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1月 30, 2021

更多新闻

政府须控制选举期间机票价格 让砂民在不受阻碍下返砂投票

随着砂拉越选举日期已敲定,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呼吁选委会在选举期间确保政府必须设法控制选举前三天和选举后三天往返砂拉越的机票价格,让砂拉越选民在不受阻碍下返砂履行投票义务,提高投票率。 俞利文指出,目前各家航空公司订票官网在砂拉越选举期间的机票价格飙涨,其中飞往古晋的单程票价就要高达1000令吉,令人乍舌。 他强调,无论如何,政府都必须采取必要干预,让砂拉越同胞返砂投票。 俞利文亦呼吁选委会须以科学为基础的标准作业程序,确保所有参选政党都能公平、清楚的将竞选讯息传达予民众。同时,选委会也必须公平执行职务,绝不存在有偏袒任何一方的双重标准以及标准作业程序。 此外,选委会必须确保全国的新闻媒体机构包括纸媒、电视台、电台等,对所有参选政党给予公平的选举报导。

及早准备无需等至12月31日 选委会应正视降低投票年龄裁决

砂行动党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江峰年表示2021 年已来到最后一个月。而就在今年9 月 3 日,古晋高等法院决定选举委员会需在 2021 年 12 月 31 日之前将投票年龄从21岁降至18岁 . “自高等法院作出判决以来,已经过去了2个多月。 而到了2021年 12月3日是法庭裁决后的 3 个月。 由于砂选举在...

承认执政党拨款皆来自纳税人 却误导民众票选人联以换取发展

民主行动党卑尔骚支部副主席郑方仁针对人联党许勋扬的文告表示啼笑皆非。许勋扬一边认同所有给执政党拨款皆是来自纳税人的钱;一边误导威胁选民必须把票投给执政党以“换取”发展。 郑方仁表示许勋扬这种自欺欺人,无的放矢的文告真的浪费和侮辱人民智慧。恒古至今放眼全球,也只有人联党才有如此厚脸皮把人民的税金当作自家私产,把拨款当成糖果威胁利诱人民。 郑方仁提醒许勋扬,要想在政治方面有所作为,还必须多下苦功,认真服务;切忌骄燥自大,乱发厥词。 郑方仁说,一个水沟阻塞,水患美化等等基本民生问题都解决不了的市政府,还有什么脸面谈发展?许勋扬身为美里市长俞小珊的助理,还是少点发言,少一点自打嘴巴为妙。 以俞小珊为例,身为市长,本身的职责就是发展美里,而不是一遇到问题就回避退缩。俞小珊身为市长,连本身的职责都不能胜任,还好高骛远,妄想竞选议员,实在是贻笑四方。许勋扬身为其助理,也应该好好学习,避恶扬善,说不定若干年有机会获得委任市长。

政府不公打压造就发展落后 诗巫市议会应问责州政府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黄培根表示对诗巫市议会主席丁永豪的发言很遗憾,指市议会作为地方政府在服务诗巫上不应该被政治化,而他的发言已彰显出市议会已被金钱政治所左右。 “如果我们想要为全砂拉越带来发展,我们需要的不是能够为选区带来拨款的议员,而是一个能公平对待全砂拉越的州政府。既然所有砂拉越人民每年都向政府缴付各项的税收,那为何政府在发展选区以及分配选区拨款时却被选区的政治倾向影响?” “这也是为什么民主行动党一直在争取制度化选区的拨款,这么一来,无论今天是由谁执政,选民的福祉都不会受到威胁,而选民也能够享受到两线制政治和竞争所带来的益处。” 黄培根指出,虽然诗巫市议会主席不是民选而是由政治委任,但是丁永豪应该尊重我国的民主制度,而不是做出这种自欺欺人的发言。 “地方发展是政府的责任,而议员的责任在于定制政策,而反对党的议员更是需要作为人民的声音监督政府,确保政府里不仅是一个回音室。反对党以“为了争取选区发展拨款”而跳槽更是受到华社的唾弃,这也显示出了民众的意愿。”

地方议会解决不了民生问题 巴达旺议会主席罗生反开播谩骂

行动党党员陈祈开表示,地方议会的功能,在于处理好辖区内各种各样的问题,对于热心民众修桥铺路之事,议会当局应该给予表扬,而不是以狭隘心里,片面地指者他人侵犯议会的权力,甚至,谩骂“你是来捣乱的”。 他说,虽然各辖区设有专司负责人监管,但,人为疏忽遗漏或意外事故常有发生,当有民众投诉时,议会就要扮演救火队角色,尽快抢修,不是视而不见,拖拖拉拉。 他指出,最近面子书上看到巴达旺议会主席罗克强先生的直播,就甘榜哈芝巴基第三期路面暗沟破洞,因刘天亮在居民投诉下出钱出力叫人安装一块铁板,却遭破口大骂“刘先生未经巴达旺议会批准,是来“嘎嘎皎皎”的”,引起网友热议。 罗克强先生直言自己很生气,为什么刘天亮不来议会商量,没有批准就来“嘎嘎皎皎”,还反问刘天亮先生,“你说路破洞已经100天了,那为什么之前不要做”?又讲议会早有计划要进行维修了,图纸也画好了,钱也准备好了,你却跑来“嘎嘎皎皎”。 且不说刘先生是否有没有跟巴达旺议会沟通,可尊贵的罗克强又何须大发雷霆呢?如此一来,往后普通百姓谁敢私自铺路做好事?

发展还需靠议员拨款 州政府存在有何意义?

詩巫区国会议员林财耀特别助理詹礼新律师揶揄道,如果地方发展是靠YB拨款,那州政府就不具备存在的意义了。丁永豪身为詩巫市议会主席,这番言论也推卸及否决了市议会的职责。丁主席请不要忘记,砂拉越发展最多的城市都是有行动党赢下的。 詹礼新是针对诗巫市议会主席丁永豪昨天在报章上所发表的言论—“市议会拨款有限,发展不能单靠市议会,只能通过选出人民代议士,才能为诗巫带来拨款和发展计划”的言论做出回应。 他表示,砂拉越政府几十年来长期执政,一直以来总是用打压在野党,惩罚在野党胜出的选区为惯例手段,那就是利用自己是执政政府的身份,断绝拨款给在野党议员,殊不知其实这就是公然在“惩罚”在野党胜出的选区选民。这是一个不民主的政府所干的事情,大家有目共睹其中的行政偏差与不公平手段。 詹礼新说,发展国家与城市是政府的必然责任,因为国家要均衡发展及进步,才可以避免出现贫穷州或落后州的不良局面。但遗憾的是,砂政盟却不知道砂拉越要集体进步,就要全面发展的大格局,而只是小心眼地往牛角尖看,看看哪些选区是自己砂政盟阵营的,就给他们拨款,如果不是砂政盟阵营的,就断绝拨款,惩罚选民及为难在野议员,打压是不民主的执政手段,也可以看出政府自称的“勤政爱民”,也不过只是照顾自己砂政盟的选区选民而已。 他说,12月6日提名,12月18日投票,砂拉越将再次迎来州选举。这个关键时刻,砂政盟应该明白到一个事实,过去的州选举中,詩巫人选择行动党的推出的候选人,是因为他们务实地都在为民服务,为民发声,而不是像砂政盟许多的议员那样,中选了就荣华富贵的当官,然后四年后的大选前,赫然又出动进行动土礼及派糖果,这是非常敷衍选民的做法,人民的眼睛绝对是雪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