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4月 20, 2021

更多新闻

曾多次捍卫和保障砂土著习俗地 张健仁喜见里查马拉尊成为砂职业律师

我欢迎高庭的决定,批准丹斯里里查马拉尊成为砂拉越的执业律师。 在他担任砂沙大法官及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时,他对法庭管理的制度作出很大的改革。 也是他在其任期内,他的改革令到沙砂高等法庭所实行的电子法庭及电子案件管理系统也曾是我国的模范。 更重要的是,丹斯里里查马拉尊也曾对砂土著习俗地地主面对法律打压的案件上,作出许多捍卫和保障砂土著习俗地地主权利的裁决。 他曾在联邦法院的其中一项裁决中,针对《砂土地法典》第5(3)和(4)条文(有关废除土著习俗地权力的条纹),作出非常严厉的评论。 他在其判决中指出: “...

疫情严峻却没有采取更严厉措施 江峰年:砂灾委是否已失去能力和意志力?

砂行动党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江峰年表示,基于最近Covid-19阳性病例的激增和截至昨日的最新标准作业程序来看,砂灾委在抗议过程中已失去意志力和能力。 如今,砂拉越每天都有越来越多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即便疫情有所增加,但似乎仍旧没办法鼓动砂灾委采取更严厉的措施。 他说,当疫情稍微受控时,商业活动只被允许运营至晚上10点。 但,在疫情确诊病例增加后,这些商业活动反而被被允许营业至凌晨12点。与此同时,政府还允许学校开课。为了避免在课业上落后,作为家长的却别无选择,只能将自己的孩子送到学校。 这种不合逻辑的标准作业程序无疑是在近期疫情递增过程中扮演着关键角色。 “有许多关于学生或学生家庭成员确诊的报道,致使许多学校班级停课。 ” 其他学生极有可能与这些确诊者有过亲密接触,但学校却依然不停课。而这也引起了广大家长的关注。

避免交通严重堵塞 当局应适时加速进行检查

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促请相关当局在交通流量巅峰时段,军警检哨站应适时进执行任务,以双道行驶加速检查工作。 “开放双道加速检查工作是有必要的,以疏通道路,省却使用者塞在路上的时间,特别是上下班和中午放饭时段。” 周长佑表示,当局自前日,在民都鲁4个路段增设军警检哨站,管制每辆车内不超过两人的措施。即便民众在上述措施公布后,已有心理准备,但却比预期来得塞,以致将自己陷入车龙里。 民众严重塞在车龙里,有些更是平日10分钟的车程昨日却耗费半余至1小时,此情况在今早周一为上班日更是严重,特别是敦胡仙翁路及实比河路。 他指出,当局须顾虑到许多民众有要事在身,即使已经提早出门,还是免不了避开车龙。有鉴于此,竟然已禁止堂食和限制超市消费人数,以及许多近来增加的防疫措施,对于军警检哨站方便理应适当,勿连民众欲办理正事、甚至外带或外送服务都百般困难。 “上班族们为了减少病毒感染的威胁,甚至早起预备家人早、午餐,之后再提前出门就是为了可以准时抵达办公室。结果还是堵在车龙里无法动弹。”

为保相位权益分赃内阁人数达世界之最 慕尤丁再委副部长难让国人信服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的特别助理陈祥智表示,马来西亚内阁正副部长达70人,被公认为全世界人数最,也是最臃肿的内阁政府。 国盟政府自篡位后,为了维持政权稳固,将许多部门的工作细化分成多个不同部门,实行权益分赃政策拉拢人心,使每个支持慕尤丁的议员即使没有分到部长职务也得到官联公司总裁的职位作为报答。 他称,当内阁正副部长每个月薪金都数以百万计,但许多部长的表现却差强人意,拜政治局面不稳定因素所赐,这些表现不及格的部长,却依然稳坐钓鱼台袋袋平安。 他指出,首相慕尤丁前天才讲新冠肺炎花掉政府多达6000亿令吉,目前国库已经没有钱了,语言刚落,今天又再委任多一名来自立新党的议员出任副部长。虽说,首相为保政权用心良苦,但其做法实在太夸张难以让国民信服。 陈祥智建议,面对新冠疫情继续肆虐蔓延,经济低迷不振的情况下,国家应该实行精简各政府机构改革,革除办事无能的部长,以减轻国家的财政负担,同时让民众感受到政府致力于打造美好未来的诚意。

根据ISARAWAKCARE指示 前往古晋福利部却无法得到金卡 杨薇讳:问题出在哪里?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要求掌管砂福利、妇女与家庭发展部长的陈赛明做出交代,为何ISARAWAKCARE ”所显示领取肯雅兰金卡领取地点是在古晋福利部,可是民众却面对古晋福利部需要耗时数个星期依然无法找出金卡的下落,究竟问题出在哪里? 她说,砂政府自推出肯雅兰金卡以来,砂福利局没有设立一个完善的系统来处理肯雅兰金卡事宜,就单单一张金卡,古晋福利部就无法有效率的寻找金卡的下落,引起申请者对砂州政府的办事效率感到怨声载道。 杨薇讳透露,民众日前所面对的问题就是就算通过面子书的“ISARAWAKCARE”显示申请者可以前往福利部领取金卡,可是,当申请者事先拨打电话向福利部确定时,却被告知福利部需要时间来找寻金卡的下落,卡找到之后会通知申请者前往领取。 “最不能接受的是,一张卡寻找了两个星期,依然没有音讯,就算重新跟进,福利部官员又同样的重覆回复需要时间来寻找金卡,找到之后会做出通知。再者,砂福利部的电话很难拨通,不是占线,就是没人接听,或是通话被转来转去,最后挂断。” 杨薇讳说,民众为了一张肯雅兰金卡,几乎被搞得心力交瘁,这种所谓的惠民计划到底诚意何在?砂州政府及负责的部长是否有为这些乐龄人士着想?不但没有为他们带来方便,反而制造更多的问题。 更何况,目前仍是疫情时期,肯雅兰金卡的申请者都是年长乐龄人士,也是属于高风险群,不应该让他们奔波劳碌。

未适当规划开课指南和程序 俞利文抨教育部罔顾师生感染风险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教育部在新冠疫情高峰时期,显然没有顾及学生和教师的感染风险,同时也未有适当规划应对大流行的学校开课指南和程序,来确保学生在不受疫情影响下跟上学习进度。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目前随着砂拉越乃至全国的病例激增,多数父母和老师很是担心学生上学的健康及安危。尤其自教育部指示学校复课以来,全国已多达186所学校,单是砂拉越就有大约112所学校出现感染病例。 他解释,本身完全理解学校复课与否是一项艰难决定,因为当中须要顾虑且考量到许多因素,特别是在保护学生健康和课业学习之间取得平衡,尤其对家境贫困和居住在郊区的学生。 令人担忧的是,在疫情大流行的一年之后,教育部似乎还没有制定解决问题的全面计划,也没有帮助教师如何应对现状。 而且,教育部每每在政策上的朝令夕改,甚至临时做决定的表现上,凸显了教育部的反应迟钝,这只会让家长感到担忧和困惑。 俞利文说,教育部差强人意表现不仅导致学生和教职员被病毒感染,甚至影响这一代学生学习,尤其来自贫困家庭的学生在居家学习方面受阻,以致他们难以赶学习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