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1月 30, 2021

更多新闻

政府不公打压造就发展落后 诗巫市议会应问责州政府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黄培根表示对诗巫市议会主席丁永豪的发言很遗憾,指市议会作为地方政府在服务诗巫上不应该被政治化,而他的发言已彰显出市议会已被金钱政治所左右。 “如果我们想要为全砂拉越带来发展,我们需要的不是能够为选区带来拨款的议员,而是一个能公平对待全砂拉越的州政府。既然所有砂拉越人民每年都向政府缴付各项的税收,那为何政府在发展选区以及分配选区拨款时却被选区的政治倾向影响?” “这也是为什么民主行动党一直在争取制度化选区的拨款,这么一来,无论今天是由谁执政,选民的福祉都不会受到威胁,而选民也能够享受到两线制政治和竞争所带来的益处。” 黄培根指出,虽然诗巫市议会主席不是民选而是由政治委任,但是丁永豪应该尊重我国的民主制度,而不是做出这种自欺欺人的发言。 “地方发展是政府的责任,而议员的责任在于定制政策,而反对党的议员更是需要作为人民的声音监督政府,确保政府里不仅是一个回音室。反对党以“为了争取选区发展拨款”而跳槽更是受到华社的唾弃,这也显示出了民众的意愿。”

联邦应从过往错误中吸取教训 解决土著企业在能力建设和抗逆能力问题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首相和联邦政府应从过往错误中吸取教训,正视并解决土著企业在能力建设和抗逆能力的核心问题,而非在购物商场等策略地点制定土著参与固打制。 日前,首相宣布建议在各大商场和旅游景区等策略地点制定土著固打制,以提高土著经商或开店的参与率,甚至还指这乃符合“大马一家”概念。 首相还说,这是基于1970年制定的新经济政策(DEB),即增加土著社群参与经济而做出的决定。 俞利文表示,这是20年前修订的政策,政府应该从过去错误中汲取教训,若政府意识到已起不到作用,就必须检讨相关核心问题加以解决,确保所有马来西亚人共享繁荣。 他今日发文告说,首相应该清楚意识到这种“排外和保护主义”政策的失败,尤其在2015年吉隆坡刘蝶广场偷窃手机案引发扰乱事件下,进而催生“玛拉数码商场”计划的失败。

发展还需靠议员拨款 州政府存在有何意义?

詩巫区国会议员林财耀特别助理詹礼新律师揶揄道,如果地方发展是靠YB拨款,那州政府就不具备存在的意义了。丁永豪身为詩巫市议会主席,这番言论也推卸及否决了市议会的职责。丁主席请不要忘记,砂拉越发展最多的城市都是有行动党赢下的。 詹礼新是针对诗巫市议会主席丁永豪昨天在报章上所发表的言论—“市议会拨款有限,发展不能单靠市议会,只能通过选出人民代议士,才能为诗巫带来拨款和发展计划”的言论做出回应。 他表示,砂拉越政府几十年来长期执政,一直以来总是用打压在野党,惩罚在野党胜出的选区为惯例手段,那就是利用自己是执政政府的身份,断绝拨款给在野党议员,殊不知其实这就是公然在“惩罚”在野党胜出的选区选民。这是一个不民主的政府所干的事情,大家有目共睹其中的行政偏差与不公平手段。 詹礼新说,发展国家与城市是政府的必然责任,因为国家要均衡发展及进步,才可以避免出现贫穷州或落后州的不良局面。但遗憾的是,砂政盟却不知道砂拉越要集体进步,就要全面发展的大格局,而只是小心眼地往牛角尖看,看看哪些选区是自己砂政盟阵营的,就给他们拨款,如果不是砂政盟阵营的,就断绝拨款,惩罚选民及为难在野议员,打压是不民主的执政手段,也可以看出政府自称的“勤政爱民”,也不过只是照顾自己砂政盟的选区选民而已。 他说,12月6日提名,12月18日投票,砂拉越将再次迎来州选举。这个关键时刻,砂政盟应该明白到一个事实,过去的州选举中,詩巫人选择行动党的推出的候选人,是因为他们务实地都在为民服务,为民发声,而不是像砂政盟许多的议员那样,中选了就荣华富贵的当官,然后四年后的大选前,赫然又出动进行动土礼及派糖果,这是非常敷衍选民的做法,人民的眼睛绝对是雪亮的。

地方议会解决不了民生问题 巴达旺议会主席罗生反开播谩骂

行动党党员陈祈开表示,地方议会的功能,在于处理好辖区内各种各样的问题,对于热心民众修桥铺路之事,议会当局应该给予表扬,而不是以狭隘心里,片面地指者他人侵犯议会的权力,甚至,谩骂“你是来捣乱的”。 他说,虽然各辖区设有专司负责人监管,但,人为疏忽遗漏或意外事故常有发生,当有民众投诉时,议会就要扮演救火队角色,尽快抢修,不是视而不见,拖拖拉拉。 他指出,最近面子书上看到巴达旺议会主席罗克强先生的直播,就甘榜哈芝巴基第三期路面暗沟破洞,因刘天亮在居民投诉下出钱出力叫人安装一块铁板,却遭破口大骂“刘先生未经巴达旺议会批准,是来“嘎嘎皎皎”的”,引起网友热议。 罗克强先生直言自己很生气,为什么刘天亮不来议会商量,没有批准就来“嘎嘎皎皎”,还反问刘天亮先生,“你说路破洞已经100天了,那为什么之前不要做”?又讲议会早有计划要进行维修了,图纸也画好了,钱也准备好了,你却跑来“嘎嘎皎皎”。 且不说刘先生是否有没有跟巴达旺议会沟通,可尊贵的罗克强又何须大发雷霆呢?如此一来,往后普通百姓谁敢私自铺路做好事?

及早准备无需等至12月31日 选委会应正视降低投票年龄裁决

砂行动党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江峰年表示2021 年已来到最后一个月。而就在今年9 月 3 日,古晋高等法院决定选举委员会需在 2021 年 12 月 31 日之前将投票年龄从21岁降至18岁 . “自高等法院作出判决以来,已经过去了2个多月。 而到了2021年 12月3日是法庭裁决后的 3 个月。 由于砂选举在...

与前首相纳吉异口同声发表“人民拒绝政治青蛙”论调 杨薇讳:砂政盟正是与青蛙同心的政团

首长阿邦佐与前首相纳吉异口同声发表“人民拒绝政治青蛙”的论调,无异于自打嘴巴的廉价政治宣传,为砂拉越政坛再添笑料,同时也进一步曝露砂政盟GPS缺乏政治诚信! 砂拉越行动党组织秘书杨薇讳表示,GPS砂政盟是与“政治青蛙”挂钩并同行的政治党团,其主席竟然用“人民拒绝政治青蛙”来评述西马的政局,充份披露该党利益至上的政治议程! 她强调,砂政盟2020年初与西马的一众“政治青蛙”,联手发动“喜来登政变”,篡夺民选政权,导致今天马来西亚仍陷入政治乱局中。同时,也让侵蚀世俗价值观的极端宗教政策,有机会频频落实推行与扩大,而砂政盟无疑是背後主要的推手之一。 杨薇讳说,砂政盟本身就曾上演一出“政治青蛙”的剧情,来蒙骗广大的砂拉越子民。2018年国阵失去政权後,砂拉越国阵宣布“跳出”国阵,并组织砂政盟GPS,这确曾令一些人被这个虚假的政治伎俩所误导。 事实上,这不过是砂政盟的障眼法而已!它希望藉此清洗过去与巫统狼狈为奸所创下污秽不堪的政治历史,包括主动且支持将砂拉越石油和天然气的掌控权“送出”给联邦,来换取本身的政治利益,同时也全力在国会中支持领海法令,导致砂拉越丧失油气自主权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