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4月 20, 2021

更多新闻

未适当规划开课指南和程序 俞利文抨教育部罔顾师生感染风险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教育部在新冠疫情高峰时期,显然没有顾及学生和教师的感染风险,同时也未有适当规划应对大流行的学校开课指南和程序,来确保学生在不受疫情影响下跟上学习进度。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目前随着砂拉越乃至全国的病例激增,多数父母和老师很是担心学生上学的健康及安危。尤其自教育部指示学校复课以来,全国已多达186所学校,单是砂拉越就有大约112所学校出现感染病例。 他解释,本身完全理解学校复课与否是一项艰难决定,因为当中须要顾虑且考量到许多因素,特别是在保护学生健康和课业学习之间取得平衡,尤其对家境贫困和居住在郊区的学生。 令人担忧的是,在疫情大流行的一年之后,教育部似乎还没有制定解决问题的全面计划,也没有帮助教师如何应对现状。 而且,教育部每每在政策上的朝令夕改,甚至临时做决定的表现上,凸显了教育部的反应迟钝,这只会让家长感到担忧和困惑。 俞利文说,教育部差强人意表现不仅导致学生和教职员被病毒感染,甚至影响这一代学生学习,尤其来自贫困家庭的学生在居家学习方面受阻,以致他们难以赶学习进度。

疫情严峻却没有采取更严厉措施 江峰年:砂灾委是否已失去能力和意志力?

砂行动党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江峰年表示,基于最近Covid-19阳性病例的激增和截至昨日的最新标准作业程序来看,砂灾委在抗议过程中已失去意志力和能力。 如今,砂拉越每天都有越来越多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即便疫情有所增加,但似乎仍旧没办法鼓动砂灾委采取更严厉的措施。 他说,当疫情稍微受控时,商业活动只被允许运营至晚上10点。 但,在疫情确诊病例增加后,这些商业活动反而被被允许营业至凌晨12点。与此同时,政府还允许学校开课。为了避免在课业上落后,作为家长的却别无选择,只能将自己的孩子送到学校。 这种不合逻辑的标准作业程序无疑是在近期疫情递增过程中扮演着关键角色。 “有许多关于学生或学生家庭成员确诊的报道,致使许多学校班级停课。 ” 其他学生极有可能与这些确诊者有过亲密接触,但学校却依然不停课。而这也引起了广大家长的关注。

避免交通严重堵塞 当局应适时加速进行检查

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促请相关当局在交通流量巅峰时段,军警检哨站应适时进执行任务,以双道行驶加速检查工作。 “开放双道加速检查工作是有必要的,以疏通道路,省却使用者塞在路上的时间,特别是上下班和中午放饭时段。” 周长佑表示,当局自前日,在民都鲁4个路段增设军警检哨站,管制每辆车内不超过两人的措施。即便民众在上述措施公布后,已有心理准备,但却比预期来得塞,以致将自己陷入车龙里。 民众严重塞在车龙里,有些更是平日10分钟的车程昨日却耗费半余至1小时,此情况在今早周一为上班日更是严重,特别是敦胡仙翁路及实比河路。 他指出,当局须顾虑到许多民众有要事在身,即使已经提早出门,还是免不了避开车龙。有鉴于此,竟然已禁止堂食和限制超市消费人数,以及许多近来增加的防疫措施,对于军警检哨站方便理应适当,勿连民众欲办理正事、甚至外带或外送服务都百般困难。 “上班族们为了减少病毒感染的威胁,甚至早起预备家人早、午餐,之后再提前出门就是为了可以准时抵达办公室。结果还是堵在车龙里无法动弹。”

行动党为更好马来西亚而奋斗 陈国彬抨击人联误导民众

砂行动党青草路支部主席陈国彬表示,“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是行动党不曾改变的奋斗。行动党一直都不是一个以种族或肤色为出发点的政党。所以人联党在报章上的言论极具误导性。 陈国彬是在今晨在肯雅兰为民众办理手续时,民众向其反映说,他们并不苟同人联党青年总团秘书在报纸上针对行动党的批评,更指出人联党最犀利的武器就是将所有自身做不好的事情推给行动党。 年长民众向国彬吐槽人联党在报章上的言论 对此,陈国彬表示,人联党由始至终都在跟随巫伊联盟的步伐将路牌课题种族化。行动党粘贴中文字之举,纯粹只是为了捍卫砂拉越原有的多元和谐文化。奈何人联却将巫伊联盟极端的那一套搬到砂拉越。 “海唇街可被谓为古晋的心脏,古晋是从海唇街开始延伸开来。而古晋社青团恢复原有路牌的举动志在还原拥有历史价值的街道名称。” 陈国彬强调,行动党的政治理念百变不离其中,一心为了“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而奋斗。在希盟执政的第一年就身体力行准备修宪,恢复沙砂地位提上国会。更设立建国契约特委会探讨了内里细节,即便先前慕尤丁访砂时所说的那些,包括设立沙砂事务部长也是在希盟时期探讨同意后的结果。可笑的是,砂政盟众成员党于2019年却连同巫统和伊斯兰党一同否决了当时的修宪。否则,早已恢复到建国契约时的地位,而不是如今的邦(Wilayah)或区(Region)地位。

为缓解民众担忧与恐慌 砂灾委应透明化疫情真实情况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卫生部与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必须透明化砂拉越的疫情真实情况,以缓解人民对疫情的担忧和恐惧,尤其联邦和砂拉越有必要清楚阐明所有决定的背后原因,特别在砂拉越数个遭受疫情严重打击的城市是否实施行管令的问题。 随着砂拉越过去几周确诊病例骤增,以及坊间盛传砂拉越多个地区或将实施行管令谣言,人民因此对砂拉越疫情的实际情况感到不安与焦虑,纷纷寻求政府给予详情届时。 鉴此,俞利文认为砂政府在处理疫情上必须保持透明,同时给予保证并说明政府的策略,尤其以人民利益妥善处理当前的危机。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表示,砂灾难管理委员会首先必须对目前区域的数据和阳性率保持透明,确定是否有足够的检测以应付地区上的疾病负担。 他说,砂政府当前的日常做法主要集中在更新每天新确诊数据,虽然这些数据很是重要,但人民还需要知道当局每天进行的检测总数和阳性率,以便能更加掌握检测能力和每日的感染率。 根据砂政府所公开有限数据,截至4月15日,当局在砂拉越共进行大约63万9767项检测,阳性率约为8.11%,这比率远高于世界卫生组织建议的5%。这意味着即使砂拉越人的检测数字高,但实际上检测工作仍是不足。

医院、隔离酒店几乎爆满 薇讳:沈桂贤你说的砂版雷神山医院在哪里?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质问砂地方政府及房屋部长沈桂贤去年4月宣布砂拉越政府要建设的砂版雷神山医院在哪里? 她说,在去年4月,沈桂贤当时宣布要在砂拉越建设砂版雷神山医院,以做好准备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病情病床不足的现象。 可是让人感到不解的是,沈桂贤在昨日又指砂拉越确诊病例很多,医院、隔离酒店等几乎都爆满了,那试问部长及砂盟政府,一年前准备到现在为何还没有准备好?为何今天还会为医院和隔离中心爆满问题而感到忧愁? “他必须向人民做出交代,这个砂版雷神山医院建设地点在哪里?是否已经开始建设?建设与准备进展到如何? 近日来的砂拉越新冠肺炎疫情日益严重,数日来“站稳”全国总冠军宝座,其中昨日占了589宗、前日占了508宗,数据让人感到不安,同时也显示砂灾难管理委员的抗疫策略已经失败。可见砂政府都没有采取实际行动来应对摆在眼前的疫情爆发与失控问题。 杨薇讳揶揄,既然沈桂贤在一年前就敲锣打鼓式宣布砂政府为疫情做好准备包括面对病床不足而要建设砂版雷神山医院,可是今日却没有看到任何所谓砂版的雷神山医院出现,反而现在却说医院又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