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一月 21, 2021

更多新闻

饱受水患影响生活拮据 砂行动党为贫困家庭提供食粮救济

为确保弱势群体得以三餐温饱,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为饱受水灾影响且生活拮据的贫困家庭提供食粮救济,以协助他们度过眼前的生活难关。 俞利文表示,上周连续几天豪雨导致古晋市多个地区成了水患灾区,许多贫苦家庭不仅面对严重财物损失,生活上也出现拮据,有的家庭甚至连一日三餐都成问题。 “水患给灾黎们带来极大的财务损失和日常影响,尤其家居、寝具、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等电器全都被水浸坏。此外,他们的生活拮据,没有多余的钱购买食物,甚至挨饿。” 与此同时,有的灾黎也因为受到水患影响,无法外出工作,特别是那些从事日薪工作人士,不但没了收入还要面对断粮窘境。 鉴此,俞利文与张健仁的特别陈国彬在过去几天走访选区上的灾区,包括万福路平民房、跑马场路的甘榜、甘榜诏安等,为家境穷苦的灾黎送上食粮援助。

紧急状态首相集权 周长佑:国家开启独裁模式

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表示,随着国家进入紧急状态,使得权力集中在首相一人身上,这几乎等于开启我国的独裁政权的模式。 他说,在疫情非常时期,我国因为国盟政府的治国无能,以及慕尤丁首相地位已经失去多数国会议员支持下回天乏术陷入政治末路。如今,内阁滥用紧急状态的建议导致国会被停摆,慕尤丁一人可以我行我素,这与独裁政权模式没什么两样。 “砂政盟此时默不作声更是让砂人深感失望及不满,国家今天的乱象,这个出卖民意的砂政盟就是罪魁祸首之一。” 周长佑指出,国际社会对于我国国会停摆,进而失去制衡政府功能的紧急状态出现担忧,明显看出这个步骤具有政治动机,更让大马丢尽国家颜面,相信这也将记载成为我国的历史当中。 实际上,慕尤丁政府在要求紧急状态前已经垮台,其所谓的内阁试图透过这样毫无法律基础及正当性的行动来维护本身的政权,对于国际而言,这是我国十分丢脸的做法。 “这样的举止肯定冲击国家经济,包括吓跑对未来可预见前景失去信心的外来投资者,特别时今天宣布行管令,明天则进入紧急状态。如今这个国家就等于没有执政党在掌权,而是一个人的政府。”

考试诚可贵生命价更高 刘强燕吁砂灾委 拟定方案减低应考生染疫风险

刘强燕国会议员表示,她认同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宣布了砂州内小学1至6年级包括学前教育的学生,中学1至4年级的学生,砂拉越技职学院2020年度大马技职文凭(SVM)以及大马技职证书(DVM)第二学期的学生从本月20日开始改为居家上课(Home-based Learning)。 但是这其中还存有另一项隐忧,那就是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的措施下,砂拉越州内凡是参加2020及2021年度重大考试,即:大马教育文凭(SPM)、大马技职文凭(SVM)、大马技术文凭(SKM)、大马高等学校文凭(STPM)、大马高级宗教文凭(STAM)以及大马技职证书(DVM)考试,以同等级及国际考试的学生,依然需要到学校上课。 ” 我们可以看到,诗巫圣伊丽莎白中学随着之前一名教职员确诊后,另一名教职员也在较后确诊,这已经明确证明校园也都会有病毒感染连存在的机率和风险,因此家长们的担忧不是没有理由的。” 她说,针对这一项隐忧她也接获一位应考生要求帮忙签署他们在网上发起的一项诉求行动,即他们不同意在这段冠状病毒泛滥期间冒着生命的危险返回学校上课,可见不只学生家长,学生本身也对自身的安危感到提心吊胆。 也是砂行动党宣传秘书的刘强燕说,她明白这些公共考试对学生都很重要,她也了解不是所有地区都适合上网课,尤其是缺乏宽频网络信号覆盖的郊外地区。因此她也建议砂灾管会或许可以考虑只让那些疫情轻微,且没有网络信号覆盖地区的应考生们回校上课。但前提是,砂灾管会必须要清楚列出一套明确的返校上课的标准作业程序(SOP),比如说一间课室的学生人数必须受到限制,以避免万一班上出现确诊病例导致太多的学生需要被隔离而无法出席考试的局面发生,这至少可以把负面的影响减至最少。

想有效阻断新冠给眼疫情 俞利文吁卫生部提高检测效率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认为,卫生部应该提高新冠病毒的检测能力与效率,尤其是在目前行管令期间,当局若真的要阻断我国当前病毒感染暴增,是不能减少对感染群及近距离接触者的检测工作。 俞利文说,卫生部日前发出新通令,即检测的样本数量取决曝露于感染群的人数,同时只对出现冠病症状的近距离接触者进行检测。 然而,他对于卫生部所采取的新措施存有强烈疑虑,因为当局此举不仅会人为上的减少确诊数据,也让那些可能有症状甚至无症状,但却具有传染病毒风险的人,存在一种虚假的安全感。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表示,目前我国新冠病毒检测阳性率为8.2%,而专家建议最好是低于5%。为此,政府当务之急是需要增加检测能力,而不是减少检测。 据了解,卫生部的最新通令是于1月14日生效,需要检测的样本数量取决曝露于感染群的人数;若低于50人,20个样本就足够;若超过50人,则需要30个样本或10%,视何者为低。 根据该通令,如果他们之中有人出现症状,则需隔离并接受检测。假设该名人士确诊,这些集体隔离的人士需在他确诊的那天起再隔离10天。尽管如此,他们不必在第10天接受冠病检测。

消防部队缺救援艇 阿都阿兹吁政府应优先解决配备问题

砂行动党峇都吉当支部主席阿都阿兹表示古晋消防局急需更多消防救援船以疏散水灾灾民灾民。 他于昨日造访许多地点巡视水患灾情。距离他最后一站造访德莎威拉重新安置计划住宅区时,他注意到适逢消防员在疏散灾民,但是后勤物资的匮乏使得古晋消防员未能更有效地疏散该地灾民。消防局只出动一艘消防救援艇来疏散那些灾民。遇到灾情时残疾人士,老人和妇孺应首要被疏散。但有些人不得以背着自己的年迈父母带走超过一公里路,才将年迈父母从受灾地区解救出来。 根据灾民透露,她等待好几个小时,才盼来消防员疏散自己的孩子。德莎威拉水位涨近两英尺,他们别无选择,只能通过步行将孩子带离灾区。 他质疑,为何砂拉越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但在德莎威重新安置计划住宅区救灾时只有一艘救援艇。尽管数日前在西马半岛水患救灾时发完全是不同的画面。西马的消防局似乎都配备了足够数量的救援艇。这与目前古晋的救援情况是完全相反的。为何砂拉越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呢?即便砂盟支持了国盟政府,仍受到不公平的待遇? 他说,种种迹象证明无论如今的国盟或在砂拉越执政了57年的政府都未成优先考虑到这点。在自然灾害等危机时期,政府都需要确保所有后勤物资配备齐全且足够。每一个政府机构都由州政府或中央在监管着,因此政府不可能没有收到气象局的任何提前预警,但显然砂政府没有做好准备。

诗巫医院人力物资皆匮乏 砂行动党募捐凑集解医院之困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黄培根批评砂拉越州政府在处理诗巫疫情上疲塌怠慢、并要求州政府认真看待诗巫疫情,马上为诗巫医院以及治疗中心拨款。 “诗巫现在是全砂疫情最严重的地区,但是无论是人力还是物资都严重不足。而诗巫医院也被迫向人民募捐,而无论是联邦政府或是州政府都未为诗巫医院拨出紧急拨款。这难道就是砂州政府处理疫情重区的方式吗?” 砂州卫生局长钱仁兴昨日表示诗巫冠病病床使用率已高达79%,而目前已设有4个隔离以及低风险治疗中心。黄培根表示,诗巫无论是病床,人力,或是物资都严重不足,而州政府必须马上为诗巫医院拨款。 在星期一(1 月18日),柏拉旺州议员黄培根及武吉阿瑟州议员郑爱鸽将民众募捐的物资,如風扇、胶靴、温度计,血壓量度器等物資移交给诗巫医院,他也代表砂拉越行动党感谢善心人士以及团体的热心帮忙。 “我们很感激在这个艰难的时候仍有许多的善心人士以及团体愿意为诗巫医院以及人民做出贡献。但是人民募捐能做的终究有限,而政府必须履行他们的责任马上为诗巫医院拨款。” “抗疫所需的拨款不该经过无数个繁杂的程序,人民的性命以及安全不能等。州政府必须马上拿出并使用这笔拨款,而不是一再的拖拖拉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