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七月 16, 2019

更多新闻

美里蕴藏潜水观光潜能 陈长锋促妥善规划吸引访客

埔奕区州议员陈长锋表示,美里岸外有多个潜水胜地,且拥有丰富的海底资源,每年吸引许多外国潜水客闻名到访,若当局能妥善进行规划,并制定选择性的旅游配套,就能吸引国内外游客到访观光。 他指出,潜水活动在本地将渐渐掀起热潮,据他所知,美里海域设有超过30个个潜水点,当中美里实务的珊瑚礁国家公园是砂拉越最大的海洋公园之一,因拥有丰富的天然珊瑚礁景观,具吸引外国潜客抵达美里参与潜水活动。 他说,他获悉多数人都选择到沙巴考取潜水执照和进行潜水活动,犹如世界闻名的仙本那及西巴丹岛是潜水宝地,其实美里同样拥有丰富的天然资源,只是尚未获得正确和实际的推动。 陈长锋表示,由于美里实务的珊瑚礁国家公园长期受到非法拖网渔船的侵害,导致珊瑚礁受到一定程度的伤害,也让许多鱼种失去生育和寻找食量的温床而迁移,使潜水爱好者失去一个可观赏美丽的珊瑚礁及各种海底生物的景点。 陈长锋直言,其实美里拥有许多旅游景点却未能获得良好的推动与宣传,因此他希望砂旅游局与美里市政局能不断加强美里旅游的宣传工作,促使各行业可从中受惠,协助刺激和带动美里海上旅游事业发展。

时钟塔故障影响游客观光印象 陈方其促当局速派人维修

民主行动党浮罗岸选区服务团队接获浮罗岸消拯局一带商家投诉,指大白猫旁的时钟塔已出现故障有一段时间,时钟塔时间停留在8点5分。 民主行动党浮罗岸区州议员黄庆伟的特别助理陈方其接获投诉后前去视察,经了解后该时钟塔自故障至今未见当局派人维修。 商家向他透露,外地游客也纷纷向商家询问为何时钟塔的时间一直停留在8点5分,这情况让商家感到尴尬,不知如何回答是好。 陈方其说,浮罗岸大白猫是外地游客必游景点,因此他已把这个问题反映给有关当局,并呼吁当局多加关注,尽快将问题处理,确保时钟塔恢复正常操作,以免让外地来的游客留下不好印象。 他强调,市议会有义务关注管辖区内的旅游景点设施,确保旅游设施时刻处在最佳状态,避免沦为游客的笑柄。

联邦同意修宪 林思健:希盟政府展现诚意

上议员林思健表示,内阁同意修宪恢复砂沙州的地位,显示我国新政府上台不到一年已经积极落实这竞选承诺及对东马的诚意,这与砂政盟操弄区域性主义,为了捉住最后的救生浮木是截然不同的态度与行为。 他表示,新政府在上台后针对修宪的进程与工作没有怠慢,首相署部长拿督刘伟强去年11月由已经展现出诚意,当时也与来自在野党的砂州国会议员见面,希望修宪时能够达到包括来自在野阵线在内超过3分2国会议员的支持,而当时林思健也参与其中,并出席一项研讨会。  国会将在本月11日复会召开今年第一季的国会,一旦进行修宪,若没有获得砂在野国会议员的全力支持,是难以获得通过,而这是希望联盟政府展现最有诚意的第一步,最关键的是,这还不到一年就能够兑现! “一旦修宪通过,这肯定将写入我国的历史,可能一举的将1976年将砂沙贬低成为州的错误纠正,根据国会会议记录,1976年7月12日和13日,由当时首相敦胡仙翁提呈的一揽子联邦宪法修正,总共涉及48项修正,4名国会议员其中三名来自行动党,分别是林吉祥、范湘登和李霖泰,及社会正义党的国会议员陈志勤反对。” 也是砂希盟兼行动党秘书的林思健说,这修宪是历经大约43年后,因为我国出现改朝换代,才能够走到这一步,若是仍然是国阵掌权,这仍然一样的旧有思维统治下,恢复平等地位是微乎其微。 他说,砂州执政半个世纪的本土政党从来没有,也不敢提出,更不可能幻想有这么一天,希望联盟联邦政府则不断的在尝试努力透过实际行动让这个承诺有望兑现,包括技术委员会,内阁委员会,及针对1963年大马协议,都逐步并非常认真的进行探讨,并且海纳百川,与砂州政府展现最高的合作精神。

议员申报财产将有效杜绝贪污 刘强燕讥GPS只说不做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刘强燕国会议员强调,一旦首相敦马提出的“立法规定反对党议员须申报财产”的建议获得落实,马来西亚将拥有更完善的“廉洁政治体系”。 她认为,只有朝野的国会议员都申报个人及直系亲属的财产,才能有效的堵住一切可能透过政治管道进行贪污的行为,让“透明化”成为令我国骄傲的政治文化。 她说,国人应该紧记贪污腐败的前朝政府对国家所带来的严重破坏,并作为希盟政府坚强的后盾,确保立法强制性议员申报财产的政策早日实现。 刘强燕国会议员说,人民在509国会选举支持希盟,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是他们渴望拥有廉洁自律以及公正的政府,洗去马来西亚贪污国度的污名。 因此,希盟入主布城之后,即在政策中注入“透明化”的文化,包括工程采取公开的投标方式进行以及希盟国会议员与部长强制性申报财产等,这在国阵逾半个世纪执政时期只是天方夜谭而已。 在今年1月份,秉持希盟政府“拨款透明化”的原则,刘强燕国会议员公布了2018年南兰国会选区发展金拨款的对象与金额等细则。

GPS没投反对票 证明希盟修宪不是骗局

浮罗岸区州议员黄庆伟不解如果希盟政府所提呈的修宪法案是个骗局,那为什么GPS没有投反对票而是选择不投票呢?要知道,沙巴国会议员,包括反对党的议员(一个除外)都是支持该法案的。为什么仅仅是砂政党联盟,巫统和回教党的国会议员没有支持? 黄庆伟解释,因为GPS清楚知道,如果希盟政府将前朝国阵政府夺走的地位归还给砂沙两州,他们将会失去很重要的政治筹码,甚至是没有颜面去面对砂拉越人。 这也说明了,为了自己切身的政治利益,GPS宁愿牺牲砂拉越人的利益。 也为砂拉越行动党副主席的黄庆伟针对国会修宪闯关失败发表文告指出,砂首席部长阿邦佐哈里在今年的3月初是支持修宪恢复砂沙地位,但是当修宪法案于4月4日在国会提呈时却遭到GPS的反对,而在法案通过前的投票时,砂政党联盟的国会议员不反对也不支持该法案。这反反复复的立场是在玩弄政治手段,并且弃砂拉越利益而不顾。 黄庆伟也说,在法案二读时希盟修改了一些字眼,完全的依据1963年的宪法来修改。对此,砂首长政治秘书苏利群将之形容为是砂州人民施压所带来的成果,说成是一种胜利。既然如此,为什么GPS还是不支持该法案? 终归就底,GPS的立场就是毫无立场。一切皆以他们的政治利益为考量。

黄灵彪蝉联泗支部主席

民主行动党泗里街支部主席黄灵彪于该支部党员大会的致词: 施政/挑战509大选后已过了一年,希盟新政府面对诸多挑战,民主行动党作为新政府的一份子,当然面对挑战。 第一,大选前的承诺,时过一年,希盟政府执政后,承诺执行了多少。距离第15届大选还有4年时间,是否能兑现其他大选的承诺。 第二,国家财政面对一兆令吉的债务,在大选之前,根据当时的资讯,还以为只有7000多亿令吉的债务。新政策,许多计划及承诺可能不能夠在预定的时间或完成执行。 第三,种族与宗教敏感问题的挑战。改朝换代换了一个新马来西亚,虽然要执行各种族平等政策,但是却受到许多的阻力,尤其是马来人及回教徒,在巫统及伊斯兰党的煽动之下,土著觉得他们的特权被侵蚀。 我们要非常谨慎的处理各种族之间的敏感性,如过去在新经政策下,只有土著受惠,但是现在在新政府执政下,也让其他族群,尤其是贫穷及赤贫受惠。如在e-kasih注册下,让土著受惠外,其他种族也同样受惠。这样的政策之执行,让我们的友著认为,他们的特权被侵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