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月 29, 2022

更多新闻

为解决古晋低洼地区闪电水患问题 政府应加速建设砂综合河流流域计划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促请联邦和砂政府必须采取更多措施,以解决古晋周边低洼地区的闪电水灾问题,包括加速古晋地区耗资1亿5000万令吉的防洪计划。 俞利文指出,有关计划至今似乎被联邦与砂政府怠慢和忽视,尤其这些防洪计划的工程招标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推迟实施。 俞利文日前与国州议员张健仁、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以及张健仁的特别助理江峰年一同前去拜会砂水利灌溉局,以跟进古晋市和实旦宾国会选区有关1亿5000万令吉的防洪计划进展,尤其解决选区上居民长期遭受闪电水灾的困扰。 俞利文说,水利灌溉局隶属砂政府机构,同时赋予权力实施并监督防洪计划的工程。

狮子队贺年面对困难 林思健提供法律援助

针对砂救灾管理委员会批准舞狮表演,但是在作业标准程序中就难免出现灰色地带,所以狮队也显得战战兢兢,忐忑不安。 砂行动党秘书林思健律师表示,他就接获询问,发现在24号傍晚才出炉的批准和标准作业程序确实必须仔细研究,以确保狮队在出征表演时不会遇到‘阻力’,很大风险可能面对执法当局取缔。 “根据我所得到的资料,里头确实可以存在不同的诠释,所以有人担忧执法人员在‘自我诠释’的情况下执法,到时狮队就会人心惶惶,面对罚款,就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无论如何,一旦狮队面对刁难或被质疑,我们会一如既往,提供适当的法律援助。” 另外,林思健认为对于砂只允许为数5天的表演,这未免太短,因为华人农历新年是初一到元宵节的,况且许多商家都会在间中开业,因此狮队都希望当局可以考量表演日期,让狮队从初一至十五,在符合既定的标作准作业下,能接单表演。

卑尔騒工业区又现荒废球场 林思健:政府必须解释

砂行动党秘书林思健律师今日向记者披露又在卑尔騒工业区附近的另一个荒废球场工程,除了碍眼和有损市容,也滋生环境卫生问题。 林思健近日接获民众通报,指其住宅区的室内球场荒废多年,杂草丛生,积水养蚊虫,恐怕连其他害虫或蛇也有。 根据附近居民告知,当地蚊子非常多,居民们也时常面对蛇虫出没,因为该处缺乏打理,不知道负责保养工作的承包商是否存在,或者有尽责。 林思健日前和砂社青团团长许溧根与罗立原律师一起到现场勘查,发现确实野草丛生,甚至长得比人还高,连灯柱也布满杂草。

利惠各造确保鸡蛋供应满足市场所需 林思健:贸消部需继续营造多赢局面

针对这整个星期以来鸡蛋短缺的现象,砂行动党秘书林思健律师这几天走访了很多商家,掌握市场情况。 “鸡蛋是日常生活中最普遍的食物之一,尤其是在农历新年期间,所以他会理解消费者的紧张心理,这是人之常情。” 他表示,鸡蛋的供应牵涉运输,包装,生产成本核算与设备维修等,所以各方都必须了解,尤其是政府单位有任务向民众讲解当中的困难,并给予援助和协调。 据悉,在面临饲料与劳工问题,砂拉越鸡蛋供应正面临着严峻的挑战。 砂拉越地广人稀,内陆交通偏远,运输成本极高。他觉得政府,尤其是贸消部应该统制品市场上作出更多努力。

民都鲁塞车情况日益严重 政府需规划交通大蓝图

民都鲁塞车情况日益严重,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表示,政府需有基本道路提升意识,提早规划交通大蓝图,别等到民怨四起了才想如何解决。 周长佑于今日指出,省内的道路和交通规划已赶不上日常的交通工具使用,再加上一直没有良好的交通规划,包括政府只是一再延长买车扣税的做法,却没有认真看待各城镇未来的交通问题。以目前的交通拥挤程度上观察,随着人口比例的增长和交通工具的巨增,叫人无法想像5年后省内的塞车问题会是多么糟糕。 他促请政府不要再以老套施政方式,总是等到民怨沸腾吃尽苦头了,才来解决问题。 “等意外事故发生后,才来这边关闭、那边开放的做法也不是长期性的解决方案,反而还延伸更多问题的出现,所以,政府应该检讨和规划,必须增设更多新道路工程的建设。” 他相信所有道路使用者都能体会到,适逢上下班时段、午休时段,公众都是“塞”在车龙里,心里虽是百般无奈都也难逃交通拥挤情况,最为糟糕严重的便是傍晚时段,原本仅10分钟车程,一塞就是近一个小时,严重影响民众们的生活模式,每次要开车回家就联想到塞车的难耐,心里产生抹不去的阴影。

避免坠入陷阱成为诈骗集团钱驴 刘强燕吁民众勿将银行户头租借他人

砂行动党署理主席兼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呼吁民众切勿为了赚快钱,坠入社交媒体上的赚快钱招聘广告陷阱而成为诈骗集团的“钱驴”。 她称,诗巫也已经有好多位民众被丰厚的佣金吸引而把银行户口借给人作为“收款”用途,也因此他们被牵涉及可疑资金导致本身户头被冻结,还因此惹上了官非。 “不理会银行户头被人用来进行什么勾当就把它“租借”出去然后抽佣,表面看来是属轻松赚钱方式,但是许多人不理解背后需要付上的代价,出事后才后悔莫及。“ 她强调,不法集团通常滥用这些银行户口进行诈骗收款或者洗黑钱,警方一旦查获,尽管户口拥有者不知来龙去脉,或强调自己只是把户口借给人使用。但只要无法解释账户中的金钱流向而又是户头持有人的话,无论多无辜,还是会在刑事法典第414条文(非法接收或私藏贼赃)及1955年微型罪案法令第29(1)条文(拥有来历不明之物)被调查或提控,一旦罪成都要面对监禁或罚款。 “如果民众发现银行户口突然有汇进不明的款项,不管是多是少,都必须向银行查明,甚至第一时间报警备案,因为我们无法判断相关款项是否是 “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