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八月 8, 2020

更多新闻

农民无辜收罚单 黄拔明协助备案

民主行动党泗里街支部发言人黄拔明针对郑姓农民无故遭交警开罚单一事,呼吁警方以公正方式处理举报案件,设立特别委员会对涉及此案的交警展开调查。 根据案件投报人郑氏引述事发过程时披露,他于昨早七时许途经沐鲁都坡大路时,发现一辆迎面而过的警车随后回转,并一路尾随他进入沐鲁都坡支路(德建路)。 郑氏指出,行驶约半公里时,警车突然朝他鸣笛,他立刻停车并下车了解情况。 “两名交警下车便绕着货卡打转之后,以车子超载和车牌肮脏为由告知我犯错,并且要跟我商量怎样解决。随后两名交警便开了2张罚单予我,但是罚单上所注明的犯错理由为运载危险物品/不整齐,以及车牌肮脏/花俏。” 蔬菜瓜类是危险物品? 郑氏忿忿不平的说,货卡上所运载的麻袋里面全是蔬菜瓜类,为何被指超载或危险物品?而且货卡车牌号码也是显而易见,何来肮脏之说?

俞利文与MyKasih基金会联手 20贫困户在食物援助计划下受惠

在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和MyKasih基金会共同配合下,古晋市国会选区共有20户贫困和弱势家庭在MyKasih食物援助计划下受惠。 俞利文昨日与张健仁的特别助理陈国彬、古晋社青团团长陈莹颖及数名助理,亲自率领其中8名在MyKasih食物援助计划下的受惠人士前往本地某超市购买必需品。 此外,古晋市国会选区服务团队也协助载送一些没有交通设备的受惠者前去超市,并帮他们选购必需品。 为了方便购物,MyKasih基金会已在受惠者的身份证进行充值,并于指定的超市购买必需品,包括饼乾丶面粉丶米丶面包丶鸡蛋丶调味料丶饮料及食用油等。 俞利文说,MyKasih是一个非政府组织,援助贫困家庭是它其中一项主要的宗旨,上述食物援助计划经在全国各地进行。

人联党背叛人民一骗再骗 杨薇讳点爆人联8大罪

砂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抨击人联党,执政数十年一再欺骗和背叛人民,出卖砂拉越的权益,还试图把人民当傻子,以不同说词把种种做法合理化。 她提醒人联党的二线领袖,特别是符祥威和陈开,不要一味的博取廉价宣传,出言批评他人之前应先照照镜子,这数十年来,人联党到底为人民做了什么?兑现了多少诺言? 她强调,人联党喜欢支持背叛人民委托的人,这是人联党自家的事,这也是人联党一直以来的路线。 "我是不会支持背叛人民委托的人士。这更不是行动党的政治理念和路线。" 她说,众所周知,早期的人联党原是反对党,在70年代加入国阵,自此,就与国阵助纣为虐,联手出卖砂拉越的权益,包括: 70年代人联的背叛

三马拉汉租屋卫生状况糟糕 陈祥智吁相关单位速整治

抗击新冠肺炎,从你我他开始!除了配合政府指示必须遵守标准防疫措施外,每个人都应该学会保持居家环境和公共场所的卫生,尤其将用过的口罩收好丢进垃圾桶里,切勿随便乱丢而成为病毒传播。 古晋社青团秘书陈祥智发今日文告表示,他日前走访三马拉汉(砂玛英达)组屋区时发现当地卫生状况令人堪忧,有关负责部门应该加强监督管理,提高居民的公民素质,共同营造健康生活的宜居空间。 他说,许多组屋的楼梯转角处都堆满杂物,万一发生火警事件就构成安全上的隐患。 此外,组屋许多楼梯也十分肮脏,到处都是猫粪,甚至看到一只剩下半边的死老鼠,而停车场地上随处可见口罩,看了令人担忧不已。 因此,陈祥智促请有关方面,包括三马拉汉议会和卫生部门,尽速派人前往排查整治工作,若楼梯间的杂物是废弃物应当赶快处理,将周围打扫干净。 同时,他也要求议会当局派人将组屋四周的野草修剪整齐,为该处居民一个舒适清洁的生活环境。

砂行动党严厉谴责国盟 政治迫害铲除异己

林思健上议员以砂行动党秘书的身份给予党中央的秘书长最大力的声援,明显的这是政治的手段与迫害,他高度谴责这样的手段。 他相信,治罪与否,是某方面的另一个目的,目前最明显的目的是达致敌对阵营政治上的筹码,试图让希盟方面军心大乱,以便能够增加他们继续执政的优势。 一般社会上的人士,即使是不认同行动党路线者都会有一个清晰的判断,也知道这结果是林冠英为一场政治搏斗的牺牲品,毕竟枪打出头鸟。 林思健说,过去已经证明没有任何的证据显示,也没有人赃并获,他相信司法程序若是公正进行,秘书长肯定可以讨回一个清白。 “整个调查过程,包括过去林冠英已经遭受马拉松式一天可长达整8个小时,一周内三次的到反贪委员会录取口供约21小时,这基本上已经看出有关当局在法律方面对案件的没有掌握一个强而有力的基础。” 他解释,若是为一宗很强基础的案件,在展开调查后,有关执法机关有权力搜证,这样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将林冠英控上法庭,可是他们却用这种折腾的方式让他疲惫,制造社会的舆论,打击他清廉的形象。

老街逃不过路牌中文字被消厄运 砂政府需正视砂拉越特有文化

砂行动党青草路支部筹备主席陈国彬促砂地方政府及房屋部长拿督斯里沈桂贤把现有的海唇街路牌(Jalan Main Bazzar)改为双语路牌,在路牌上加上华语路名。 陈国彬是在今早走访海唇街一带时,接获民众的反映关于海唇街的路牌只有马来文字,没有华文字,路牌没有双语。 陈国彬说,在砂拉越的发展史上,海唇街是不能被遗忘的,因为海唇街是古晋最古老的一条街,不仅如此,海唇街对于华族在来说更是有着重大的意义。在以华人为主的街道上,海唇街的街道大多保留浓厚的华人建筑特色,阁楼式的瓦砖屋,是历史的见证。 他也说,我国是个多元种族和文化和谐的国家。同时,路牌拥有双语也是砂拉越多元文化的一种特色。不仅展现出砂拉越的多元色彩,拥有多种语言文字路牌也是反映砂拉越作为一个多元文化,多元族群社区的特征。 砂政府为何使用单一文字来取代原有两种文字既是马来文与中文字幕的路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