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五月 26, 2020

更多新闻

店内用餐比走廊用餐更不卫生 许溧根促政府重新检讨 咖啡店业者走廊摆桌问题

砂地方政府应慎重再检讨咖啡店走廊不准摆放桌椅的措施。 行动党美里社青团团长许溧根指出,在过去接获许多咖啡店业者来电反映对此项政策不合理,而他本人在走访数间咖啡店巡视察觉,店内用餐相比在走廊用餐更不卫生。 “在店里面对油烟问题外,主要是店内空间窄小,空气不流通,感觉闷热,因此有理由相信如果病毒传播,在店内速度肯定比走廊来的更快。” 许溧根于今日针对咖啡店走廊不准摆放桌椅发文告表示,只要业者遵从标准作业程序,在走廊摆放桌子保持至少2公尺距离,因此认为地方政府应该给予通融,毕竟业者都已缴付每月15令吉费用。 此外,许溧根提醒烟民,卫生局在现阶段奔波劳命应对新冠肺炎毒病的非常时期,因此取缔烟民行动减少,但不代表咖啡店允许民众吸烟,他劝阻烟民勿以身试法,驾凌在法律至上,被取缔才来后悔。

为了及早结束抗疫 林思健冀人民坚守行管纪律

砂希盟秘书兼上议员林思健说,接下来有佳节假日,希望美里市民继续坚守纪律,大家展现抗疫决心,以大家照顾好大家的心态,希望现况尽快雨后天晴,人们恢复正常生活。 他以他个人为例,虽然所有出席国会开幕典礼的国会上下议员,是获得砂灾难管理委员会豁免返回砂拉越后不需要居家隔离,但是他为了人民的安全,确保美里可以继续保持绿区,他仍然会自行在居家隔离14天保持必要的距离。 他表示,在此前国会上下议员是否豁免居家隔离,政府在这方面没有良好的沟通与协调,当他与峇南国会议员安义尧,及实务的国会议员鲁卡尼斯曼从吉隆坡返回美里后,原本被禁止返回住家,在他们要求查证下才知道是豁免,过后才被放行。 他们三人当时却被指示戴上健康追踪腕带,就是手腕戴上有注明编号,及二维码的白色塑料带,只需用智能手机扫描腕带的二维码,便可进入全球定位系统页面输入资料。这个产品是让有关当局追踪居家隔离者的行踪。 他也依据指示进行有关程序,两小后他接到美里县长阿都阿兹致电予他告知有关作业程序有误,砂州灾难管理委员会是豁免他们隔离,因此他们可以自由四处行动。 他较后也接获美里民防部队指挥官哈兹利来电,告诉他可以将有关塑料防水环剪除,一般程序是佩戴后在隔离期间不可剪除,林思健要求后者将有关指南以Whatsapp讯息通知他,作为确实依据。

出行措施变更导致人民滞留西马 俞利文:政府应针对特例给予调整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许多原本打算返砂的砂拉越人因为政府昨日宣布出行措施变更,而无法获得警方批准申请,导致他们被滞留在西马。 俞利文今日针对国家安全理事会不允许公众跨州举措事宜发文告表示,本身乃接获来自民众寻求帮助,尤其是那些在措施变更之前已购买机票的砂拉越人,因为他们不确定是否还能飞回砂州。 他称,虽然在非常时期强烈建议民众只在有必要时才出行,但政府可以针对一些特定因素和地理环境给予调整或者豁免,尤其是对沙巴和砂拉越给与特别考量。 “我们接获一些滞留在吉隆坡和柔佛的砂拉越人来电,即使他们已经购买返砂的机票,但警察仍拒绝批准他们的申请。” 他解释,有的砂拉越人飞去西马是在当地医院寻求医疗护理或复诊,他们现在希望可以返回砂州休养,但政府的禁止跨州措施促使他们无法回来。 俞利文认为,如果各机构之间在标准作业程序方面取得良好协调,或是仅通过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以管制入境流量,不但可以避免民众混淆,也能更有效的将问题控制。

国盟虽顺利通过一日国会 林财耀:实则并不稳定

诗巫国会议员林财耀表示虽然国盟顺利通过一天国会,不代表接下来国盟将会是个稳定的政府。 林财耀说从国会可以看出首相慕尤丁的支持率并没有报导般说的114,减去斯里阿曼国会议员和副议长倪可敏,慕尤丁只有112最多。 林财耀预测接下来到7月国会将会是另一轮的考研给国盟政府。因为巫统和回教党已经放话,他们冲其量只是支持慕尤丁任相,并不是国盟一份子,也并不受国盟约束。虽然开5月国会之前巫统和回教党领袖签署了国盟的文告。因此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巫统绝不会让土团强大,土团也会想尽办法限制巫统,什么时候会爆发巫统出走的爆发点,只是时间的问题。 林财耀继续说国盟是以利益联合的联盟,其中它的国会议员都分到官职来安抚,以及收买。到底国家要付出多少资源来维持国盟这个联盟?这问题是首相慕尤丁应该交代的。 林财耀调侃砂政盟是最没有骨气的联盟,最终还是为了官位,官位不大还不坐。甚至还可以与现在喊着要实行回教刑事法的回教党合作。大家都知道国盟是一个以种族和宗教为基础的联盟,打着要实现马来人在政治上大团结为目标。是一个想继续用种族政治来生存的联盟,这是和马来西亚各族平等的愿景是相违背的。 “砂政盟一边厢喊着砂拉越不一样,我们没有种族政治;一边厢却和种族宗教的联盟合作,到底居心何在。”林财耀说道。

砂政盟违背民意联手巫伊 人联还企图为结盟撇清关系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遗憾的指出,砂政盟与国盟之间的结盟已是不争的事实,愿意与巫统和伊斯兰党站在同一阵线,成立违背民意的国盟政府,不惜民主制度,更走回国阵过去执政马来西亚55年的贪污腐败、种族与宗教极端的政治路线治国。 她说,就连砂盟秘书长拿督亚历山林奇终于承认砂盟就是国盟的一份子,因此,砂盟,尤其是人联党还要掩人耳目,与国盟撇清关系,根本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众所周知,伊斯兰党从来不放弃建立神权回教国,巫统更是一个维护盗贼统治的政党。可是,砂盟却愿意典当砂宗教和谐的优势,选择与极端腐败的巫伊合作。这无疑将对联邦宪法和砂拉越世俗社会结构造成极大破坏。 她也抨击,砂政盟包括土保党、人联党、人民党及民进党选择与国盟联盟的举动,就如等同于“引清兵入关”,让贪污腐败及极端的政权死恢复燃。 最令人感到担忧的是,接下来我国国家的许多政策包括孩子教育制度、医疗系统、金融系统、商业生态系统等都会深深的受到伊斯兰党的回教意识形态所影响。 她强调,伊斯兰教并不是砂拉越的官方宗教,而是以达雅族群信奉的基督教为主。因此,她呼吁人民要提高警惕,制止砂盟与国盟为所欲为,不让巫统及伊斯兰党在砂拉越有立足的余地。人民有必要竭尽所能,维护砂拉越原本享有的世俗社会的架构地位,同时,砂人民能在不受种族、宗教文化的背景影响下,共同和睦相处。

游子返砂 检测报告未出 未满14天就回家 黄培根批砂政府太草率

砂行动党署理主席黄培根州议员认为,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处理西马回乡的学子及游子们安全回家的安全举措,做得不足与太草率。 他称,他们得到的可靠消息显示,这些回乡的人士虽然被安排在酒店暂时居住,可是这些人在卫生部的检验后,没有等报告出来就被“赶回家”。 “这样的隔离只是象徵性罢了,没有任何的实际效果,是做戏还是什么?” 他续称,按照新闻报导,要从西马、沙巴和纳闽回乡的学子人数,就有8千116人,政府早前宣布所有回到砂拉越的学生,都必须经过14天的隔离才能回家。 他说,第一批回乡的是被安排在酒店隔离14天才回家,可是后来的几批,就只象征性的被隔离一两天,替他们做冠病测验后就让他们回家,而且他们在酒店是被安排两人同宿一房,而不是真正的各自隔离,让人们猜疑州政府对抗疫的决心。 黄培根表明不了解为何州政府要改变政策,并表明如果要隔离,就必须各自隔离才能减低传染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