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5, 2021

更多新闻

脱离人联乃出于原则而非破坏政治原则 张守江打破砂一党独霸的黑暗局面

针对全民团结党主席拿督斯里黄顺舸提醒张健仁,在全面拒接跳糟(拒绝跳槽)青蛙的同时,应先责问其父张守江背叛人联跳槽行动党,行动党元老沈瑶瑟表示欣慰拿督斯里黄顺舸相信张守江脱离人联党纯粹是出于原则问题,不破坏政治原则。 1978年守江脱离人联党,为砂拉越人民带来的好处: 打破砂拉越州议会被一党独霸,民声消失的黑暗局面,开始有人监督政府的财政,如何使用人民的血汗钱,有在野党巡视各选区,了解人民对各种基建如道路桥梁,水电的需求是否得到政府应有的照顾,把人民的心声带进议会提出辩论。为砂拉越民主举步。如此的结局,是该赞扬,还是该谴责,人民自有定论,岂能与这些唯利是图叛党的青蛙相提并论。 如今的青蛙跳来跳去,更有的在同一个政党跳进跳出,看那个政党有机会执政,叫价较高,政府担心随时可能倒台而无心对抗病疫,政治青蛙搞到政坛乱糟糟,政治不稳定,导致外资却步,使民生经济在疫病与乱政的双重打撀下,苦不堪言。甲州选民、明智地以手中一票,把青蛙干掉,实作为政治青蛙前车之鉴。 张氏1978年离开人联党之后,经历了16年7次大选的失败及全军皆没的打击,跌倒再爬起,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无怨无悔,至今己经43年3个月。如果没有光明正大及无私的政治理念和愿景,就不能孕育出如坚定的立场和顽强的斗志,...

科兴加强剂选择政策上后知后觉 杨薇讳批砂政盟让砂子民深感失望

行动党朋岭区原任议员杨薇讳指出,砂政盟(GPS)在防疫加强剂选择的政策上,对广大民意需求的後知後觉丶行动缓慢的态度,经让广大的砂拉越子民深感不安丶失望和愤怒。 “为了加强人民对新冠病毒,尤其Delta病毒的防护,GPS及当局应即刻提供科兴加强剂,并快速的替尚未注射加强针的广大民众接种。” 亦是砂拉越行动党组织秘书的杨薇讳说,随着第三针的推行,砂子民对科兴加强剂的选择,在短时间内就形成了强大的民意,然而,GPS却在这项防疫行动上,再次表现出反应迟纯的做法,置广大人民於危险之中。 她表示,自从Delta病毒入侵砂拉越,曝露了砂政府防疫政策与行动能力低下後,GPS和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显然采取了与联邦卫生部同步同调的做法,这包括人民对科兴加强剂的殷切需求,尽管在庞大民意的压力之下,砂拉越人民在今天仍未看到科兴加强剂。 杨薇讳指出,GPS无能力对抗变种病毒,在政策问题屡生之後,跟随联邦政府的防疫措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过度依赖联邦而忽视砂拉越广大子民对科兴加强剂急切的需要,充份凸显它对病毒威胁民众健康的事务漫不经心的态度。

痛失2传统议席 人联党沦为GPS附庸

砂州选举近在眉睫,砂人联党主席沈桂贤于今日(12月4日)却揭露,砂拉越政党联盟(GPS)已经将该党的两个传统议席交由其他党上阵。砂行动党丹绒巴都准候选人周长佑表示,由此可见砂人联党在砂拉越政党联盟(GPS)内当家不当权,就连自家传统议席都无法坚持上阵,无力决定候选人,未来更无法捍卫砂拉越人民与华社权益。 他指出,砂人联党主席拿督斯里沈桂贤表示,在 GPS主席颁发候选人委任状后,发现砂人联党的2个传统议席突然成了其他成员党的囊中物,即都东和曼旺州议席,转由民进党主席张庆信和砂土保党的耶理苏修上阵。 “当砂人联党得知传统议席被强行夺走,党主席沈桂贤只是表示“震惊、愤怒和失望”,却没有采取任何实际行动来捍卫传统议席,默许成员党强硬夺走议席。” 周长佑直言,由此可见,人联党心甘情愿沦为GPS的陪衬品,对GPS作出的任何决定都可以无条件接受,未来难以有效地在州政府内部及议会内捍卫砂拉越人民的权利。 “我对砂人联党丧失骨气的表现感到非常震惊。人联党连自家传统议席都可以随时放弃,证明了该党在GPS内已经完全沦为附庸,未来要如何捍卫砂拉越人民,包括当地华社的基本权益?”

发展还需靠议员拨款 州政府存在有何意义?

詩巫区国会议员林财耀特别助理詹礼新律师揶揄道,如果地方发展是靠YB拨款,那州政府就不具备存在的意义了。丁永豪身为詩巫市议会主席,这番言论也推卸及否决了市议会的职责。丁主席请不要忘记,砂拉越发展最多的城市都是有行动党赢下的。 詹礼新是针对诗巫市议会主席丁永豪昨天在报章上所发表的言论—“市议会拨款有限,发展不能单靠市议会,只能通过选出人民代议士,才能为诗巫带来拨款和发展计划”的言论做出回应。 他表示,砂拉越政府几十年来长期执政,一直以来总是用打压在野党,惩罚在野党胜出的选区为惯例手段,那就是利用自己是执政政府的身份,断绝拨款给在野党议员,殊不知其实这就是公然在“惩罚”在野党胜出的选区选民。这是一个不民主的政府所干的事情,大家有目共睹其中的行政偏差与不公平手段。 詹礼新说,发展国家与城市是政府的必然责任,因为国家要均衡发展及进步,才可以避免出现贫穷州或落后州的不良局面。但遗憾的是,砂政盟却不知道砂拉越要集体进步,就要全面发展的大格局,而只是小心眼地往牛角尖看,看看哪些选区是自己砂政盟阵营的,就给他们拨款,如果不是砂政盟阵营的,就断绝拨款,惩罚选民及为难在野议员,打压是不民主的执政手段,也可以看出政府自称的“勤政爱民”,也不过只是照顾自己砂政盟的选区选民而已。 他说,12月6日提名,12月18日投票,砂拉越将再次迎来州选举。这个关键时刻,砂政盟应该明白到一个事实,过去的州选举中,詩巫人选择行动党的推出的候选人,是因为他们务实地都在为民服务,为民发声,而不是像砂政盟许多的议员那样,中选了就荣华富贵的当官,然后四年后的大选前,赫然又出动进行动土礼及派糖果,这是非常敷衍选民的做法,人民的眼睛绝对是雪亮的。

利民发展是人民应得 人联要挟民众心态令人遗憾

钱进一市议员发表声明称,如果他在即将举行的选举中没有获得人民的支持,即意味着选民反对武吉阿瑟区重建计划,令人感到遗憾的是,这也反映出诗巫人联党一些党员的心态。民主行动党从来不曾反对武吉阿瑟区的重建。我也从来没有! 实际上,自从我上任 武吉阿瑟区人民代议士以来,我就开始在谋划武吉阿瑟区的发展大蓝图计划。我也在2016年至2021年的砂拉越立法议会召开的几乎每一次会议里,提出有关武吉阿瑟区的发展课题。在2018年7月、2019年5月和2020年11月,我在立法会议里,我为整个诗巫发展大蓝图和武吉阿瑟区大翻修发展计划发声。我要强调的是,尽管民主行动党是一个反对党,我们从来不反对重建武吉阿瑟区,因为我们打从心里坚信,这是人民应得的,一个现代化和发展的武吉阿瑟。 钱进一现在是两个其中之一负责武吉阿瑟区的市议员,也是担任诗巫市议会建筑管制与城市美化小组主任。他的职位和工作范围不言自明。以他这些年来在诗巫市议会拥有的职位,他理应拥有权力和权威来推动武吉阿瑟区的发展和美化工作,而且也应该是拥有了首长的信任和合作来推动此项目。 有鉴于此,如果市议员是真正为武吉阿瑟区人民着想的话,就不会将这个发展计划好像萝卜般悬垂在武吉阿瑟区人民的面前,因为这本应该是时任政府的责任去发展砂拉越的每一个角落,包括反对党的选区。其实,如果换做是我,我会催促时任政府执行发展计划,因为这才是为人民所做的正确事情。 即使作为一个反对党的州议员,我在一个立法会议召开时也已经向砂政盟政府提呈了一份相信可行的发展武吉阿瑟区计划建议书,还说如果他们有兴趣可以看看有关计划的内容建议,不过他们没有兴趣。

避免砂政盟在砂拉越一党独霸 杨薇讳:砂民应力阻GPS赢取82州议席的野心

全砂人民应全力阻止砂政盟GPS“赢取82个州议席”的超大野心政治议程,以避免砂拉越在一党独霸的情况下,陷入更糟糕的困境!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杨薇讳指出,因GPS(砂国阵)一党专政长达58年,砂拉越在今天已成为马来西亚最贫穷的州属之一,基本设施远落后马來半岛。而砂拉越的石油与天然气等天然资源被掠夺,以及砂拉越从1976年起,由邦降为13州之一等出卖权益的事,也都是在GPS支持下进行。 同时,GPS更利用手中绝对的权力,公开推行压榨砂拉越子民利益的政策,砂日光(CMS)垄断全砂洋灰市场,即是典型的例子。 在GPS的保护网之下,日光生产的洋灰价格较西马及外国进口的洋灰更昂贵,在很大程度上推高了本地房屋的售价,迫使平民百姓必须花费更多的血汗钱来购买这一生中唯一的屋子,背负更沉重的房贷。 近期更因着洋灰供应出现短缺的问题,不仅拖慢了泛婆大道工程的进度,使往來的民众继续承担巨大的风险,建筑业也遭受冲击,大小工程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來完成,使成本不断的叠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