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22, 2021

更多新闻

哪怕被剥削粮食援助拨款 行动党仍尽力向民众伸援

砂行动党秘书林思健上议员奉劝砂政盟的政治人物必须党政分明,不是为了本身的政治前途铺路而在疫情期间分发粮食援助贫困家庭和人士的实上仍是骑劫来自纳税人的政府资源,显示砂政府公器私用的私心,非常要不得。 砂政盟已经失去衡量的标准,需要理解疫情下有这么多人需要粮食援助,曝露出政府经济蛋糕、政策是偏向朋党,没有全面化和韧性,导致砂拉越的贫富悬殊更显而易见。 砂贫富悬殊,疫情凸显出来 这就是过去数十年来人联党参组的国阵,和如今变为砂政盟,所造就出贫苦落后的局面,但是仍不知蒙羞和沾沾自喜的高举自家党的机关和机制派送粮食,如今应该是时候自我检讨。 这些政党所获取的资源是来自政府,政府的资源是来自纳税人,但是砂政府却刻意边缘化来自在野党的民选州议员,除了违背民主精神。 他相信随着资讯传递快捷,民主意识不断的提升,这些伎俩根本已经“失效”,民众知道派送这些援助福利是身为民选政府所应该履行的义务和职责。

行动党无意针对人联 基于问责相询粮食援助包价格

砂行动党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江峰年表示,根据BKSS6.0里的食物援助计划,每份食物援助包应是持有价值70令吉的。然而,许多民众实际上只获得大约50令吉的食物援助包。相信众多获得援助包的人都想知道这20令吉的去向。 “作为砂政盟政府一员,人联党是有回答这个问题的义务。况且,人联党是掌控着古晋区的食物援助包的一方。正因如此,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也把这件事情的矛头指向人联党。这是任何民主社会最基本的问责制度,不足为奇。相反,人联党应该对这个问题给出一个合理的答案。相信人联党在做了将近60年的砂拉越政府,应该知道自己作为政府的责任吧。” 然而,许德婉日前在其脸书专页给了一个答非所问的答复。她写道: “…一同工作的同伴们出车油,出咖啡钱,大家连一包BKSS的饼干也没开过。县公署派什么食物给我们,我们就送出什么食物给需要的人。如果有漏掉什么,在这里跟收到的人说声对不起…”。 从该帖文来看,这是一篇在体恤党基层的贴文。然而,这却没有回答到“为何70令吉援助包到最后会变成50令吉援助包”这个问题,是个切切实实的悲情牌。 他直言,砂拉越行动党从未针对人联党的基层,因为他们只是持着服务的好意去执行任务罢了。这问题针对的是人联党高层,砂政盟高层,因为人联党高层作为政府的一员,制定政策的一方,是应该坦然面对这个问题,而非让基层去承担被问责的负担。

加快达至80%群体免疫目标 杨薇讳吁砂政府效仿西马出动流动疫苗接种卡车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呼吁砂盟政府与卫生部仿效西马以流动卡车方式,到各各住宅区提供疫苗接种服务,加速疫苗接种计划,尽快达致80人口群体免疫目标。 她表示,接种疫苗流动卡车形式比较为弹性和流动性,可以在任何地点进行接种疫苗服务,且这项服务在西马已经非常普遍,获得良好的反应。因此,她希望以流动卡车服务方式计划也能够延伸到砂拉越,让砂拉越人民从中受惠。 她接获许多民众反映指如果政府能够近距离为他们提供疫苗接种服务,这将避免他们特地安排交通去到偏远的接种疫苗中心。此举不但可以提高疫苗接种率外,也能为公众带来便利,更重要是可以舒缓疫苗中心的人潮及分散人流。 “与其要求年长者与残障人士前去疫苗中心,并在人潮拥挤地方苦等,不如设置流动团队直接在各区域提供疫苗接种服务,相信这将能够带给他们更大的保护。” 有鉴于此,她建议砂盟政府充分的利用住宅区附近的公共礼堂,民众会堂、菜市场的停车场范围、组屋及榜地区展开这项疫苗接种服务,以满足各地区民众的接种疫苗需求。

为研究重开国会设立特委会 林思健抨国盟多此一举

砂希盟秘书林思健上议员认为,当今首相慕尤丁岌岌可危、摇摇欲坠的政权,如今以拖字诀尝试买时间,担心国会一旦召开将面对宛如其土团党署理主席,也是前任霹雳州务大臣被自己盟友投下不信任票的命运,进而土团党正式瓦解。 阿末法依沙是在霹雳州议会内被投不信任票,当时是除了希盟以外,包括被其盟友巫统倒戈,慕尤丁肯定害怕若是开国会,同样的历史上演在其身上。 “这样一来土团党署理被罢免州务大臣职位,主席被罢免首相职,土团党原本已经苟延残喘,若是这情况出现,这个党根本没有继续生存的本钱。” 这也是为何首相所作所为令人啼笑皆非,说在国会复会前,由朝野代表组成的委员会负责探讨重要层面,包括是否能以面对面方式召开国会,以及混合线上线下开会是否符合会议常规的条文,这根本是多此一举、劳民伤财。 最高元首和统治者会议的结论已经明确告诉政府国会召开的必要性,这根本不不需要委员会,国会本身内部已经有很多职员,有本身的体制,加上卫生部专业的意见,可以确保所有的标准作业程序能够获得严格的遵守,也有保安和警方维持开会的相关秩序。 “成立委员会、等待委员会开会再呈报告这根本就是再拖延,更与之前首相自己所说9或10月召开,显然是自打嘴巴,看来是慕尤丁已经自乱阵脚,根本不知自己在做什么,不过是想要紧紧抱着首相一职。”

诗巫再也疫苗中心 路途遥远造成弱势群体不便 卫生局应让年长者在诗巫市区接种疫苗

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今日发文告表示,最近许多诗巫市区民众针对他们被安排前往在诗巫再也的社区民事中心接种疫苗一事向她做出投诉。 “当然我了解诗巫再也是属诗巫省范围内,距离诗巫市区大约27哩的路途并不算非常遥远,但是对于无车一族尤其年长者以及弱势群体则就另当别论,这些群体都因着交通问题而最终无法成行去接种疫苗,十分可惜。” 她也指出,由于诗巫再也距离诗巫市区也有一段路程,一些年长的民众由于顾虑到本身的健康状况在接种疫苗后的驱车回程的路途中或许会感到不适因此不敢赴约而忍痛取消预约。 刘强燕说,有关当局或许认为民众可以选择乘搭德士或者电召车前往诗巫再也,但是当局是否有考量到并非所有群体都有能力负担来回诗巫再也的车资,尤其弱势群体,双程需花费将近一百零吉的车资对他们来说绝对是一个重担。 她表示,倘若有人无法前往接种疫苗而也没有取消预约的情况下也将造成疫苗被浪费,因为冠病疫苗从冷冻中被稀释后,保质期只有几个小时,更不能在隔天使用。 因此,刘强燕建议诗巫再也的疫苗接种中心可以考虑开放让那些不计较路程太远并自愿前往该处接种疫苗的诗巫市区民众来登记,又或者把这些登记者列入候补名单内以便随时替代爽约接种者,这将有助于减低疫苗被浪费的机率。

政府应划一冠病检测价格 俞利文:确保民众平等负担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促请联邦政府和卫生部必须设法将西马和东马的冠病检测费用顶价保持一致,确保所有人是平等负担,这也是国家对抗新冠肺炎的必要条件。 俞利文今日针对卫生部长阿汉峇峇指政府已援引紧急状态条例设定检测费用顶价,确保抗疫期间有关费用保持合理事宜,这么表示。 然而,他认为冠病检测费用在东马和西马之间肯定存有顶价差异。 目前,聚合酶链反应(RT-PCR)检测在西马是150令吉、东马200令吉;抗原快速检测试剂(RTK-Ag)西马是60令吉、东马80令吉;以及血清抗体快筛试剂(RTK Antibody)西马是50令吉、东马是70令吉。 俞利文质问政府,为何在疫情大流行期间,东马和西马之间的检测费用却存在价格差异?身为政府理应摒弃地域之分,设法补贴成本差异,以公平对待所有人。 他指出,若按照现有费用,东马人需为检测额外支付近40%费用,那是不公平也不合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