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1月 30, 2021

更多新闻

政府须设法降低往返砂机票价 让砂民能返乡投票履行公民义务

砂行动党宣传秘书兼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今日发表文告呼吁政府必须设法降低选举期间往返砂拉越的机票价格,以便让砂拉越选民有能力购买以返回砂拉越履行公民义务投下手中的一票,进而提高投票率。 她表示,选举委员会已敲定下12月18日为投票日,她今日上网查询各家航空公司机票后发觉这段期间从吉隆坡返回诗巫的单程机票价格飙升至上千令吉,而这个价格并不是每个在外地工作的游子都能负担得起的。 “尽管交通部长魏家祥在国会下议院部长问答环节时称政府不会干涉本地机票的定价,以便航空业可自由调低或调高机票价,以保持竞争力,但是我还是再次呼吁政府要采取必要干预以便航空公司至少会大幅调低选举前后三天往返砂拉越的机票价格,让砂拉越同胞得以返砂投票及返回工作岗位。” 与此同时,刘强燕也呼吁选举委员会必须确保砂拉越州选举会是一场安全、公平和廉洁并符合公共卫生防疫标准作业程序的选举。 “由于大众对新冠肺炎的恐惧,因此这一场砂州选举,选委会应该还是会继续采用马六甲州选的模式而不允许各政党举办聚集人群的大型聚会以及沿街拜票等竞选活动。”

联邦拒增加发展开销拨款 刘必雁:砂拉越应获更多

詩巫区国会议员林财耀特别助理刘必雁表示,2022年度财政预算案中,联邦政府拒绝增加发展开销拨款给砂拉越及沙巴,目前依然维持拨款给沙巴52亿,拨款给砂拉越46亿,这样的分配很难让砂拉越人信服。 她说,砂政盟GPS扮演联邦政府的“造王者”角色,遗憾的是却无法为砂拉越带来更多拨款。这次发展开销大幅度增加776亿,但是砂拉越获得的拨款却在比例上没有增加反而减少。砂拉越只获分得6%。砂拉越在财政分配上感觉被边缘化了,讽刺的是这个“造王者”似乎并没有获得联邦政府的“厚爱”。联邦政府的这样分配,请问砂政盟的首席部长有什么话要说吗?还是首长个人已经很满足了? 刘必雁表示,马来西亚目前处于后疫情时期,联邦政府受促应该加大开销的力度来刺激国家各个领域的经济发展。2022年度财政预算内,总拨款给发展用途的高达776亿,虽然可以说是史上最高,但是砂拉越获得的拨款比例却从2020年的8%减少到2022年的6%,这对砂拉越是不合理的。“造王者”砂政盟GPS应该向联邦政府据理力争。 她说,因为这笔46亿财政预算是拿来提升和发展砂拉越的水电供应系统,提升学校和医疗系统的硬体设施,所以这笔财政预算的拨款对砂拉越来说,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发展款项。如果拨款充足,而砂拉越政府又可以正确及透明化地使用拨款的话,砂拉越的发展一定可以获得各方面的提升,相信砂拉越人民也都希望自己所居住的这块土地可以有更进步的发展,继而带动砂拉越各领域的经济,同时也留住更多的年轻人才。 刘必雁表示,砂拉越的基本建设如果跟西马比较起来,许多方面是落后20年,所以要平等化及拉近东马与西马的建设发展的差距,砂拉越应该要获得更多的财政拨款来帮助砂拉越追上西马的前进步伐。希望砂政盟积极进取,为砂人争取更多的权益,而不是只会耍嘴皮子,天方夜谭的诉说7G的神话。

不努力实践民主制度反以拨款要挟民众 砂政府已违反自由公平干净选举精神

诗巫区国会议员林财耀特别助理詹礼新表示,政府应该实行公平拨款给朝野政党的国州议员,以正确的做法来实现真正的民主,不该把政府拨款当作筹码来威胁选民,这是违反自由、公平和干净的选举。 詹礼新表示,虽然反对党几十年来都控诉政府的这种做法,但是执政的政府从来没有改变他们的这种操作方式,这是马来西亚的不公不义,也是一个民主国家的讽刺与悲哀。 他说,2018年509政党轮替,希盟政府本着反对党的选区也需要被拨款照顾的执政原则下,突破国阵政府60年来的作风,照样拨款给在野议员的选区,这是马来西亚的民主新突破。可惜一群青蛙与叛徒策动了喜来登政变,让民主回归到原点。 他说,政府拨款长期以来被当作筹码来威胁选民,说辞无非就是那几句:在野议员是得不到政府的拨款,所以他们的选区就得不到发展;最经典的就是阿吉哥在詩巫拉让花园的集会上说的:I help you, you help me! 这句话在大选期间公开说出来,根本就是一句贿赂选票的话。

为提升诗巫人生活品质 诗巫议会应策划新兴元素活动

詩巫区国会议员林财耀特别助理刘必雁表示,詩巫市议会最近两年缺乏新的规划,除了改道、改路名之外,缺乏举办新兴创意元素的活动来提升詩巫人的生活品质及增加生活乐趣。 刘必雁建议拟定一个可以停泊餐车,足够空位可以泊车及供人潮走动的地方,设立“餐车集中地”,让餐车有一个定点;或者找一个有人流的地方,例如江滨公园及浮罗巴比码头沿岸,于周末固定时间贩售一些有吸引力的食物,小吃或饮料,让餐车小贩们可以经营他们的生意。“餐车集中地”可以考虑在詩巫第二城市广场的空地上,或者在市区附近找个理想位置,让设计漂亮的餐车成为詩巫新的风景线,年轻人也会喜欢来打卡。 她表示,位于刘钦侯路的城市广场商业中心与2棟高耸的江滨华庭(Waterfront Residence)可以说是展现了詩巫市区沿岸风光的新面貌。沿岸走廊的环境优美,早上与傍晚时分都有人流在此跑动或散步,一边欣赏河流、渡轮及夕阳美景,是非常惬意的地方。这里也有人在此进行水上活动,吸引了不少民众观看。詩巫市议会也可以考虑在这一带广场办些活动,让这一带更具有热闹活络的氛围。 她表示,休闲公园、城市规划、后巷可以加以美化与加强地方特色,这些都是詩巫市议会可以发挥的领域,相信市民们也希望看到市议会发挥魄力及创意,展现才华,让詩巫变得更具吸引力。 刘必雁表示,詩巫市议员目前是由各政党委任。她建议应该进行地方议会选举,让那些更有意愿参与市区建设的詩巫人,加入市议会成为市议员,发挥他们的创意才华,让市议会展现出更多的活力及创意,让詩巫被建设得更加美好及有魅力。

百物上涨已明显将百姓压得透不过气 周长佑抨政府不知民間疾苦

百物上涨的涨风已明显将百姓开始压得透不过气,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表示,在面对世界通膨走势的同时,我国也必须在管理货币值上恰到好处,否则最后受苦的还是人民。 周长佑于今日指出,我国人民承受着的通膨如今已涵盖各大领域,所有与衣食住行相关的都受牵连,然而政府却不知民间疾苦,甚至拖到10月尾才发表“必需品价格稳定,鸡肉和鸡蛋没涨价”等消息以安民心,惟大家所面对的事实却是百物依然不断上涨,甚至鸡蛋也已在一个月内调涨了两次。 过去,当砂政盟在野时,动辄拿物价上涨议题攻击希盟;如今交换了身份,砂政盟对其过去挂在口边的大事却傲慢以对,完全不在乎民众感受,也拿不出有效对策,这除了“失能”二字,没有别的形容。 “从最开始的食品涨价到五金及建筑材料,如今更牵连到面包、蔬菜水果等,甚至是轮胎、运输也跟着受影响,这些涨幅都是十分惊人的,当中还没包括接下来若国际油价大涨导致输入性通膨,将出现多一层的物价涨风。” 他说,政府总是将通膨问题归到其他事如国际问题、原料涨价问题,而如此的行为是要不得的,政府有职责确保市场上的食品和物品价格的稳定性,而非当作个案去处理问题,如听闻鸡肉要调涨才压制,如此治标不治本的方法都只是在酝酿再一波的涨价潮。

政府应强化国家健康保险计划 不能一味打人民公积金主意

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说,政府应强化国家健康保险计划(mySalam), 让更多保险公司参与,如此人民可自由选择并且受益,而非一直打人民公积金的主意。 周长佑于今日指出,针对雇员公积金局将推出i-Lindung计划,允许会员从第二户头提款,通过公积金平台购买人寿和严重疾病保险一事,作出回应。他说,自国盟政府开始,国家健康保险计划的内容也随之削弱,甚至到了后期逐步暂停M40群体原有的受保福利。 他说,国家健康保险计划是希盟执政时期,为社会B40和M40群体所提供的保险计划,其中除了从36种增至45种疾病、并可在政府医院使用及申请住院费用,国家健康保险计划更在后期也让新冠肺炎确诊者每日可申请补贴。 “然而,这效率却一日不如一日,从原有10天批准后出款,到现在需要30天及无期限的等待,整个mySalam的服务及功能没有像当初这样让受惠者真正受益,此外,即便是记录显示申请已被批准,许多符合资格者唯有痴痴等待,更不知道何时出款日。” 他表示,政府不但没有设法解决国家健康保险计划问题,反而又再次打人民老本的主意,推出i-Lindung计划,这对人民来说是弊多于利,将来能取得的退休金会更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