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一月 21, 2021

更多新闻

抗疫一年处理仍显混乱 周政新对砂政盟抗疫方式感失望

丹绒峇都区州议员周政新指出,他对砂政盟政府处理冠状病毒病的方式感到失望,冠病爆发至今已接近一年,情况越来越糟,如今确诊病例高居不下,政府的处理方式却显得混乱。 “砂政府应该援引本身的自主权解决如今学校即将开课的问题,州内众多学生家长甚至老师都对于目前的严峻疫情深感担忧。政府绝对须要顾及学校老师和职员们的处境。” 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不断说砂自有一套抗疫,迄今每每看在砂人的眼中就是成事不足,目前接连的逾百宗确诊病患的情况就证明所谓自己的一套不是说到没有做到,就是根本没有效用。 他也提醒砂盟政府处理各种防疫措施是确保疫情及疾病得到控制,人民不受到感染,人民健康与控制冠病不是在于表面与形式上,而是工作是否确切到位。 周政新今日在文告中说,如今砂拉越各地落实的是依据确诊人数而划分不一的有条件行动管制令,或是复原行动管制令,这做法将出现混乱,即红区入绿区是一个程序,由绿区人红区又另一个程序。 “抗疫理应是一条心同心协力,携手合作直到疫情受控制,主要是要防止疾病的传染,若是因为程序的复杂及困难,难保导致弄巧成拙。”

想有效阻断新冠给眼疫情 俞利文吁卫生部提高检测效率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认为,卫生部应该提高新冠病毒的检测能力与效率,尤其是在目前行管令期间,当局若真的要阻断我国当前病毒感染暴增,是不能减少对感染群及近距离接触者的检测工作。 俞利文说,卫生部日前发出新通令,即检测的样本数量取决曝露于感染群的人数,同时只对出现冠病症状的近距离接触者进行检测。 然而,他对于卫生部所采取的新措施存有强烈疑虑,因为当局此举不仅会人为上的减少确诊数据,也让那些可能有症状甚至无症状,但却具有传染病毒风险的人,存在一种虚假的安全感。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表示,目前我国新冠病毒检测阳性率为8.2%,而专家建议最好是低于5%。为此,政府当务之急是需要增加检测能力,而不是减少检测。 据了解,卫生部的最新通令是于1月14日生效,需要检测的样本数量取决曝露于感染群的人数;若低于50人,20个样本就足够;若超过50人,则需要30个样本或10%,视何者为低。 根据该通令,如果他们之中有人出现症状,则需隔离并接受检测。假设该名人士确诊,这些集体隔离的人士需在他确诊的那天起再隔离10天。尽管如此,他们不必在第10天接受冠病检测。

获善心人士捐赠 砂行动党即将分发物资 协助峇都吉当水灾灾民

砂行动党峇都吉当支部收到了一批由善心人士捐赠的食品与物资,希望透过行动党向这次受灾的灾黎和弱势家庭传递这份爱心。 砂行动党峇都吉当支部已经确认了这些家庭的名单,并将尽快将物资分发。 这些食品与物资可能不多,但我们希望这一小小的举动将有助于减轻水灾灾民和贫困家庭的丁点负担。 自从新冠肺炎爆发以来,我们知道那里的许多家庭迫切需要帮助。 同时,我们仍在采购更多食品与物资,以便分发给峇都吉当州选区附近的其他家庭。 除了食品以外,我们还在寻找汽油桶,煤气灶,床垫,锌制屋顶材料和轮椅等。 任何希望捐款的人,请如下与砂行动党峇都吉当支部成员联系: 阿都阿兹伊沙(014-3201619)Clarence Chin 陈伟君(016-2129866)Jack...

饱受水患影响生活拮据 砂行动党为贫困家庭提供食粮救济

为确保弱势群体得以三餐温饱,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为饱受水灾影响且生活拮据的贫困家庭提供食粮救济,以协助他们度过眼前的生活难关。 俞利文表示,上周连续几天豪雨导致古晋市多个地区成了水患灾区,许多贫苦家庭不仅面对严重财物损失,生活上也出现拮据,有的家庭甚至连一日三餐都成问题。 “水患给灾黎们带来极大的财务损失和日常影响,尤其家居、寝具、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等电器全都被水浸坏。此外,他们的生活拮据,没有多余的钱购买食物,甚至挨饿。” 与此同时,有的灾黎也因为受到水患影响,无法外出工作,特别是那些从事日薪工作人士,不但没了收入还要面对断粮窘境。 鉴此,俞利文与张健仁的特别陈国彬在过去几天走访选区上的灾区,包括万福路平民房、跑马场路的甘榜、甘榜诏安等,为家境穷苦的灾黎送上食粮援助。

砂拉越疫情人数激增 政府应聆听家长对学生开学的担忧

在砂拉越新冠病毒确诊人数激增的情况下,州政府和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必须关注砂拉越家长和当地领导对与重新开学事件的担忧。根据行动管制令的标准作业程序,除了公共考试班之外,诗巫的学生在过后的两周(至2021年1月29日)都不准回返校园上课。即便如此,要在这两周内控制好病毒避免它扩散的可能性可说是微乎其微。 根据现在的情况,州政府至少需要为了砂拉越子民向联邦教育部上述要求延迟重新开放学校校园并且让学生们尽可能进行(或继续进行)线上教学。 在去年11月学校教学结束之前,教育部提供的标准作业程序虽然看起来可说是完美的,但事实证明要大家严守该作业程序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情。这是因为,对于学生们来说,尤其是好动的小学生,要求他们整天戴着口罩是一个大挑战。砂拉越州政府也必须谨记马来西亚卫生部总监丹斯里诺希山曾表示,从9月20日至10月21日,共有1257名学生确诊患上新冠病毒。其中的46.7%来自小学,53.3%来自中学。 自去年疫情进入我们州以来,我们州第一次看到如此多疫情红区和感染群。从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公布的已被感染场所的名单来看,不可否认的是病毒在人群中蔓延,快到已经失控了。最令人担忧的是,从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发布的新闻报道中,我们能知道有些病例的首例或本地社区感染病例的来源仍无法追踪。 因此,砂拉越州政府有责任保护砂拉越的学生以及人民。州政府必须写信给联邦政府要求延迟重新开放位于红区的学校,而不仅仅是公共考试班,直到病毒在我们州得到控制。

诗巫医院人力物资皆匮乏 砂行动党募捐凑集解医院之困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黄培根批评砂拉越州政府在处理诗巫疫情上疲塌怠慢、并要求州政府认真看待诗巫疫情,马上为诗巫医院以及治疗中心拨款。 “诗巫现在是全砂疫情最严重的地区,但是无论是人力还是物资都严重不足。而诗巫医院也被迫向人民募捐,而无论是联邦政府或是州政府都未为诗巫医院拨出紧急拨款。这难道就是砂州政府处理疫情重区的方式吗?” 砂州卫生局长钱仁兴昨日表示诗巫冠病病床使用率已高达79%,而目前已设有4个隔离以及低风险治疗中心。黄培根表示,诗巫无论是病床,人力,或是物资都严重不足,而州政府必须马上为诗巫医院拨款。 在星期一(1 月18日),柏拉旺州议员黄培根及武吉阿瑟州议员郑爱鸽将民众募捐的物资,如風扇、胶靴、温度计,血壓量度器等物資移交给诗巫医院,他也代表砂拉越行动党感谢善心人士以及团体的热心帮忙。 “我们很感激在这个艰难的时候仍有许多的善心人士以及团体愿意为诗巫医院以及人民做出贡献。但是人民募捐能做的终究有限,而政府必须履行他们的责任马上为诗巫医院拨款。” “抗疫所需的拨款不该经过无数个繁杂的程序,人民的性命以及安全不能等。州政府必须马上拿出并使用这笔拨款,而不是一再的拖拖拉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