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9月 25, 2021

更多新闻

砂拉越要迈向高文明先进发展州 需学会如何人性化处理弱势群体问题

砂行动党前实旦宾国会议员陈国彬表示,福利部应制定适当的机制或解决方案,以确保无家可归的街友得到妥善与安全的安顿。 “这些街友每个案例都是独一无二,且有自己不得已的过去才导致他们目前的困境。通过适当的精神病治疗或咨询,相信我们可以解决其中一些案件并帮助他们恢复正常生活。” 他指出,行动党服务团队在短短两个月内就收到了至少两起此类案件的投报。这不是典型的在街上闲逛的无家可归者。部分人有住宿的地方,但基于一些创伤、家庭问题或其他心理和情绪压力,暂时导致他们不知所措。通过适当的专业治疗或咨询,他们应能回到日常生活中。 在最近一个案例中,公众向我们投报,施先生,一名无家可归的人经常在101商业街附近晃悠并坐卧在商店五脚基上。该地商业街的商家对这现象表示担忧,他们也在力所能及的为该男子提供食物。通过与这些商家的交流,他们表示施先生的家就在商业街不远处。施 先生或因为家庭问题已经处于这个心理阶段超过 10 年。 “我们已经通知了当局,并相信他会在得到适当照顾的情况下恢复日常生活。”

希盟拨款沙砂高居前朝之冠 社青团:人联最爱睁眼说瞎话

砂民主行动党社青团今日发表文告表示,人联党一再的睁眼说瞎话抨击行动党是无谓的举动,因为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而一再的污蔑行动党的行为不仅仅是将砂拉越人当作傻瓜,同时也是无济于事的举动。 社青团是针对人联青总团长的言论而作出评论,团长许溧根直言,任何有跟进国家政治的民众都会知道,人联党青年领袖有多胡扯。因为纵观马来西亚历史,希盟对于沙巴以及砂拉越的拨款是最高的,这也凸显出希盟政府重视砂沙三邦之一的地位。 “相较起国阵政府以及后门政府,希盟更重视沙巴以及砂拉越人民的权益以及三邦之一的地位,而希盟对砂沙所作出的努力,比起历任首相只会口头上重视可说是犹如天渊之别,这是人联青所看不到的。” 就希盟执政后2019年马来西亚财政预算案当中,砂拉越共获拨款高达43亿令吉,继沙巴后高居全国第二。试问这在国阵和国盟时期可曾发生?而在2020年,砂拉越从全国发展开支总拨款就获得了44亿令吉,沙巴则有52亿令吉。 因此,砂拉越所获得的发展开支拨款,占全国发展开支总拨款的7.8%。 可以很明显看出的是,自希盟倒台后,2021年财政预算案,全国发展开支总拨款为690亿令吉,砂拉越却只获得45亿令吉,这看似增加的一个亿但实则在总体来说却少了1.3%。砂拉越所获得的发展开支拨款,只占了全国发展开支总拨款的6.5%。这意味着,砂拉越获得的发展开支拨款从希盟时代的7.8%,减少到如今国盟时代的6.5%。 他直言,随着全国拨款的提高,若按公平分配,砂拉越所获的拨款应增加更多或至少保持在7.8%,而不是减少。但面对被削减的拨款比例,人联和砂政盟众领袖不但没有指责国盟,还欣然接受,阿邦佐甚至表示满意及声声感谢联邦政府。这间中逻辑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民达华菜巴刹毗邻地段7地主获得地契 杨薇讳:苦等30年终于圆梦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透露,苦等了30年,土地局终于正式发出工业地契给民达华菜巴刹毗邻地段的7家工厂土地地主,圆了他们拥有地契之梦。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今早率领4家工厂地主前往土地局领取相关地契。 对此,这些地主们非常感谢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的协助,因为有后者的积极跟进与争取下,他们才能够如愿获得地契。 地主们表示,他们会在目前的民达华菜巴刹毗邻地段,是因为在30年前,砂州政府把他们从原本的毕打拿地段驱赶,当时也只为他们发出临时地契(TOL)。由于没有正式的地契,导致他们在土地产权上没有获得法律的保障,也促使他们无法在生意上进行策划与扩充,更不能向银行做出贷款。 “其实,针对这些问题,地主们过去都有向人联党寻求协助,可是却没有任何下文,就算地主们有向人联党做出跟进,事情也不了了之。“

现任议长或成国会改革绊脚石 林思健:议长应首先被撤换

砂希盟秘书林思健指出,希盟4个成员党与首相沙比里所领导的当今政府签署的《改革及政治稳定谅解备忘录》备忘录,提及的大部分内容为国会改革,但是这些议程须在国会下议院议长阿兹哈被撤换的前提才可能得以顺利落实,否则是不进则退。 备忘录内容包括将设立一个10人指导委员会,含有政府和在野党各5名代表,10人指导委员会每两周召开至少一次会议,共同制定,协商和监督运作条款,他们应该探讨将懦弱且没有担当的议长撤换。 他说,换一个具备担当、勇气、魄力和远见议长,首推前副议长拿督斯里阿莎丽娜是目前适合的人选之一。 国会是彰显国家立法机的崇高地位,也是三权分立的关键角色之一,但是阿兹哈的怕事、怕死的作风肯定是国会改革与进步的一大绊脚石,他过去只是偏袒和听命于行政。 原本是他本身致函予安顺国会议员倪可敏代班主持昨日下午2时30分至4时的国会,一个议长是负责主持1个小时半的国会,这是凭着倪可敏曾经担任副议长的经验,对于议会常规驾轻就熟,而议会常规下第7(3)条文赋予议长绝对权力,不须通知任何人,可以委任任何下议会议员担任议长职务。 但是根据报道在下午1时50分因为接获高级部长的来电施压,结果成为缩头乌龟、束手无策,自己慌忙的撤回对倪可敏的委任,硬着头皮主持这个会议。

莫空喊恢复砂主权口号 人联应停止忽悠人民

1963年9月16日,北婆罗洲(包括砂拉越和沙巴)以邦的地位,与马来亚,新加坡签署协议,一起组成马来西亚。 根据当时1963年的马来西亚协议(MA63)砂拉越拥有不受争议的主权。可悲的是,1976年,敦胡申翁在国会提呈《联邦宪法》修改法案,意图把砂拉越从马来西亚三邦之一的地位贬为马来西亚13州之一,竟然获得了国会通过!人联党当时的国会议员,全部都支持修改宪法。当时内阁130人赞同,9人反对! 9票反对票,全部来自西马!当中包括8张反对票都是来自当时从未踏着砂拉越的民主行动党,林吉祥与其同志一伙。东马人支持被贬,反而是西马人在反对! 砂社青团团长许溧根表示,斗转星移 ,事过境迁。如今人联党的领袖可能在舒适圈太久,忘记了自己当初如何支持修宪,出卖砂民的举动了。看回2017年5月12日召开的砂拉越州立法议会。会议上的《2017年公投法案》,在9票对58票的情况下,遭到否决。当时,除了拿督斯里沉桂贤缺席之外,人联党所有州议员包括拿督陈超耀与拿督李景胜也一同举手支持反对,致使公投法案无法通过。 希望联盟执政时,曾经提呈修宪修正案,还原砂拉越及沙巴三邦之一的地位,但是由于砂拉越政党联盟和人联党的国会议员在这个紧要关头放弃投票,仅获来自希盟的138票支持,以致这项2019年宪法(修正)法案无法达到三分之二门槛胎死腹中,铩羽而归。 许溧根直言,人民对人联党以及其盟党将砂拉越主权出卖,二度出卖砂拉越的事实还历历在目;如今人联党领袖竟然还好意思大言不惭,睁开眼睛说瞎话,口口声声要恢复砂拉越主权,真的是天大的笑话。他说,砂政盟GPS在国会拥有18位国会议员,在一共有82席的砂州议会有68位州议员,难道还不够强大,还不够多数吗?

抽离加护病房和插管病患数据 砂灾委企图制造疫情不严重假象?

诗巫国会议员林财耀不满砂救灾委员会把医院加护病房和插管的冠病病患总人数资料在每日报告中抽走。 林财耀说现在的报告只报道每日确诊人数及他们病症的严重性。这数据无法反映多少病患在接下来的几天有多少恶化。 林财耀表示没有加护病房的冠病人数和需要插管的病患每日的总数据,他无法跟进疫情重症人数是否有加剧。 "砂救灾委员会是否有意图的把一些数据隐瞒,来制造疫情已经不严重的假象。" 林财耀说这相关数据从几天前就开始被抽掉。而在这之前,该数据已经有开始上升的迹象。他不排除砂救灾委员会想制造冠病已经不严重的假象,并在数据上隐瞒了一些讯息。 诗巫国会议员林财耀要求砂救灾委员会给于解释,为什么该重要的数据会被抽掉。他也要求砂救灾委员会恢复展示该数据,让民众了解加护病房和需要插管人数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