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1月 30, 2021

更多新闻

地方议会解决不了民生问题 巴达旺议会主席罗生反开播谩骂

行动党党员陈祈开表示,地方议会的功能,在于处理好辖区内各种各样的问题,对于热心民众修桥铺路之事,议会当局应该给予表扬,而不是以狭隘心里,片面地指者他人侵犯议会的权力,甚至,谩骂“你是来捣乱的”。 他说,虽然各辖区设有专司负责人监管,但,人为疏忽遗漏或意外事故常有发生,当有民众投诉时,议会就要扮演救火队角色,尽快抢修,不是视而不见,拖拖拉拉。 他指出,最近面子书上看到巴达旺议会主席罗克强先生的直播,就甘榜哈芝巴基第三期路面暗沟破洞,因刘天亮在居民投诉下出钱出力叫人安装一块铁板,却遭破口大骂“刘先生未经巴达旺议会批准,是来“嘎嘎皎皎”的”,引起网友热议。 罗克强先生直言自己很生气,为什么刘天亮不来议会商量,没有批准就来“嘎嘎皎皎”,还反问刘天亮先生,“你说路破洞已经100天了,那为什么之前不要做”?又讲议会早有计划要进行维修了,图纸也画好了,钱也准备好了,你却跑来“嘎嘎皎皎”。 且不说刘先生是否有没有跟巴达旺议会沟通,可尊贵的罗克强又何须大发雷霆呢?如此一来,往后普通百姓谁敢私自铺路做好事?

政府不公打压造就发展落后 诗巫市议会应问责州政府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黄培根表示对诗巫市议会主席丁永豪的发言很遗憾,指市议会作为地方政府在服务诗巫上不应该被政治化,而他的发言已彰显出市议会已被金钱政治所左右。 “如果我们想要为全砂拉越带来发展,我们需要的不是能够为选区带来拨款的议员,而是一个能公平对待全砂拉越的州政府。既然所有砂拉越人民每年都向政府缴付各项的税收,那为何政府在发展选区以及分配选区拨款时却被选区的政治倾向影响?” “这也是为什么民主行动党一直在争取制度化选区的拨款,这么一来,无论今天是由谁执政,选民的福祉都不会受到威胁,而选民也能够享受到两线制政治和竞争所带来的益处。” 黄培根指出,虽然诗巫市议会主席不是民选而是由政治委任,但是丁永豪应该尊重我国的民主制度,而不是做出这种自欺欺人的发言。 “地方发展是政府的责任,而议员的责任在于定制政策,而反对党的议员更是需要作为人民的声音监督政府,确保政府里不仅是一个回音室。反对党以“为了争取选区发展拨款”而跳槽更是受到华社的唾弃,这也显示出了民众的意愿。”

百物上涨已明显将百姓压得透不过气 周长佑抨政府不知民間疾苦

百物上涨的涨风已明显将百姓开始压得透不过气,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表示,在面对世界通膨走势的同时,我国也必须在管理货币值上恰到好处,否则最后受苦的还是人民。 周长佑于今日指出,我国人民承受着的通膨如今已涵盖各大领域,所有与衣食住行相关的都受牵连,然而政府却不知民间疾苦,甚至拖到10月尾才发表“必需品价格稳定,鸡肉和鸡蛋没涨价”等消息以安民心,惟大家所面对的事实却是百物依然不断上涨,甚至鸡蛋也已在一个月内调涨了两次。 过去,当砂政盟在野时,动辄拿物价上涨议题攻击希盟;如今交换了身份,砂政盟对其过去挂在口边的大事却傲慢以对,完全不在乎民众感受,也拿不出有效对策,这除了“失能”二字,没有别的形容。 “从最开始的食品涨价到五金及建筑材料,如今更牵连到面包、蔬菜水果等,甚至是轮胎、运输也跟着受影响,这些涨幅都是十分惊人的,当中还没包括接下来若国际油价大涨导致输入性通膨,将出现多一层的物价涨风。” 他说,政府总是将通膨问题归到其他事如国际问题、原料涨价问题,而如此的行为是要不得的,政府有职责确保市场上的食品和物品价格的稳定性,而非当作个案去处理问题,如听闻鸡肉要调涨才压制,如此治标不治本的方法都只是在酝酿再一波的涨价潮。

不努力实践民主制度反以拨款要挟民众 砂政府已违反自由公平干净选举精神

诗巫区国会议员林财耀特别助理詹礼新表示,政府应该实行公平拨款给朝野政党的国州议员,以正确的做法来实现真正的民主,不该把政府拨款当作筹码来威胁选民,这是违反自由、公平和干净的选举。 詹礼新表示,虽然反对党几十年来都控诉政府的这种做法,但是执政的政府从来没有改变他们的这种操作方式,这是马来西亚的不公不义,也是一个民主国家的讽刺与悲哀。 他说,2018年509政党轮替,希盟政府本着反对党的选区也需要被拨款照顾的执政原则下,突破国阵政府60年来的作风,照样拨款给在野议员的选区,这是马来西亚的民主新突破。可惜一群青蛙与叛徒策动了喜来登政变,让民主回归到原点。 他说,政府拨款长期以来被当作筹码来威胁选民,说辞无非就是那几句:在野议员是得不到政府的拨款,所以他们的选区就得不到发展;最经典的就是阿吉哥在詩巫拉让花园的集会上说的:I help you, you help me! 这句话在大选期间公开说出来,根本就是一句贿赂选票的话。

VTL计划下 已完成接种疫苗者可往返新马两地 刘强燕:国民迎来回家曙光

于11月29日起,已完成接种冠病疫苗的旅客将可在疫苗接种者旅游通道(Vaccinated Travel Lane,VTL )计划下,通过吉隆坡国际机场和新加坡樟宜机场以及通过新加坡 – 马来西亞陆关卡往返两地。在这计划下旅客除了须接受冠病检测之外,已经无需履行居家通知或隔离。 砂行动党宣传秘书兼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今日发表文告表示欢迎政府落实这项入境措施。 “这项计划为长年留在新加坡工作的我国国民迎来了回家的曙光,只要乘搭一趟飞机回国,不用担心居家隔离和年假不够的问题,惟,目前这项计划只限于新加坡樟宜机场和吉隆坡国际机场之间及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兀兰陆路关卡进出。” 对此,刘强燕国会议员也敦促政府也尽快落实新加坡和砂拉越机场之间的疫苗接种者旅游通道以方便在新加坡工作的砂拉越人回乡。

选区拨款“支持我就有”? 砂拉越已被砂政盟“私营化”

砂行动党秘书林思健谴责人联宣传秘书俞小珊依旧发表过去半个世纪的“家长式论调”,所谓地方选区拨款是“支持我就有”运作模式,等于告诉广大的砂拉越人,砂拉越不是属于砂拉越人的,而是属人联或是阿邦佐所领导的砂政盟私家的。 “这是让许多人砂人感到非常气愤的说词,来自广大民众辛劳赚取的血汗钱缴交税收后,反而被包括人联在内所组成的砂执政党充当武器威胁人民。” 所谓的人联宣传秘书应该说明为何半个世纪来砂政府管理一个资源如此丰富的砂州,让砂拉越成为全国的贫穷州之一,等于自身的执政能力和绩效极为差劲和惨不忍睹,迄今依然视这样的不公平分配拨款是理所当然。 俞小珊所谓的宣传上吃亏根本就是一种极度虚伪的论调,显然也毫无担当,企图逃避责任。 单单是每逢在选举前夕和期间的各种毫无根据的诬蔑、抹黑的文宣就琳琅满目,包括看似有意无意发表责怪选民没有支持,而无法获得地方选区拨款,这等于说一切都是人民的错,是人民自己不要发展的言论。这俨然是试图误导,和又要以钞票及拨款剥夺民众说应有的自主选举权,事实上这些政府拨款根本不是任何政党候选人的私家财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