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八月 8, 2020

更多新闻

国盟政府对抗第二波疫情 陈国彬:未采取足够应对措施

“新冠肺炎疫情至今仍然反反复复,以砂拉越情况为例甚至可说第二波疫情已经来袭。政府宣布从8月1日起开始落实在公共场合强制佩戴口罩,但是砂州警察总监表示还没接收到来自武吉阿曼相关作业程序准则。” 砂行动党青草路支部筹备主席陈国彬种种迹象表明国盟政府在对抗第二波疫情时并没有采取足够的应对措施而表示担忧。 陈国彬表示,在他之前的文告中就指出,在抗疫时政府需走在疫情之前,而不是在出现感染源后才不断的追踪。 就在第二波疫情来袭前,许多国会议员和社会人士都要求国盟政府落实强制佩戴口罩的条例,但基于种种原因,尤其是抗疫上的乏力,导致如今马来西亚的第二波新冠肺炎疫情开始来袭。显然政府在应对第二波疫情时并没有做足充分准备。 国盟政府直到后来才宣布从8月1日起落实强制佩戴口罩。先前因驾驶私家车未戴上口罩被罚款的民众将可以要求退款,这正是基于相关作业程序至今仍未公告全国以致全国执法单位甚至民众都陷入混乱中。 “罚款可以落实,但必须合理。目前我国的罚金为1000令吉,相较于澳洲200澳币(约609令吉)、法国135欧元(约665令吉),明显的马来西亚的罚款是偏高。”

无受贿证据仍受逮捕 政府肃贪变迫害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没有任何收贿钱的证据下被提控。这明显是一场政治迫害。同时也显示出国盟后门政府对敌对阵营的政治迫害正式拉开帷幕。 对此,砂拉越行动党宣传部发表文告质疑政府基于何原由选择逮捕没有犯罪证据的人,却又无罪释放了身负46项罪状的同阵营人马。为了巩固政权,打压敌对政党势力政府真的就可以无所不用其极? “这是否意味着,任何站在国盟对立立场的“敌人”都将有机会面对被冠上莫须有的罪名而被逮捕?” 面对强权,反贪会不仅随着这些强权的脚步起舞,选择性地采取行动更被打回了囯阵时期“无牙老虎”的原形。 文告中说,首相曾经声明将保证国盟政府会努力肃贪。但随着希盟执政时因为贪污被提控的政治人物一个假释一个无罪释放。多重标准的肃贪沦为政治迫害,敢问首相所谓的保证如今在何方? 政府本应该给国人树立榜样,将彰显正义、正直、透明化等制定成治国体制。但这些在希盟垮台后几乎成了泡影。

国油撤诉缴交销售税 砂胜利背后埋着隐患

“随着国油撤诉,国油终答应缴付砂拉越石油销售税。这是一件砂民喜闻乐见的事情,但也埋着隐患。” 针对昨日国油答应缴付砂拉越石油销售税一事,砂行动党宣传部今日发表文告发表了看法。 文告中指出,若是按照先前的条例,砂拉越政府所追回的仅是5%的石油销售税,但变相的是必须承认《1974年石油开采与发展法令》。这无疑违背了已故砂前首长阿德南为砂追讨20%销售税的初衷。 砂政盟和国油绕开了MA63咨委会来展开协商这不符合程序,同时,MA63咨委会以及砂拉越人民根本都不知道砂政盟以及国油所协商的内容与细节。由此可见,这追讨销售税的商议是不透明的。这就好比沙砂事务副部长在国会说MA63商讨报告不必公开一样。 “无论是修宪复邦或追讨石油税对所有砂民而言都是一等一的大事。但砂政府和沙砂事务副部长的处理模式几乎如出一辙,那就是未给予公开。” 砂拉越政府应该透明公开的让全砂人民清楚知道协商内容,以证明砂政盟为砂拉越争取权益的诚意。砂政盟不愿意公开协商内容难免让人感到疑惑,若一切谈判和协商并无违背民意或出卖砂利益的话,何以政府不敢公开相关细节?

农民无辜收罚单 黄拔明协助备案

民主行动党泗里街支部发言人黄拔明针对郑姓农民无故遭交警开罚单一事,呼吁警方以公正方式处理举报案件,设立特别委员会对涉及此案的交警展开调查。 根据案件投报人郑氏引述事发过程时披露,他于昨早七时许途经沐鲁都坡大路时,发现一辆迎面而过的警车随后回转,并一路尾随他进入沐鲁都坡支路(德建路)。 郑氏指出,行驶约半公里时,警车突然朝他鸣笛,他立刻停车并下车了解情况。 “两名交警下车便绕着货卡打转之后,以车子超载和车牌肮脏为由告知我犯错,并且要跟我商量怎样解决。随后两名交警便开了2张罚单予我,但是罚单上所注明的犯错理由为运载危险物品/不整齐,以及车牌肮脏/花俏。” 蔬菜瓜类是危险物品? 郑氏忿忿不平的说,货卡上所运载的麻袋里面全是蔬菜瓜类,为何被指超载或危险物品?而且货卡车牌号码也是显而易见,何来肮脏之说?

全球口罩供应已恢复 为了贫困群政府需再调低顶价

随着政府规定人民在公共场所必须佩戴口罩,政府应该调低口罩的顶价,至少维持在爆发新冠肺炎疫情之前的价格。 在我担任贸消部副部长之时,一片三层式口罩的零售顶价只有80仙。 行管令期间,新任贸消部长把三层式口罩的顶价提高至一片1令吉50仙(这已是错误的一步)。贸消部长最近在国会会议上宣布,从8月15日起,三层式口罩的顶价会调至一片1令吉20仙。 一片三层式口罩的顶价设在1令吉20仙还是很高,许多人负担不起。这比希盟执政时期所设的顶价高出50%。顶价过高将导致消费者的权益受到剥削,尤其如今政府规定民众必须在公共场所佩戴口罩。 或许对于现任贸消部长来说,一片三层式口罩要价1令吉50仙不算贵,但对于许多平民百姓,却是沉重的经济负担。就以一家五口的双薪家庭为例,夫妻上班,还有3个正在求学的孩子。如果每人1天使用一片口罩,即每天需花费7令吉50仙,如果每个月他们有25天必须外出,那每月就必须承担额外187令吉50仙的开销。这无疑对低收入及贫穷家庭而言是非常沉重的经济负担。如果他们在公共场所没有佩戴口罩,则必须面对每人1000令吉的罚款。 鉴于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口罩供应已于今年6月进行调整,以应付全球市场口罩需求激增的现象。如今,口罩的生产成本已恢复正常,如果按照之前的顶价,一片80仙的三层式口罩,就可以为商家带来非常可观的利润。

林思健再捐2千片口罩予狮子会 为社群共同献爱心和关怀

美里狮子会法律顾问林思健上议员建议,有意给予弱势群体及贫困家庭援助的社会各界或是个人,能够与慈善团体合作派发,让更多因为疫情面对经济打击与影响的人士可以受惠。 身为美里狮子会狮友的林思健,其合作对象包括作为慈善先锋且历史悠久的狮子会,再通过他们所有的活动计划等等派发出去,可以达致更快更有效果事半功倍指出。 目前经济的状况非常不乐观,导致许多人失业,经济活动停顿,业务也不比以往活跃,所以基本上有面对生活水平高居不下的压力,通货膨胀等,他希望能够给予这一点贡献。 自从3月份的行动管制令迄今5个月,他已经派出3万片口罩,给有需要的人士。 美里狮子会会长陈志盛就本月26日该会与本地其他狮子会的新届理事联合就职典礼兼新会员入会,邀请林思健作为嘉宾之一,而率员拜访后者,并由筹备会主席罗立原移交邀请函。 林思健在拜访交流后,也移交2000片防护口罩予美里狮子会在狮友们见证下,并由陈志盛会长接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