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八月 12, 2020

更多新闻

不向恶势力低头 周政新促民众勇敢响应号召

丹绒峇都州议员周政新指出国盟后门政府应该效仿希盟执政时期着重为人民与国家服务,而非为了保住政权与官位,天天忙于迫害反对党。 他说,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被指涉及贪污被控一事叫人感到伤心,但他相信正义得以伸张,所以人民应该大胆的出来声援林冠英。 “控方当日在特别法庭审中要求200万令吉的保释金,法庭最终准许林冠英以100万令吉保释候审。我们向支持者借了50万令吉交保,另外的50万令吉则必须在来临的星期一(8月10 日)缴付。林冠英也将在下星期一及二面对大马反贪污委员会的另外两项控状。 “ 因此,民主行动党发动为期一周,主题为“与林冠英同在”的每人10令吉募款运动,以支付林冠英的保释金,并且偿还行动党向支持者借来的款项。 民主行动党坚信,马来西亚人民会挺身捍卫公道,以确保正义获得伸张。有意捐款者,可汇款至民主行动党的大众银行头:

口罩成了贫困群体的负担 阿都阿兹吁贸消部再调低顶价

鉴于联邦政府规定8月1日至8月14日起,必须在公共场强制性戴口罩政策,今早,我带领巴都吉当火箭团队一起上街派发近400包免费口罩。 我们在位于巴都吉当州选区的3里Maong Bazaar分发口罩给予该区的小贩和民众。除此之外,我们还派发了400张有关预防新冠肺炎的传单和DAP简介传单,借此提高人民防疫的健康意识。 政府实施强制性戴口罩后,我收到了许多当地小贩和民众的投诉。他们向我申诉政府并没有采取必要的措施来降低口罩的顶价。甚至还有人告诉我,相比起希盟执政时,希盟领导的国内贸易和消费者事务部(贸消部)还会体恤人民而设法降低了三层口罩的顶价。 希盟执政时期,每片三层口罩的最高价格仅为每片RM0.80(零售价)。那时,贸消部由赛夫丁和张健仁领导。 不幸的是,希盟联邦政府在被砂政盟以造王者的身份联手巫统以及伊斯兰党夺权后,就将每片三层口罩的顶价调涨至RM1.50。 虽然,当新任部长(来自砂拉越)最近在国会宣布将价格上限从2020年8月15日开始降低至每片RM1.20时,此顶价仍然过高,许多人还是无法负担。这是因为该建议顶价比希盟政府时期高出50%。 过高的顶价将使消费者容易受到商家的剥削,尤其是考虑到政府已强制公众在公共场所戴口罩。

财政部回应泗里街区国会议员黄灵彪提问:评估工作仍在继续,而有关马来西亚航空集团(MAGB)的策略性解决方案,将在获得有关方面批准,择日向外公布。

泗里街区国会议员黄灵彪在国会上,要求财政部说明是否政府有计划出让马航或重组马航。 财政部部长回复表示,目前政府在马来西亚航空集团(MAGB)或马航(MAB)没有股份。马来西亚航空集团100%由国库控股拥有。因此,由于政府在马来西亚航空集团没有任何股份,而国库控股是马来西亚航空集团最大股东,一切有关马航和马来西亚航空集团重组或收购,必须依据国库控股董事会批准。 他说,目前,一切有关策略性的解决方案正在进行评估。然而,寻找有效的策略性解决方案的努力,被2019新冠病毒所影响。国家航空公司被逼将焦点移向着重于各项措施的实施,以应付疫情对旅游业的影响。 "评估工作仍在继续,而有关马来西亚航空集团(MAGB)的策略性解决方案,将在MAGB得到最后决定和获得有关方面批准,即将择定日期向外公布有关解决方案。"

拜访诗巫警区主任史丹里 行动党助民众反映问题

我和武吉阿瑟州议员郑爱鸰于昨天拜访诗巫警区主任史丹里,针对目前疫情下的复原期行动管制令(RMCO)与标准作业程序(SOP),我们向主任反馈一些人民面对的问题。 根据诗巫警区主任的数据,从5月27日至今诗巫警官在SOP条例下共开了针对个人148个及针对业者53个罚单。我们希望民众对警方开SOP罚单的流程有一定的了解,以保护自己的权益。在SOP条例下,触犯方的罚单必须在当场开,罚单也不可回到警局内开,警方也无权将触犯方的身份证取回警局,而罚款则向卫生部缴付。民众若被开罚单可以要求警方出示所触犯的条例,若警方无法明确指出所触犯的条例仍然开罚单,民众可以以理据争。 我们要求全部SOP条例必须在宪报上刊登,因为任何的法律必须在宪报上刊登才有法律效益。目前一些SOP的条例并没有在宪报上刊登,使其标准只能依照各区相关单位自行拟定,进而导致各区、各州SOP标准不一的乱象。我们认为应该将SOP的条例、实行条件等相关细节写入宪报,让SOP成为法律条文才能够有个标准供人民遵守。先前甚至出现警方针对车内不戴口罩人士开罚单,后来得知车内不戴口罩符合SOP而将罚单取消的笑话。在法治国家,我们不能将罚款当儿戏,我们需要一个标准,什么地方应该戴口罩、社交距离多少、公共场所人数限制等相关条例都应该清楚刊登在宪报上。 对于联络方式追踪(contact tracing),目前政府已强制商家出示mysejahtera app二维码供民众扫码。一些没有手机的民众,我们呼吁民众不要抗拒写全名名字和准确的电话号码,万一爆发新病例,院方和卫生部可以明确追踪与患者接触人群,最快速度降低病毒扩散的风险。SOP的实施不是为了为难大家,而是要保护你、保护你的家人免于病毒毒害。在这个困难的时候我们呼吁民众积极与警方配合,对抗疫情。 现在复原行管期经济复苏是重点,砂拉越及诗巫的疫情可以说得到控制,我们认为行政单位更应该把重点放在从外国进入砂州的人士身上包括隔离期间的一些问题,如:一些砂拉越的病例是发生在西马检测是呈阴性、回砂后却呈阳性的情况;入境砂拉越人士隔离地点需要妥善安排;严格管控与加里曼丹边境的老鼠路以防漏网之鱼;执法单位应该严惩戴隔离环仍外出者。

金卡发放过程混乱 杨薇讳呼吁砂政府系统化处理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呼吁砂州政府在处理肯雅兰金卡的事宜上能够更有系统化,以便申请者能拥有一个平台查询申请状态及领取金卡的地方。 她说,到目前为止,砂州政府依然没有一个系统或一个全权负责单位让民众查询在哪里领取肯雅兰卡,也没有一个管道可以查询申请者的申请状态,非常混乱 ,有如无头苍蝇般,毫无头绪. "申请一张肯雅兰金卡都为这些乐龄人士带来麻烦,还要这些老人到处拨打电话查询,而且电话热线也帮不上忙." 虽然砂福利、妇女、家庭与儿童发展部部长拿督斯里法蒂玛陈赛明说可以通过拨打福利局热线电话查询,可是部门也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只说肯雅兰金卡已经交给政党和社区领袖的手上。 “目前所看到的只有部长把肯雅兰金卡移交拍照,没有清楚交代肯雅兰金卡要如何才能够领取到。” 对此,她接到许多乐龄人士向对她反映这种安排非常不满,并谴责砂盟政府根本没有诚意帮助这些乐龄人士。

助贫困农民减轻生活负担 政府需成立工作队促成农业现代化

民主行动党泗里街支部呼呼州政府成立工作队来协助农民进行农耕现代化及釆取有效的步骤,设法协助州内贫困的族群,尤其是农民生活负担。 该支部发言人黄拔明认为,父母不应该把务农当作是—份冷门的职业。其实,它是—份有利可图的职业,只要农民拥有大片的农田。 在西方国家,如新西兰、加拿大、法国及美国,务农是非常吃香的工作,而且可以成为小康之家。 他指出,州政府应該设立市场销网(set up marketing network )讓农民种植他们的农作物,另一方由政府收购后供出口国外。 他说,砂州政府之前雖然有提起将砂州农產品出口到新加坡等地,但只闻楼梯声不见人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