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九月 28, 2020

更多新闻

砂获得29亿税收固然是喜讯 但不公开协商内容背后是否有隐忧?

民主行动党实旦宾支部秘书黃國為指出,砂州政府得到29亿石油产品销售税看起来是砂拉越的一大胜利,但这胜利的背后却含有隐忧,因为砂拉越人民根本就不知道砂政盟以及国油所协商的内容与细节,而按照先前的条例,砂拉越所追回的仅是5%的石油销售税,但变相的是必须承认《1974年石油开采与发展法令》、1966年《大陆架法》以及2012年《海域法》,接下来的石油销售税也只可以维持在5%。 他强调,砂州政府得到29亿石油产品销售税固然是喜讯,但他认为砂政盟应该秉持着一个公开透明的原则,公开让砂拉越人民清楚的知道砂政盟与国油所协商的内容,否则这在砂拉越人眼中看来,这并不是胜利,反而是让人民更加清楚的看到砂政盟二度把砂拉越石油及天然气权益让出给国油。 “人民质疑的是砂政盟和国油为什么要绕开了MA63咨委会来展开协商,这中间到底是有什么蹊跷,这是不符合程序的,因为这样也表示了MA63咨委会以及砂拉越人民不知道协商的内容到底是什么,如果是根据先前的条例的话,那就表示了砂拉越将得不偿失,这简直是二度把砂拉越的石油及天然气权益让出给国油。” 他也说到,若协商内容真的是根据先前追回5%石油销售税的条例,那砂首长就没有资格强调他延续前首长阿德南的斗争,因为这正是违背了已故前首长阿德南为砂拉越追讨20%石油税的初衷,况且,砂州议会朝野议员也已经在2014年一致通过动议,即向联邦追讨20%石油税。 对此黃國為呼吁,砂州政府必须秉持公正透明的原则,公开与国油的协商内容以正其身,即使砂拉越政府没有法律义务需要公布和解条约,但他们仍负有道德义务向人民透露这些条约,以让人民可以更加清楚了解到砂政盟是否真正的为砂拉越人民争取权益而非向联邦妥协。

石油税收应惠及更多人 林宝龙促公开透明化

阿邦佐日前声明砂拉越国际学校的本地学生将从国油所付的销售税中受益。 在声明中他表示这符合州政府设立国际学校的目标,以允许来自农村或城市的砂拉越人可以接受拥有国际水准的教育。 为此,行动党西连支部代主席林宝龙今日发文告提醒阿邦佐即来自农村和城市地区的B40家庭的大多数小孩都在国立学校就读。 “这笔钱不应只用在砂拉越国际学校就读的学生,毕竟很多孩子还因为交通困难挣扎着前往政府学校上课。” 因此,砂政府应该讲这笔钱用用来维修已经困扰砂拉越多年的破旧学校,尤其是郊区,以便这些师生能在更舒适环境下上课。 他说,诚如阿邦佐所言,在国际学校就读的砂拉越学子将获益,但具体指向哪些国际学校呢?毕竟砂政府所计划的五所国际学校还得等到2023年才落实。

BKSS一再拖延 收税后砂政府不应再有借口

砂行动党实淡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江峰年今日发文告表示,在过去两星期里,民主行动党一直收到关于砂拉越州政府答应向人民提供的亲爱的砂拉越特别援助金(BKSS)的询问。BKSS本是砂拉越州政府为减轻低收入群体的负担而发起的一项举措。 砂拉越政府的意图值得称赞,但令人遗憾的是,随后的执行和运作模式让砂民不能苟同。 他说,直到今天,许多申请人仍在抱怨他们的申请还处在等待有关当局的处理阶段中。对于那些已经获得批准的人,他们近期也没有得到每月250令吉的经济援助。 当人们的薪水收入和生存受到威胁时,政府应该更加认真和紧急地处理此事。 “原本砂政府承诺给6个月每个月250令吉,但许多只收到3个月的援金,7月起,就没收到了,也无从询问。” 即便是面向砂拉越的抗疫前线人员,砂拉越州政府应许的特别津贴也未能如期。许多人没有得到阿邦佐所承诺的每月RM300援助。 为此,砂行动党促请砂拉越州政府务必重视此问题,应该采取措施加快流程并尽快释放付款。 这些资金对于部长级人士而言也许不多,但别忘了其中大多数家庭将不得不依靠这些援助金来生存。

无论支持沙菲益或安华任相 黃國為:行动党目标明确杜绝贪腐

民主行动党实旦宾支部秘书黃國為指出,行动党无论是支持沙菲益、安华担任首相,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拒绝贪污腐败以及极端的政府,他也呼吁人联党与其一再的抨击行动党,不如自我反省为何要为了自身利益去支持一个贪污腐败以及极端的政府。 他表示,在国阵时期,人联党就一直支持涉嫌贪污的首相,不仅如此,该党主席沈桂贤当时甚至还在报章上公开表明纳吉是最好的首相;而如今,砂政盟为了自身利益而以造王者的身份支持极端主义的巫统以及伊斯兰党入主布城,人联党也以“入阁为了监督”的理由去合理化支持巫统以及伊斯兰党。 “但事实上砂拉越人民所看到的是,巫统以及伊斯兰党在执政联邦后多次发出极端言论如:禁酒令、关闭多源流学校甚至亵渎圣经等等。人联党却一声不吭,这让人质疑人联党领袖所谓的入阁为了监督在哪里?” 他指出,相比起人联党助纣为虐的帮助巫统起死回生,行动党在执政联邦的时期,不仅仅是为了救国,也拟定许多有利于人民的福利政策。更重要的是,希盟执政后把纳吉、扎希、东姑安南、慕沙阿曼、礼扎阿兹和罗斯玛等多位涉嫌贪污案的领袖提控上庭,这是前所未有的。 “然而,就在砂政盟携手巫统以及伊斯兰党入主布城后,国盟不到三个月就撤销其中两人的控状,而预计接下来会有更多人会继续逍遥法外,单单是从这一点来看,人联党所谓的入阁是为了监督到底在哪里?” 再说,人联党在面对砂拉越的特有文化被侵蚀的时候也不敢吭声,海唇街路牌事件就是一个铁铮铮的例子,这证明了人联党在巫统以及伊斯兰党淫威之下一点尊严都没有,也证明了人联党口中的“捍卫砂拉越”也只是空谈罢了。

为选举提前造势 人联知法犯法

日前行动党古晋社青团就人联党古晋支部在选举前违反选举条例而前往警署报案促请选委会和警方介入调查。 社青团副团长陈祥智今日发文表示,该支部作为执政方的团队更是知法犯法。人联党古晋支部的团队与潜能候选人在走访浮罗岸时在咖啡店桌上甚至合影中高举映射为砂政盟投票的图标已经违反了选举条例,有在选举未来临提前造势之嫌。 根据1954年选举罪行法令第3(1)(m)条文阐明,任何包含选票或类似选票内容的广告、传单、标语牌或海报印制,只允许在选举期间使用。人联党古晋支部主席更是前浮罗岸议员,她更该知晓这种举动会违反选举条例,但偏偏带着所谓潜能候选人犯下如此失误。可谓仗着己方是执政方的势,完全无视了选举条例。 人联党没有阻止旗下支部潜能候选人为所欲为提前造势更有御下无方的责任。至今未就此事发表任何言论更有着包庇属下之嫌。 “选举本是神圣,奈何与巫伊结盟后的砂政盟却也开始以见不得光的手段开始提前宣传造势,完全视选举条例为无物。” 选委会权威已严重受到挑衅。若不加以严惩,是否代表任何政党都可以提前造势拉票?在此,行动党宣传部呼吁选委会和警方能秉持公平公正的办事,彻查此类不良之举。

砂汶对国外入境隔离要求严格 砂拉越客工进退两难

由于砂拉越和汶莱政府对于国外入境的防疫隔离的要求严厉,导致在该国工作的近千名砂人陷入两难,他们也担心返回砂后难以重返工作岗位,中央和砂政府需要不忽略与该国政府的交涉。 砂希盟兼行动党秘书林思健上议员在国会上议院促请政府关注这问题,过后他也与我国外交部副部长拿督卡马鲁丁见面,后者告知他政府正与汶莱政府商讨是否要开放边境,以及缩短隔离期,以方便往返两国工作人民。 林思健建议,两国政府在这方面可以在以防疫大局为考量下,采取较为弹性的政策,在间中取得平衡点。当然我国政府及外交部尊重该国的主权与决定。 他说,政府也掌握每天往返砂拉越和汶莱工作人民的数据,但两国迄今仍未针对松绑边境防疫课题达致共识。 林思健在上议院为许多尤其是美里和北砂一带砂拉越儿女发声,他知道有近千人持有汶莱工作准证在邻国就业。甚至美里的经济也因为关卡的关闭而一落千丈,各行各业深受打击。 过去他们很多时候是因为距离较近的关系,加上在正常的通关下关卡是从清晨6时开放至凌晨12时,而许多工作人士会选择当日往返,除了车程较远,需要更早启程,其他与一般上班族没有差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