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九月 28, 2020

更多新闻

29亿令吉已划入砂财预算案 林财耀促政府交代与国油的协议

诗巫国会议员林财耀指州政府必须交代和国油背后的协议以作为换取5%石油产品销售税的代价。 林财耀说州政府向国油收取销售税当儿,是否也意味国油在石油发展法令下的合法性。另外这29. 5亿的石油产品销售税州政府将如何应用,以确保砂州人民真正受惠。 林财耀强调以2020年砂州财政预算案里,这笔收入去年已经规划在2020年收入里,但是那时候新冠肺炎还没有爆发,这笔收入只是用在普通营运和发展开销。现在许多老百姓经济上都受到新冠肺炎的影响,这笔收入是否可以更直接广泛的协助人民,不忘记中小企业现在面对的困境。 林财耀表示人民希望看到的是政府财政收入的富足是可以让人民感受到的,不是一连串的白象计划,最后州资源只到利益相关朋党的口袋。 林财耀认为州政府必须在来临的州议会,把和国油协商内容在州议会里得到州议会的辩论和通过。让整个协商内容透明化,不让1976年石油发展法令的事重演,出卖砂人民的利益。

石油税收应惠及更多人 林宝龙促公开透明化

阿邦佐日前声明砂拉越国际学校的本地学生将从国油所付的销售税中受益。 在声明中他表示这符合州政府设立国际学校的目标,以允许来自农村或城市的砂拉越人可以接受拥有国际水准的教育。 为此,行动党西连支部代主席林宝龙今日发文告提醒阿邦佐即来自农村和城市地区的B40家庭的大多数小孩都在国立学校就读。 “这笔钱不应只用在砂拉越国际学校就读的学生,毕竟很多孩子还因为交通困难挣扎着前往政府学校上课。” 因此,砂政府应该讲这笔钱用用来维修已经困扰砂拉越多年的破旧学校,尤其是郊区,以便这些师生能在更舒适环境下上课。 他说,诚如阿邦佐所言,在国际学校就读的砂拉越学子将获益,但具体指向哪些国际学校呢?毕竟砂政府所计划的五所国际学校还得等到2023年才落实。

于石角设立流动服务柜台 张健仁走访石角新市镇

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今日连同其特别助理周宛诗与行动党党员前往走访石角新市镇(MJC)的饮食中心和商店,派送口罩及纸巾,并与商家和民众交流问好。 随后,张健仁到各地区登门拜访民众,与他们寒暄聊天,聆听他们的心声与问题,且会尽力给予协助。他也为一些家庭送上月饼和佳节祝福。 行动党服务团队亦在石角新市镇的饮食中心设立流动服务柜台,为民众提供各项咨询与援助。

一再攻击行动党了无新意 陈方其批人联党只为转移视线

砂行动党古晋社青团团长陈方其表示人联党指责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的言论犹如陈词滥调了无新意,他是针对人联党巴都林当支部日前抨击行动党秘书长打压砂拉越的言论而做出回应。 他说,希盟拨款四千万令吉到拉曼校友会协助拉曼发展在人联眼里沦为打压,这简直是谬论。但如今,全国人民看到的是人联伙同砂政盟友党紧抱巫伊联盟的结果就是多所希盟批下的华校迁校项目被搁置和华校2020年拨款仍无下文。 “反观希盟执政期间,各源流学校的拨款倍增,在短短的两年内增加了两倍,同时独中更是历史性的获得了联邦拨款,相比起国盟政府提议要关闭各源流学校,打压的言论根本就不存在。” 他也说到,如今人联党在内的砂政盟以造王者的身份拱着巫伊联盟入主布城执政联邦,联邦所拨款给拉大的钱倒是落回马华政党手里,而学生的助学金却没了。这就是人联党所谓的扶持拉曼,但这到底是扶持拉曼又或是壮大马华党库只有人联党以及马华知道。 打压砂拉越一说更是不知从何说起。砂政盟(前砂国阵)连同国阵自肥让砂拉越沦为全国几个拨款最低的州属之一的时候,人联不敢吭声更不敢争取,而希盟执政22个月,中央对砂拉越的拨款比之国阵增长了40%,一举跃居全国中央拨款第二多,却在人联党眼里沦为打压,这简直是莫名其妙。 他表示,在希盟执政的22个月里做到了人联党几十年来做不到的事情,其中包括了逐步打破砂拉越的垄断政策,其中就包括了白糖垄断政策以及统一砂拉越加帛油价;不仅如此,希盟还在执政后的短短几个月内就在国会提呈修宪将砂沙三邦之一的地位恢复,但砂政盟却二度出卖砂拉越拒绝支持,导致修宪胎死腹中。

砂汶对国外入境隔离要求严格 砂拉越客工进退两难

由于砂拉越和汶莱政府对于国外入境的防疫隔离的要求严厉,导致在该国工作的近千名砂人陷入两难,他们也担心返回砂后难以重返工作岗位,中央和砂政府需要不忽略与该国政府的交涉。 砂希盟兼行动党秘书林思健上议员在国会上议院促请政府关注这问题,过后他也与我国外交部副部长拿督卡马鲁丁见面,后者告知他政府正与汶莱政府商讨是否要开放边境,以及缩短隔离期,以方便往返两国工作人民。 林思健建议,两国政府在这方面可以在以防疫大局为考量下,采取较为弹性的政策,在间中取得平衡点。当然我国政府及外交部尊重该国的主权与决定。 他说,政府也掌握每天往返砂拉越和汶莱工作人民的数据,但两国迄今仍未针对松绑边境防疫课题达致共识。 林思健在上议院为许多尤其是美里和北砂一带砂拉越儿女发声,他知道有近千人持有汶莱工作准证在邻国就业。甚至美里的经济也因为关卡的关闭而一落千丈,各行各业深受打击。 过去他们很多时候是因为距离较近的关系,加上在正常的通关下关卡是从清晨6时开放至凌晨12时,而许多工作人士会选择当日往返,除了车程较远,需要更早启程,其他与一般上班族没有差异。

为领金卡频现人潮 人联受促勿为捞选票忽视民众健康

张健仁的特别助理陈国彬呼吁人联党寻求更加有效的发放肯雅兰金卡方式或管道,让年长者避开人潮领取金卡,免于感染病毒风险。 陈国彬今日发文告指出,在目前非常时期,年长者属于高风险感染群体,他们很多是行动不便,甚至没有交通代步,难以亲自上门领取肯雅兰金卡。 他披露,目前可以领取金卡的方式,是在接获当局来电告知后,方才前去人联党的流动柜台或是指定地点领取金卡。 陈国彬建议,既然当局会致电通知领取金卡,为何不询问年长者的住址,然后将金卡邮寄予他们,让他们在家坐等金卡寄到。 他指出,身为子女难免担心年迈父母需要到人潮聚集的柜台排队领取金卡,既然连信用卡也可以用邮寄方式寄至,那为何肯雅兰金卡却不能呢? 因此,他促请人联党勿趁机将肯雅兰金卡作为捞取选票的政治目的,而漠视这些年长者的健康与安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