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十一月 29, 2020

更多新闻

盐材港菜市场鸟粪遍地 陈国彬吁市议会尽快解决

“盐材港巴刹正面临严重的“高空轰炸”,且情况似乎正在恶化。前往购买蔬果鲜肉的民众可发现四处可见的鸟类粪便,这包括巴刹内的食品档口前。” 砂行动党青草路支部筹备主席陈国彬连同砂行动党古晋社青团团长陈方其一起造访盐材港巴刹后如此表示。 陈国彬日前在接获民众的投诉后,被告知该巴刹正面临严重的鸟粪困扰。而该区民众田先生也向陈国彬表示,他们已多次向当局反映问题,遗憾的至今尚未见当局采取任何行动。即便市议会定期清洗地板,但面对日益严重的问题显然并不足够。不仅是地板上,高空的横梁等多处都被鸟粪所覆盖。这已经是延伸至不是仅仅清洗地板就能解决的问题。 他说,民众在采购时被鸟粪击中是常有的事。鸟粪、羽毛堆积也形成了一个环境卫生问题,毕竟菜市场是经营着食品买卖的地方。四处可见的鸟粪不仅不雅观,更让周遭飘出难闻异味。曾是兽医专业毕业的田先生表示,鸟粪中包含着许多对人体有害的病菌,若不幸的话将可能造成严重的疾病。 抽油烟机和店闸门都残留着鸟类粪便

国盟主张宗教及种族治国 陈国彬抨砂政盟难辞其咎

民主行动党青草路支部筹备会主席陈国彬表示,随着吉隆坡市政局宣布从2021年10月1日起,禁止杂货店、便利店以及华人传统中药行售酒,以及来自伊斯兰党种植与原产业部长凯鲁丁日前表示政府应该禁赌以及限制卖酒,这清楚的看出伊斯兰党执政中央的后果,也彰显出国盟政府是主张从宗教以及种族角度来治国而不是以世俗多元的角度治国。 他表示,马来西亚目前面对了巫统以及伊斯兰党以极端宗教以及种族角度来治国的处境,砂政盟(GPS)难辞其咎,因为国盟政府是在砂政盟以造王者的身份支持下才能以后门的方式执政中央。 “若不是砂政盟的推波助澜,那么巫统以及伊斯兰党根本就不能携手执政中央,如今人民看到的是,自从国盟政府上台,马来西亚是由一班种族及宗教极端的政客所领导,并不断的发表极端言论,这不仅破坏了马来西亚多元种族的文化,也侵蚀了华裔与非穆斯林宪法保障下的基本权益。” 遗憾的是,砂政盟对于其盟友伊斯兰党所发出的极端言论一声不吭,仍然默默的支持国盟政府,继续与伊斯兰党狼狈为奸;对此,陈国彬吁请砂政盟必须要勇于站出来严厉谴责伊斯兰党的极端言论,同时捍卫马来西亚世俗多元文化的治国纲宪。 “或许有人会说目前的禁酒令只是发生在吉隆坡,但这项政策难免会延伸至砂拉越或其他各州属。砂政盟默不吭声就是在默许国盟政府“回教化”马来西亚。” 陈国彬说,虽然这项是吉隆坡市议会的政策,但如果延伸至各州甚至砂拉越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而砂政盟默默的认同国盟政府也似乎有迹可寻,从最近发生的北市中文路牌被消失的事件看来,人民看到砂政盟的领袖不吭一声,任由北市市议会继续的破坏砂拉越的多元文化结构,这难免让人怀疑是否因为砂政盟害怕得罪其盟友而选择默不吭声。

杜当巴士站荒废近20年 林思健抨砂政盟浪费纳税人金钱

砂希盟秘书兼上议员林思健指出,杜当巴士站设施估计荒废近20年,这已经赤裸裸的证明前身为国阵的砂政盟是如何欠缺对于地质的了解,及地理位置的毫无规划,白白浪费纳税人的金钱和土地资源,过后也没有一个改善的方案。 他今日质问史纳汀州议员拿督李景胜,及美里市政局尤其是市长俞小珊,关于这已经形如废墟的白象计划日后的“命运”将如何。 “我看见如今这巴士总站的地陷情况非常严重,这证明有关当局没有事先长远的规划并鉴定合适的地点,如今等于是“英雄无用武之地”。” 根据他了解,这是公共资产建筑物,如今到底是被何方租赁,用于什么用途,是否有进行公开招标,其中的条件、契约期限、租金价格、涉及范围,及保养方面等,应该公开让纳税人知道其中的详情。 他说,目前在当地可以看见有挂上一些招牌,破旧的巴士及一些待售汽车,到底是基于何用途,交给何方人士或私人公司,这些详情必须明确清楚的向美里人交待。

含糊不清的宪法对民众构成影响 既知不完善何必仓促进行?

“州议员是砂拉越的立法者。如果州议员无法正确的了解及诠释法律,就会制定出用词不当的法律(或宪法),进而对民众构成影响。” 针对州议会匆匆忙忙通过含糊不清的修正法案,砂行动党圣淘沙议员张健仁特助江峰年如是表示。 他说,人联党主席沈桂贤声称修宪是只允许砂拉越人可以成为砂州议员,这是不正确的说法。因为砂州宪法中并没有 “砂拉越人”字眼。而当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提议在修宪法案中加入“砂拉越人”字眼,却被砂政盟拒绝了。 再者,修宪所采用的字眼也将允许泰益玛目的两名继子可以参选成为砂州议员。 他补充,目前,有许多西马人或沙巴人在砂拉越出生(因为他们的父母在砂拉越工作)。修宪后,我们可能会看到,这些非砂拉越人的孩子(出生于砂拉越),只要他们在砂拉越居住一段时间,就有机会参选成为砂州议员。 “砂政盟辩称可以把此事带上法庭。问题是,砂政盟为什么要通过一个会被带上法庭挑战的修正法案,尤其这是砂州宪法?”

『上梁不正下梁歪』 刘强燕抨沙巴副首长不遵守防疫标准 未隔离就出席国会恐将带来新感染源

国会下议院会议于11月2日复会之前,来自沙巴的国会议员都被命令必须先隔离14天以及所有国会议员必须接受拭子筛检,但是,昨日沙巴立新党根地咬国会议员杰菲里吉丁岸在上周四出席沙巴州立法议会后却没有隔离14天而就出现在下议院议会厅内。 针对此事,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抨击杰菲里吉丁岸身为沙巴副首长,理应比谁都更加清楚知道不遵守防疫标准,有可能会带来新的感染群,尤其是他来自目前疫情严重的州属之一。他的举动直接导致其他国会议员也陷入被新冠肺炎感染的风险。 “ 他这般举动不仅没有最基本的公民意识,更何谈有什么资格担任一州的副首长!” 刘强燕表示令人纳闷的是,昨日国内新冠肺炎单日确诊病例虽然再创新高,新增2188宗确诊病例,但是卫生部部长阿汉峇峇却突然以沙巴疫情趋缓为由而宣布沙巴离境者今天起3天前检测呈阴性且无症状就无须被强制隔离14天。 若以卫生部长的说法,台湾,新加坡疫情早就完全受到压制,那从这些国家回来的公民岂不是也无需强制隔离14天 ?而沙巴目前的病例每天还是处于3位数,他这个卫生部长用的是那门子的逻辑思维?

路名使用多年 詹礼新不赞同乌也路易名 纪念有功人士有他法

诗巫国会议员林财耀特别助理詹礼新律师表示他不认同诗巫市议会将乌也路(Jalan Oya)易名为阿尔比努斯修士路(Jalan Brother Albinus)的做法,并认为市议会应该用其他方式纪念有功人士。 他说乌也路的路名使用多年,自然会有它的历史美感与市民情感。他相信乌也路就算易名为阿尔比努斯修士路但市民同样习惯唤它的老名字——乌也路,根本达不到纪念的目的。对此路名诗巫市民早已深入人心,可谓家喻户晓、耳熟能详。 他表示乌也路是有历史性的名字,市议会将道路易名之前应该至少征询市民的意见。 此外,詹礼新建议市议会利用现有的诗巫文化遗产中心详细展示介绍有功于地方发展的先贤, 让市民了解、熟知他们的名字,熟悉他们的贡献,这样才能真正达到纪念的目的。 他补充说现在我们国家还在被疫情困扰,避免浪费公币是很有必要的。如果真需要以路名纪念的话,开扩新路来命名将更有意义,也不会带来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