西马回乡的学子及游子们安全回家的安全举措,做得不足与太草率。 他称,他们得到的可靠消息显示,这些回乡的人士虽然被安排在酒店暂时居住,可是这些人在卫生部的检验后,没有等报告出来就被“赶回家”。 “这样的隔离只是象徵性罢了,没有任何的实际效果,是做戏还是什么?” 他续称,按照新闻报导,要从西马、沙巴和纳闽回乡的学子人数,就有8千116人,政府早前宣布所有回到砂拉越的学生,都必须经过14天的隔离才能回家。 他说,第一批回乡的是被安排在酒店隔离14天才回家,可是后来的几批,就只象征性的被隔离一两天,替他们做冠病测验后就让他们回家,而且他们在酒店是被安排两人同宿一房,而不是真正的各自隔离,让人们猜疑州政府对抗疫的决心。 黄培根表明不了解为何州政府要改变政策,并表明如果要隔离,就必须各自隔离才能减低传染的风险。

与被人民唾弃的巫伊联手 陈国彬:砂政盟吃回头草

砂行动党实旦宾支部宣传秘书陈国彬抨击砂政盟(GPS)联手巫统及伊斯兰党组成国盟并不是以砂拉越的利益作为优先考量,反之是为了GPS自身作为考量,同时,也让砂政盟光明正大的重新走回国阵巫统的怀抱。 他表示,在国盟夺权之前,身为造王者的砂政盟拥有可以让砂拉越带来更好利益的皇牌,然而,砂政盟在当时却以入阁为主要出发点去作为谈判条件,而最终砂政盟选择在国盟没有给予任何对砂拉越有利的条件下支持国盟而唾弃由人民选出来的希望联盟。 而砂政盟的加盟,也象征着马来西亚走回了之前由贪污以及滥权的国阵巫统治理的时代,他说,玩弄种族与宗教极端的巫统的回归,再加上了以宗教极端主义的伊斯兰党,将使马来西亚的宪法和砂拉越社会结构的世俗主义造成威胁。 “砂政盟身为可以改变国家命运的造王者,但是他们却没有为了砂拉越的利益着想,反而去支持玩弄宗教与种族极端的巫统,而伊斯兰党的开明派在加入了诚信党之后,与巫统联盟的伊斯兰党也是只剩下宗教极端主义者,砂政盟支持了这些以极端为首的国盟,实实在在的是威胁了马来西亚的宪法,同时也威胁了砂拉越社会结构的世俗主义。” 也是前实旦宾区国会议员的陈国彬指出,砂政盟根本就没有替砂拉越人作出一个最好的选择,他质问,难道砂政盟忘了涉及1亿8千万的砂拉越太阳能贪污事件?若巫统真的是为了砂拉越着想的话,那么这项贪污舞弊的丑闻就不会发生,同时换个角度想的话,这笔被贪污的1亿8千万如果是用来提升砂拉越的话,那么受惠的将会是人民。 随着砂政盟支持巫伊联手执政联邦,陈国彬预计接下来将会有更多正在被提控,涉及贪污被控的人士将会“无罪释放”,就好比纳吉的继子一般,只要把部分款项归还政府,就可以逐一撤销控状。

医院停车位严重不足 许溧根促病患善用电召车

美里医院在调整专科诊所门诊部病黎赴约看诊的条规与程序后,并鼓励病黎使用电召车服务,减低医院停车位不足问题。 美里医院访客委员会主席许溧根表示,医院在实施“新常态”运作程序下,病黎在预约前半小时才能进入专科诊所,等候区空间将是个挑战。 “一些病黎都会提前到医院,为了寻找停车位子,这些早过于半小时到的病黎,必须在专科诊所外等候,院方担心没有足够的等候区。” 他说,病黎或许会感到不舒适及不便,但是在现今的新常态条规运作下,院方需执行这个程序,确保双方的健康安全能够受到保障。 许溧根表示,这是因为毒病疫情,保持社交距离减低病毒传播的风险成为新常态,因此美里医院才改善处理医院专科诊所的门诊病黎。 无论如何,美里医院将会设法探讨各种解决方案,来容纳尽有可能增加的病患,一旦有新措施的变动,院方将会不断向更新通告。

被美国科学公司排除在外 俞利文冀政府敦促生产方重新检讨相关决定

美国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与印度和巴基斯坦的5家药厂达成协议,授权美国以外的127个国家生产“瑞德西韦(Remdesivir)”。惟,马来西亚却被吉利德科学公司排除在外,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对此感到遗憾。 除了马来西亚,其他被排除在外的东盟国家也包括新加坡和汶莱。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表示,这意味着我国人民届时将无法享有津贴价格,而需以全额价格购买该公司的瑞德西韦药物,尤其是瑞德西韦在将来会被用作医治冠病的全球护理标准。 他说,虽然有关药物在4月23日的首次试验报告中并未显示出对冠病患者有着明显益处,但在随后的试验则显示出令人期盼的结果,包括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于4月29日试验报告显示,较于其他只使用安慰剂的类似患者,有接受瑞德西韦药物治疗的患者取得更快康复。 “根据初步结果显示,接受瑞德西韦的患者的康复时间,比接受安慰剂的患者快31%。具体而言,接受瑞德西韦的康复期为11天,而安慰剂则要15天;此外,接受瑞德西韦治疗的死亡率是8.0%,安慰剂则是11.6%。” 俞利文指出,马来西亚作为世卫组织发起“团结”试验(SOLIDARITY...

店内用餐比走廊用餐更不卫生 许溧根促政府重新检讨 咖啡店业者走廊摆桌问题

砂地方政府应慎重再检讨咖啡店走廊不准摆放桌椅的措施。 行动党美里社青团团长许溧根指出,在过去接获许多咖啡店业者来电反映对此项政策不合理,而他本人在走访数间咖啡店巡视察觉,店内用餐相比在走廊用餐更不卫生。 “在店里面对油烟问题外,主要是店内空间窄小,空气不流通,感觉闷热,因此有理由相信如果病毒传播,在店内速度肯定比走廊来的更快。” 许溧根于今日针对咖啡店走廊不准摆放桌椅发文告表示,只要业者遵从标准作业程序,在走廊摆放桌子保持至少2公尺距离,因此认为地方政府应该给予通融,毕竟业者都已缴付每月15令吉费用。 此外,许溧根提醒烟民,卫生局在现阶段奔波劳命应对新冠肺炎毒病的非常时期,因此取缔烟民行动减少,但不代表咖啡店允许民众吸烟,他劝阻烟民勿以身试法,驾凌在法律至上,被取缔才来后悔。

投身国盟砂政盟撕下伪装 鼓吹本土情节以砂利益优先只是一场戏

上议员林思健指出,砂政盟自行宣布自己是身为后门政府国盟的一分子,这证明这个在509后不断以砂拉越与砂人权益伪装的阵营如今已经是赤裸裸的违背民意与民主精神,出卖砂和砂人的权益。 他表示,砂政盟从早前就联合如今成为国盟一分子的巫伊推翻希盟在国会提呈恢复东西马同等伙伴的大马协议修宪,及近来以20亿令吉私下解决原本高调要通过法庭证明砂拉越权益的与国油诉讼案,显示出他们的从未改变一直以来没有维护砂整体权益的本质。 “如今他们就是国盟政府的内阁成员,因此,根本不需要在争议和辩解他们的定位,他们就是沦为与国盟这违背民意的后门政府同流合污的阵营。” 林思健说,这个阵营在希望联盟执政时急急忙忙的退出国阵,鼓吹并炒作本土情意结憎恨西马,可是如今却已经投身以西马为主干,甚至更可悲的与极端的伊斯兰党狼狈为奸,也急着表达他们的效忠。 “他们当然会指说行动党也曾经与伊斯兰党合作,人们应该记得一个事实,当行动党以往与伊斯兰党合作时,是当时开明的伊斯兰党领袖,包括现在的所有诚信党的领袖仍然在该党,这已经是与现在的伊斯兰党截然不同的时空背景。” 他表示,这些伊斯兰党的前领袖就是因为不认同党中的保守派要采取的神权与极端宗教路线,而最终选择退出,并且由前国防部长末沙布成立诚信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