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月 29, 2022

更多新闻

大马贪污指数恶化 俞利文:执法机构打贪不力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促请首相署(国会及法律事务)部长拿督斯里旺朱乃迪不要把人民当傻子,甚至指望人民对政府的借口买账,我国的贪污印象指数(CPI)越来越恶化,主要因为我国警方和大马反贪局等执法机构在打贪上不给力,才导致大马的贪腐日益猖狂。 日前,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会(TI-M)指出,大马在全球100个国家的排名,从2020年的第57名跌至2021年的第62名。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说,对于排名下滑,负责的部长理应是承认不足和检讨核心问题,而不是继续鸵鸟心态寻找借口,这不是解决我国贪腐猖狂问题的方式。 他说,希盟执政时期,希盟政府在严打高官贪腐是雷厉风行,当时还引起国际社会关注及赞誉,甚至得到大肆报道。 俞利文表示,按照部长的言论逻辑,政府在打贪方面大肆宣传报道,而且将贪污案件入禀法庭,我国贪污印象指数理应是大幅改善,但事实却是排名下滑。

避免坠入陷阱成为诈骗集团钱驴 刘强燕吁民众勿将银行户头租借他人

砂行动党署理主席兼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呼吁民众切勿为了赚快钱,坠入社交媒体上的赚快钱招聘广告陷阱而成为诈骗集团的“钱驴”。 她称,诗巫也已经有好多位民众被丰厚的佣金吸引而把银行户口借给人作为“收款”用途,也因此他们被牵涉及可疑资金导致本身户头被冻结,还因此惹上了官非。 “不理会银行户头被人用来进行什么勾当就把它“租借”出去然后抽佣,表面看来是属轻松赚钱方式,但是许多人不理解背后需要付上的代价,出事后才后悔莫及。“ 她强调,不法集团通常滥用这些银行户口进行诈骗收款或者洗黑钱,警方一旦查获,尽管户口拥有者不知来龙去脉,或强调自己只是把户口借给人使用。但只要无法解释账户中的金钱流向而又是户头持有人的话,无论多无辜,还是会在刑事法典第414条文(非法接收或私藏贼赃)及1955年微型罪案法令第29(1)条文(拥有来历不明之物)被调查或提控,一旦罪成都要面对监禁或罚款。 “如果民众发现银行户口突然有汇进不明的款项,不管是多是少,都必须向银行查明,甚至第一时间报警备案,因为我们无法判断相关款项是否是 “黑钱”。”

卑尔騒工业区又现荒废球场 林思健:政府必须解释

砂行动党秘书林思健律师今日向记者披露又在卑尔騒工业区附近的另一个荒废球场工程,除了碍眼和有损市容,也滋生环境卫生问题。 林思健近日接获民众通报,指其住宅区的室内球场荒废多年,杂草丛生,积水养蚊虫,恐怕连其他害虫或蛇也有。 根据附近居民告知,当地蚊子非常多,居民们也时常面对蛇虫出没,因为该处缺乏打理,不知道负责保养工作的承包商是否存在,或者有尽责。 林思健日前和砂社青团团长许溧根与罗立原律师一起到现场勘查,发现确实野草丛生,甚至长得比人还高,连灯柱也布满杂草。

哈吉巴基路坍塌带走一家之主 张健仁移交拨款助事主子女继续深造

日前我移交教育拨款给蔡同学,其父亲于去年在哈志巴基路因为道路坍塌事件不幸意外逝世。 在2021年7月,哈志巴基路有部分路段发生坍塌事件,导致已故蔡先生路经时发生意外逝世。这是一场悲惨的事故。蔡先生的家人在一夜之间失去了家里唯一的经济支柱,导致这个家庭的经济陷入困境。 去年9 月,希盟与国盟政府签署谅解备忘录,因此,所有希盟的国会议员都可获得常年拨款,以此帮助有需要的人民。 因此,我拨出一些拨款来协助蔡同学,让她能够继续深造。 令人遗憾的是,自去年7月意外事故发生后,巴达旺市议会并没有为这个失去一家之主的家庭作出任何赔偿。

狮子队贺年面对困难 林思健提供法律援助

针对砂救灾管理委员会批准舞狮表演,但是在作业标准程序中就难免出现灰色地带,所以狮队也显得战战兢兢,忐忑不安。 砂行动党秘书林思健律师表示,他就接获询问,发现在24号傍晚才出炉的批准和标准作业程序确实必须仔细研究,以确保狮队在出征表演时不会遇到‘阻力’,很大风险可能面对执法当局取缔。 “根据我所得到的资料,里头确实可以存在不同的诠释,所以有人担忧执法人员在‘自我诠释’的情况下执法,到时狮队就会人心惶惶,面对罚款,就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无论如何,一旦狮队面对刁难或被质疑,我们会一如既往,提供适当的法律援助。” 另外,林思健认为对于砂只允许为数5天的表演,这未免太短,因为华人农历新年是初一到元宵节的,况且许多商家都会在间中开业,因此狮队都希望当局可以考量表演日期,让狮队从初一至十五,在符合既定的标作准作业下,能接单表演。

未能妥善处理体育健将问题 政府对大马体坛造成重大伤害

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宣布拨款1000万令吉予大马足总,国家却严重遗忘其它体能项目的发展,这已对大马体坛有着很大的伤害。 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于今日表示,我国首相于本周一发表,将拨款1000万令吉予足总,用于国家足球发展,然而,其它国家体能却面对各式各样的困境和问题,更是发生144名国家运动员被迫裁退我国体坛的事实。 他表示,我国在不久前,先是爆出前游泳国手遭受性骚扰事件,再到近来裁退144名国家运动员事件,随后是羽球国手李梓嘉于本月11日也递上辞呈信。 “大马羽总却说是承受不了压力,试问,克服压力不应该就是体坛应给予国手们其中的长期操练和栽培吗?应该检讨的反倒是政府,自己留不住人才,眼看国家选手一个接着一个离开,如同人才流失,只显出政府事不关己的态度,更无法妥善处理。” 原本可以成为一名国手,是件值得骄傲的事,但运动员原本对体育的热忱、决心和毅力,甚至是体育精神,也因为国家对体能的冷漠且无能的对待,逐渐消逝和心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