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9月 25, 2021

更多新闻

莫空喊恢复砂主权口号 人联应停止忽悠人民

1963年9月16日,北婆罗洲(包括砂拉越和沙巴)以邦的地位,与马来亚,新加坡签署协议,一起组成马来西亚。 根据当时1963年的马来西亚协议(MA63)砂拉越拥有不受争议的主权。可悲的是,1976年,敦胡申翁在国会提呈《联邦宪法》修改法案,意图把砂拉越从马来西亚三邦之一的地位贬为马来西亚13州之一,竟然获得了国会通过!人联党当时的国会议员,全部都支持修改宪法。当时内阁130人赞同,9人反对! 9票反对票,全部来自西马!当中包括8张反对票都是来自当时从未踏着砂拉越的民主行动党,林吉祥与其同志一伙。东马人支持被贬,反而是西马人在反对! 砂社青团团长许溧根表示,斗转星移 ,事过境迁。如今人联党的领袖可能在舒适圈太久,忘记了自己当初如何支持修宪,出卖砂民的举动了。看回2017年5月12日召开的砂拉越州立法议会。会议上的《2017年公投法案》,在9票对58票的情况下,遭到否决。当时,除了拿督斯里沉桂贤缺席之外,人联党所有州议员包括拿督陈超耀与拿督李景胜也一同举手支持反对,致使公投法案无法通过。 希望联盟执政时,曾经提呈修宪修正案,还原砂拉越及沙巴三邦之一的地位,但是由于砂拉越政党联盟和人联党的国会议员在这个紧要关头放弃投票,仅获来自希盟的138票支持,以致这项2019年宪法(修正)法案无法达到三分之二门槛胎死腹中,铩羽而归。 许溧根直言,人民对人联党以及其盟党将砂拉越主权出卖,二度出卖砂拉越的事实还历历在目;如今人联党领袖竟然还好意思大言不惭,睁开眼睛说瞎话,口口声声要恢复砂拉越主权,真的是天大的笑话。他说,砂政盟GPS在国会拥有18位国会议员,在一共有82席的砂州议会有68位州议员,难道还不够强大,还不够多数吗?

不苟同朝野签署备忘录 人联只会无理取闹

砂行动党古晋社青团今日发表文告表示,人联要求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表态是否支持沙菲益任相无非就是无理取闹,也强调这是人联党企图转移自身拥抱巫统与伊斯兰党的视线。 副团长陈祥智指出,在前首相穆尤丁下台之后,在新首相人选的问题上,泛在野党拥有了105位国会议员的支持,而泛在野党也达成共识,即沙菲益以及安华都是首相人选,两者之间谁能获得更多额外支持,那么105票就归谁。这就表示了,身为“造王者”的砂政盟当时如果支持来自东马的沙菲益担任首相,那么今天就不会轮到沙比里担任首相。 “遗憾的是,砂政盟一再的为了自身的利益而选择背叛人民的意愿,宁愿与巫统以及伊斯兰党站在一起也不愿意看到东马人担任首相,同时也壮大了伊斯兰党而导致伊斯兰党一再的发表以及试图实施宗教与种族极端的政策。” 由此可见,人联党在这个时间点挑起这个课题实际上是想企图淡化砂政盟支持极端政府的事实,同时也想借机分化泛在野党的友好关系。此外,社青团也对于人联党不苟同政府与希盟签署“信任、供应、改革谅解备忘录”(CSRA) 而感到失望;他强调,这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也是国家迈向成熟民主制度的一大步,朝野签署备忘录创造崭新的政治气候,也是历史性的一刻。在这疫情的泥沼中,朝野合作打开了新的政治格局,是为了拯救人民的生计和加速恢复经济,以让大家可以尽早回到日常生活。 而他认为,人联党对于希盟与沙比里政府签署备忘录的不苟同,这是否表示了人联党不支持所签署备忘录当中所提出的改革?又或者是不愿意看到朝野携手签署了备忘录之后所看到的历史新篇章? 备忘录当中的改革包括了行政改革、国会改革、确保司法独立、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MA63)、加强2019冠病抗疫计划。签署备忘录主要是携手专注经济和抗疫工作,在这疫情的泥沼中,朝野抛开歧见打开了新的政治格局,是为了拯救人民的生计和加速恢复经济,好让大家可以尽早回到日常生活。但遗憾的是,这似乎是人联党所不愿意看到的。

联邦企图继续打压大马女性地位 砂政盟拥10内阁成员仍支持上诉让民失望

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指出,政府应该尊重高庭的裁决,大马籍女子即便在海外产子将自动获公民权,而政府迟迟不撤回上诉的做法,真叫人失望。 高庭于9月9日裁决,允许大马籍女子与外籍配偶所生的孩子,可自动获得大马国籍,周长佑认为,这也证明了我国在承认性别平等方面,更迈进了一大步,惟,如今却“卡”在总检察署的上诉,让整件事彷佛都回归原点。 公民权议题一直缠绕着我国的许许多多家庭,其中也衍生不少问题,有些一等就是十年载,甚至更久,已让人有种“取得公民是可遇不可求的”的感觉。今天,这件事再次在高庭掀起和裁决,甚至还出现部长所谓“国安”、“争取时间”的理由,数十年来也都是停留在重复又重复的承诺。他表示,政府如果不赞同大马籍女子海外产子将自动获公民权,那就要设法修宪解决问题,而非一拖再拖。 本身在处理一些民众的公民权问题也同样经历了,申请的手续须经过繁文缛节,有时候就连等待一个签名,就是数年,即便递出多少公函也无济于事。不可否认,申请公民权须有一定的手续和过程,但最终得到的结果往往不尽人意,都并非如指定的条规般,而是现有繁杂程序已出现不公平且不成比例的负担。 也因此,周长佑不赞同内政部长所言的“海外产子获公民权须修宪”甚至“争取时间”的言论,因为高庭的裁决已足以成为修宪的原因,理应立即生效。 “这些大马籍母亲和孩子们正经历着痛苦,甚至无法用言语去形容他们的无助。每个孩子都由伟大母亲生,允许自动获公民权的对象不能只供予父亲,这完全不符合逻辑及错误的,更带着性别歧视,同时也已违反联邦宪法。”

希盟拨款沙砂高居前朝之冠 社青团:人联最爱睁眼说瞎话

砂民主行动党社青团今日发表文告表示,人联党一再的睁眼说瞎话抨击行动党是无谓的举动,因为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而一再的污蔑行动党的行为不仅仅是将砂拉越人当作傻瓜,同时也是无济于事的举动。 社青团是针对人联青总团长的言论而作出评论,团长许溧根直言,任何有跟进国家政治的民众都会知道,人联党青年领袖有多胡扯。因为纵观马来西亚历史,希盟对于沙巴以及砂拉越的拨款是最高的,这也凸显出希盟政府重视砂沙三邦之一的地位。 “相较起国阵政府以及后门政府,希盟更重视沙巴以及砂拉越人民的权益以及三邦之一的地位,而希盟对砂沙所作出的努力,比起历任首相只会口头上重视可说是犹如天渊之别,这是人联青所看不到的。” 就希盟执政后2019年马来西亚财政预算案当中,砂拉越共获拨款高达43亿令吉,继沙巴后高居全国第二。试问这在国阵和国盟时期可曾发生?而在2020年,砂拉越从全国发展开支总拨款就获得了44亿令吉,沙巴则有52亿令吉。 因此,砂拉越所获得的发展开支拨款,占全国发展开支总拨款的7.8%。 可以很明显看出的是,自希盟倒台后,2021年财政预算案,全国发展开支总拨款为690亿令吉,砂拉越却只获得45亿令吉,这看似增加的一个亿但实则在总体来说却少了1.3%。砂拉越所获得的发展开支拨款,只占了全国发展开支总拨款的6.5%。这意味着,砂拉越获得的发展开支拨款从希盟时代的7.8%,减少到如今国盟时代的6.5%。 他直言,随着全国拨款的提高,若按公平分配,砂拉越所获的拨款应增加更多或至少保持在7.8%,而不是减少。但面对被削减的拨款比例,人联和砂政盟众领袖不但没有指责国盟,还欣然接受,阿邦佐甚至表示满意及声声感谢联邦政府。这间中逻辑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避免进一步分裂人民与国家 东西马各族群应在共享繁荣中进步

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于2021年9月21日在国会下议院参与国家元首施政御词辩论 上周,希盟与联邦政府签署“转型与政治稳定”谅解备忘录,而在刚过去的9月16日,我们也庆祝马来西亚日58周年纪念。 我的同僚们在参与辩论时都已提及“转型与政治稳定”谅解备忘录的其他条款以及国家经济复苏计划,而我只有12分钟的辩论时间,因此,我此次的辩论将着重于谅解备忘录的第5项,即1963年马来西亚建国契约(MA63)的事项与执行。 马来西亚组成58年后,原本我们应该是期待一个更加团结的国家,东西马两地人民共享繁荣,大家一致为国家的建设而努力。然而,遗憾的是,情况并非如此。 马来西亚不仅出现越来越多的种族分歧,归功于巫统和伊斯兰党多年来不断的炒作和煽动种族及宗教课题。 如今,就连东马和西马之间也存有越来越大的分歧,许多砂拉越人更纷纷提出争取砂拉越独立,脱离马来西亚的说法。 促使砂拉越出现这种争取独立的情绪的关键因素之一就是西马和砂拉越之间长年以来不公平和不平衡的发展,以致让许多砂拉越人认为,我们在1963年9月16日只是从英国殖民地,转变成为马来亚政府殖民地。

58年进步微乎其微 砂拉越需要真正为民服务的政府

民主行动党泗里街支部副主席黄拔明指出,砂人联党/砂政盟统治砂拉越已58年之久。這些年來,如与其他州或其他邻近国家相比,我們取得的進步微乎其微。这些邻近的国家包括新加坡、南韩、越南或泰国. “我们不明白,当我们砂拉越落后其他州這麼多时,為什麼我们的州议员还呼吁我们支持现任的政府! 现在我们在泗里街或在全砂拉越几乎無就业机会,況且每年砂拉越有幾千人大学毕业。可是,我们的就业机会却保持一样.我們不要停留現狀,我們要一個真正為人民服務的政府。 看看我们的周围,不少的儿女都在外地,如西马或海外工作。如果他们在那裡能夠挣取很多钱來支持父母,那是非常欣慰的。可是大多数却难以支持他们自己。 就是因为得到的砂人联党/砂政盟的支持,拿督沙必里耶谷才能成为后门政府的首相.现任的政府是受到伊斯兰党/巫统所控制的 .现在伊斯兰要修改宪法及要大马成为回教国,提呈在大马的“控制及限制非伊斯兰教的发展”草案.我们能给予支持吗?这是州议员所谓的政治稳定吗? 此外,成千的华文教师被调派到沙巴及西马执教,甚至一些已超过10年之久而无法返回砂拉越执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