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1月 30, 2021

更多新闻

政府须设法降低往返砂机票价 让砂民能返乡投票履行公民义务

砂行动党宣传秘书兼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今日发表文告呼吁政府必须设法降低选举期间往返砂拉越的机票价格,以便让砂拉越选民有能力购买以返回砂拉越履行公民义务投下手中的一票,进而提高投票率。 她表示,选举委员会已敲定下12月18日为投票日,她今日上网查询各家航空公司机票后发觉这段期间从吉隆坡返回诗巫的单程机票价格飙升至上千令吉,而这个价格并不是每个在外地工作的游子都能负担得起的。 “尽管交通部长魏家祥在国会下议院部长问答环节时称政府不会干涉本地机票的定价,以便航空业可自由调低或调高机票价,以保持竞争力,但是我还是再次呼吁政府要采取必要干预以便航空公司至少会大幅调低选举前后三天往返砂拉越的机票价格,让砂拉越同胞得以返砂投票及返回工作岗位。” 与此同时,刘强燕也呼吁选举委员会必须确保砂拉越州选举会是一场安全、公平和廉洁并符合公共卫生防疫标准作业程序的选举。 “由于大众对新冠肺炎的恐惧,因此这一场砂州选举,选委会应该还是会继续采用马六甲州选的模式而不允许各政党举办聚集人群的大型聚会以及沿街拜票等竞选活动。”

没解决12月往返砂机票狂飙的问题 砂政府扼杀选民回砂投票意愿

砂行动党秘书林思健指出,12月从西马往返砂州的机票狂飙,这显示出砂政盟和人联的原任交通部长李景胜过去根本没有认真的看待和解决缠绕砂沙两地的高价机票问题,而砂原任首长则只沉浸在兴建更多机场或成立航空公司的梦中,这样根本没有捍卫砂人的权益。 林思健指出,投票是大马人的权益,所有选民可以依据本身的自由意愿投票,民选政府则应该坦然允许选民投票,不是让人看到如今这样设下重重关卡,包括机票的价格,让选民投票的成本百上加斤,这是让人极为愤怒的小动作,根本是不尊重选民。 砂政盟在本次一意孤行的快马加鞭为了避开18岁的民意,不顾疫情让砂人面对病毒威胁下的选举,卫生部长凯里也表明这样的期间根本不适合举行选举,也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这就是在打脸以阿邦佐为首执意要选举的砂政盟政府,意味着在这样瘟疫肆虐的大环境,无论是砂政盟抑或是人联是疼惜自己的权位,而不顾民众的生死。 “我们知道无论任何阵营担任政府都可能面对这个长期困扰砂沙人民的高价机票压力,特别是在佳节等特定时期,而希盟执政时期就主打在佳节期间提供特价机票,砂政盟则在问题闹大,来自民众的排山倒海的压力下,才半推半就的处理,这样的心态根本就是毫无诚意为民服务。” 如今选委会在公布投票日期后,期待返回家乡投票的选民却面临这样高价的机票,这证明砂政盟为其中一员的中央政府,在为难和意图阻拦要返乡投票的砂选民,同时更不解民间疾苦,砂政盟所谓本身可以捍卫砂拉越和砂拉越人的权益根本是虚伪,更是多次不攻自破。

地方议会解决不了民生问题 巴达旺议会主席罗生反开播谩骂

行动党党员陈祈开表示,地方议会的功能,在于处理好辖区内各种各样的问题,对于热心民众修桥铺路之事,议会当局应该给予表扬,而不是以狭隘心里,片面地指者他人侵犯议会的权力,甚至,谩骂“你是来捣乱的”。 他说,虽然各辖区设有专司负责人监管,但,人为疏忽遗漏或意外事故常有发生,当有民众投诉时,议会就要扮演救火队角色,尽快抢修,不是视而不见,拖拖拉拉。 他指出,最近面子书上看到巴达旺议会主席罗克强先生的直播,就甘榜哈芝巴基第三期路面暗沟破洞,因刘天亮在居民投诉下出钱出力叫人安装一块铁板,却遭破口大骂“刘先生未经巴达旺议会批准,是来“嘎嘎皎皎”的”,引起网友热议。 罗克强先生直言自己很生气,为什么刘天亮不来议会商量,没有批准就来“嘎嘎皎皎”,还反问刘天亮先生,“你说路破洞已经100天了,那为什么之前不要做”?又讲议会早有计划要进行维修了,图纸也画好了,钱也准备好了,你却跑来“嘎嘎皎皎”。 且不说刘先生是否有没有跟巴达旺议会沟通,可尊贵的罗克强又何须大发雷霆呢?如此一来,往后普通百姓谁敢私自铺路做好事?

承认执政党拨款皆来自纳税人 却误导民众票选人联以换取发展

民主行动党卑尔骚支部副主席郑方仁针对人联党许勋扬的文告表示啼笑皆非。许勋扬一边认同所有给执政党拨款皆是来自纳税人的钱;一边误导威胁选民必须把票投给执政党以“换取”发展。 郑方仁表示许勋扬这种自欺欺人,无的放矢的文告真的浪费和侮辱人民智慧。恒古至今放眼全球,也只有人联党才有如此厚脸皮把人民的税金当作自家私产,把拨款当成糖果威胁利诱人民。 郑方仁提醒许勋扬,要想在政治方面有所作为,还必须多下苦功,认真服务;切忌骄燥自大,乱发厥词。 郑方仁说,一个水沟阻塞,水患美化等等基本民生问题都解决不了的市政府,还有什么脸面谈发展?许勋扬身为美里市长俞小珊的助理,还是少点发言,少一点自打嘴巴为妙。 以俞小珊为例,身为市长,本身的职责就是发展美里,而不是一遇到问题就回避退缩。俞小珊身为市长,连本身的职责都不能胜任,还好高骛远,妄想竞选议员,实在是贻笑四方。许勋扬身为其助理,也应该好好学习,避恶扬善,说不定若干年有机会获得委任市长。

联邦应从过往错误中吸取教训 解决土著企业在能力建设和抗逆能力问题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首相和联邦政府应从过往错误中吸取教训,正视并解决土著企业在能力建设和抗逆能力的核心问题,而非在购物商场等策略地点制定土著参与固打制。 日前,首相宣布建议在各大商场和旅游景区等策略地点制定土著固打制,以提高土著经商或开店的参与率,甚至还指这乃符合“大马一家”概念。 首相还说,这是基于1970年制定的新经济政策(DEB),即增加土著社群参与经济而做出的决定。 俞利文表示,这是20年前修订的政策,政府应该从过去错误中汲取教训,若政府意识到已起不到作用,就必须检讨相关核心问题加以解决,确保所有马来西亚人共享繁荣。 他今日发文告说,首相应该清楚意识到这种“排外和保护主义”政策的失败,尤其在2015年吉隆坡刘蝶广场偷窃手机案引发扰乱事件下,进而催生“玛拉数码商场”计划的失败。

不努力实践民主制度反以拨款要挟民众 砂政府已违反自由公平干净选举精神

诗巫区国会议员林财耀特别助理詹礼新表示,政府应该实行公平拨款给朝野政党的国州议员,以正确的做法来实现真正的民主,不该把政府拨款当作筹码来威胁选民,这是违反自由、公平和干净的选举。 詹礼新表示,虽然反对党几十年来都控诉政府的这种做法,但是执政的政府从来没有改变他们的这种操作方式,这是马来西亚的不公不义,也是一个民主国家的讽刺与悲哀。 他说,2018年509政党轮替,希盟政府本着反对党的选区也需要被拨款照顾的执政原则下,突破国阵政府60年来的作风,照样拨款给在野议员的选区,这是马来西亚的民主新突破。可惜一群青蛙与叛徒策动了喜来登政变,让民主回归到原点。 他说,政府拨款长期以来被当作筹码来威胁选民,说辞无非就是那几句:在野议员是得不到政府的拨款,所以他们的选区就得不到发展;最经典的就是阿吉哥在詩巫拉让花园的集会上说的:I help you, you help me! 这句话在大选期间公开说出来,根本就是一句贿赂选票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