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五月 26, 2020

更多新闻

国盟虽顺利通过一日国会 林财耀:实则并不稳定

诗巫国会议员林财耀表示虽然国盟顺利通过一天国会,不代表接下来国盟将会是个稳定的政府。 林财耀说从国会可以看出首相慕尤丁的支持率并没有报导般说的114,减去斯里阿曼国会议员和副议长倪可敏,慕尤丁只有112最多。 林财耀预测接下来到7月国会将会是另一轮的考研给国盟政府。因为巫统和回教党已经放话,他们冲其量只是支持慕尤丁任相,并不是国盟一份子,也并不受国盟约束。虽然开5月国会之前巫统和回教党领袖签署了国盟的文告。因此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巫统绝不会让土团强大,土团也会想尽办法限制巫统,什么时候会爆发巫统出走的爆发点,只是时间的问题。 林财耀继续说国盟是以利益联合的联盟,其中它的国会议员都分到官职来安抚,以及收买。到底国家要付出多少资源来维持国盟这个联盟?这问题是首相慕尤丁应该交代的。 林财耀调侃砂政盟是最没有骨气的联盟,最终还是为了官位,官位不大还不坐。甚至还可以与现在喊着要实行回教刑事法的回教党合作。大家都知道国盟是一个以种族和宗教为基础的联盟,打着要实现马来人在政治上大团结为目标。是一个想继续用种族政治来生存的联盟,这是和马来西亚各族平等的愿景是相违背的。 “砂政盟一边厢喊着砂拉越不一样,我们没有种族政治;一边厢却和种族宗教的联盟合作,到底居心何在。”林财耀说道。

砂政盟自我标榜自主权 加盟国盟证明自主只是虚构

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指出砂拉越政党联盟(GPS)已是国民联盟的一分子,这显示这个阵营过去大打的主权牌根本就只是虚构,也证明他们只是以炒作砂人情绪的谎言治理砂和希望保住砂政权,犹如一边扛着维护砂主权的旗号,却往着出卖砂权益的方向。 周长佑表示,砂政盟实际上是在上届州大选中获得人民强大的委托全力争取砂拉越的权益,但是这个阵营屡次的欺哄砂人民,在希盟执政时拒绝能够清廉、透明与公正管理砂资源以之治理砂拉越的多方面献议。 他们巫伊联手推翻东西马同等伙伴的修宪,阻扰让砂人能够获得更多之前国阵时期被这些自我标榜砂拉越“自己人”一一出卖的权益,目的就是担心希盟揭穿他们的真面目,可是今天砂政盟对于国盟的表态显示他们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更不要说治理砂拉越的方向。 “我们相信砂拉越人已再一次仔细的分辨了真伪,如今身在国盟的砂政盟领袖异口同声的所谓可以为砂拉越争取最大的利益不过变本加厉的幌子,当然当中不少人已经获得高官等职位,可是这阵营却是彻底的否决人民的民主权益,只是让一小撮人以违背民意获得的益处。” 砂政盟认为国盟比希望联盟更具适应性,就是因为他们的国阵同伙在当中,这与首长阿邦佐哈里政府说退出国阵是正确的选择根本完全矛盾,这一再证明了他们的“真心”从没有离开国阵,也印证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所说一旦国阵获得政权,砂政盟就会重返国阵。 砂政盟在巫伊合作上“锦上添花”直接把国家再带回到国阵执政时期的贪污腐败,种族与宗教极端主义的政治路线治国,就是砂政盟的投怀送抱促成如今多数砂人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投身国盟砂政盟撕下伪装 鼓吹本土情节以砂利益优先只是一场戏

上议员林思健指出,砂政盟自行宣布自己是身为后门政府国盟的一分子,这证明这个在509后不断以砂拉越与砂人权益伪装的阵营如今已经是赤裸裸的违背民意与民主精神,出卖砂和砂人的权益。 他表示,砂政盟从早前就联合如今成为国盟一分子的巫伊推翻希盟在国会提呈恢复东西马同等伙伴的大马协议修宪,及近来以20亿令吉私下解决原本高调要通过法庭证明砂拉越权益的与国油诉讼案,显示出他们的从未改变一直以来没有维护砂整体权益的本质。 “如今他们就是国盟政府的内阁成员,因此,根本不需要在争议和辩解他们的定位,他们就是沦为与国盟这违背民意的后门政府同流合污的阵营。” 林思健说,这个阵营在希望联盟执政时急急忙忙的退出国阵,鼓吹并炒作本土情意结憎恨西马,可是如今却已经投身以西马为主干,甚至更可悲的与极端的伊斯兰党狼狈为奸,也急着表达他们的效忠。 “他们当然会指说行动党也曾经与伊斯兰党合作,人们应该记得一个事实,当行动党以往与伊斯兰党合作时,是当时开明的伊斯兰党领袖,包括现在的所有诚信党的领袖仍然在该党,这已经是与现在的伊斯兰党截然不同的时空背景。” 他表示,这些伊斯兰党的前领袖就是因为不认同党中的保守派要采取的神权与极端宗教路线,而最终选择退出,并且由前国防部长末沙布成立诚信党。

出行措施变更导致人民滞留西马 俞利文:政府应针对特例给予调整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许多原本打算返砂的砂拉越人因为政府昨日宣布出行措施变更,而无法获得警方批准申请,导致他们被滞留在西马。 俞利文今日针对国家安全理事会不允许公众跨州举措事宜发文告表示,本身乃接获来自民众寻求帮助,尤其是那些在措施变更之前已购买机票的砂拉越人,因为他们不确定是否还能飞回砂州。 他称,虽然在非常时期强烈建议民众只在有必要时才出行,但政府可以针对一些特定因素和地理环境给予调整或者豁免,尤其是对沙巴和砂拉越给与特别考量。 “我们接获一些滞留在吉隆坡和柔佛的砂拉越人来电,即使他们已经购买返砂的机票,但警察仍拒绝批准他们的申请。” 他解释,有的砂拉越人飞去西马是在当地医院寻求医疗护理或复诊,他们现在希望可以返回砂州休养,但政府的禁止跨州措施促使他们无法回来。 俞利文认为,如果各机构之间在标准作业程序方面取得良好协调,或是仅通过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以管制入境流量,不但可以避免民众混淆,也能更有效的将问题控制。

出席喜来登行动足已证明一切 俞利文:GPS休想掩盖与巫伊联盟事实

随着砂政盟秘书长亚历山大声称砂政盟是国盟一份子,就证明了砂民主行动党在一开始的说法,砂政盟领袖试图误导砂州子民以掩盖他们促成巫统和伊斯兰党入阁的事实,尤其让巫伊两党有机可乘在国家政策上影响人民。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今日发文告重申,在敦马辞相前,砂政盟打从一开始就是国盟的一份子,特别是砂政盟现任高级部长早在“喜来登行动”的时候,也觐见最高元首表达砂政盟欲与巫统和伊斯兰党组成新联盟的意愿。 他解释,砂政盟如此做法不仅将腐败污名的巫统回归到联邦内阁,甚至把可以对我国世俗构成威胁的伊斯兰党也一并带入国家决策体制的主流当中。 他称,尽管砂政盟领袖处处为国盟护航,也试图证明国盟对砂州的好,但目前唯一得利的只是砂政盟本身,而不是砂拉越子民。例如获得部长职位、政府官联公司主席、甚至被委任享有与部长同等地位的特使职位。 俞利文说,当国家正经历经济衰退,导致成千上万人士失去工作和收入之际,反观政府却将人民的纳税金用在政治目的上,去奖励这些政客。 “在人民失去工作面临经济窘境时,他们这些却还能享获两份工作和收入。”

为了及早结束抗疫 林思健冀人民坚守行管纪律

砂希盟秘书兼上议员林思健说,接下来有佳节假日,希望美里市民继续坚守纪律,大家展现抗疫决心,以大家照顾好大家的心态,希望现况尽快雨后天晴,人们恢复正常生活。 他以他个人为例,虽然所有出席国会开幕典礼的国会上下议员,是获得砂灾难管理委员会豁免返回砂拉越后不需要居家隔离,但是他为了人民的安全,确保美里可以继续保持绿区,他仍然会自行在居家隔离14天保持必要的距离。 他表示,在此前国会上下议员是否豁免居家隔离,政府在这方面没有良好的沟通与协调,当他与峇南国会议员安义尧,及实务的国会议员鲁卡尼斯曼从吉隆坡返回美里后,原本被禁止返回住家,在他们要求查证下才知道是豁免,过后才被放行。 他们三人当时却被指示戴上健康追踪腕带,就是手腕戴上有注明编号,及二维码的白色塑料带,只需用智能手机扫描腕带的二维码,便可进入全球定位系统页面输入资料。这个产品是让有关当局追踪居家隔离者的行踪。 他也依据指示进行有关程序,两小后他接到美里县长阿都阿兹致电予他告知有关作业程序有误,砂州灾难管理委员会是豁免他们隔离,因此他们可以自由四处行动。 他较后也接获美里民防部队指挥官哈兹利来电,告诉他可以将有关塑料防水环剪除,一般程序是佩戴后在隔离期间不可剪除,林思健要求后者将有关指南以Whatsapp讯息通知他,作为确实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