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5, 2021

沒有文章可显示

更多新闻

砂政盟内部关系错综复杂 一旦引爆对政权绝对是大危机

诗巫国会议员林财耀表示,明眼人分分钟可以看到砂政盟的内部问题,问题也绝对比在野党更加严重,他们内部的问题就像一粒计时炸弹,随时都可能被引爆,这对GPS政权绝对是最大的危机。 他说, 砂拉越政党联盟(GPS)本身也面对错综复杂,勾心斗角的内部利益问题,但是砂首长只关注并放大在野党的问题,却选择忽视GPS自己本身内部所存在的诸多矛盾。这招是将头埋入泥沙中避而不见的“鸵鸟计”。 他举例说,砂政盟GPS的人联党与民进党在席位上的争夺问题;土保党也面对内部派系的问题;人民党也存在着内讧的问题,这些都是砂首长不能否认真实存在的矛盾问题。可笑的是,砂首长选择了避开自身问题及转移群众注意力,把矛头指向反对党。 林财耀讽刺道,或许砂首长清楚知道自己的内部问题复杂而自己偏偏却没有能力与智慧解决,所以就选择漠视该问题,并将问题扫入地毯下。而反过来说反对党组政府不稳定,其实是耍太极的避开正视自身问题而已。 他说,这是俗话所说的,只看到别人眼中的牙签,却看不到自己眼中的梁木。当一个人将食指指向别人时,自然就会有三根手指指向自己。希望首长阿邦佐明白这简单的道理。

拖延致使无法顺应宪法改革 年轻人应在砂选举时被赋予投票权

砂行动党实旦宾国会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江峰年表示,2021 年 12 月 1 日的宪报阐明政府把民众投票年龄降至18岁且将于 2021 年 12 月 15 日生效。这消息昨日在社交媒体上被广泛流传。砂拉越人很高兴看到年轻人有可能在即将于 2021 年 12 月 18 日举行的第 12 届砂拉越州选举中投票。这也意味着这些年轻人可以以大选志工模式成为记票员、检票员、投票站长等参与国家建设。

不当家又不当权 人联未战先丢两席

GPS宣布候选人,人联党放到口中的肉竟被叼走,未开打就先丢失两席! 沈桂贤在记者会上抗议,GPS内部有人“暗中来”,抢走了曼旺区和都东区。 砂行动党沙玛拉朱准候选人翁政杰指出, 表面上未直接点名,实际上人人都知道他在剑指抢走曼旺的土保党,以及抢走都东的砂民进党张庆信。 “在砂盟阵营里,曼旺及都东传统上都由人联党上阵。” 他说,曼旺区州议员耶里苏修原籍人联党,2016年随黄顺轲退党成立联民党,2019又再跳至土保党。当年沈桂贤已经放话“留席不留人”,青蛙可以跳,但土保党必须把议席还给人联党。

痛失2传统议席 人联党沦为GPS附庸

砂州选举近在眉睫,砂人联党主席沈桂贤于今日(12月4日)却揭露,砂拉越政党联盟(GPS)已经将该党的两个传统议席交由其他党上阵。砂行动党丹绒巴都准候选人周长佑表示,由此可见砂人联党在砂拉越政党联盟(GPS)内当家不当权,就连自家传统议席都无法坚持上阵,无力决定候选人,未来更无法捍卫砂拉越人民与华社权益。 他指出,砂人联党主席拿督斯里沈桂贤表示,在 GPS主席颁发候选人委任状后,发现砂人联党的2个传统议席突然成了其他成员党的囊中物,即都东和曼旺州议席,转由民进党主席张庆信和砂土保党的耶理苏修上阵。 “当砂人联党得知传统议席被强行夺走,党主席沈桂贤只是表示“震惊、愤怒和失望”,却没有采取任何实际行动来捍卫传统议席,默许成员党强硬夺走议席。” 周长佑直言,由此可见,人联党心甘情愿沦为GPS的陪衬品,对GPS作出的任何决定都可以无条件接受,未来难以有效地在州政府内部及议会内捍卫砂拉越人民的权利。 “我对砂人联党丧失骨气的表现感到非常震惊。人联党连自家传统议席都可以随时放弃,证明了该党在GPS内已经完全沦为附庸,未来要如何捍卫砂拉越人民,包括当地华社的基本权益?”

江峰年举砂政盟3大败笔: 执政不行 制衡不行 阻遏也不行

针对砂人联党中央助理宣教秘书罗克强日前在报章上对行动党冠上只会对人联党耍霸的莫名指控,砂行动党圣淘沙区准候选人江峰年表示,这显示了罗克强对政治时事完全脱节,与其他人活在不同的平行时空,同时他也举出砂政盟的3大败笔。 “当罗克强说,行动党执政不行﹑制衡不行﹑阻遏也不行时,突显出这一名“资深”州议员对政治完全不在状况。我善意提醒罗克强,日前希盟已经直洽联邦财政部,成功为砂拉越和沙巴在发展支出的多个项目争取逾5亿令吉的拨款,也是签署谅解备忘录后所带来的作用。” 首先,江峰年指出,砂政盟执政砂拉越58年,至今仍无法为砂拉越提供全面的水电供应,内陆地区的交通衔接仍属于落后国家的水准,完全突显“执政不行”的治理表现。 江峰年举出第二点,砂政盟面对其联邦盟友伊斯兰党的各种极端政策和措施,为了执政利益而选择明哲保身,沉默不语,才突显砂政盟和人联党是真正的“制衡不行”。伊党选择参与此次砂州选,更突显了砂政盟“制衡不行”。 “第三,对于长年附庸在国阵或如今砂政盟里头的人联党,面对土保党和巫统的各种滥权腐败,对国库上下其手,人联党不但没有遏止过这些盗贼,反而狼狈为奸,一起浑水摸鱼。他们执政时才是真正的“执政不行”,从不为国家或下一代着想,只是为自己的荷包裤带着想,也是完完全全的“遏止不行”。”

政府不公打压造就发展落后 诗巫市议会应问责州政府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黄培根表示对诗巫市议会主席丁永豪的发言很遗憾,指市议会作为地方政府在服务诗巫上不应该被政治化,而他的发言已彰显出市议会已被金钱政治所左右。 “如果我们想要为全砂拉越带来发展,我们需要的不是能够为选区带来拨款的议员,而是一个能公平对待全砂拉越的州政府。既然所有砂拉越人民每年都向政府缴付各项的税收,那为何政府在发展选区以及分配选区拨款时却被选区的政治倾向影响?” “这也是为什么民主行动党一直在争取制度化选区的拨款,这么一来,无论今天是由谁执政,选民的福祉都不会受到威胁,而选民也能够享受到两线制政治和竞争所带来的益处。” 黄培根指出,虽然诗巫市议会主席不是民选而是由政治委任,但是丁永豪应该尊重我国的民主制度,而不是做出这种自欺欺人的发言。 “地方发展是政府的责任,而议员的责任在于定制政策,而反对党的议员更是需要作为人民的声音监督政府,确保政府里不仅是一个回音室。反对党以“为了争取选区发展拨款”而跳槽更是受到华社的唾弃,这也显示出了民众的意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