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5, 2021

沒有文章可显示

更多新闻

砂灾委和砂交通部应批准更多航班往返砂拉越 以便各航空控制成本效率降低票价

砂行动党宣传秘书暨南兰国会议员刘强燕呼吁砂灾难管理委员会(SDMC)和砂拉越交通部(MOTS)批准更多的航班飞往砂拉越,当中包括也增加农历新年的航班,以便各航空公司更好地管理成本效率并降低乘客票价,让因疫情被分离多时的游子们有能力回乡与家人团圆。 “尽管SDMC和MOTS已批准了从2021年12月4日至2022年1月5日,增加了每个星期飞往砂拉越的班机次数,即从223趟增加至307趟的班机次数,但是我上网查看后发现每天直飞(Direct flight)诗巫的班机除了有1至2趟机票价格较低之外,其余的还是相对的昂贵,尤其是多数是属于转飞(transit)航班,每趟单程甚至可以高达2000令吉左右。” 刘强燕国会议员也表示,目前被批准直飞往返吉隆坡/诗巫的班次根本不足够,即使当中有一至两趟航班机票相对便宜,但是受惠的乘客却有限,因为使用诗巫机场做为起飞终站的乘客不止来自诗巫,还包括了大量中区其它城镇如民丹莪、泗里街、加拿逸、加帛、如楼、丹绒马尼、实兰沟的乘客。 她也强调,诗巫往返吉隆坡的直飞航班不足,也为那些有急事往返西马半岛的中区同胞造成了极大的不便及困扰,若被迫乘搭转机航班,他们必须花上很长的时间才能抵达目的地。 “据我向航空公司了解,他们表示基于供求关系而SDMC诸多限制不愿批准更多航班而造成他们无法扩大供应以满足市场需求,导致阻碍了他们继续提供更低、和负担得起票价的能力,而并非如SDMC子虚乌有指责所称是航空公司不愿意降价!”

常年动用储备金填补财政赤字 砂政盟从未动脑筋解决经济隐忧

诗巫区国会议员林财耀表示,过去砂拉越政府的财政面对赤字时,州政府就会利用储备金来填补,好像一个没有后顾之忧的孩子,没钱了就去挖爸爸的钱包,自己根本没有动脑想办法解决经济隐忧。根据砂首长的报告,明年砂政府依然面对财政赤字。如果砂政府仍然没有稳固的替代收入,以现在的速度及方式来花费金钱在那些不切实际,天马行空的计划上,胡乱挥霍,3年后破产不是什么奇事。 林财耀表示,政府所推动的各项计划,必须具备带动全砂各领域经济成长的潜力及效果,才会产生实际上的经济效益,增加政府收入,继而稳固砂拉越政府的经济实力。人民也可以在政府有实际效益的经济大蓝图中看到前途及钱途,继而参与其中,一起建构砂拉越各领域的经济圈。 林财耀是针对砂拉越议员在报章上的发言,说砂政府拨款推动发展项目,与西马一些先进州属甚至可能面对预算赤字情况是无法相比的。该名议员也自大表示,砂拉越的成就与发展,引起联邦和反对党的嫉妒。 林财耀说砂政府推出高达106亿4600万令吉的2022年砂财政预算案,其中66亿令吉是发展用途,40亿4600万令吉是营运开销。但是,2022年砂拉越的总收入预计达100亿3600万令吉,而普通开销是106亿4600万令吉,所以2022年的财政赤字预计有6.1亿。 他表示,根据砂拉越财务状况报告,2015年砂拉越有394亿令吉储备金,2016年有393亿6000万令吉,2017年有300亿4000万令吉,2018有270亿9000万令吉,2019有239亿6000万令吉。阿邦佐于2017年接任砂首长,连续几年都出现财政赤字,砂拉越的储备金出现坐吃山空的状况令人担忧。可悲的是,砂首长并不关心砂拉越经济状况,继续做他的春秋大梦,发表不切实际的梦幻计划。

通货膨胀连锁反应猪肉三连涨蔬菜也起价 林财耀:贸消部长应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詩巫区国会议员林财耀说道,猪肉12月1日开始每公斤生猪起价1令吉,这是2020年11月至今的第3次起价;蔬菜12月开始也会涨价,这两项最重要的日常食物的起价,将会引起许多食物酝酿起价的连锁效应,尤其是饮食业及猪肉产品等。经过疫情重击洗礼的老百姓,收入减少甚至失业,此时日常重要食物再来起价,无疑是百上加斤的生活压力。 他表示,砂政盟GPS的贸消部部长亚历山大却在怪罪商家趁机起价,尤其佳节将至期间。其实百物涨价主要原因是运输费涨价,这也造成许多商品的原料起价,因而演变成通货膨胀的市场连锁反应。 他建议政府应该要有智慧来洞察事情的发生根本原因,采取有效的解决方案来缓和通货膨胀的速度与幅度。市场上百物涨价主要原因是运输费涨价,这也直接造成许多原料起价,并且起着连锁反应。政府应该针对根本问题来对症下药,缓和运输费的涨价,或推行暂时性的津贴方案。 他说,政府目前已经在实行油棕暴利税,明年还会向那些年赚一亿净利的公司提高征收“富人税”,他建议政府善用所收取的税收来进行针对性津贴,达到抑制百货上涨的问题。因为目前百物涨价是因为运输费用提高,所以政府应该利用税收来津贴运输费或津贴原料,而不该像GPS贸消部部长所说的那样,只一昧地怪罪商家起价,而不去了解通货膨胀的源头。 他说道,马币疲弱的原因,除了全球的经济因为疫情造成衰弱之外,马来西亚政治局势不稳定,政治青蛙文化造成3年换了3个首相的政局动荡,也让外资望而却步,这些都是目前的政府不可推卸的责任。

发展还需靠议员拨款 州政府存在有何意义?

詩巫区国会议员林财耀特别助理詹礼新律师揶揄道,如果地方发展是靠YB拨款,那州政府就不具备存在的意义了。丁永豪身为詩巫市议会主席,这番言论也推卸及否决了市议会的职责。丁主席请不要忘记,砂拉越发展最多的城市都是有行动党赢下的。 詹礼新是针对诗巫市议会主席丁永豪昨天在报章上所发表的言论—“市议会拨款有限,发展不能单靠市议会,只能通过选出人民代议士,才能为诗巫带来拨款和发展计划”的言论做出回应。 他表示,砂拉越政府几十年来长期执政,一直以来总是用打压在野党,惩罚在野党胜出的选区为惯例手段,那就是利用自己是执政政府的身份,断绝拨款给在野党议员,殊不知其实这就是公然在“惩罚”在野党胜出的选区选民。这是一个不民主的政府所干的事情,大家有目共睹其中的行政偏差与不公平手段。 詹礼新说,发展国家与城市是政府的必然责任,因为国家要均衡发展及进步,才可以避免出现贫穷州或落后州的不良局面。但遗憾的是,砂政盟却不知道砂拉越要集体进步,就要全面发展的大格局,而只是小心眼地往牛角尖看,看看哪些选区是自己砂政盟阵营的,就给他们拨款,如果不是砂政盟阵营的,就断绝拨款,惩罚选民及为难在野议员,打压是不民主的执政手段,也可以看出政府自称的“勤政爱民”,也不过只是照顾自己砂政盟的选区选民而已。 他说,12月6日提名,12月18日投票,砂拉越将再次迎来州选举。这个关键时刻,砂政盟应该明白到一个事实,过去的州选举中,詩巫人选择行动党的推出的候选人,是因为他们务实地都在为民服务,为民发声,而不是像砂政盟许多的议员那样,中选了就荣华富贵的当官,然后四年后的大选前,赫然又出动进行动土礼及派糖果,这是非常敷衍选民的做法,人民的眼睛绝对是雪亮的。

指责火箭企图掠夺砂资源 陈展鹏:人联党做贼喊捉贼

“卖砂党高喊他人掠夺砂资源,这分明就是做贼喊捉贼。” 民主行动党实旦宾支部宣传秘书陈展鹏指出,日前,砂行动党元老通过文告揭露了不为年轻的砂人民所知的“人联黑历史”。同时也道出了砂行动党之所以能成立且扎根砂拉越,正是因为人联党的贪慕虚荣,从70年代本做为砂拉越在野阵营的人联为了自身的政治利益果断投身国阵霸权的大熔炉中。 “这促使砂拉越在一段时间内属于议会一言堂,毫无制衡可言。砂拉越沦为13州之一不正是他们一言堂的手笔吗?签署丧权还要赔款,把砂拉越石油给赔出去。” 人联党处在砂政府,完全知晓石油税因何胎死腹中。他们不敢告诉民众,他们不愿意签署希盟的献议,以致使石油税不见着落。随后更无耻的来一招狸猫换太子,试图更换概念把20%石油税说成是希盟不愿意兑现。 他直言,以人联这卖砂党来跟民众说行动党准备掠夺砂资源简直就是可笑之至。除非人联党都是睁眼瞎和厚颜无耻之辈,否则绝说不出这般丢人现眼的言论。

2022财案对沙砂拨款严重失衡 希盟与财政部正式会面表达欲增加拨款数额

詩巫国会议员林财耀表示,因为强烈不满财政部给予砂拉越及沙巴的2022年财政预算拨款不成比例,希盟于11 月17 日与财政部正式会面,强烈反对并坚持要增加拨款的数额,财政部最终同意为沙巴和砂拉越增加 5 亿,在 2022 年预算案的发展支出项目下,砂沙两州各获得 2.5 亿令吉的拨款。 他说,由于砂拉越及沙巴的拨款不成比例,希盟于会议上向财政部表达对财政预算细节的强烈不满。 希盟要求财政部在2022年的预算中,增加砂拉越及沙巴的发展支出。沙巴和砂拉越的拨款分别为52亿和46亿。 林财耀表示,在这场会议上,希盟强烈反对不成比例地拨款给沙巴和砂拉越,并坚持要增加拨款,否则希盟将无法让预算获得通过。希盟也在会议上,要求增加一些负责监督政府行政运作部门的拨款,以监督政府行政的问责制和透明度,这被视为行政改革重要的一部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