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五月 24, 2019

更多新闻

诋毁希盟抹黑火箭领袖 社青团报警促查

民主行动党古晋社青团日前在秘书陈祥智以及宣传秘书陈方其带领下,针对面子书某专页多番对民主行动党领袖做出污蔑及散播和捏造虚假的消息前往警局投报,并要求警方介入调查该专页的幕后黑手。 陈方其表示,他是在近期内浏览面子书时,看到名为“砂劳越人站起来”的专页上载了许多含有污蔑和抹黑火箭领袖内容的帖文。这些子乌须有的诬蔑帖文除了企图抹黑行动党领袖之外,也企图误导人民并企图制造出希盟政府贪污的假象。 也是浮罗岸区州议员黄庆伟特别助理的陈方其形容,这些幕后抹黑的专页就似见不得光的过街老鼠,他抨击这种攻击敌对党而捞取选票的手段是属于下三滥手段。 “我们有理由怀疑这个专页是敌对党以及伪民运所设立,目的是要以诬蔑及抹黑方式去制造希盟不好形象,而这些都是为人所不齿的下三滥的手段。” 鉴于该专页是企图在制造砂拉越的不和谐和制造人民对于希盟政府的不安情绪,所以社青团在开会讨论后决定前往警局报案,并希望警方介入此事。此前,行动党副主席兼浮罗岸区州议员黄庆伟也曾针对该专页多次对他进行抹黑而前往警局报案。 陈方其强调,要得到人民支持必须要通过正确的管道进行,例如务实服务选民、制定良好政策等,而不是通过如此抹黑及诬蔑手段去博取人民支持。

GPS管理不当 才是导致砂拉越变穷的问题所在

尽管砂拉越的石油和天然气收入主要需缴付联邦,但其它由砂政府自行管理的天然资源如煤矿、黄金、木材等资源仍足以让砂拉越致富。惟,砂政府对这些天然资源的管理不当,反而让特定家族成为超级富豪,这才是砂拉越人真正变穷的问题所在。 砂希盟主席兼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召开新闻发布会时指出,不难发现砂拉越的木材公司,尤其是那些木材大亨究竟是有多富有,包括那些煤炭公司,这一切其实都是砂拉越自己的财富。 他解释,无可否认,砂拉越一些的资源收入是缴付予联邦,但联邦也将国库中从砂拉越所得的收入,用作医生、护士、警察、教师等薪金福利。 对于阿邦佐哈里既然指控是联邦拿走砂拉越的财富说法,张健仁反问阿邦佐哈里何不去指控那些夺走砂拉越人财富的木材大亨。 张健仁促请首长阿邦佐哈里和砂政盟政府,与其作出误导砂拉越人的论述,试图掩盖他们的错误,他们更应该检讨砂政府现有的朋党或亲朋党政策。 他披露,正是砂政府造就本地这6个超级富有的木材大亨,才会导致大部门砂拉越人越变越穷。

多元国家需健全教育制度 包括华教发展

民主行动党古晋国会议员俞利文医生强调,一个多元化的国家所需要的是健全的教育制度,尤其照顾各源流母语教育,包括华文教育的健全发展。 他今天在一篇文告指出,照顾多元教育源流外,教师们的福利也是不容忽视的。 因此,俞利文日前亦通过其议员拨款,分配经费予晋汉连省津贴华小董联会及晋汉连省华小教师会。 俞利文移交拨款给晋汉连省华小教师会署理主席黄玉祥(左二)。 他说,多年来华小及华文教育都为我们国家及社会培育各种人才,对此,他也感到万分感激。 “同时,我们也感恩教师们的付出,没有他们的默默付出,我们的社会也不会有今天的成就。”

BSH下月起至3月15日 开放申请及资料更新

首个阶段的人民生活援助金(BSH)已于本月28日发放。至于第二和第三阶段援助金则分别在5月与8月发放,并统一汇入受惠者的银行户口,不再以现金券发放。 民主行动党埔奕区州议员陈长锋今日召开新闻发布会时表示,当局此举旨在简化后续援助金发放程序,一律以电子转账形式汇入符合援助资格的受惠者银行户口。 有关当局乃根据之前的受惠者名单进行首个阶段的300令吉人民生活援助金发放。不过,当局将在2月1日至3月15日开放人民生活援助金申请及资料更新流程,以重审受惠者的条件与资格。 2019年生活援助金的申请群体必须是已婚夫妇、有子女的单亲父母、及60岁以上的独居老人,至于单身者已不列入受惠群体内,不过,希盟政府则会透过其它福利政策为他们提供援助。 2019年生活援助金将根据各别群体发放,分别是: *家庭月入少于2000令吉可获1000令吉援助金;

说好的公平拨款呢? 杨薇讳批首长言而无信

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抨击砂GPS虚伪。因为砂首长在一年前以“绅士”的姿态高调透过媒体宣布会公平拨款给砂反对党希盟议员。可是到目前为止,砂反对党议员至今都都还没有获得任何从砂GPS政府发出的拨款。 她说,砂首长一而再,再而三重申只有砂GPS才能捍卫与争取砂拉越人的权益,可是言行却不一。就如拨款给砂反对党议员事宜上,首长已经誓言,没有给予兑现。所以砂GPS何来捍卫砂人民的权益?因为砂反对党的希盟议员也是砂拉越人。 “砂GPS必须明白的是,政府的任何拨款都是用于服务人民,就算有关选区是落在反对党的选区,不过最终受惠的还是于砂拉越人民。但令人感到遗憾的是,砂GPS不给反对党议员任何拨款分配作为惩罚人民。 反观,联邦希盟政府为了实践尊重民主的真谛,也有分配拨款给砂拉越GPS国会议员。所有的GPS国会议员亦有收到联邦希盟政府的拨款。 因此,她促砂GPS在首长的领导下不要对反对选区存有敌意。砂政盟不应该因为是行动党或公正党的选区而有所抱怨,毕竟这是人民的选择。 杨薇讳再次促请砂首席部长立即将拨款分配给反对党希盟选区,反之不要继续给予拖延,因为只要一天的延误,这就是首长剥夺了砂拉越人获得他们应得到的权益。

简单迁校准证被搞乱 张健仁批人联视华教当政治筹码

巴哥迁校问题,又是一宗国阵人联把教育当政治把戏的例子。 国内贸消部副部长张健仁指出,就连一个简单的迁校准证,也被他们搞了几年搞到乱七八糟。 第一,2011年当巴哥不再运作后,该校的师资配额已经被西渡到吉兰丹,国阵人联是真的不知道还是装作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给蒙在鼓里的砂州华社一个交待? 第二,这几年一直敲锣打鼓要迁校都没有进展,偏偏在2018年5月5日大选前才发出“迁校授权书”,难道这是国阵人联在大选前的政治筹码? 第三,校董会在2019年2月致函副部长申请迁校,如果已经有迁校准证, 州教育厅应该尽早明确地告诉学校已经有迁校准证,而不是一张似是而非的“迁校授权书”,才不致于闹出这次的罗生门。 当然,如果州教育厅明确表示已经有迁校准证,而不需要校董会再提交任何迁校准证,这是他乐见其成的答复,相信可以让校董会放下心中大石,也可以进一步处理申请建校准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