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八月 8, 2020

更多新闻

政府落实强制佩戴口罩 行动党免费给民众派发

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的特别助理周宛诗日前与行动党党员前往石角德沙威拉一带分派免费口罩给民众。 派送口罩的当儿,周宛诗也与民众进行交流,了解民众所面对的各项问题,其中,许多民众纷纷反映,随着政府从8月1日起规定民众在公共场所必须佩戴口罩,政府应该调低口罩的价格,以减轻民众的经济负担。 周宛诗认为,政府强制民众在公共场所必须戴口罩,这对许多低收入及贫困家庭来说是一笔开销,造成经济负担,政府应该给予关注及援助。 同时,也有许多民众询问有关“我爱砂拉越之特别援助金”(BKSS)事宜,并反映说至今尚未收到援助金。一些民众也有上网查询结果,惟资料显示还在处理中。 对此,周宛诗希望砂州政府能够严正看待问题,并加速处理及发放,让受惠者能够尽快收到援助金,不要一直让民众苦苦等待。 周宛诗也提醒民众在公共场所记得佩戴口罩,勤洗手,遵守标准作业程序(SOP),并保持人身距离。

庆伟任期届满前退党 行动党向浮罗岸选民道歉

对于黄庆伟拒绝收回退党的决定,我对此感到极度失望。 一直以来,我给予他极大的信任,而党也给他机会在2011年及2016年州选代表党披甲上阵浮罗岸,这个被视为行动党白区的选区。再者,当他提出要在来届州选再次留守浮罗岸选区时,党也没有任何异议。 他的突然退党,不仅令党内外许多人感到失望,对党更是造成极大伤害,因为他选择在州选已近在眉梢这个关键时期退党,更甚的是,他还采用了人联党一直以来攻击行动党的论述来攻击行动党,试图合理化其退党之举。 尽管党和我一直都信任着他,但他却以这种“不寻常”的方式来感谢党多年来给予的机会和栽培。作为他的前导师和砂行动党主席,我深感自己对他的信任遭到背叛。 对于浮罗岸的选民和行动党支持者,我谨代表行动党向大家说声抱歉,让黄庆伟在浮罗岸区代表行动党,是我们信错人了,更是所托非人。在此我向选民及支持者保证,这一次的挫折不会阻止行动党继续前进,我们会坚守党的原则,继续为捍卫人民的权益而奋斗。 01.08.2020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全球口罩供应已恢复 为了贫困群政府需再调低顶价

随着政府规定人民在公共场所必须佩戴口罩,政府应该调低口罩的顶价,至少维持在爆发新冠肺炎疫情之前的价格。 在我担任贸消部副部长之时,一片三层式口罩的零售顶价只有80仙。 行管令期间,新任贸消部长把三层式口罩的顶价提高至一片1令吉50仙(这已是错误的一步)。贸消部长最近在国会会议上宣布,从8月15日起,三层式口罩的顶价会调至一片1令吉20仙。 一片三层式口罩的顶价设在1令吉20仙还是很高,许多人负担不起。这比希盟执政时期所设的顶价高出50%。顶价过高将导致消费者的权益受到剥削,尤其如今政府规定民众必须在公共场所佩戴口罩。 或许对于现任贸消部长来说,一片三层式口罩要价1令吉50仙不算贵,但对于许多平民百姓,却是沉重的经济负担。就以一家五口的双薪家庭为例,夫妻上班,还有3个正在求学的孩子。如果每人1天使用一片口罩,即每天需花费7令吉50仙,如果每个月他们有25天必须外出,那每月就必须承担额外187令吉50仙的开销。这无疑对低收入及贫穷家庭而言是非常沉重的经济负担。如果他们在公共场所没有佩戴口罩,则必须面对每人1000令吉的罚款。 鉴于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口罩供应已于今年6月进行调整,以应付全球市场口罩需求激增的现象。如今,口罩的生产成本已恢复正常,如果按照之前的顶价,一片80仙的三层式口罩,就可以为商家带来非常可观的利润。

销售税不仅是20亿 行动党吁砂政府务必收取全额

为什么在国油公司撤回针对法庭过去判决砂拉越有权征收石油产品销售税上诉申请后砂州政府也撤回针对此案所提出的反上诉申请,难道砂拉越政府只期望国油缴付20亿令吉销售税?在2020年6月10日进行的咨询委员会会议上已经一致认为国油必须分毫不少的缴付全部的销售税。在该会议召开时,总共28.78亿令吉的销售税已经到期而必须缴付。委员会也无法接受砂拉越政府与国油公司于2020年5月8日的联合声明中所提出的20亿令吉销售税,而国油公司应该支付全额到期的销售税欠款。目前州政府只预期达成20亿令吉的和解方案是否公然无视咨询委员会的决定,包括会议上的其它决定,即未来不削减销售税以及承认国油对砂拉越内石油和天然气的权益? 尽管有许多方面的呼声,但州政府仍然拒绝在与国油的谈判,交易和和解过程中保持透明化。砂拉越人应该为州政府在解决这些问题上保持着神秘立场而感到担忧,尤其是在州政府和国油公司于2020年5月8日发表的联合声明中已经破坏了砂拉越的原本立场。州政府公然无视了砂拉越行动党在2020年6月11日所提出的要求,即根据咨询委员会的决定并撤回其立场因为该联合声明与之前所拟定的和解条款产生了矛盾。 因此,砂拉越人民不应该对砂政府及国油公司双方都撤回他们的上诉和交叉上诉的决定做出让步。虽然达成和解是一件好事,但必须要以不损害砂拉越人民对天然气,石油和其它资源的权益和地位为前提的情况下来达成和解。州政府有义务对砂拉越人民详细交代和解条件以使人民可以安心,即过去他们的石油和天然气权益因着《 1966年沿海法令》,《 1974年石油开采法令》和《 2012年领海法令》而受破坏的历史不会重演。 同时,我身为咨询委员会成员之一将致函给委员会主席询问详细的和解条款。我也要知道咨询委员会在2020年6月10日成立的谈判小组是否参与了上述条款的讨论以及国油公司与州政府之间的商业交易谈判。砂拉越政府对砂拉越人民必须持有透明化以及负起追究的责任。 武吉亚瑟区州议员郑爱鸰(04-08-2020)

贸消部延续希盟白糖进口开放政策 砂沙食品加工厂获允继续进口白糖

贸消部证实,将会延续之前实行的白糖进口开放政策,允许砂拉越和沙巴的食品加工厂从外国进口白糖,让砂拉越和沙巴的食品加工厂在本地及国际市场更具竞争力。 我在国会会议上提呈的问题如下: “询问贸消部长,贸消部是否会继续让砂拉越和沙巴的食品加工厂从外国进口白糖,因为从外国进口的白糖价格比西马糖厂更便宜。” 贸消部长的回答如下: “贸消部会继续允许食品加工厂从外国进口白糖,以鼓励食品加工厂生产出在本地及国际出口市场具有竞争力的产品。” 白糖进口开放政策是我在2019年担任贸消部副部长期间所推行的政策。这项政策的原理很简单,在2019年1月,国际原糖(raw sugar)价格是每公斤1.20令吉。而马来西亚的两间糖厂却以每公斤2.70令吉售卖白糖给砂拉越和沙巴的食品加工厂。政府允许食品加工厂自行从外国进口白糖,可大幅度减低他们的生产成本。

国油撤诉缴交销售税 砂胜利背后埋着隐患

“随着国油撤诉,国油终答应缴付砂拉越石油销售税。这是一件砂民喜闻乐见的事情,但也埋着隐患。” 针对昨日国油答应缴付砂拉越石油销售税一事,砂行动党宣传部今日发表文告发表了看法。 文告中指出,若是按照先前的条例,砂拉越政府所追回的仅是5%的石油销售税,但变相的是必须承认《1974年石油开采与发展法令》。这无疑违背了已故砂前首长阿德南为砂追讨20%销售税的初衷。 砂政盟和国油绕开了MA63咨委会来展开协商这不符合程序,同时,MA63咨委会以及砂拉越人民根本都不知道砂政盟以及国油所协商的内容与细节。由此可见,这追讨销售税的商议是不透明的。这就好比沙砂事务副部长在国会说MA63商讨报告不必公开一样。 “无论是修宪复邦或追讨石油税对所有砂民而言都是一等一的大事。但砂政府和沙砂事务副部长的处理模式几乎如出一辙,那就是未给予公开。” 砂拉越政府应该透明公开的让全砂人民清楚知道协商内容,以证明砂政盟为砂拉越争取权益的诚意。砂政盟不愿意公开协商内容难免让人感到疑惑,若一切谈判和协商并无违背民意或出卖砂利益的话,何以政府不敢公开相关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