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5, 2021

沒有文章可显示

更多新闻

砂灾委和砂交通部应批准更多航班往返砂拉越 以便各航空控制成本效率降低票价

砂行动党宣传秘书暨南兰国会议员刘强燕呼吁砂灾难管理委员会(SDMC)和砂拉越交通部(MOTS)批准更多的航班飞往砂拉越,当中包括也增加农历新年的航班,以便各航空公司更好地管理成本效率并降低乘客票价,让因疫情被分离多时的游子们有能力回乡与家人团圆。 “尽管SDMC和MOTS已批准了从2021年12月4日至2022年1月5日,增加了每个星期飞往砂拉越的班机次数,即从223趟增加至307趟的班机次数,但是我上网查看后发现每天直飞(Direct flight)诗巫的班机除了有1至2趟机票价格较低之外,其余的还是相对的昂贵,尤其是多数是属于转飞(transit)航班,每趟单程甚至可以高达2000令吉左右。” 刘强燕国会议员也表示,目前被批准直飞往返吉隆坡/诗巫的班次根本不足够,即使当中有一至两趟航班机票相对便宜,但是受惠的乘客却有限,因为使用诗巫机场做为起飞终站的乘客不止来自诗巫,还包括了大量中区其它城镇如民丹莪、泗里街、加拿逸、加帛、如楼、丹绒马尼、实兰沟的乘客。 她也强调,诗巫往返吉隆坡的直飞航班不足,也为那些有急事往返西马半岛的中区同胞造成了极大的不便及困扰,若被迫乘搭转机航班,他们必须花上很长的时间才能抵达目的地。 “据我向航空公司了解,他们表示基于供求关系而SDMC诸多限制不愿批准更多航班而造成他们无法扩大供应以满足市场需求,导致阻碍了他们继续提供更低、和负担得起票价的能力,而并非如SDMC子虚乌有指责所称是航空公司不愿意降价!”

急于选举规避18岁年轻选民 砂政盟剥夺了66万人次投票资格

砂拉越投票日定于12月18日,离2022年元旦仅差14天。砂政盟因害怕18岁青年自动成为新选民,倾向于在野党可能造成颠覆性后果,耍手段急忙请求最高元首解除用以抗击疫情所实施的紧急状态,制造今年内必需选举的借口,进而剥夺66万人将自动成为新选民的合格人士失去投票资格,以保砂政盟胜选,即大家称之为的新冠选举。 古晋社青团副团长陈祥智今日发文告指出,基于砂政盟利用肮脏不合理手段,使许多失去履行公民权力义务的人积极参与行动党的义工行列。 因此,陈祥智呼吁选民帮忙劝导父母及亲友务必出来投票,并把选票投给在野党,向砂政盟表达最强烈抗议和愤满,为更加美好的砂拉越奉献力量。 他说,在国阵/砂政盟58年的统治下,每逢临近选举砂政府依然只能靠打发展牌,如加帛、实吧荷新机场动土、古晋修建可媲美新加坡樟宜机场、连接三马拉汉新大桥动土等,恰恰说明了砂拉越发展的落后,到处动土制造欣欣向荣假象,让民众望梅止渴骗取选票。 反观,阿邦佐这些年所公布各项计划,如原定在202年通车的轻快铁计划,现在连影子都没有,尤其7G网络还成了国际笑话,许多次乡村至今仍没有电流供应,成邦江新医院已10年了都建不好,充分体现出砂政盟政府的无能和差劲领导力。

砂政盟缺适当管理 通货膨胀苦了人民

民主行动党泗里街支部副主席兼民主行动党 N45 芦勃区准候选人黄拔明指出,泗里街的生活费越来越高.但是他们的收入却保持不变或越来越少. 他说,两天前,干拌面涨50仙一盘;猪肉每公斤起了10巴仙或涨2令吉;肥料从过去的每100公斤,低过100令吉涨至目前的每100 公斤170令吉. 砂政盟或属下砂人联党有察觉到人民在痛苦中生活,他们却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如果,人民的收入没有增加,他们不是活在贫困水平之下.他们愿意看到此事发生吗? 导致物价高涨的原因是令吉价值的下滑.兑换率对其他主要国家低,包括美元、新币、人民币及其他国家的兑换率.

不当家又不当权 人联未战先丢两席

GPS宣布候选人,人联党放到口中的肉竟被叼走,未开打就先丢失两席! 沈桂贤在记者会上抗议,GPS内部有人“暗中来”,抢走了曼旺区和都东区。 砂行动党沙玛拉朱准候选人翁政杰指出, 表面上未直接点名,实际上人人都知道他在剑指抢走曼旺的土保党,以及抢走都东的砂民进党张庆信。 “在砂盟阵营里,曼旺及都东传统上都由人联党上阵。” 他说,曼旺区州议员耶里苏修原籍人联党,2016年随黄顺轲退党成立联民党,2019又再跳至土保党。当年沈桂贤已经放话“留席不留人”,青蛙可以跳,但土保党必须把议席还给人联党。

议席分配连自身选区都保不住 杨薇讳:历史告诉我们人联不可信

行动党朋岭区准候选人杨薇讳强调,人联党在GPS分配选区上,再次表现出窝囊的态度,已成为砂拉越政治的笑谈,一个连本身选区都无法保住的政党,它所谓的承诺和政治宣言还有可信度吗? 在广大人民权益及大是大非的事务下,以人联党此种弱软的表现,人民甚至相信该党会采取像马华一样的做法,借着“尿遁”丶“装病”或“请假”将自己置身事外。 亦是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的杨薇讳指出,人联党主席沈桂贤用“震惊、生气与难过”的藉口来评述该党所属的都东州选区落入民进党手中,是真的令人“震惊”,这反映出他似乎不在GPS里面,以及人联党在GPS内没有任何决定权,包括了这次州选举的人选与选区所属权。 这已非人联党首次默认GPS对该党选区的任意支配,在2016年州选举,人联党的都东丶巴湾阿山丶柏拉旺丶埔奕的出战权就落在非国阵成员的联民党(团结党)手中,沈桂贤当时就无视该党基层的情绪,选择了无条件的妥协。

领袖应谨慎勿论为政党利用工具 违背社团超越政党的地位初衷

砂行动党秘书林思健为相关标榜争取众人,及整体社群利益的民间团体的领导人缺乏自重,而滥用本身的职位谋取私利,不惜违背社团原则表达政治倾而丢失一个人的基本尊严向感到羞耻,砸烂本身组织的招牌,广泛大众看来更是深感不齿和可笑。 他严正呼吁民间的团体、社团领袖非常不应该遭执政党的候选人等利用和骑劫,却让人看了说显得懵懂、一头雾水,自己却沾沾自喜,这是非常自取其辱。 在民主社会里面,若是以个人的身份,肯定不会受到阻止,可是一旦让学府、社团等成为某执政党候选人拉票的喉舌与平台,这个是有失身份和违背学校及社团成立的原则与宗旨,让人们感到是整个组织被牵着鼻子走。 社团原本必须尊重组织会员不同声音和意见,所以必须以超越政党的眼界关心政治,对事实课题能够发表意见。问题不是在于统一的意见,而是以个人身份凌驾一个组织,这样是失去自量能力,屡次让人看到来自会员及成员委托的身份是被滥用和利用,这让他非常心疼。 最近接获不少民间团体、非政府组织成员的投诉,他们被无形的压力,被要求进行视频录影,让他们向选民喊话,以社团领导的身份影响本身的会员,或是社会上广大的选民,给予执政党候选人争取选票的打开方便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