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9月 25, 2021

更多新闻

确保全民安全过渡地方性流行病环节 政府应清楚讲解筛检策略下所实施计划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当政府在高谈步入地方性流行病之际,政府应清楚讲解国家筛检策略下所实施的计划,这是确保大众安全过渡的重要一环。 俞利文日前在国会中提及,国家筛检策略是步入新常态的基础,并认为在上个月甚至更早时候就应该实施。像是政府宣布浮罗交怡启动“旅游泡泡”的计划,理应与筛检策略同时完成,确保往返浮罗交怡的民众受到保护。 他称,政府缺乏周详考量,尤其临时改变决定导致前往浮罗交怡的出游者面对混淆,包括需要在飞进或飞出之前进行筛检。 俞利文补充,政府从一开始就必须要设想周到,不仅要保障旅游泡泡的安全,也要确保游客在旅程结束后回到各自地方的的安全。 他强调,既然政府正在谈论开放更多的旅游泡泡,那么制定的防疫策略就必须要到位。 事实上,国家筛检策略涵盖所有的商业和社会经济领域,政府不能继续根据“必要或非必要”针对经济活动进行分类,尤其迄今市道不景,所有行业领域都是缺一不可,政府可以风险程度来进行评估,透过筛检策略作出迎合并调整。

抽离加护病房和插管病患数据 砂灾委企图制造疫情不严重假象?

诗巫国会议员林财耀不满砂救灾委员会把医院加护病房和插管的冠病病患总人数资料在每日报告中抽走。 林财耀说现在的报告只报道每日确诊人数及他们病症的严重性。这数据无法反映多少病患在接下来的几天有多少恶化。 林财耀表示没有加护病房的冠病人数和需要插管的病患每日的总数据,他无法跟进疫情重症人数是否有加剧。 "砂救灾委员会是否有意图的把一些数据隐瞒,来制造疫情已经不严重的假象。" 林财耀说这相关数据从几天前就开始被抽掉。而在这之前,该数据已经有开始上升的迹象。他不排除砂救灾委员会想制造冠病已经不严重的假象,并在数据上隐瞒了一些讯息。 诗巫国会议员林财耀要求砂救灾委员会给于解释,为什么该重要的数据会被抽掉。他也要求砂救灾委员会恢复展示该数据,让民众了解加护病房和需要插管人数的情况。

教育部断然宣布10月复课 黄拔明轰罔顾学生性命安危

民主行动党里街支部副主席黄拔明评击教育部部长拿督莫哈未拉兹昔丁,不顾学生性命的死活,坦然宣布10月3日为开课日. 他说,当疫情严重时,对砂拉越来说,冒冒然宣布10月3日为开课日是存有稳犯的和不明智的.在过去一周,砂拉越的確诊病例是全国最高的州属. 学校的重开,应以地区的疫情严重性而異.试想一想,砂拉越疫情目前每天达3000多例確诊,而且多数是“Delta'病毒.如果,不幸在校园里流转"Delta'病毒,其后果不堪设想.一旦爆发,将使人措手不及,一发不可收搭,远水救不了近火. 最令人感到担忧是许多家长不放心让孩子上课,怕孩子感染到病毒,亦不放心送孩子上课,造成许多孩子旷课. 另外,小学生尚未接种疫苗. 黄拨明呼吁教育部部长拿督莫哈末拉兹吉丁再三考虑开课日期,尤其是砂拉越,以朿学生的安全起见及生命安全的保障.

砂加护病房使用率高达91% 砂灾委应重新审视抗疫策略 以确保砂医疗系统不会崩溃

诗巫国会议员林财耀指砂加护病房使用率已经高达91%, 砂救灾委员会应该重新审视抗疫策略,确保砂医疗系统不会崩溃。 林财耀批评砂救灾委员会太过高估疫苗的成效,把接种疫苗当做抗疫的最终解决方案,完全没有计划接种疫苗后的防疫规划。现在砂疫情大爆发,他相信也是在砂救灾委员会意料之外。 林财耀说目前高确诊案例,已经造成人心惶惶,疫情在砂并没有因为疫苗的接种而缓解,反而更倾向恶化。虽然重症率低,但是在有限的医疗服务下,砂邦内的医疗系统最终还是面临爆满的窘境。 林财耀表示失望砂救灾委员会对目前的疫情控制已经束手无策。他没有看到新一轮的抗疫方案,人民处于非常无助的情况,每天只能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林财耀也表示现今这个情况,10月学校开学也还是一个大问题,虽然16,17岁已经打了疫苗,他相信许多父母还是担心把孩子送去学校。 林财耀建议政府继续加强普及化自我检测盒,透过津贴和价格管制,让检测盒的价格低于rm10,...

避免进一步分裂人民与国家 东西马各族群应在共享繁荣中进步

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于2021年9月21日在国会下议院参与国家元首施政御词辩论 上周,希盟与联邦政府签署“转型与政治稳定”谅解备忘录,而在刚过去的9月16日,我们也庆祝马来西亚日58周年纪念。 我的同僚们在参与辩论时都已提及“转型与政治稳定”谅解备忘录的其他条款以及国家经济复苏计划,而我只有12分钟的辩论时间,因此,我此次的辩论将着重于谅解备忘录的第5项,即1963年马来西亚建国契约(MA63)的事项与执行。 马来西亚组成58年后,原本我们应该是期待一个更加团结的国家,东西马两地人民共享繁荣,大家一致为国家的建设而努力。然而,遗憾的是,情况并非如此。 马来西亚不仅出现越来越多的种族分歧,归功于巫统和伊斯兰党多年来不断的炒作和煽动种族及宗教课题。 如今,就连东马和西马之间也存有越来越大的分歧,许多砂拉越人更纷纷提出争取砂拉越独立,脱离马来西亚的说法。 促使砂拉越出现这种争取独立的情绪的关键因素之一就是西马和砂拉越之间长年以来不公平和不平衡的发展,以致让许多砂拉越人认为,我们在1963年9月16日只是从英国殖民地,转变成为马来亚政府殖民地。

随着联邦与希盟签署备忘录 政府应解密MA63最终报告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新政府必须采取第一步以展示诚意,履行他们在1963年大马协议(MA63)对沙巴和砂拉越人民的承诺,尤其首相近日与希盟签署谅解备忘录中,在野党促请政府必须将早前归在官方机密法令(OSA)下被处理的MA63最终检讨报告公诸于众。 俞利文在昨日的国会辩论环节也提到MA63的重要性,他身为砂拉越人要看到新政府将如何采取切实措施,确保沙砂恢复原有权益并且获得更大保障。 他说,本身对朝野签署谅解备忘录表示欢迎,尤其备忘录的其中重要条款包括了MA63。因此,他不希望MA63事宜最后沦为“纸上谈兵”,甚至推迟实施。 俞利文还说,同样身为砂拉越人的首相署国会及法律事务部长拿督斯里旺朱乃迪亦承诺在施政100天的关键绩效指标方面,也会侧重于MA63事项。 他表示,如果新政府真有诚意,首要事项就是将希盟时期完成的MA63特委会报告在官方机密法令下被销密并移除在外,同时将MA63检讨报告公诸于众。 在希盟时期,有关特委会在MA63的21项检讨事项当中,有17项已取得共识。但是,自从国盟夺权后,国盟政府却将有关MA63最终检讨报告归为官方机密法令下被处理,拒绝将之公诸于众,甚至将之搁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