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4月 20, 2021

更多新闻

根据ISARAWAKCARE指示 前往古晋福利部却无法得到金卡 杨薇讳:问题出在哪里?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要求掌管砂福利、妇女与家庭发展部长的陈赛明做出交代,为何ISARAWAKCARE ”所显示领取肯雅兰金卡领取地点是在古晋福利部,可是民众却面对古晋福利部需要耗时数个星期依然无法找出金卡的下落,究竟问题出在哪里? 她说,砂政府自推出肯雅兰金卡以来,砂福利局没有设立一个完善的系统来处理肯雅兰金卡事宜,就单单一张金卡,古晋福利部就无法有效率的寻找金卡的下落,引起申请者对砂州政府的办事效率感到怨声载道。 杨薇讳透露,民众日前所面对的问题就是就算通过面子书的“ISARAWAKCARE”显示申请者可以前往福利部领取金卡,可是,当申请者事先拨打电话向福利部确定时,却被告知福利部需要时间来找寻金卡的下落,卡找到之后会通知申请者前往领取。 “最不能接受的是,一张卡寻找了两个星期,依然没有音讯,就算重新跟进,福利部官员又同样的重覆回复需要时间来寻找金卡,找到之后会做出通知。再者,砂福利部的电话很难拨通,不是占线,就是没人接听,或是通话被转来转去,最后挂断。” 杨薇讳说,民众为了一张肯雅兰金卡,几乎被搞得心力交瘁,这种所谓的惠民计划到底诚意何在?砂州政府及负责的部长是否有为这些乐龄人士着想?不但没有为他们带来方便,反而制造更多的问题。 更何况,目前仍是疫情时期,肯雅兰金卡的申请者都是年长乐龄人士,也是属于高风险群,不应该让他们奔波劳碌。

开课至今186所学校出现师生确诊 疫情期间安排学生返校国盟严重失策

民主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今日发表文告,抨击国盟政府在疫情期间安排学生重返校园是一项严重失策之举。 “全国学校自3月1日分阶段复课至今,根据数据至少有186所中小学出现涉及校长、教职员或学生的冠病确诊病例,而且我相信学校确诊病例还会陆续有来。” 刘强燕指出,砂拉越境内的学校,尤其是诗巫及民都鲁等各中小学都不断相继出现校园师生确诊病例,这也证明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之前采用的“风险评估及遵照新常态学校管理及运作指南2.0”完全是行不通的。 她也提到,随着前天(4月16日)砂拉越暴增960宗确诊病例,创下单日历史新高纪录,也充分显现砂灾管会的抗疫策略也已经彻底失败,也意味着越来越多的学生和教师会受到感染风险。 也是砂行动党宣传秘书的刘强燕表示,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原本在上星期三(4月14日)要向教育部要求批准暂时关闭疫情严重的诗巫及民都鲁的学校,岂料时隔一天后却要诗巫及民都鲁省灾难管理委员会自行与各省教育局及卫生局讨论,而时至今天也毫无进展。 “岂料昨日砂地方政府及房屋部长沈桂贤还继续称有关当局将“探讨”暂时关闭红区学校,以堵截冠病传染,我奉劝他不要睁着眼睛说瞎话!沈部长应该采取实际行动来应对实实在在摆在眼前的疫情失控问题而不是一直以“探讨” 二字来忽悠人民以掩盖所谓“造王者”的无能,无作为!”

校园疫情感染速度惊人 砂政府应即刻关闭学府

丹绒峇都区州议员周政新说,在砂境内疫情已蔓延入校园,而且学生和教职员受感染的速度惊人,因此,政府关闭红区学府决无任何悬念。 “我们不解当局还在讨论什么,而各校的学生和教职员确诊速度快和惊人,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不应该再拖延决策,应尽快宣布暂停实体课,而改为网课。” 他质问,当局究竟还有哪些需要探讨的部分,如今,民众和学生家长不满校内受疫情波及,是否基于当局的忧柔寡断所导致。 周政新今日文告指出,全砂确诊的学生人数超过百人,但是砂灾难管理委员会迄今只回应“这项决定仍须与卫生部讨论”,无视校园确诊人数正在敲响警钟,其中也引起众多家长的不安与焦虑。 “这样的疫情蔓延将会危害更多人的性命与安全,当局早就该果断关闭高危险地区的学校。民都鲁与古晋、美里、马拉端和诗巫等地都属疫情红区,主要省份也陆续面对着学校内传播新冠肺炎病毒的高风险。” 日前,国家安全理事会指示砂拉越红区需落实行动管制令,但是砂拉越政府拒绝这项指示,周政新认为,当局若执意避开落实行管令,至少也该暂时关闭红区学校,以网课取代实体,直至疫情受到控制。

未适当规划开课指南和程序 俞利文抨教育部罔顾师生感染风险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教育部在新冠疫情高峰时期,显然没有顾及学生和教师的感染风险,同时也未有适当规划应对大流行的学校开课指南和程序,来确保学生在不受疫情影响下跟上学习进度。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目前随着砂拉越乃至全国的病例激增,多数父母和老师很是担心学生上学的健康及安危。尤其自教育部指示学校复课以来,全国已多达186所学校,单是砂拉越就有大约112所学校出现感染病例。 他解释,本身完全理解学校复课与否是一项艰难决定,因为当中须要顾虑且考量到许多因素,特别是在保护学生健康和课业学习之间取得平衡,尤其对家境贫困和居住在郊区的学生。 令人担忧的是,在疫情大流行的一年之后,教育部似乎还没有制定解决问题的全面计划,也没有帮助教师如何应对现状。 而且,教育部每每在政策上的朝令夕改,甚至临时做决定的表现上,凸显了教育部的反应迟钝,这只会让家长感到担忧和困惑。 俞利文说,教育部差强人意表现不仅导致学生和教职员被病毒感染,甚至影响这一代学生学习,尤其来自贫困家庭的学生在居家学习方面受阻,以致他们难以赶学习进度。

疫情严峻却没有采取更严厉措施 江峰年:砂灾委是否已失去能力和意志力?

砂行动党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江峰年表示,基于最近Covid-19阳性病例的激增和截至昨日的最新标准作业程序来看,砂灾委在抗议过程中已失去意志力和能力。 如今,砂拉越每天都有越来越多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即便疫情有所增加,但似乎仍旧没办法鼓动砂灾委采取更严厉的措施。 他说,当疫情稍微受控时,商业活动只被允许运营至晚上10点。 但,在疫情确诊病例增加后,这些商业活动反而被被允许营业至凌晨12点。与此同时,政府还允许学校开课。为了避免在课业上落后,作为家长的却别无选择,只能将自己的孩子送到学校。 这种不合逻辑的标准作业程序无疑是在近期疫情递增过程中扮演着关键角色。 “有许多关于学生或学生家庭成员确诊的报道,致使许多学校班级停课。 ” 其他学生极有可能与这些确诊者有过亲密接触,但学校却依然不停课。而这也引起了广大家长的关注。

为缓解民众担忧与恐慌 砂灾委应透明化疫情真实情况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卫生部与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必须透明化砂拉越的疫情真实情况,以缓解人民对疫情的担忧和恐惧,尤其联邦和砂拉越有必要清楚阐明所有决定的背后原因,特别在砂拉越数个遭受疫情严重打击的城市是否实施行管令的问题。 随着砂拉越过去几周确诊病例骤增,以及坊间盛传砂拉越多个地区或将实施行管令谣言,人民因此对砂拉越疫情的实际情况感到不安与焦虑,纷纷寻求政府给予详情届时。 鉴此,俞利文认为砂政府在处理疫情上必须保持透明,同时给予保证并说明政府的策略,尤其以人民利益妥善处理当前的危机。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表示,砂灾难管理委员会首先必须对目前区域的数据和阳性率保持透明,确定是否有足够的检测以应付地区上的疾病负担。 他说,砂政府当前的日常做法主要集中在更新每天新确诊数据,虽然这些数据很是重要,但人民还需要知道当局每天进行的检测总数和阳性率,以便能更加掌握检测能力和每日的感染率。 根据砂政府所公开有限数据,截至4月15日,当局在砂拉越共进行大约63万9767项检测,阳性率约为8.11%,这比率远高于世界卫生组织建议的5%。这意味着即使砂拉越人的检测数字高,但实际上检测工作仍是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