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1月 30, 2021

更多新闻

地方议会解决不了民生问题 巴达旺议会主席罗生反开播谩骂

行动党党员陈祈开表示,地方议会的功能,在于处理好辖区内各种各样的问题,对于热心民众修桥铺路之事,议会当局应该给予表扬,而不是以狭隘心里,片面地指者他人侵犯议会的权力,甚至,谩骂“你是来捣乱的”。 他说,虽然各辖区设有专司负责人监管,但,人为疏忽遗漏或意外事故常有发生,当有民众投诉时,议会就要扮演救火队角色,尽快抢修,不是视而不见,拖拖拉拉。 他指出,最近面子书上看到巴达旺议会主席罗克强先生的直播,就甘榜哈芝巴基第三期路面暗沟破洞,因刘天亮在居民投诉下出钱出力叫人安装一块铁板,却遭破口大骂“刘先生未经巴达旺议会批准,是来“嘎嘎皎皎”的”,引起网友热议。 罗克强先生直言自己很生气,为什么刘天亮不来议会商量,没有批准就来“嘎嘎皎皎”,还反问刘天亮先生,“你说路破洞已经100天了,那为什么之前不要做”?又讲议会早有计划要进行维修了,图纸也画好了,钱也准备好了,你却跑来“嘎嘎皎皎”。 且不说刘先生是否有没有跟巴达旺议会沟通,可尊贵的罗克强又何须大发雷霆呢?如此一来,往后普通百姓谁敢私自铺路做好事?

为提升诗巫人生活品质 诗巫议会应策划新兴元素活动

詩巫区国会议员林财耀特别助理刘必雁表示,詩巫市议会最近两年缺乏新的规划,除了改道、改路名之外,缺乏举办新兴创意元素的活动来提升詩巫人的生活品质及增加生活乐趣。 刘必雁建议拟定一个可以停泊餐车,足够空位可以泊车及供人潮走动的地方,设立“餐车集中地”,让餐车有一个定点;或者找一个有人流的地方,例如江滨公园及浮罗巴比码头沿岸,于周末固定时间贩售一些有吸引力的食物,小吃或饮料,让餐车小贩们可以经营他们的生意。“餐车集中地”可以考虑在詩巫第二城市广场的空地上,或者在市区附近找个理想位置,让设计漂亮的餐车成为詩巫新的风景线,年轻人也会喜欢来打卡。 她表示,位于刘钦侯路的城市广场商业中心与2棟高耸的江滨华庭(Waterfront Residence)可以说是展现了詩巫市区沿岸风光的新面貌。沿岸走廊的环境优美,早上与傍晚时分都有人流在此跑动或散步,一边欣赏河流、渡轮及夕阳美景,是非常惬意的地方。这里也有人在此进行水上活动,吸引了不少民众观看。詩巫市议会也可以考虑在这一带广场办些活动,让这一带更具有热闹活络的氛围。 她表示,休闲公园、城市规划、后巷可以加以美化与加强地方特色,这些都是詩巫市议会可以发挥的领域,相信市民们也希望看到市议会发挥魄力及创意,展现才华,让詩巫变得更具吸引力。 刘必雁表示,詩巫市议员目前是由各政党委任。她建议应该进行地方议会选举,让那些更有意愿参与市区建设的詩巫人,加入市议会成为市议员,发挥他们的创意才华,让市议会展现出更多的活力及创意,让詩巫被建设得更加美好及有魅力。

联邦应从过往错误中吸取教训 解决土著企业在能力建设和抗逆能力问题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首相和联邦政府应从过往错误中吸取教训,正视并解决土著企业在能力建设和抗逆能力的核心问题,而非在购物商场等策略地点制定土著参与固打制。 日前,首相宣布建议在各大商场和旅游景区等策略地点制定土著固打制,以提高土著经商或开店的参与率,甚至还指这乃符合“大马一家”概念。 首相还说,这是基于1970年制定的新经济政策(DEB),即增加土著社群参与经济而做出的决定。 俞利文表示,这是20年前修订的政策,政府应该从过去错误中汲取教训,若政府意识到已起不到作用,就必须检讨相关核心问题加以解决,确保所有马来西亚人共享繁荣。 他今日发文告说,首相应该清楚意识到这种“排外和保护主义”政策的失败,尤其在2015年吉隆坡刘蝶广场偷窃手机案引发扰乱事件下,进而催生“玛拉数码商场”计划的失败。

确保砂民能够以更低廉机票回砂投票 俞利文:政府应采取更多干预措施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表示,为促进砂拉越人本着民主精神,联邦和砂政府必采取更多干预措施,确保砂拉越人能够以更实惠及低廉的机票价格回来砂拉越参加砂选举投票。 据了解,由于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严格限制航班飞行,以致航班趟次锐减,往返砂拉越的机票价格也随之飙涨,远超过一般人能够承担的能力。 俞利文表示,即使砂交通部长李景胜日前宣布从12月11日开始增加飞往砂拉越的航班,并从每周223趟航班增至307趟。惟,砂选举投票日前后几天的机票价格仍然很高,这可能有阻许多人返砂履行他们投票的义务。 新闻报道称,随着飞往砂拉越的航班增加,如亚航等航空公司已将吉隆坡飞往古晋的机票价格降至200令吉以下。 但事实是,若在航空公司官网查询票价,往返砂拉越的低价机位却是相当有限,即使有单程也要约300令吉,其大部分单程机位还是超过1000令吉,就连廉价航空亦是如此,这肯定无法迎合那些想要返砂投票的砂选民意愿和需求。

砂政盟若有意照顾全砂人民 就不该以选区发展拨款来要挟民众!

砂政盟若有意照顾全砂拉越的选民,就不该以选区发展拨款来要挟民众。 黄培根表示,砂政盟应以执政的理念和方向来赢取民众的支持,而不是延续国阵数十年来的金钱政治。 “数十年来,砂国阵,也就是现在的砂政盟都是砂拉越唯一的执政党,手握着砂拉越的资源,背负着发展砂拉越的责任,却以选区的发展来要挟砂拉越人民,更将砂拉越的落后发展怪罪于在野党。” “来届砂拉越州选在即,我们更是看到砂政盟大言不惭的说诗巫的发展的落后是因为诗巫目前议席由反对党所掌握。选区拨款是人联党一直在选举时使用的老调重弹,选民已经不买账了。我们都记得我们前首相纳吉在2010年诗巫国会补选的一句经典,“你帮我,我帮你!” 就是打算拿来要挟选民。人联党“方便的”忘记了黄顺舸在离开砂政盟之前担任砂拉越第二财政部长兼城市发展与旅游部长,而张泰卿也曾担任诗巫市议会主席。这二位在退出人联党之前都手握发展和规划诗巫的大权。” “不过,人联党自然是不敢质问他们,因为这样做无非是自打嘴巴,而只好将一切的责任怪罪于行动党。如今,人联党再次以“若想要得到选区拨款就必须投票给执政党,否则不会有发展”的口吻要挟砂拉越的民众。”

打抢芝巴民众土地还称之为发展? 周政新抨砂政府手段过时且要不得

民主行动党民都鲁支部主席周政新谴责砂政盟政府正在剥夺犹如打抢芝巴居民的土地,如此灭了人民的命根,所谓声称是成为芝巴再也的发展,可是地主得到的是什么?人民不反对发展,但是这种以发展为名的抢掠转移土地的手段已经过时,更是要不得的。 “民都鲁人民记得非常清楚,80年代至2011年,30多年的民都鲁地段地主,因地段在被划上红线下失去了多少他们的土地,或是当局以廉价直接没收有关地段,私人发展一直被控制,错失许多私人发展良机。” 周政新表示,这场噩梦如今又回到芝巴,多名的当地地主,由于他们在当地的地段遭砂政盟政府纳入所谓芝巴再也的大蓝图内,当局说是要发展对面港的芝巴地段,而遭到划上红线,地主面临土地交易上的受阻。 这些地主的地契是在2022年12月到期,而他们早在数年前已经向政府申请更新,向当局写了一封有又一封申请更新的信函,可是只是遭到砂政府当局当作足球般的踢来踢去,迄今仍未获得更新。 他说,看起来砂政盟政府就是与这些地主们玩时间游戏,要将地契有效期拖延至届满,让之自动失效,让地主自动丧失土地上一切的权利,这些土地将被政府白白的拿回,地主将得不到半分的钱或赔偿。