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七月 16, 2019

更多新闻

沟渠未清蚊子肆虐滋长 陈方其促南市尽快清理

浮罗岸老街第18巷店屋周围的沟渠已有一段时间了没有清理,导致近期蚊子肆虐滋生,蚊子数量比往常多了不少。 民主行动党浮罗岸选区服务团队接获商家投诉后,浮罗岸区州议员黄庆伟的特别助理陈方其特地前去了解视察,发现沟渠布满了垃圾,可见蚊子与苍蝇四处飞,卫生情况欠佳。 陈方其表示,由于蚊子数量增加,家与居民都担忧恐爆发蚊症,因此感到不安。 陈方其也说,本身已向南市市政局反映有关问题,要求当局尽快清理当地的沟渠,也促当局应定时检查沟渠的卫生状态及清理,确保沟渠都处在清洁与卫生的最佳状态。 也是民主行动党肯雅兰支部副主席的陈方其强调,商家们都有缴交门牌税,所以市议会应该注重店周围的卫生,确保商家们在舒适与整洁的环境下开门营业。

默许砂团党成立引狼入室 人联党不敢向阿邦佐对质

作为砂州最老牌的政党,人联党已经不敢直截了当的要求阿邦佐将砂团党排除在砂政盟之外。 民主行动党古晋社青团秘书陈祥智是针对人联党中央宣教秘书俞小珊文告读后感指出,人联党不但没有胆量出声,甚至令人觉得无法跟首长进行沟通,以致人联党无地自处,一切只能依附占玛欣为马首是瞻,并失去了为砂州人民谋福利的勇气。 陈祥智说,被排除在砂政盟外的砂团党主席黄顺舸至今仍长期担任砂内阁副财长一职,是种政治诡异现象。 日前,砂团党还接收了大批政盟成员党的党员,引致轩然大波,而阿邦佐却视若无睹毫不吭声,当记者问及此事时还说以后再说。这令人合理的怀疑砂团党所做的一切得到阿邦佐的默许和祝福。 陈祥智表示,正如俞小珊所言“砂团党声称只效忠首长一人,已经不将砂政盟成员党放在眼里,成了一匹脱缰之马”。这对人联党,人民党及民进党而言,犹如坐针毯般难受,局势的发展变化无常,搞不好最后被排除的反而是自己也未必不可能。 令人纳闷的是,人联党却不敢询问阿邦佐是否与砂团结党有什么秘密交易。

增进各族情谊与归属 林思健鼓励华团活动融合多元种族元素

国会上议员林思健鼓励华团除了向内部会员主办活动,也应该多把活动项目扩大到其它族群,以达致全民交融,促进各族了解。 他说,随着时代的变迁,社会条件也较过去不同,许多乡团组织在新时代所扮演的角色也应该改进,增加社团的价值和内容,以符合现今社会的发展需要。 “许多节庆的节目,也可以成为一个良好机会向他族解说由来,增加他们对华人文化的认识,甚至是在活动上也加入多元种族元素,让各族间彼此增加情谊和归属。” 同时,林思健也鼓励社团主动接触政府机构,进行交流和拜访,这将协助华社对于政府政策更加有掌握和明白,减少误解。 “借着类似访问,社团也可以传达心声和意见给有关当局,以便政府单位可以做为考量和改进参考。” 林思健表示如果社团有意向政府部门接洽,或安排了解部门操作、角色和最新政策,他可以并非常乐意从旁协协调。

攻击联邦转移视线 黄培根:GPS掩饰过失及无能

砂行动党副主席兼柏拉旺区州议员黄培根批评GPS在此次州议会不是得了失忆症而是在演戏。 黄培根说,GPS不断的在州议会攻击联邦政府来转移视线,以掩饰他们的过失和无能。 他认为,州议会的其中责任是检讨砂政府在施政上的表现,至于联邦的问题事务就应该交由国会议员去处理,除非GPS自认他们的国会议员无能,否则无需带上州议会讨论。 他说,GPS一再批评希盟政府打压砂拉越,例如取消前朝国阵的“空头”工程计划、怪责马来西亚经济放缓、残旧学校等。 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GPS似乎忘了这些问题并非是在一夕间所发生的,而是在前朝过去几十年贪污腐败和管理不当的日益累积下造成的。反观,新上台执政不久的希盟政府还在忙着收拾前朝国阵所留下的烂摊子。 “GPS一直高喊砂拉越优先的口号,为何去年不接纳希盟政府在大选前所提出以20%石油开采税和50%砂本土税收换取全权负责砂拉越教育和医药管理及开销的献议?他们一再要求权力下放,试问还有什么权力可以比教育及医药来得重要?”

1200万独中拨款,诗巫5独中共可得近百万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刘强燕说,希盟政府放发1千200万令吉的拨款予全国独中,是将华文教育体系摆入公共教育议程中的一项实际行动,突破了华文教育60年来在国阵政府门外徘徊的困境。 她说,希盟政府对独中的拨款,一间也没有少,也包括了诗巫的5间独中,其中公教中学丶公民中学丶光民中学和建兴中学各获得19万3000令吉,而黄乃裳中学则得到19万5000令吉款项。 “这证明了新政府是重视独中并给予母语教育新的定位,也肯定独中一路来在栽培人才与国家建设上所做出的贡献,这与以往60年来掌权者光说不练的做法迥然不同,这也是人民力量的胜利。” 另外,拨款予独中的数额虽然不多,但是由于这是来自联邦政府的拨款,象征的历史意义却是无价的。因为前朝挥霍无度、盗贼治国导致国库空虚,而马来西亚的财务在捉襟见肘的情况下,联邦政府依然一心一意将拨款纳入2019年财政预算案,并且以极快的速度在今年一月就发放全部拨款,足以见证联邦政府重视母语教育的诚意。 发放拨款当天砂拉越各校代表千里迢迢到达新纪元大学学院接收模拟支票,可是实际上分发模拟支票当天独中的拨款其实已经电子转账进入各校户口。而各校代表们出席这一活动的历史意义才是最重要的,共同见证史上第一次联邦政府给予华文独立中学的拨款。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主席陈大锦也在致辞中笑称各校可以马上检查户口,只要没有技术问题款项皆已发放。 虽然母语教育在马来西亚依然面对种种的阻挠,但是我们坚信新政府可以在任内带来更多的好消息,让母语教育成为国家重要的一环。

砂白糖进口商打脸网路造谣者 澄清与张健仁没有任何商业交易

为还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副部长张健仁清白,砂1家食品加工厂作出澄清从未支付佣金予张健仁及相关单位,进而打脸不负责任的网路造谣者! 实旦宾糕饼有限公司(Stampin Confectionary Sdn Bhd)澄清,该公司是于今年2月向贸消部申请白糖进口准证(AP),并在6月接获当局通知有关申请已获得批准,允许该公司从外国进口指定数额的白糖,作为自家公司生产产品使用。 实旦宾糕饼有限公司是砂拉越8家食品加工厂中,其中一家获得白糖进口准证的食品加工公司。 但遗憾的是,有心人士在报章和社交媒体指该公司是张健仁的朋党,并声称张健仁通过发出白糖进口准证收取30%利润。 鉴于此,实旦宾糕饼有限公司郑重声明,强调该公司和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副部长张健仁并没有就白糖进口准证有任何商业交易,而张健仁也没有向公司要求任何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