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4月 20, 2021

更多新闻

疏忽导致电脑系统故障 古晋海港局应承担额外的货柜费用

古晋海港局应该全面吸纳由船运公司基于实纳里码头电脑系统出现故障而向进出口商征收的额外的货柜费用。 昨天,所有运输公司宣布,由于当局的电脑系统故障,导致货船周转及货运延误,他们将向进出口商征收额外费用,即20尺货柜300令吉和40尺货柜600令吉。 根据当局的官方数据显示,古晋海港局在2019年的货柜吞吐量达24万TEU(20尺货柜单位)。 以此推算,古晋海港局的货柜吞吐量每月平均达2万TEU。 若是每个货柜单位征收300令吉的额外费用,那么每月征收的额外费用则高达600万令吉,或一年7200万令吉的额外费用。

行动党为更好马来西亚而奋斗 陈国彬抨击人联误导民众

砂行动党青草路支部主席陈国彬表示,“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是行动党不曾改变的奋斗。行动党一直都不是一个以种族或肤色为出发点的政党。所以人联党在报章上的言论极具误导性。 陈国彬是在今晨在肯雅兰为民众办理手续时,民众向其反映说,他们并不苟同人联党青年总团秘书在报纸上针对行动党的批评,更指出人联党最犀利的武器就是将所有自身做不好的事情推给行动党。 年长民众向国彬吐槽人联党在报章上的言论 对此,陈国彬表示,人联党由始至终都在跟随巫伊联盟的步伐将路牌课题种族化。行动党粘贴中文字之举,纯粹只是为了捍卫砂拉越原有的多元和谐文化。奈何人联却将巫伊联盟极端的那一套搬到砂拉越。 “海唇街可被谓为古晋的心脏,古晋是从海唇街开始延伸开来。而古晋社青团恢复原有路牌的举动志在还原拥有历史价值的街道名称。” 陈国彬强调,行动党的政治理念百变不离其中,一心为了“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而奋斗。在希盟执政的第一年就身体力行准备修宪,恢复沙砂地位提上国会。更设立建国契约特委会探讨了内里细节,即便先前慕尤丁访砂时所说的那些,包括设立沙砂事务部长也是在希盟时期探讨同意后的结果。可笑的是,砂政盟众成员党于2019年却连同巫统和伊斯兰党一同否决了当时的修宪。否则,早已恢复到建国契约时的地位,而不是如今的邦(Wilayah)或区(Region)地位。

诗巫7区新SOP引混淆 刘强燕:不伦不类且乱七八糟

为了阻止冠病的传播,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在诗巫7个区(zones)分别为苏功/拉达、曼迪斯、保由、武吉立麻、东山、市中心及中华路落实了新的条件行动管制令SOP。 对此,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表示这项仅针对诗巫7个区实施的新SOP “不伦不类,乱七八糟”。 “ 我从今早开始就不断接获来自四方八面民众的电话要求厘清这些新SOP的疑惑,甚至我本身也对一些SOP感到混乱。“ 刘强燕指出,根据官方公布的其中一项SOP,这七个区内的“必要行业”可以运作,前提是得先需获警方批准,她说既然是“必要行业”那为何还得多此一举去申请以获得警方的批准呢? “我接获许多这些受影响地区的饮食业者(饮食业属于必要行业)询问他们是否也需要申请准证才可以开门让顾客前来打包食物,我向有关当局再三询问后被告知不需要申请准证。”

未适当规划开课指南和程序 俞利文抨教育部罔顾师生感染风险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教育部在新冠疫情高峰时期,显然没有顾及学生和教师的感染风险,同时也未有适当规划应对大流行的学校开课指南和程序,来确保学生在不受疫情影响下跟上学习进度。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目前随着砂拉越乃至全国的病例激增,多数父母和老师很是担心学生上学的健康及安危。尤其自教育部指示学校复课以来,全国已多达186所学校,单是砂拉越就有大约112所学校出现感染病例。 他解释,本身完全理解学校复课与否是一项艰难决定,因为当中须要顾虑且考量到许多因素,特别是在保护学生健康和课业学习之间取得平衡,尤其对家境贫困和居住在郊区的学生。 令人担忧的是,在疫情大流行的一年之后,教育部似乎还没有制定解决问题的全面计划,也没有帮助教师如何应对现状。 而且,教育部每每在政策上的朝令夕改,甚至临时做决定的表现上,凸显了教育部的反应迟钝,这只会让家长感到担忧和困惑。 俞利文说,教育部差强人意表现不仅导致学生和教职员被病毒感染,甚至影响这一代学生学习,尤其来自贫困家庭的学生在居家学习方面受阻,以致他们难以赶学习进度。

根据ISARAWAKCARE指示 前往古晋福利部却无法得到金卡 杨薇讳:问题出在哪里?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要求掌管砂福利、妇女与家庭发展部长的陈赛明做出交代,为何ISARAWAKCARE ”所显示领取肯雅兰金卡领取地点是在古晋福利部,可是民众却面对古晋福利部需要耗时数个星期依然无法找出金卡的下落,究竟问题出在哪里? 她说,砂政府自推出肯雅兰金卡以来,砂福利局没有设立一个完善的系统来处理肯雅兰金卡事宜,就单单一张金卡,古晋福利部就无法有效率的寻找金卡的下落,引起申请者对砂州政府的办事效率感到怨声载道。 杨薇讳透露,民众日前所面对的问题就是就算通过面子书的“ISARAWAKCARE”显示申请者可以前往福利部领取金卡,可是,当申请者事先拨打电话向福利部确定时,却被告知福利部需要时间来找寻金卡的下落,卡找到之后会通知申请者前往领取。 “最不能接受的是,一张卡寻找了两个星期,依然没有音讯,就算重新跟进,福利部官员又同样的重覆回复需要时间来寻找金卡,找到之后会做出通知。再者,砂福利部的电话很难拨通,不是占线,就是没人接听,或是通话被转来转去,最后挂断。” 杨薇讳说,民众为了一张肯雅兰金卡,几乎被搞得心力交瘁,这种所谓的惠民计划到底诚意何在?砂州政府及负责的部长是否有为这些乐龄人士着想?不但没有为他们带来方便,反而制造更多的问题。 更何况,目前仍是疫情时期,肯雅兰金卡的申请者都是年长乐龄人士,也是属于高风险群,不应该让他们奔波劳碌。

砂拉越确诊疫情递增数惊人 砂政府应加快砂民接种疫苗速度

砂行动党西连支部主席林宝龙表示,疫情确诊病例递增数让人感到震惊,砂政府务必迅速让砂拉越民众也接种疫苗。 “昨天,砂拉越单天又创下了512宗确诊病例,再一次在马来西亚各地中夺魁。” 即便如此,砂灾委依然在昨天宣布砂疫情重灾区不会落实行管令。有鉴于此,林宝龙呼吁砂灾委采取更严格的措施或程序来遏制新冠病毒的传播。 “是时候让砂政府给已登记的砂拉越人民都注射疫苗。” 他说,实际上砂政府应采纳行动党于今年初的建议,落实跨区域或跨省的管制,仅允许有紧要业务的人士跨省或跨区,以减低人员流动过于频密所带来的感染风险。 遗憾的是,政府始终认为反对党只会对政府所做出的每项决定提出反对而不采纳反对党的意见。但这个地方属于每一个砂拉越人,作为负责任的砂拉越人,与政府并肩作战是每个砂拉越人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