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9月 25, 2021

更多新闻

莫空喊恢复砂主权口号 人联应停止忽悠人民

1963年9月16日,北婆罗洲(包括砂拉越和沙巴)以邦的地位,与马来亚,新加坡签署协议,一起组成马来西亚。 根据当时1963年的马来西亚协议(MA63)砂拉越拥有不受争议的主权。可悲的是,1976年,敦胡申翁在国会提呈《联邦宪法》修改法案,意图把砂拉越从马来西亚三邦之一的地位贬为马来西亚13州之一,竟然获得了国会通过!人联党当时的国会议员,全部都支持修改宪法。当时内阁130人赞同,9人反对! 9票反对票,全部来自西马!当中包括8张反对票都是来自当时从未踏着砂拉越的民主行动党,林吉祥与其同志一伙。东马人支持被贬,反而是西马人在反对! 砂社青团团长许溧根表示,斗转星移 ,事过境迁。如今人联党的领袖可能在舒适圈太久,忘记了自己当初如何支持修宪,出卖砂民的举动了。看回2017年5月12日召开的砂拉越州立法议会。会议上的《2017年公投法案》,在9票对58票的情况下,遭到否决。当时,除了拿督斯里沉桂贤缺席之外,人联党所有州议员包括拿督陈超耀与拿督李景胜也一同举手支持反对,致使公投法案无法通过。 希望联盟执政时,曾经提呈修宪修正案,还原砂拉越及沙巴三邦之一的地位,但是由于砂拉越政党联盟和人联党的国会议员在这个紧要关头放弃投票,仅获来自希盟的138票支持,以致这项2019年宪法(修正)法案无法达到三分之二门槛胎死腹中,铩羽而归。 许溧根直言,人民对人联党以及其盟党将砂拉越主权出卖,二度出卖砂拉越的事实还历历在目;如今人联党领袖竟然还好意思大言不惭,睁开眼睛说瞎话,口口声声要恢复砂拉越主权,真的是天大的笑话。他说,砂政盟GPS在国会拥有18位国会议员,在一共有82席的砂州议会有68位州议员,难道还不够强大,还不够多数吗?

随着联邦与希盟签署备忘录 政府应解密MA63最终报告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新政府必须采取第一步以展示诚意,履行他们在1963年大马协议(MA63)对沙巴和砂拉越人民的承诺,尤其首相近日与希盟签署谅解备忘录中,在野党促请政府必须将早前归在官方机密法令(OSA)下被处理的MA63最终检讨报告公诸于众。 俞利文在昨日的国会辩论环节也提到MA63的重要性,他身为砂拉越人要看到新政府将如何采取切实措施,确保沙砂恢复原有权益并且获得更大保障。 他说,本身对朝野签署谅解备忘录表示欢迎,尤其备忘录的其中重要条款包括了MA63。因此,他不希望MA63事宜最后沦为“纸上谈兵”,甚至推迟实施。 俞利文还说,同样身为砂拉越人的首相署国会及法律事务部长拿督斯里旺朱乃迪亦承诺在施政100天的关键绩效指标方面,也会侧重于MA63事项。 他表示,如果新政府真有诚意,首要事项就是将希盟时期完成的MA63特委会报告在官方机密法令下被销密并移除在外,同时将MA63检讨报告公诸于众。 在希盟时期,有关特委会在MA63的21项检讨事项当中,有17项已取得共识。但是,自从国盟夺权后,国盟政府却将有关MA63最终检讨报告归为官方机密法令下被处理,拒绝将之公诸于众,甚至将之搁置。

现任议长或成国会改革绊脚石 林思健:议长应首先被撤换

砂希盟秘书林思健指出,希盟4个成员党与首相沙比里所领导的当今政府签署的《改革及政治稳定谅解备忘录》备忘录,提及的大部分内容为国会改革,但是这些议程须在国会下议院议长阿兹哈被撤换的前提才可能得以顺利落实,否则是不进则退。 备忘录内容包括将设立一个10人指导委员会,含有政府和在野党各5名代表,10人指导委员会每两周召开至少一次会议,共同制定,协商和监督运作条款,他们应该探讨将懦弱且没有担当的议长撤换。 他说,换一个具备担当、勇气、魄力和远见议长,首推前副议长拿督斯里阿莎丽娜是目前适合的人选之一。 国会是彰显国家立法机的崇高地位,也是三权分立的关键角色之一,但是阿兹哈的怕事、怕死的作风肯定是国会改革与进步的一大绊脚石,他过去只是偏袒和听命于行政。 原本是他本身致函予安顺国会议员倪可敏代班主持昨日下午2时30分至4时的国会,一个议长是负责主持1个小时半的国会,这是凭着倪可敏曾经担任副议长的经验,对于议会常规驾轻就熟,而议会常规下第7(3)条文赋予议长绝对权力,不须通知任何人,可以委任任何下议会议员担任议长职务。 但是根据报道在下午1时50分因为接获高级部长的来电施压,结果成为缩头乌龟、束手无策,自己慌忙的撤回对倪可敏的委任,硬着头皮主持这个会议。

砂拉越要迈向高文明先进发展州 需学会如何人性化处理弱势群体问题

砂行动党前实旦宾国会议员陈国彬表示,福利部应制定适当的机制或解决方案,以确保无家可归的街友得到妥善与安全的安顿。 “这些街友每个案例都是独一无二,且有自己不得已的过去才导致他们目前的困境。通过适当的精神病治疗或咨询,相信我们可以解决其中一些案件并帮助他们恢复正常生活。” 他指出,行动党服务团队在短短两个月内就收到了至少两起此类案件的投报。这不是典型的在街上闲逛的无家可归者。部分人有住宿的地方,但基于一些创伤、家庭问题或其他心理和情绪压力,暂时导致他们不知所措。通过适当的专业治疗或咨询,他们应能回到日常生活中。 在最近一个案例中,公众向我们投报,施先生,一名无家可归的人经常在101商业街附近晃悠并坐卧在商店五脚基上。该地商业街的商家对这现象表示担忧,他们也在力所能及的为该男子提供食物。通过与这些商家的交流,他们表示施先生的家就在商业街不远处。施 先生或因为家庭问题已经处于这个心理阶段超过 10 年。 “我们已经通知了当局,并相信他会在得到适当照顾的情况下恢复日常生活。”

确保民众在更安全环境下投票 俞利文吁选委会积极推动选举改革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强调,疫情依旧严峻,无论是州选举或全国大选,现阶段根本不是举行选举的时机。 他指出,沙巴于去年举行州选举引发第三波疫情爆发是前车之鉴,说明了在疫情期间举行选举将是灾难性的,病毒更不会因为选举而告假。 他说,虽然我国今年将实现更高的疫苗接种覆盖率,包括在砂拉越。但是疫苗并非“万灵丹”,尤其现在随着Delta变种病毒肆虐,可以看到疫苗并不足以抑制病毒的传播。 因此,俞利文在国会已向部长提出提问,询及选委会是否积极进行改革,包括将邮寄投票扩大至弱势群体,以及在外州工作或求学的沙巴和砂州游子。 他补充,对于那些居住在外州的选民而言,邮寄投票不但方便他们无需返乡投票,也可以避免像沙巴州选举而导致疫情加剧。 然而,根据部长给予的答复,政府非但无意实施相关选举改革,以为外州或外地的选民提供安全的投票环境,政府甚至还建议选民将原本的投票地址更改为现居住址。

对联邦为B40提供新冠看护包表示欢迎 砂政府应接手分发并加大受惠群体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兼柏拉旺议员黄培根对于联邦政府表示将为B40提供新冠看护包的决定表示欢迎,惟砂拉越州政府应接手看护包的分发并加大此计划的受惠群体,尤其是被指示进行居家隔离的确诊者。 “我们多次要求砂拉越州政府率先为民众提供新冠自助检验盒、血氧仪、温度计等的仪器以确保民众就算在家中进行隔离也可随时为家人进行检验。虽然砂拉越州政府并没听取我们的建议,但是我们可以看到联邦政府已表示将为B40 家庭提供这些仪器。” 黄培根表示,砂拉越州政府应马上接手这项计划,因为砂拉越的人民并无法一直等待联邦政府分发。 “但是州政府必须主动接手这项计划的派发。砂拉越目前疫情严重,昨日更是有20人不幸染疫离世。州政府却又决定只为有症状者进行检验,更让大部分无症状的民众进行居家隔离。而砂拉越仍有许多送院前死亡病例,这些都是因为无法早期诊断和治疗所失去的性命。沉桂贤也指出,在前天的10宗死亡病例中,就有7宗属于送院前死亡。这已足够彰显出为民众提供检验的重要性。” “砂拉越州政府必须马上接手分发这些仪器,因为人民无法一直等待联邦政府。若一切物品的分发和运输必须经过联邦政府,繁缛的政府程序、物流运输、甚至是有可能马来西亚半岛的货品短缺等问题都会延迟仪器的派发。有许多砂拉越的民众至今甚至还没有收到联邦政府去年所承诺派发的口罩,而砂拉越人民不能继续这样等下去。” 他指出,若砂拉越政府接手看护包的分发,即可善用砂拉越内现有的货品,更重要的是可以确保民众可以在最快的时间内收到这些仪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