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9月 25, 2021

更多新闻

民达华菜巴刹毗邻地段7地主获得地契 杨薇讳:苦等30年终于圆梦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透露,苦等了30年,土地局终于正式发出工业地契给民达华菜巴刹毗邻地段的7家工厂土地地主,圆了他们拥有地契之梦。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今早率领4家工厂地主前往土地局领取相关地契。 对此,这些地主们非常感谢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的协助,因为有后者的积极跟进与争取下,他们才能够如愿获得地契。 地主们表示,他们会在目前的民达华菜巴刹毗邻地段,是因为在30年前,砂州政府把他们从原本的毕打拿地段驱赶,当时也只为他们发出临时地契(TOL)。由于没有正式的地契,导致他们在土地产权上没有获得法律的保障,也促使他们无法在生意上进行策划与扩充,更不能向银行做出贷款。 “其实,针对这些问题,地主们过去都有向人联党寻求协助,可是却没有任何下文,就算地主们有向人联党做出跟进,事情也不了了之。“

确诊数据出入突显抗疫欠缺沟通 与其遮遮掩掩不如坦荡将数字展现

砂行动党实旦宾支部宣传秘书陈展鹏表示,就2021年9月21日卫生部与砂灾委所公布砂拉越确诊人数出现出入一事突显出彼此间存在着沟通不良的问题。 针对日前(9月21日)卫生部发布的数据,砂拉越确诊人数为3732,而随后砂灾委公布的数据则为3724,这间中足足少了8宗病例。让人费解的是古晋南市市长在转发砂灾委数据图的同时,自己却另领公布了全砂确诊3734与砂灾委和卫生部的数据更是令人感觉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 对此,人民纷纷提出质疑,为什么同属一天的数据经三方报道能产生出三个不同的数字组合? “前后仅差半小时公布的数据,砂灾委、卫生部与南市市长黄鸿圣所公布的数字却截然不同,这不禁让人怀疑,砂灾委与卫生部是否互不咬弦?如果是的话,那么砂拉越人民还能期望砂灾委与卫生部对抗严重的疫情吗?” 陈展鹏说,人民所质疑的不仅仅是欠缺沟通,同时也有人质疑砂灾委或卫生局对于确诊人数有所隐瞒?他指出,这看似小失误,但在民众眼里必然对国内的一切疫情数据再无信任可言。先是砂灾委摘除了重症病患数据,再到昨天的确诊数据偏差,终归还是透明度不足。 同时,他也强调,虽说政府抗疫方针如今不再看重单日确诊数据,但是为了挽回民众对联邦与地方政府的抗疫信心,卫生局和砂灾委皆有必要为确诊数据偏差做出澄清。否则,从慕尤丁时代已被民众认定为抗疫失败的政府标签不会那么轻易从如今的联邦政府身上摘除。

不苟同朝野签署备忘录 人联只会无理取闹

砂行动党古晋社青团今日发表文告表示,人联要求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表态是否支持沙菲益任相无非就是无理取闹,也强调这是人联党企图转移自身拥抱巫统与伊斯兰党的视线。 副团长陈祥智指出,在前首相穆尤丁下台之后,在新首相人选的问题上,泛在野党拥有了105位国会议员的支持,而泛在野党也达成共识,即沙菲益以及安华都是首相人选,两者之间谁能获得更多额外支持,那么105票就归谁。这就表示了,身为“造王者”的砂政盟当时如果支持来自东马的沙菲益担任首相,那么今天就不会轮到沙比里担任首相。 “遗憾的是,砂政盟一再的为了自身的利益而选择背叛人民的意愿,宁愿与巫统以及伊斯兰党站在一起也不愿意看到东马人担任首相,同时也壮大了伊斯兰党而导致伊斯兰党一再的发表以及试图实施宗教与种族极端的政策。” 由此可见,人联党在这个时间点挑起这个课题实际上是想企图淡化砂政盟支持极端政府的事实,同时也想借机分化泛在野党的友好关系。此外,社青团也对于人联党不苟同政府与希盟签署“信任、供应、改革谅解备忘录”(CSRA) 而感到失望;他强调,这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也是国家迈向成熟民主制度的一大步,朝野签署备忘录创造崭新的政治气候,也是历史性的一刻。在这疫情的泥沼中,朝野合作打开了新的政治格局,是为了拯救人民的生计和加速恢复经济,以让大家可以尽早回到日常生活。 而他认为,人联党对于希盟与沙比里政府签署备忘录的不苟同,这是否表示了人联党不支持所签署备忘录当中所提出的改革?又或者是不愿意看到朝野携手签署了备忘录之后所看到的历史新篇章? 备忘录当中的改革包括了行政改革、国会改革、确保司法独立、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MA63)、加强2019冠病抗疫计划。签署备忘录主要是携手专注经济和抗疫工作,在这疫情的泥沼中,朝野抛开歧见打开了新的政治格局,是为了拯救人民的生计和加速恢复经济,好让大家可以尽早回到日常生活。但遗憾的是,这似乎是人联党所不愿意看到的。

柏拉旺区粮食计划正式结束 若有需要者仍可联系各区行动党国州议员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兼柏拉旺议员黄培根表示经过了两个月的时间,P212 诗巫国会选区下的柏拉旺区粮食援助计划正式结束,若有民众仍有需要或还未收到粮食援助,可随时联络各区的行动党国州议员。 “我们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努力来审核并确保所有柏拉旺区内有需要的家庭都可以得到粮食援助,我们也多次刊登新闻以确保民众可以得知此计划。但是若有一小部分的民众并没得知这项计划又或是不知如何做出申请,他们现在仍然可以联络我们。” 黄培根表示,要通知、审核以及联络柏拉旺区内的数千户人家并非易事,而这项计划能顺利的进行都必须感谢各方的协助。 “我在这里感谢诗巫省华团会长严榀胜让我们免费租用我们的粮食援助分发中心、协助我们传达粮食援助计划的各方媒体及组织、为我们提供受惠者名单的诗巫福利部、在现场帮忙的热心志工、更感谢民众的配合和耐心。我们也将部分的物资交由非政府组织以让他们能够帮助到那些还未得知这项计划或是难以联系的民众,也感谢这些社会上的善心人士。” “这项计划的受惠者名单我们已交给诗巫国会议员林财耀,而这份名单也将会呈交给联邦政府。虽然联邦政府所推出的P212诗巫国会选区下的柏拉旺粮食援助计划已正式结束,但是我们砂拉越民主行动党所推行的粮食援助计划仍在持续进行中。因此若有家庭仍需要,或还未领取粮食援助,都可以随时联络我们。”

莫空喊恢复砂主权口号 人联应停止忽悠人民

1963年9月16日,北婆罗洲(包括砂拉越和沙巴)以邦的地位,与马来亚,新加坡签署协议,一起组成马来西亚。 根据当时1963年的马来西亚协议(MA63)砂拉越拥有不受争议的主权。可悲的是,1976年,敦胡申翁在国会提呈《联邦宪法》修改法案,意图把砂拉越从马来西亚三邦之一的地位贬为马来西亚13州之一,竟然获得了国会通过!人联党当时的国会议员,全部都支持修改宪法。当时内阁130人赞同,9人反对! 9票反对票,全部来自西马!当中包括8张反对票都是来自当时从未踏着砂拉越的民主行动党,林吉祥与其同志一伙。东马人支持被贬,反而是西马人在反对! 砂社青团团长许溧根表示,斗转星移 ,事过境迁。如今人联党的领袖可能在舒适圈太久,忘记了自己当初如何支持修宪,出卖砂民的举动了。看回2017年5月12日召开的砂拉越州立法议会。会议上的《2017年公投法案》,在9票对58票的情况下,遭到否决。当时,除了拿督斯里沉桂贤缺席之外,人联党所有州议员包括拿督陈超耀与拿督李景胜也一同举手支持反对,致使公投法案无法通过。 希望联盟执政时,曾经提呈修宪修正案,还原砂拉越及沙巴三邦之一的地位,但是由于砂拉越政党联盟和人联党的国会议员在这个紧要关头放弃投票,仅获来自希盟的138票支持,以致这项2019年宪法(修正)法案无法达到三分之二门槛胎死腹中,铩羽而归。 许溧根直言,人民对人联党以及其盟党将砂拉越主权出卖,二度出卖砂拉越的事实还历历在目;如今人联党领袖竟然还好意思大言不惭,睁开眼睛说瞎话,口口声声要恢复砂拉越主权,真的是天大的笑话。他说,砂政盟GPS在国会拥有18位国会议员,在一共有82席的砂州议会有68位州议员,难道还不够强大,还不够多数吗?

古晋砂体育馆冠病评估中心人潮多 杨薇讳冀政府开设更多冠病评估中心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希望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及卫生部认真看待古晋砂体育馆冠病评估中心的人潮众多问题。 与此同时,政府有必要开设更多冠病评估中心,分散确诊者,同时也应简化有关程序,避免人潮集聚在同一个地方,进而减低感染病毒的风险。 她指出,随着Delta变种病毒肆虐,砂拉越确诊病例出现激增,尤其是古晋,单日确诊人数水平超高,也因此越来越多居住在古晋的确诊者被指示前往古晋砂体育馆的冠病评估中心进行临床检测,导致该中心人潮倍增,无形中提高危险性。 “据了解,目前只有古晋砂体育馆的冠病评估中心设有评估服务,除了对确诊者进行评估外,还设有领取检疫令(Quarantine Order)及剪隔离手环等。 ” 她说,以往确诊者只需在南市民众会堂的冠病一站式中心检测,然后领取检疫令和隔离手环即可,不过如今在南市民众会堂进行上述程序后,还需要再一次前往体育馆的评估中心进行评估及进行临床检测,有着多一道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